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祖宗饒命 > 第四十三章 心如鹿撞
    “呃……”

    楊輕舟呻吟了一聲,從昏沉之中悠悠醒轉。

    視線有著些模糊,他忍不住捂了捂額頭,過了好一會兒才徹底看清了周圍的情況。

    他所處的地方,是一個頗為舒適的臥室,裝潢比較古樸,設施一應俱全。

    一瞬間,他思緒如潮,立即回憶起了暈死前的一幕幕。

    自己不是在和陸前輩交談嗎,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頓時一驚,下意識地按住了傷口位置,發現身上的傷勢已經好了七七八八,傷口也已經結痂,搞不好連疤都留不下來。

    難道是前輩的藥效……

    “咦?你醒了?”

    就在這時,一道甜美的聲音,突然響起。

    為何會有女子?

    楊輕舟微微蹙眉,立刻循聲望去。

    眼前,一名黛眉檀口,眸似秋水的女孩正俏生生地站在床邊望著他。

    女孩身著一條碎花連衣裙,仿如一朵盛開的百合花,當真如明珠生暈,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

    “秀美若畫,清麗如仙”便是如此了吧?

    一時間,楊輕舟腦海一片空白。

    “你……怎么了?”

    陸媛媛眼眸之中閃過一絲慌亂,傾斜著腦袋,俏臉微紅,輕聲問道。

    三天前,老祖宗帶著兩個渾身重傷的青年回來,順便介紹了一下兩人的身份,眾人都熱情不已。

    當時她也在場,目光頓時被這名五官分明,看起來爽朗清舉的男子吸引了,忍不住心里小鹿亂撞。

    好巧不巧,老祖宗事務太繁多了,需要找兩個后輩來照料這兩個重傷青年。

    當時睜著一雙牛眼,抱著膀子看戲的陸媛天,當即便被老祖宗指派去照顧另一個濃眉虎目的青年了。

    而她自己,則被選來照顧眼前這個清秀的大男孩……

    不知道為什么,她當時忍不住嘴角微翹,心中卻是無比高興的。

    這幾天,她一直在細心照料這個男子。

    聽老祖宗說,他的名字叫楊輕舟,是三百年前楊蘇前輩的后人。

    楊蘇前輩,她在歷史書上是看到過的。

    明明是一名寒窗苦讀的書生,卻一腔熱血,持一桿長戟,救國救民。

    說起來,楊輕舟好像也有一桿長戟呢……不過昏睡期間,老祖宗代為保管了。

    他長得真好看啊,鬢若刀裁,五官如雕刻一樣分明。

    書上寫的“風調開爽,器彩韶澈”是不是就是這個樣子呢?

    每次幫楊輕舟擦臉的時候,陸媛媛都忍不住這樣想。

    “小姐,對不起,我只是……呃,請問這里可是陸前輩居所?”

    楊輕舟頓時有些慌亂,不知如何去解釋,只好強行跳過了這一環。

    陸媛媛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忍不住“撲哧”一笑,輕聲道:“我叫陸媛媛,是陸三生老祖宗的后代,老祖宗囑咐我,等你醒來之后先將丹藥服下,盡早去議事廳找他!

    說完,伸出一只玉手,將一顆丹藥遞到了楊輕舟面前。

    “謝過小姐!

    楊輕舟神色嚴肅,朝著陸媛媛款款躬身一禮,便伸手去接丹藥。

    在兩人指尖碰觸的那一瞬間,楊輕舟一張俊臉瞬間紅了,陸媛媛臉上也微微露出一絲紅暈。

    “呃……我先去忙別的啦,對了,衣服已經疊好了,就在桌上!”

    陸媛媛俏臉微紅,叮囑了一聲便轉身離開了。

    楊輕舟久久站著,握著手中的丹藥,雙手顫抖,依舊沒緩過神來。

    方才指尖觸碰的一瞬間,他的整顆心臟仿佛被電流經過了一樣。

    從小到大,從來沒有過這種情緒。

    陸媛媛。

    名字真好聽。

    楊輕舟微微一笑,將這個名字記入了心中。

    旋即,立刻服下了丹藥,拿起桌邊的衣服,披身出門而去。

    打開房門之后,一道聲音從左側響起。

    “輕舟,你醒了?”

    楊輕舟扭頭一望。

    只見趙立跟一個一身貴氣,但長得頗瀟灑的青年正勾肩搭背地朝著自己走來,大張著胳膊向這邊打著招呼。

    “趙立,你的傷勢……?”

    楊輕舟微微一笑,趕忙上前兩步,關心地問道。

    趙立立刻指了指一同來的陸媛天,笑道:“早就沒事了,可多虧了媛天小哥的照料!”

    他一天前就醒了,本來還很茫然,眼前出現一個活蹦亂跳的青年,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講了一通,這才算明晰。

    他心中感慨萬千,沒想到上師居然還世,不禁憧憬萬分,立刻去見了一見。

    沒想到,上師竟看上去如此年輕,可即便如此,依舊氣勢絕倫,讓人產生不出任何一絲膽敢沖撞的念頭。

    而這個活蹦亂跳的青年,名叫陸媛天,性格挺好的,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正是上師大人的后人。

    兩人之前都是當慣了大少爺的,不禁一拍即合,臭味相投了起來。

    陸媛天正在端詳楊輕舟,心里忍不住嘰里咕嚕個不停。

    臥槽,這小子長得好帥啊……不行,我也帥。

    你看這貨長得一副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肯定是個小弱雞……反正肯定跟我這種氣質脫俗的極品男人沒法比,哼!

    陸媛天正在這般想著,一聽趙立夸自己,立馬拍了拍胸脯,尾巴翹得老高,拔高了個分貝,道:“嗨呀,這有啥的嘛……天哥我在漳城的時候,那才是最巔峰,向來有漳城小魔王之稱的,一出手,那必然是天下神鬼皆驚,現在,不行了不行了!

    說著,還裝模作樣擺了擺手。

    如今,漳城那邊的產業已經賣完了,爺爺帶著眾人來了這里重新開始。

    超跑沒了,小弟也沒了,之前跟著自己的小太妹也讓隔壁大少撬走了……

    這樣一想,還真是難過啊。

    陸媛天低下了頭,一副傷春悲秋過往云煙不復在的樣子。

    “輕舟見過陸大哥,今后還請多多關照!

    楊輕舟淡笑一聲,拱了拱手,態度有禮而清冷。

    他實在對這種痞里痞氣的大少作不出親近的樣子來。

    父母去得早,他一個人孤苦伶仃生活。

    這種仗著自己家里富有,莫名其妙欺負自己的同學,從小學到大學,一直都有。

    他的書被他們撕過。

    衣服被他們惡搞過。

    走在路上被他們嘲諷過。

    做了惡心的事情也強行扔到過他的頭上。

    老祖宗祖訓在先,對付沒有修真的人,他始終下不去手。

    楊輕舟一概都忍了下來,卻深深認為這群痞氣的豪門闊少,不僅品行不端,學習不行,樣貌不行,卻總是可以從欺侮優秀的人身上依次找到自信。

    為了不起沖突,遇到這種性格的人,他也盡量避而遠之。

    “沒問題啊,抽空一起去按摩,我認識的小姑娘手法賊好,保管讓你身子骨倍兒有勁兒!”

    陸媛天沖著楊輕舟挑了挑眉。

    粗鄙之所。

    楊輕舟蹙了眉,沒有作聲。

    一邊的陸媛天本來以為楊輕舟會立刻笑逐顏開地回復自己,誰知那人連頭都沒點,臉色更是冷冰冰了。

    陸媛天哪里受過這個待遇,立刻反應過來了。

    我擦,你個小白臉,還挺孤傲。

    不理老子是吧,老子還不稀罕理你呢!

    他剛想跟趙立說說話緩解緩解尷尬,一扭頭,趙立的眼睛又紅了。

    “唉……媛天小哥,我之前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我們趙家日子本來過得好好的,可現在……人都都沒了!壁w立哀嘆連連,拳頭緊握,咬牙不止,“混賬疆土五毒,我一定要報仇雪恨!”

    楊輕舟聞言,立刻上前輕聲安慰了幾句。

    陸媛天也趕緊巴拉巴拉,說什么有自己在絕對沒問題什么什么的。

    趙立長嘆一聲,緩緩道:“好了……既然輕舟也醒了,上師前輩在議事廳,我們便快些過去吧,別讓前輩久等!

    “那便走吧,議事廳不遠的,拐兩個彎就到了!

    陸媛天笑逐顏開,趕緊帶路。

    楊輕舟默不作聲。

    就這樣,三人一路前行,來到了議事廳前。

    陸三生正坐在主座上翻閱一本古樸典籍,看到三人進來的時候,這才放下手中書籍。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