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租約到期:黏上總裁不放手 > 第105章:他要娶別人了
    “吱嘎……”門開了,秦峰緩步向車艾錢走來,臉上的笑容卻比剛下車時冷了很多,車艾錢還沒來得及說話,便聽得秦峰問道:“艾錢,聽說你又打算逃跑了?還是跳窗,怎么樣,傷到沒有?”

    “學長,我想跟你談談!避嚢X無視了秦峰語氣中的揶揄,冷靜地開口說道。

    沒想到秦峰卻冷嗤一聲,沒有回答車艾錢的話,反而一幅看透了車艾錢的模樣,看向車艾錢的目光中帶著憐憫和嘲笑,他說:“我知道你想談什么,你不就是想讓我放你走么?你知道顧北幽還活著了,你想去找他,可我不許,而你,現在也沒機會了!”

    “我不是想讓你放我走,我是……等一下,你說顧北幽還活著是什么意思?北幽他出了什么事么?”車艾錢瞪大雙眼,滿臉驚慌,聽到顧北幽的名字,她沒有辦法再冷靜了,什么叫他還活著?只有差點要死的人才會用這樣的話去形容吧!北幽他出了什么事?他受傷了么?

    “呵呵,別裝傻了,我剛收到顧北幽還活著的消息你就要逃跑,還裝不知道?車艾錢,有時候看看,你和你妹妹也沒什么兩樣!

    秦峰冷哼,目光中帶著一絲不屑,這幅樣子完全顛覆了車艾錢心中那個溫柔的學長模樣,他為什么還會這么說?到底發生什么了,秦峰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看著車艾錢錯愕的模樣,秦峰忽然覺得自己說錯了話,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說,他從未想過傷害車艾錢,他是愛車艾錢的,他怎么會這么說話去刺激車艾錢?車艾錢又怎么會和車眠眠一樣呢?她們分明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秦峰看著車艾錢受傷的模樣微微心痛,上前一步,詞不成句地解釋道:“艾錢,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太害怕了,聽說你又要逃跑,我真的……”

    “學長,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求你告訴我,北幽他到底怎么了?”車艾錢打斷秦峰不知所謂的道歉,直截了當地問道,現在她的心里只有顧北幽一個人,根本沒有心思去考慮秦峰的情緒。

    聽到車艾錢的問話,秦峰怔了怔,自嘲地笑了笑,他在想什么呢,車艾錢怎么會在乎自己說了什么呢?她在乎的只有那個人啊……

    “他沒事,顧蒼已經將白鯨集團的權利還回去了,顧北幽現在風生水起,勢頭正旺!鼻胤尻庩柟謿獾鼗卮。

    “那就好,那就好!避嚢X輕輕舒了一口氣,顧北幽沒事就好,沒想到他這么快就拿回大權了,這么說的話,她是不是可以不用再怕什么,可以直接去見他了?

    秦峰看著車艾錢發亮的眼睛,冷哼:“艾錢,你想多了,你沒法再去見他了,他要結婚了!

    結婚?

    車艾錢呆愣地抬起頭,看著秦峰,心生疑惑,結婚怎么了?她和顧北幽早就訂婚了,結婚不是正常的么?他為什么說她沒有辦法見北幽了?他要像囚禁車眠眠一樣把她也囚禁起來么?

    對了,車眠眠。

    “秦峰學長,眠……”

    “顧北幽要和趙曦結婚了,趙曦懷了他的孩子,他們馬上就要結婚了,這還是顧北幽主動提起來的,顧家所有的人都支持這場婚禮,包括顧北幽的奶奶!

    秦峰打斷了車艾錢的話,面無表情地說著,像個無情的劊子手,將車艾錢按在行刑臺上,手起刀落,一絲猶豫也無。

    話停在了車艾錢的嗓子眼,秦峰的話猶如一把利劍一般狠狠地插在了她的心上。

    懷了他的孩子……顧家所有的人都支持這場婚禮……是他主動提起來的……

    斗大的淚珠瞬間從車艾錢眼角滑落,他怎么能,怎么能這么快就娶了別人呢?而那個人,那個人還是害得他們的孩子流掉,也害得她再也不能做母親的人……為什么是她呢?為什么?憑什么!憑什么是她!

    車艾錢無聲地哭,雙拳緊握,指甲狠狠插進手掌里,鮮血一滴一滴滴落到地板上,她似乎毫無察覺。

    心,好像被人挖走了,好疼。

    顧北幽,你真狠啊。

    “艾錢,你別哭,你別哭啊……為了他不值得的!鼻胤逡娷嚢X哭了,頓時手足無措起來,他走上前,輕輕拍著她的背,試圖用自己的溫柔安慰她。

    “學長,你是騙我的對不對?這是假的對不對?北幽他不會這么對我的,他不會的……”淚水遮住了車艾錢的眼,她像抓著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狠狠地抓住秦峰,一遍一遍的問著,著急于聽到她想聽到的那個答案,誰知秦峰卻掰開了她的手,輕輕嘆了口氣:“艾錢,我沒有騙你,顧北幽要娶別人了,而我剛好收到了顧家的請柬,如果你還是不信,我可以帶你過去……”

    “不,我不去,你是騙我的!你肯定是騙我的!我不去!”車艾錢終于忍不住了,歇斯底里地大吼,也終于忍不住哭出了聲音。

    她的心徹底潰敗了,不只是為了愛情,還是為了她無辜逝去的孩子,她怎么也想不到,那個與她日日溫存的人,竟然會娶殺害他們孩子的兇手!

    怪不得當初他放過了趙曦,怪不得她在海豚島等了那么久都沒有收到顧北幽的消息,她還在傻傻地等他,卻不想人家早就判了自己死刑,她的離開,分明是給了他和趙曦勾通曲款的機會。

    “艾錢……”

    看到車艾錢這副模樣秦峰也很心痛,在他眼里,車艾錢一直都是個活潑開朗的小姑娘,被人欺負的時候也沒有哭過,不管發生什么,好像都能樂觀面對,可現在,卻為了另一個男人哭成這樣。

    顧北幽,你何德何能!

    “學長,你還是帶我去吧,不親眼看到,我還是不敢相信,他分明不是那樣的人,我還是不敢相信!

    車艾錢抽泣著說道,她從來不是個逃避現實的人,雖然不敢相信,但她也不愿把自己鎖在自己給自己編織的夢里,也不愿什么都不做就確認顧北幽徹底背叛了自己。她太知道被人誤會是什么感覺了,所以,她不能讓顧北幽和以前的她一樣,她愛顧北幽,她又怎么舍得冤枉顧北幽。

    “好,我帶你去,時間就在三天之后,你別哭了!鼻胤灏参康。

    “我知道了,學長,我不會再哭了,你可不可以讓我一個人靜一靜?”車艾錢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忍住了哭泣,對秦峰說道。

    “那,你有事叫我,我就在隔壁!鼻胤逵行┎簧,但車艾錢已經靠在床上閉上了眼睛,似乎很累很疲憊,秦峰也不忍再去打擾這樣的車艾錢,只好輕輕嘆了口氣,轉身走出了房間。

    秦峰走出房間的那一瞬間,一行清淚再次從車艾錢眼角滑下來,這一次,她終于卸去了所有的防備,顫抖著身體,放肆哭著,腦海里不斷涌現和顧北幽在一起時候的美好。他分明也期待過那個孩子的到來,他分明也在保護著她,為什么這么快就改變了注意,為什么?

    她不懂,也想不明白,她就這樣一直蜷縮著身體,不知哭了多久,才終于倒在床上睡了過去。

    次日,秦峰再次忙了起來,似乎昨日的相見也是他特意抽出時間,特地來告訴車艾錢顧北幽要結婚了這件事,車艾錢渾渾噩噩地度過了三天,不知黑夜白天,也不知自己身處何處,一口食物都沒吃,只是喝了幾口水,強撐著身體。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