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皇子妃 > 第41章 照紅燭(2)
    之后出宮、上馬,一路徐徐而行。明明準備了那么久,以為對娶嵐意過門的期待,已經消散了些許,沒想到真正在裴府接親時,衛長玦看著嵐意身著皇子妃的禮服,從里面緩緩走出來,那種激動之情,竟至頂峰。

    嵐意頭上的珠玉輕輕搖晃,泛著圓轉的光芒,而佳人容貌本就迤邐,雙頰微紅,丹唇唇角微微上揚,雙瞳剪水,里頭藏著的害羞,一下就撞進了衛長玦心里。

    他默默地想,自己終于該有個家了嗎?往后碰見被排擠、被斥責的情況,終于能有個人陪在身邊,度過漫漫長夜了嗎?

    在女官的高聲宣告中,嵐意拜別父親,裴歸心里百感交集,嫁女兒果然不好受,從今往后,這個閨女就不在風荷院住了,再想見她不再是帶句話就能見到,李姨娘在后面仔細偷摸看著,果不其然瞧見了丈夫眼角一點晶瑩,自己念及嵐意撒嬌的模樣,也不好受,拿起帕子擦了擦眼睛。

    裴之冽跟在她身邊,十分懂事地湊過去在母親耳邊小聲安撫,“姨娘別難過,等我金榜題名,就帶你光明正大地去瞧長姐!

    李姨娘點點頭,頗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邊廂嵐意披上紅綢,上了八抬大轎,出大門而去,一路浩浩蕩蕩的護軍,將她接到皇子府,此處已經張燈結彩,放眼望去珍饈佳肴、珍奇擺件,真正是琳瑯滿目,雖沒有逾越制度,卻已經是皇子所能擁有的最高規格,顯然為了不讓自己的兒子看起來不如四皇子,皇后費了很多功夫。

    嵐意在命婦的牽引下,蓮步輕邁,一步步完成了合巹的儀式,之后她便被送進了房中,衛長玦溫和地對她說了一句自己得先出去應酬應酬,就暫時離了這里。

    屋中一時寂靜,只能隱隱約約聽到遠處有喧鬧之聲和絲竹之樂,嵐意眼前一片紅色,倒是想挑開蓋頭,看下未來生活的地方,卻被旁邊的掌事女官攔住,“王妃還是等殿下過來吧,免得傳出去,那些小嫂子們還當您坐不住呢!

    她是笑著說的,語氣也很和善,嵐意雖然看不清她的面容,心里先就貼近了幾分,問道:“不知該怎么稱呼,您是皇后娘娘身邊的人么?”

    女官眉眼彎彎,是個喜慶的人兒,“王妃這會兒就該換稱呼了,明兒早上要穿戴朝服覲見皇上和皇后娘娘,可別喊錯了!

    對方這樣指點自己,嵐意不敢怠慢,忙道:“是,您說的是,我得改口喚‘母后父皇’才好!

    女官這才溫和地說:“奴婢叫菱角,打從皇后娘娘入宮起,就一直跟在她身邊兒,今日恭王殿下大婚,娘娘在宮中沒法親眼看見他娶王妃過門,特讓奴婢過來瞧瞧,順便支應一下,等待會兒回去了,奴婢還要把恭王府里發生的事都講給娘娘聽呢!

    嵐意忙說:“那勞您向母后問安,明天一早,我便和殿下一起入宮向她請安,請母后也早些休息。自然菱角姑姑也是,忙了一天,一定累了,等殿下回……回來屋里,您也早些回宮安寢才是!

    菱角樂開了花,“當不起王妃這樣稱呼奴婢,您就和殿下一樣,也喊奴婢名字就行了,雖說咱們未央宮里沒有太多規矩,但有時候您對奴婢好身邊的人是知道,可叫其他有心人聽去,指不定編排什么話!

    嵐意明白這是為她好,若是太捧著皇后身邊的宮女,旁人不會覺得嵐意曉得尊重人,只會說她身份低微才會這么撐不起來,便感激地說:“好,菱角你說什么就是什么。我尊重你陪伴母后那么多時日,以后就放在心里。我初入宮闈,雖然和教養嬤嬤學了一些禮數,卻終究有些彎彎繞繞的東西不甚明白,往后若向你討問,還請不吝賜教!

    客客氣氣不卑不亢的小閨女,菱角自然也很喜歡,笑言:“說什么賜教不賜教,奴婢巴望著王妃和殿下能好好過日子,自然是知無不言,明兒王妃見到娘娘,受她教導,才是王妃正經該聽的!

    嵐意連連點頭,“這是自然,老實說先前我沒能和母后多說幾句話,終究有些陌生,今兒嫁入恭王府,步步都得小心,想到明天入宮,更是緊張極了,可看到你這樣溫和,我心里就安穩許多,我想母后也一定是這樣善良溫柔的人!

    這些全是實話,菱角也聽得出來,說起來出嫁的女兒,哪有不緊張的,驟然就要面對未知的人生和一段段全新的關系,想當初皇后初入宮時處處小心,也是這么過來的。

    被惹起了對舊事的懷念,菱角話匣子漸漸打開,不再囿于場面上的恭維。兩個人就這樣絮絮叨叨說著瑣事,講到最后竟然覺得口都有些干了,可巧衛長玦打發了前面想要過來鬧洞房的一眾人后,推門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情形。

    先是愣了愣,他才大步過來,笑著說:“讓你等得久了!

    這個“你”,說的自然是嵐意,新嫁娘之前再怎么坦然,這會兒多少有些害羞,頂著紅綢就緩緩低下頭去。

    而菱角在一旁遞過玉質秤桿兒,笑瞇瞇的,“殿下挑蓋頭吧。俗話說得好,這蓋頭一挑,稱心如意,福壽雙安!”

    隨著面前這人的動作,悶了許久的嵐意眼前驟得實景,才微微抬起頭,竟然就被那龍鳳雙燭生生晃了晃眼,于是在衛長玦看來,自己的妻子就像冬眠許久的小獸一般,緩緩地睜開了一雙懵然的眼睛,緊接著下一刻,她臉頰上的紅暈就更加明顯,襯著清澈的雙眸,在他心里竟是絕色無雙。

    菱角看到兩人默默相望,尋思著這就是對上眼了,高興得不得了,行著禮道:“奴婢祝禱殿下與王妃白頭偕老,早生貴子!

    衛長玦回過神來,粲然一笑,偏過頭去,“我進來的時候,菱角正和……正和嵐意說著話?我瞧你們說得很開心!

    第一次理直氣壯地喊出妻子閨名,那種感覺也是頗有些奇特。

    菱角照顧衛長玦長大,說句僭越的話,真真當親生兒子一般疼愛,看到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就曉得小主子終于得償所愿,娶得自己中意的人,思及從前受過的那些所求從未得到的苦楚,菱角相信,嵐意的到來,能讓小主子否極泰來,心中喜上加喜。

    “王妃活潑可愛,又從容有度很會說話,奴婢也是個嘴碎的,一見就如故!绷饨窃俣刃卸Y,臉上是放心的笑,“眼下蓋頭也挑了,奴婢也該回宮向主子復命了,這就告退!

    衛長玦點點頭,讓人好生把菱角送出去,而這邊新房的門被帶上,屋里只剩一對兒新人坐在床沿。

    說來也怪,明明從前也說過話,比真正的盲婚啞嫁要好上許多,可真到了這個時候,竟都有些不知從何講起。那紅彤彤的蠟燭越燃越盛,上頭龍飛鳳舞,忽然爆了個燈花,吸引了兩個人的目光,衛長玦看著喜燭,開了口,問的竟是:“你餓不餓?”

    嵐意也實誠,點點頭,“餓極了,要不是菱角陪著說了好一會兒的話,真支撐不下去!

    衛長玦很高興,“我就知道你會餓,進來之前讓廚子另做了幾道小菜送過來,我想我們在外頭吃菜飲酒,你就在這里等,肯定難熬!

    嵐意想了想,望著他,“這樣合規矩嗎?我,我沒聽說新婚之夜,還能先吃一頓再,再……”

    后面的話終究有些說不出口,嵐意也很怕衛長玦會說出些閨閣秘語燒紅她的臉,好在男人抬了抬下巴,直截了當地說:“恭王府里的規矩,最要緊的一條,便是你舒服就好。我衛長玦別的不敢說,餓不著你,凍不著你,這內宅里頭,什么都聽你的!

    嵐意怔忡,定定地看著他,衛長玦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用溫柔的笑容掩了掩,才續道:“我本想把這些慢慢說給你聽,但講到這上頭,竟然就脫口而出了!

    嵐意心里一暖,甜甜笑道:“既然你都說了這樣的話,我也把先前想好的話說給你聽——你是我的夫君,夫妻一體,我只有盼你好的,你說餓不著我凍不著我,那我只能告訴你,還是先前那句話,你待我好十分,我也待你好十分,你爭的我同你一起爭,你忍的我也同你一起忍,只要你把我當妻子,這一生你不負我,我不負你!

    衛長玦看了她好一會兒,眼中有些細微的情意慢慢滲出來,正要抬手將她攬在懷中,外面小彥子朗聲道:“殿下,飯菜都送來了!

    嵐意緊張之余松了口氣,看見衛長玦起身過去端了飯菜過來,忍不住笑,“這下好了,都知道我貪吃了!

    衛長玦把菜一一擺在桌上,盡是些色澤鮮美的食物,正色道:“不是你貪吃,是我貪吃,外面那些宴席上的菜,哪里有小廚房這么精細炒出來得好,我饞這一口,你過來,陪我一起吃!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