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 > 第九章 封鎖記憶
    男人的身高至少一米八,即便再瘦,也得一百好幾十斤。

    更何況昏迷的人借不上力,別說女孩子,就是一個健壯的男人,也很難將一個一米八幾還昏迷的男人扛起來。

    可阮柒跟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一樣,‘誒嘿’一聲……人就被她舉起來了。

    在一路驚恐的目光中,阮柒一口氣將男人扛回家。

    男人的昏迷并不是溺水導致的。

    從他落水到被救上來,那么短的時間頂多嗆幾口,不可能昏迷這么長時間。

    阮柒抽了張床單鋪在客廳地板上,然后將男人扔上去,捏住他的脈搏。

    “啊……胃病發作,疼暈了!

    “看來不是輕生!

    “不過這么大的人,疼了這么久也不去醫院,跟輕生也沒差啊!

    阮柒嘟了嘟嘴,起身進屋將粉色的小藥箱拿出來。

    她抽出銀針,消了毒,一根一根扎進男人的身體。

    “衣服這么濕,萬一感冒了怎么辦?那我不是白治了?”

    阮柒如臨大敵的盯著男人,在‘幫他換衣服’和‘就這么晾著他’之間不斷糾結。

    最后,她嘆了口氣,緩緩伸出手。

    原本空無一物的掌心,忽然多了一團霧蒙蒙的白光。

    白光并不顯眼,如果不仔細看,很難發現。

    阮柒將掌心向下,落在男人的衣服上方。

    白光所過之處,潮濕的衣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干。

    等男人的衣服徹底干掉后,阮柒收回手,郁悶的皺了下小鼻子。

    “浪費我這么多勁氣,明天一定多要些診療費!

    過了幾分鐘,她拔掉男人身上的銀針,又看了眼他的臉色。

    比之前好了不少。

    阮柒欣慰的點點頭。忽然,男人的頭頂冒出一片金光。

    金光很淺,還參雜著一些灰蒙蒙的顏色。

    “!”

    阮柒震驚的看著這一幕,桃花眼瞪的溜圓。

    她正準備仔細看一看,卻發現那些光又不見了。

    阮柒用力揉了揉眼睛,視線將男人從頭看到腳。

    光呢?

    怎么不見了?

    難道是她剛才眼花?

    阮柒有點懷疑人生,她茫然的敲了下頭,“看來我腦子被夜壺砸的挺嚴重,都出現幻覺了!

    ——————

    深夜。

    大床上,小小的人蜷成一個團,精致的小臉埋進被子里。

    白嫩的臉蛋上全是汗水。

    “不要……不要……不要過來……”

    少女哽咽的囈語在安靜的房間里回蕩。

    “誒?”一個尋常人聽不到的聲音,在阮柒腦海中響起。

    “這丫頭的記憶有封鎖?”

    “小小年紀,故事倒是挺多!

    “老頭子我要不要幫她把記憶打開?”

    “嗯……還是不要了。這記憶分明是她自己想遺忘的,老頭子我還是別多管閑事!

    “不過天天做噩夢也不是辦法啊。嘿!小丫頭,聽見我說話了嗎?醒醒!”

    陷入噩夢的阮柒,茫然的睜開眼睛。

    目光所及之處,并不是漆黑的臥室,而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這是哪?

    “嗨~小丫頭!”

    阮柒懵逼的環顧四周,隱隱覺得這聲音有點耳熟。

    “我在這吶!”

    白茫茫之中緩緩凝出一道身形。

    漸漸的,身形越來越清晰,五官也出了形狀。

    雪白的頭發,一身青色長袍,鶴發童顏的臉看起來只有四十幾歲。最吸引人的是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笑瞇瞇的特別慈祥。

    老頑童。

    這是阮柒對他的第一個印象。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