蟲蟲書吧 > 恐怖靈異 > 謀殺者 > 52、究竟是哪里不對勁
    張子昂說:“既然林飛是兇手,那么他已經完美隱藏起來了,石冰卻用這樣的方式讓他暴露在我們眼前,雖然不能說石冰是在幫我們,但最起碼可以確定石冰不想讓林飛躲在幕后搞事,石冰的身份敏感,會不會是和他的身份有關?”

    聽到石冰的身份,我立馬想到了和他有關聯的人——肖從云,師傅白崇,還有聶隊,雖然暫時聶隊的身份還不能確認。

    我說:“那么現在就有兩個已經死掉的人是活著的,一個是肖從云,另一個是林飛!

    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忽然意識到了什么,好像有什么在腦海里一閃而過,這讓我說話的語氣停頓了一下,樊隊和張子昂嗎,明顯都聽出來了我的停頓,張子昂問我:“你想到什么了?”

    我看著張子昂說:“莫不是從一開始我就想錯了,在我桌子上的那張字條說有一個死去的人還活著,我一開始覺得是肖從云,可是現在卻覺得,如果這張字條是聶隊放給我的,那么他說的絕對不是肖從云,也就是說從一開始,他就在暗示另一個人!

    張子昂聽了問我:“你為什么覺得不是肖從云而是別人?”

    我也沒有理由,我說:“直覺,我甚至覺得那個將我從這里帶離送到郊外倉庫里的人,可能就是肖從云!

    說到這里的時候,我想起王曉來,我又問:“有王曉的音訊了嗎?”

    這回是樊隊問我:“怎么忽然就提到王曉了?”

    我說:“我只是覺得,他和這個綁架案有關,但是究竟和哪里有關,我卻不確定!

    樊隊問我:“你覺得他和你的綁架案有關?”

    我說:“我說不上來,我就是覺得他在其中應該扮演了什么角色,還有,王曉作為調查隊里的成員,為什么……”

    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因為我也沒有證據表明他和這個綁架案有關,所以接下來的話語我也不好說,畢竟現在他還是以一個失蹤者的身份在調查,我這樣說話似乎有些不妥當。

    樊隊只是平靜地說:“目前還沒有他的半點線索!

    我狐疑地看了樊隊一眼,他表現的太過于鎮靜了,反倒讓我感覺到有些不大對勁的樣子,而且這越發讓我感覺王曉有些古怪起來。

    我邊想著邊深吸了一口氣,只感覺這些案件交錯在一起,讓人沒有半點頭緒,甚至在確定了林飛就是兇手,也無法找到他和這些案件的全部關聯,甚至還有很多說不通和不合理的地方。

    我問樊隊:“這里還有什么別的發現嗎?”

    樊隊說:“這里死過一個人!

    我愣了一下:“什么?”

    樊隊說:“就在你坐著的那個地方,曾經死過一個人,上面留有尸體殘留的痕跡。

    我看向身旁的這個椅子旁邊,一時間卻也無法辨認什么,我問:“那么死者的身份確認了嗎?”

    樊隊說:“還沒有這么快,杜成康已經將樣本帶回了法醫中心檢測!

    我這才知道,我和樊隊坐在酒吧里聊天的這段時間,他已經安排了所有的一切,而我卻全然不知。

    其后是我和張子昂一起回去的,在回去的時候我和張子昂說:“我感覺,我應該見過林飛!

    張子昂問我:“什么時候?”

    我說:“林飛失蹤的那一晚,我記得我在酒吧的廁所里看見一雙腳,這雙腳和我在醫院里去找鄒林海的視頻里的那個人穿著一樣的鞋,而這雙鞋又在我家里出現,我感覺這個人,應該就是冒充李浩宗的那個人,他就是林飛!”

    張子昂沒有說話,我這時候說:“那么段家銘呢,段家銘是什么人,他和額林飛之間是不是也有聯系?”

    張子昂說:“目前這個人還沒有半點線索,畢竟單憑一個名字很難找到有價值的線索!

    我就不說話了,我一直覺得這些案件里有什么東西被我忽略了,可是我忽略了什么東西?

    在將要回到家里的時候,我會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為什么兇手要用方明的死亡來開局,明明蝴蝶尸才是最早死亡的案件,但是兇手硬是將蝴蝶尸案做的悄無聲息毫無線索,而讓我們率先發現了方明的死亡。

    我想到這里的時候,會忽然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我看向張子昂說:“在方明家里,一定是他家里!”

    張子昂問我:“什么在方明家里?”

    我說:“那個反常的地方,一直以來讓我覺得不對勁的地方,就在方明家里!”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