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紈绔天醫 > 第4章 極品獸王丹!
    “……。!”

    現場又一次死寂一片,尤其是在那名獸堂強者,磕磕巴巴的陳述出他新的揣測后,“我、我、剛才好想聞到了,獸王丹的丹香!

    這……

    獸王丹!

    外門女弟子們不知道這是什么鬼,可內門的強者們都知道!因為這是丹藥界最牛逼的丹藥之一!沒有任何獸,能經受住它的“誘惑”!

    而這樣的丹藥丹香,方才是從眼下那輛!極其奢華的車架內傳出的,這樣的認知,帶給現場的強者太大的沖擊。

    偏偏人家黑衣女仆,還很配合的說,“你有見識!

    獸堂強者被點贊得心里發苦,他若真有見識!剛才就應該非常警醒的察覺了,哪里用等到現在才來馬后炮?

    偏偏蒼梧宗的獸堂堂主!還已飛空而來的吼道,“是獸王丹!絕對是獸王丹出現了!老子聞到了!它在哪里?在哪里?”

    晏悟:……

    他有種不太妙的直覺。

    黑衣女仆也驗證了他的直覺,“在我家主人手里!

    “當真?”獸堂堂主作為常年和獸打交道的存在,長得也是孔武雄壯,嗓子更是大得很,“敢問你家主人姓甚名啥,怎么稱呼?”

    “晏,瑜!迸蛻。

    獸堂堂主一愣,女仆已接著說道,“蒼梧宗晏宗主之女,晏瑜,便是在下主子,獸王丹煉制者!

    獸堂堂主懵了!盡管他并不知道此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但他耳目不算閉塞,大概的情況還是曉得的。

    只是他有一點不明白,“我們宗主唯一的那個女兒,晏子瑜?”

    “不錯!迸蛿S地有聲的回答,臉上掛著嘲諷的冷笑,“就是你們這群外門女弟子方才唾棄的廢物晏子瑜,也是即將叛宗的晏子瑜!

    “不、不是!……”獸堂堂主很不明白,“這位姑娘,話不能亂說,這不是……可能是有誤會!對,就是有誤會!”

    開玩笑,先不說其他的!單憑這獸王丹,晏子瑜她就不能叛宗,否則他們蒼梧宗馬上就要鬧笑話,還是很大很大的那種!

    畢竟在場但凡不是瞎子的人,都看到了!從獸堂方向激動奔來的群獸,就算他們瞎了,耳朵也能聽到這“轟隆隆”的超大動靜好么。

    蒼梧宗獸堂,一直都是蒼梧宗的一大重器!堂內上千頭強獸,戰力都很不俗,這要是都“叛”了,蒼梧宗的損失簡直不能預估。

    娘耶……

    獸堂堂主想想就胸口疼,差點喘不上氣的說,“不管之前發生了什么事!絕對,一定都他娘的是誤會!”不是也得是!

    “展堂主,這恐怕不合適!标涛蚰樕y看的表示,“子瑜帶人行兇上門,此等行為不可姑息!

    “有嗎?”獸堂堂主肝也疼了,恨不得悄悄的給晏悟套個麻袋,把這老伙計打明白了,才放出來好好說話。

    晏悟雖知道,獸王丹非同小可,但他好不容易給他宗主兄長定了罪,還沒過足癮,就要讓他改口?這太難受了,他便試圖掙扎的說,“以下犯上還好說,同門相殘,萬萬不能!”

    “嗤!焙谝屡途托α,“你們哪個算老娘同門?配嗎?”

    “你……”晏悟氣得噎住。

    晏子瑜的小丫鬟卻眼神一亮的拍手道,“對!魅兒姐姐可不是咱們蒼梧宗的人,她是大小姐的人!跟蒼梧宗沒關系!

    “就是!”獸堂堂主興奮了,馬上目露贊賞的看著面目清秀的小丫鬟,“我認得你!叫翠翠是吧?瑜丫頭的貼身丫鬟,也不算咱蒼梧宗弟子,頂多算是宗主的私產!碧昧!

    “翠翠拜見展堂主!毙⊙诀邲]想到大名鼎鼎的獸堂堂主,居然記得她的名字呢,好一陣激動呢。

    殊不知,蒙對了的獸堂堂主也是手心發汗,暗道慶幸的說,“不必多禮,不必多禮!边@下有點交情了。

    “那個……”獸堂堂主把目光看向車架,頗有幾分眼巴巴的意味。

    車架內那道絢麗斑斕的倩影,這才徐徐而動。黑衣女仆立即恭順的上前打起車簾子,把內里的美人兒,露了出來。

    曾經的晏子瑜,如今的晏瑜,她才抱起她那還在熟睡中的小崽崽,踏出了車架,亮相大眾。

    灰蒙蒙的陰沉雪天,便像是被渡上了七彩璀光,“唰”的一下,亮翻了所有人的眼,讓人有種看到百花迎春怒綻的感覺,好美。!

    “展堂主!泵啦蛔灾年惕,朝獸堂堂主微微點頭,明明是很不禮貌,非常不尊敬尊長的動作,她卻做得云淡風輕,還給人一種“本來就該如此”之感。

    獸堂堂主本人更是深有感觸,哪怕他高壯得很,站的位置也有優勢,是“俯視”著眼前這個小丫頭,可是對方給他的感覺,完全是他在被俯視!

    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奇妙感覺,也是他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可他又真的覺得!本來就該這樣才對,他是小弟沒錯。

    “咳……”獸堂堂主撓了撓后腦勺,便真如小弟般的小心問道,“你真是子瑜?”不怪他要這么問,實在是感覺很不像!雖然面貌一樣。

    “當然是!”翠翠不能忍受大小姐被質疑,當即就吧嗒吧嗒的說,“大小姐雖然性格有變化,但都是被逼的!展堂主,您是不知道啊,我們大小姐去德陽府的路上,被一群很兇很恐怖的黑衣人追殺了,……”

    翠翠覺得!大小姐受的委屈,一定要說!不過她沒說指使的人是晏清棠,因為她知道沒證據,但并不妨礙她告狀,“大小姐要不是命大,早死了,人都說了,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所以清棠小姐,你休想再欺負大小姐!還有大長老你們!

    “放肆!”晏悟臉色鐵青,這死丫鬟說的什么話?!紅口白牙就想污蔑他?

    翠翠被吼得臉一白,到底還是害怕晏悟的縮了縮脖子,卻還是忍不住的強調,“我說的都是實話!

    “你……”晏悟真想一掌拍死這賤婢!

    晏瑜微微挑眉,“叔父想殺我婢女?”

    晏悟目色一沉,卻轉口不否認的問,“是又如何?空口無憑,污蔑宗門長老,死罪無疑!

    “空口無憑,污蔑宗主,死罪無疑!标惕さ袈,語氣慵涼。

    ------題外話------

    PS:第一輪活動圓滿結束,你得獎了嗎?

    因為還沒簽約,作者后臺不能給瀟湘讀者獎勵,統一交給管理員【秀秀】,在公眾群發獎啦,請查收,謝謝支持,么么噠(づ ̄3 ̄)づ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