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這個綠茶我不當了 > 第十四章
    今天晚上也剛好是梁展夫妻倆十周年紀念日,邀請了不少朋友去酒吧慶祝。

    梁展雖然潔身自好,卻爛桃花不斷,也就是王妙妙這性格罩得住。

    兩個人這么多年走下來不容易。

    王妙妙把季玉拉到了自己身邊,眨了下眼睛:“這個慶祝蛋糕,你來吹蠟燭許愿吧!”

    “給我嗎?”季玉微微意外。

    王妙妙點了點頭,催促道:“我的小薔薇,快來許愿吧,我希望你能每天過得開心!

    女孩子總比大部分男人心思更細膩,她看出了季玉有事

    十年后突然回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有事。

    旁邊的人開始起哄,大家基本上都在一個圈子。

    “梁展你以前說你們樂隊有個賊漂亮的貝斯手,咱們都以為你吹牛,誰能想到是真的!

    “臥槽,后臺你們去參加《樂隊的現場》,其他樂隊非得羨慕的眼珠子都得掉出來!”

    “我都羨慕的哭了,貝斯手本來就不好招,還是個女貝斯手!

    “媽的還長得漂亮,技術好!”

    行星樂隊的三個人都笑了起來,梁展更一臉得意:“羨慕也沒用,只此一家,沒有分店!

    這話非常欠扁了,已經有人上手了。

    季玉垂下眼眸,雙手合十,在心里許了愿望,吹滅了蠟燭。

    “你許了什么愿望,說出來聽聽唄!焙螤N陽問。

    季玉笑了下,聲音很輕的說:“不行,愿望說出來就不會靈驗了!

    她深吸了口氣,現在大家聚在一起喝酒,好像和從前沒什么兩樣。

    季玉很少碰酒,今天倒是喝了不少。

    來者不拒,杯杯見底。

    她的酒量不錯,喝了許多也才五分醉,又或者她已經克制成習慣了,不能做到酩酊大醉,喝一場天昏地暗。

    凌晨一點大家散場,沈淮麟倒是沒怎么喝酒,他被分配到送季玉回家,畢竟女孩子晚上打車也不安全。

    沈淮麟去停車場開車,季玉就站在路邊等人。

    被風一吹,原本的五分醉意也消散到只剩下三分。

    她想到了剛才自己許的愿望。

    十年好像很長,不敢認真去回憶?捎趾孟窈芏,不過是眨眼瞬間。

    她剝去驕傲,在這個世界踽踽獨行,可現在城市里這么多燈盞,卻沒有她的家。

    作為紙片人反派,必須有個悲傷的過去導致往后的黑化,用她的不擇手段承托主角的高光偉正。

    可是,那她的人生要怎么辦?

    十六歲生日的第二天父母突然不見了,留下了一堆債。

    不能按照原計劃出國,天天被追債的威脅堵截,她坐在不會關門的網吧到天亮,生活天翻地覆。

    哪怕哭著吃飯,她也想拼命過下去。

    轉折前的十六年,父母都對她很好。

    她媽媽很漂亮,會抱怨學校的課太多,故意幫她請假放松,陪她參加比賽。

    她爸別人眼里的暴發戶,戴著俗氣的金鏈子,卻經常下廚做飯,對妻子很溫柔。

    季玉不怪他們,只想要見一面。她也去找過,什么信息都沒有,她以前告訴自己生活還很長。

    也許呢,總有天就等到了。

    她到底活了下來,還完了所有債務,努力去經營生活,可是不管過得幸;蛘咂D辛,她回過頭,身后沒有了家。

    季玉嘆了口氣,她不能一直等了,只有最后一年半。

    也許這次站在更顯眼一點位置,他們會找過來。

    就算不能,她也想努力留下更多軌跡,他們以后也能看到自己女兒還不錯。

    反派只要被厭惡就可以,她的過去無足輕重,季玉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不是還好好活著。

    但只要他們活著,那其實也很好。

    有時候酒對成年人也算好東西,可以有個情緒宣泄的媒介。

    別人都說季助理仿佛天生一張笑臉,對誰都不會發脾氣,像是一顆星星,發出的光芒都是溫柔的。

    可是很多星星是,是不會自己發光的,會發光是因為她經過太陽系,融化掉了自身的部分。

    在成為季助理,甚至小薔薇之前,她也是家境優越的少女,成績優秀,各種比賽上拿著獎杯,有點少年的熱忱和驕傲,教養良好,被很多男生收藏在心里,不敢開口輕易表白。

    最艱難的路她一個人都走了過來,以后當然也可以。

    ——

    商州看著站在路燈下的人。

    仿佛她一個人就是整個世界,和誰都不搭邊。

    他突然有些心慌,為了抑制這種的想法,快步的走了過去。

    本來有很多話要問,商州脫口而出卻是:“季玉,你和我回去!

    只要你回去,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商州想了下,不管季玉想要什么,總歸是自己給得起。

    季玉擦掉了眼角的一滴淚,轉頭看著人不說話,抬眸仿佛是羽翼破碎的瞬間。

    如果人生如此,那她要把一切看得淡然。

    商州心里堵得慌,伸手抓住對方的胳膊。

    這么多年了,她就看過季玉哭過兩次,初次是見面,其實也算不上哭,連著哽咽都沒有,淚也很少。

    “到底怎么了?你為什么……變成現在的樣子!彼涞穆曇,染上了自己也錯愕的焦慮情緒。

    季玉收好了那些零碎的情緒,聲音平靜的說:“我或許只是想做自己!

    商州不明白一個人為什么會變這么多,但現在覺得,自己或許從沒有看清過她的臉。

    路邊停了一輛車,坐在駕駛座的人放下了車窗。

    兩個男人視線相接,商州認出來對方是新聞照片里的野男人,瞳孔放大。

    沈淮麟的視線最終停在了對方拉住季玉胳膊的手上,微微抿唇。

    “季玉,可以走了!鄙蚧戴氩粍勇暽奶嵝。

    “你不準走,你……是我的助理,你也是我的女朋友!鄙讨莸氖质站o了一些。

    季玉堅定的一根一根的掰開了商州握住她胳膊的手指。

    她不怪對方,但到底是同床也異夢。

    商州大約是詫異她的轉變,而自己不能像從前那樣步步為營去討好。

    她微笑著說:“我已經不是你的助理了,別人都知道的關系才是男女朋友,隱藏之下的……”

    只能是床伴。

    商州看著消失在轉角的車燈,一直到最后的,她都沒有回頭看一眼。

    ———

    季玉隔天睡到12點才醒來,她沒有穿著衣服稱了體重,確定沒有大的浮動才去吃早餐。

    哪怕是要死了,她也要漂亮,不能太過于放縱自己。

    季玉前幾天抽空去做了體檢,報告的電子版今天發到了她的郵箱里,數據上來看一點問題都沒有。

    她最近太忙,決定過幾天去親自找到醫生,申請能不能做一個加強的ct。

    哪怕是邏輯錯漏的漫畫世界,也得遵循世界規定,能造成死亡的絕癥常見的并不多。

    她估計以漫畫作者的金魚腦容量,也編不出什么冷僻的病名。

    后天才正式開始錄制《樂隊的現場》,但是今天下午必須集合,流程是好像是說,得先錄制一個片頭,也就是每一支樂隊介紹。

    畢竟和娛樂圈的歌手比起來,樂隊還是比較小眾的。

    錄制地點定在了一棟別墅了,氣氛沒有太緊張,畢竟這個綜藝更側重表演,而不是比賽名次。

    行星樂隊到的時候,現場已經不少人了。

    都是一個圈子,行星新來了個漂亮女貝斯手,這幾天已經傳開了。

    很多人都堅決不信,女貝斯手?還很漂亮?現在的人做夢怕都不分白天黑夜?

    現在真見到人就沸騰了,沈淮麟他們從哪兒找來的人,這也太不公平了!

    有表示自己要被掰直了,有忙著表態自己瞬間彎了,亂成一團。

    還有的更臭不要臉,滿嘴跑火車的來問薇姐想找個什么類型的。

    姐弟戀?大叔戀?要是冷僻的爺孫戀……您有這張臉做什么不可以呢,我去當那個孫子成嗎?

    節操掉了一地。

    導播本來害怕把樂隊聚在一起打架,現在更無語了……說話注意點成嗎,亂開車要被和諧的!

    算了還是后期再剪得了。

    開始錄制之前,有個投票的環節。

    就是集結的三十支樂隊互相投票,選擇心里的前三名。

    行星樂隊雖然成立了十幾年,但還有資格更老的前輩,不過這次卻是一騎絕塵。

    “我投小薔薇,她拉動了我們一個圈的顏值,貢獻巨大!

    “我選行星,沈淮麟就已經很帶感,現在還有個薇姐,無論男女誰他媽不想睡他們?這句話導演你會剪掉嗎?我沒開車,我說的是實話!

    “都是膚淺的人,我就很real,我是真心喜歡行星樂隊的,薇姐你看看我啊!

    ……

    這次經紀公司看行星樂隊要參加,還另外派了一支樂隊。

    平時就捆綁在一起,要求兩支樂隊一起請才同意行星樂隊商演,這次也是一樣,強行的塞到了節目組。

    經紀人肖行建還說了,讓幾個人照顧一下后輩,他打得如意算盤,怎么樣也能露臉刷存在感,萬一節目火了就更賺。

    臨時約會樂隊是一支平均年紀20歲的樂隊,當然,他們主要是往著影視方面發展,樂隊只是其中一個標簽。

    他們進來的時候,其他人也驚呆了。

    梁展幾個人和他們也不熟,要說照顧更不可能,也不怎么搭理。

    心里沒點數嗎?平時怎么不要臉的捆綁,還跑過來裝熟人。

    他們不搭理,其他樂隊就更不搭理了,是不是一個圈搞音樂的,其實是能看得出來的,這幾位看著就很男團風,和他們的樂隊名字很符合,顯得非!R時’。

    小伙子走錯了場子不說,關鍵說話還很浮,不招人喜歡的那種浮。

    最后投票出來,‘臨時約會’樂隊零票墊底,其他樂隊真是一點面子沒給。

    ‘臨時樂隊’雖然不紅,但好歹公司一直捧的,他們年輕,樣貌好,內地舞臺機會不多,當然是拍戲更賺錢。

    幾個人頭一次受到這樣的冷遇,心里就不太痛快了。

    隊長趙培看了眼沈淮麟,他懷疑是對方在背后說了什么,不然為什么今天所有人都不怎么搭理他們,連鏡頭都很少。

    這些人都捧行星樂隊,真讓人心里不舒服,像是沒見過女的一樣。

    其實還真不是這樣,幾個人一起搞樂隊是很講究氣場符合的,也就說大家都得水平差不多才行。

    沈淮麟寫的歌大家都服氣,鼓點一出大家都知道是梁展打的,何燦陽的技術也沒話說。

    那他們找的貝斯手能差嗎?

    再說沈淮麟又不是色令智昏的人,為了多個賣點找個女人,顯然不是他會做出的事情。

    漂亮是很重要,但是只漂亮就不行。

    錄制半個小時就結束了,今天就在節目組安排的酒店住下了。

    梁展轉了一圈回來,呸了口,笑罵道:“那些家伙表面上都投票,私下都商量第一輪就把我們淘汰,這樣小薔薇就知道行星不行,可以跳槽考慮其他樂隊,想著怎么挖墻腳,他可去媽的!

    何燦爛聳了聳肩:“看出來了,不,聞出來了,這可太酸了!

    沈淮麟抬眼,語氣難掩得意:“想的倒是美,也只能想想算了!

    節目組有安排了彩排用的場地,后臺開始第一場表演,有兩天的準備時間。

    其實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音樂只要有人捧場,那就是有本事。

    節目組邀請的三十支樂隊,都是精心挑過的,自然是有音樂素質。除了被硬塞進來的那一支‘臨時約會’樂隊。

    四個人商量了下,沒必要開始就唱熱門歌曲,畢竟不只是為了第一輪入圍。

    最后選來選去,敲定了那首《撕碎》。

    彩排的時候,倒是不少人來串門,而且這一串就不走了。

    梁展想了想,大概是挖不到墻角要氣哭了呢。

    倒是同一家公司的臨時約會,他們的彩排時室在對面,連著進去打招呼的沒人。

    其實也來過,在門口聽聽就走了,歌就不說了,都不知道是不是槍手寫的,反正聽著也就那樣吧。

    關鍵是演奏水平很絕,貝斯基本上都是根音,吉他最快也就是四拍Duang~幾下,關鍵還Duang~不準。

    主唱……大概是小學文藝匯報水平,好吧,小學生也有高手,不能這么說。

    要說這幾個人長得好看,那能有小薔薇好看?別人還業務能力在線呢,誰又能不喜歡。

    如果能挖都自己的樂隊,那就再好不過了。

    沈淮麟受夠了騷擾,每天下無數次逐客令,難道你們都不排練?

    排練當然每天都排練,不著急,看看薇姐是放松心情。

    這檔節目籌備了小半年,開始錄制前一天網上就有了消息。

    最引人注意的一條微博,就是人氣頗高的行星樂隊,這次加入了一個貝斯手,還是個女的。

    據說是個搖滾圈的新人,來路不明,沒有簡歷。

    這個消息一出來,頓時引來了不少關注。

    成團十幾年加入新人,粉絲當然是接受不了,難道是公司塞的人?

    【我的天不會吧?老沈你要是被綁架了,就眨一眨眼!

    【三個人不是剛好嗎?如果真的加人別怪我口吐芬芳】

    【我拒絕,要是加入也俞清更合適,我是說實在接受不了?】

    【訛傳,我不相信!】

    【俞清不是發微博說,要翻唱《撕碎》,我也覺得她可以】

    開始粉絲表示堅決的抵制,在有人帶節奏的情況下,稍微有了軟化,表示要加入也可以,但俞清明顯更合適吧。

    季玉順便翻了下評論,不說話。

    趙淮麟欲言又止,何燦陽安慰人:“沒事的,我們都挺你,別往心里去!

    季玉放下手機,笑了下說:“沒關系的,大眾看作品,有能力自然會翻身!

    別人嘴上的是非,她可以不在意,只要問心無愧。

    ——

    正式錄制的這天,三十支樂隊要上午就到現場。

    晚上六點才開始,可以提前彩排,適應舞臺和音響設備。

    季玉剛打開房門,就看到站在走廊的三個人,梁展正準備敲門。

    皆是一臉嚴肅。

    她當下就覺得不對,開口問:“有什么不對嗎?”

    梁展:“出問題了,阿麟早上起來嗓子出了問題!

    可以說話,但是喉嚨腫了,音色肯定會有影響,而且高音和爆破音肯定不行。

    沈淮麟為了保護嗓子,平時煙酒都不碰,酒店有恒溫空調,季玉轉念就明白了這是人為。

    “怎么回事?”

    梁展聲音有些著急:“好像是過敏,阿麟對花生過敏,公司很多人都知道!

    這兩天節目組提供了胖大海潤喉,每個主唱都在喝。

    大家經常串門,或者有時候走了也沒關門,很有可能有人在沈淮麟的保溫杯,放了花生水進去。

    因為劑量少,所以摻雜在泡胖大海的水里沒有被發現,然后也只是隔天喉嚨腫了。

    要是感冒還可以打開嗓針,但是現在是腫了,比賽是現場的觀眾投票,主要是大家的臨場發揮了,所以非常不利。

    如果行星樂隊第一場淘汰,那么粉絲會把責任都推到才加入的新隊員身上。

    三個人已經猜到是誰在做的,不是沒有證據不好發作,而是中間有個季玉。

    不想讓她才歸隊,就面對輿論。

    幾個人知根知底,自然不用再費心客套。

    季玉看著走廊上的三個人,明白了他們的意思,她的聲音篤定:“這場我來唱,我一定不會被行星在第一場就走人!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