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家過年,臘月初就開始準備,斷斷續續,也要準備一個來月的。當然過了小年兒,差不多也就要結束了。不過陳清風這生意的,倒是這個時候才開始。

    他幾乎是每天出門,一直持續到臘月二十九。

    臘月二十九賣完最后一批蛋糕,陳清風這年前的買賣,也就徹徹底底的結束了。

    這頭兒跟陳大娘算好了錢,那頭兒又跟蘇小麥算好了錢。兩邊都難掩高興,陳清風倒是實實在在:“娘,您過年可得給我包個大紅包哈,要不是為了錢,我這哪里至于這樣大冷天的見天兒往公社走,這日子也太遭罪了!

    陳大娘不給他一個眼神兒,揣著錢嗖嗖的進了屋。

    沒一會兒,探頭說:“那個啥,你那什么,過完年你去給這錢都換成糧食!

    陳清風靠在門上,懶洋洋的:“咋又是我!

    陳大娘:“你最雞賊,不找你找誰?行了,去炕上暖和吧!

    陳清風撇撇嘴,對她娘的評價很不滿意,怎么就是雞賊了?他這是人比較精明,難道也有錯嗎?他掃了一眼幾個哥哥說:“過完年你們去!

    說完就爬到炕上躺著了。

    陳家幾個兄弟:“……”

    陳清風:“我太難了!

    “你可收起你哪一出兒吧。弟妹吃這套,別人可不吃!标惗绲帕说诺艿艿哪_,說:“這蛋糕,城里真這么好賣?”

    他這純是好奇,如果讓他去賣東西,那么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

    陳清風搖頭,說:“要說好賣,那是真的很好賣;要說不好賣,也是真的不好賣?茨隳懿荒芎脤Φ胤,找對合適的人。你曉得的,就算是城里也有窮有富,而且你得會看,哪些人看著就不像是啥省油的燈。這樣的人,距離十萬八千里!

    陳加幾個兄弟都瞪大了眼睛聽著,十分的好奇,城里那些事兒對他們實在是太遙遠。

    陳清風:“像是我前天去城里就遇見一個三八,威脅我便宜賣給她,不然就舉報我。不過,我也沒客氣就是了。但是這事兒也分怎么說,雖然我沒客氣,但是昨天總歸是不敢去那個地方賣了。畢竟太不安全!

    聽到這個,幾兄弟咋舌,“咋還有這樣的事兒?”

    陳清風嗤笑:“這種事兒多了,不要臉的比姜婆子和王紅花他們都不遑多讓的!

    提起那些人的,他冷笑一聲:“那幾個老婆子怎么個情況?最近沒鬧妖兒吧?”

    陳家幾個兄弟立刻興奮,陳四哥說:“鬧啥?最近他們幾家都得打的厲害。先頭兒大家都收了自留地,他們家也想收來著。幾個老太太都不肯,結果真是顆粒無收。你當這事兒的能好?還不得鬧起來?我還過去看了兩場熱鬧呢!

    陳清風冷笑:“活該!

    “你們說什么呢?”

    陳清北提著一只野兔進門,陳家人:“呀!”

    陳清風:“哎不是,哥,你牛!”

    陳清北失笑,他把野兔交給陳大娘,說:“我技術可以吧?”

    “相當可以!标惔竽锵沧套痰目粗巴,雖然瘦是瘦了點,但是這也是一只兔!那可是實實在在的肉,陳大娘由衷的感慨:“你這出門當兵,可真是比以前強多了!

    陳清北雖然并不懶惰,但是要說像現在這樣結識能干,那也是沒有的。

    可以說,部隊是相當鍛煉人的。

    陳清北也很驕傲的:“那是當然!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兒了,你也別出門了,好好休息一下!标惖镆呀涢_始利落的給兔子剝皮了。她看著已經壞了的兔毛,可惜的很:“這不能做手套了,不過也不浪費!

    農家里沒有什么浪費的,就算是不好了的,也可以攢一攢拼接在一起,做個襖子或者墊子什么的,皮毛的東西,最暖和了。

    “五哥,你來!

    陳清北進了門,看他小弟縮成球,問:“怎么了?”

    陳清風笑嘻嘻:“五哥,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你給我們講講部隊的事兒唄?”

    陳清北:“部隊有什么可講的?不如你們講講村里的事兒吧?這一年沒回來,感覺村里變化挺大的!

    “一年啊,那還能一點變化也沒有?村里人有啥意思!

    兄弟幾個都圍坐在炕上,嘮了起來。

    而此時,姜甜甜正坐在自己屋的炕上數錢呢,這幾天陳清風每天出去賣東西,早出晚歸,總歸是收獲喜人。他們跟蘇小麥平分,這邊也分了一百七十多塊錢。

    一共才六天的時間,他們就分了這么多,姜甜甜覺得超級興奮的。

    果然這個時候啊,只要能夠拼一點,就會多賺錢的。

    姜甜甜把錢來來回回點了五遍,又把自己原來的存款拿出來放在一起數一數。

    嘻嘻。

    三百二十塊錢。

    姜甜甜覺得,自己真是超富有的!

    果然,不管是在什么時候,她都是最有錢的甜甜崽。

    呦吼哦!

    姜甜甜把三百和二十分開放,隨后終于喜滋滋的開始繼續抄寫語錄。今天這本寫完,她就可以休息幾天了,過完年,她可有陳清風幫忙的。

    姜甜甜從柜子里拿出一塊餅干,咔噠咔噠的吃掉,隨后喝了一杯紅糖水,開開心心的繼續寫東西。

    陳大娘過來叫她吃飯的時候,就看她還在寫,她哎呦一聲,說:“你這丫頭怎么這么勤快,天都要黑了,好了好了,咱們不寫了。別給眼睛累壞了。這東西也不著急的!

    姜甜甜:“我給這本抄完,沒剩多少了!

    陳大娘:“那把油燈點著,別嚯嚯自己!

    姜甜甜乖巧的嗯了一聲,說:“很快的呀!

    對于這個小兒媳,陳大娘最喜歡的了。雖說幾個兒媳各有各的特點,但是最讓她覺得舒服了就是甜甜。這丫頭單純又直率,讓人覺得賊舒服。

    她坐上了炕,小聲兒跟姜甜甜嘀咕:“這個活兒,你好好干,不會虧待你的!

    姜甜甜給她一個“我懂”的眼神兒,說:“我這都是賺錢的活計,當然不會糊弄的。您盡管放心就是了!

    陳大娘搖搖頭,說:“不是這個!

    她略帶幾分神秘,說:“你好好干,過完年開春兒,給你安排個好活兒!

    她說起這個,帶著幾分喜慶:“大隊長家的芳寧不是今年秋天嫁到城里了嗎?她在大隊的活兒肯定是不能干下去了。我你爹正在跟大隊長商量呢。說是讓你接替芳寧做大隊的記分員。這可是個好活兒,豬圈雖然也很不錯,但是到底是太臟了。記分員倒是不同了,你識字兒,怎么都成的。大隊長原來是屬意小六子的。不過我跟你爹都覺得,你比小六子合適!

    姜甜甜:“記分員!”

    她的大眼睛瞪的圓溜溜,問:“我嗎?我可以嗎?”

    陳大娘:“你放心,這事兒雖然不是十拿九穩,但是你爹肯定盡量為你爭取!

    姜甜甜立刻開心起來,不過想到她最就大的競爭者是自己男人,又說:“其實我豬圈的活兒也挺好的,我在豬圈干也行。記分員讓給我小風哥哥吧!

    陳大娘:“這你不用管了,小六子自己都整天曠工,他做記分員也不能服眾啊!

    婆媳倆又說了一會兒,姜甜甜終于寫完了,她趕緊收拾東西,開開心心:“我的假期要來啦!

    陳大娘:“……真是個孩子啊!

    一家人難得這樣聚齊,又正好是過年,陳家這幾天的菜色還是可以的,大魚大肉談不上,但是多少卻稍微有了點油水兒。以至于大家精神面貌都不錯。

    陳大娘是心疼糧食心疼東西,但是想到今年忙活了一年,收入也不錯,所以也就沒太克制。

    大年初一,一家更是有魚有肉,結結實實六個菜,三葷三素,辭舊迎新,家里又添了新人,陳會計和陳大娘且高興呢!陳會計還難得的拿出了珍藏的酒,給兄弟幾個一人滿上了一小盅,各自品嘗。

    “新的一年,我們老陳家一定蒸蒸日上,過的更好!标悤嬇e杯。

    “蒸蒸日上,過的更好!”

    1970年,就這樣拉開了帷幕。

    新年的日子,就是東家串串,西家串串,一起嘮個嗑,因為今年楊石頭進去了,以至于村里有些稍微混一點的男娃想要耍錢都沒個地方,所以村里格外的熱鬧。

    作為一直資深宅女,姜甜甜依舊是不出門的。

    這么冷的天,她是瘋了才要出去亂竄呢,旁的小媳婦兒跟著走親戚,她也一貫都是縮著的。

    打死不出門。

    不過雖然不出門,姜甜甜也不是沒事兒干,妯娌幾個湊在一起,胡吹亂侃也不錯呀!村里人沒有什么熱鬧,連個電影都沒有的。所以大家的娛樂那真是相當乏味。

    姜甜甜原來還想呢!早些年連個電視都沒有,那么過年的時候干個啥。

    這個時候才明月白,原來是――講故事。

    東家長西家短講一講,還有那些流傳已久的鬼故事!也要講一講。

    姜甜甜:“……”

    大概因為姜甜甜是個小媳婦兒的緣故,幾個嫂子似乎都有心要嚇唬她,講得格外的渲染氣氛。

    姜甜甜:“……”

    我要是怕了,算我輸。

    姜甜甜擼袖子,圍笑:“你們聽過……畫皮嗎?”

    繼續圍笑:“你們聽過……小倩嗎?”

    “你們聽過……陸判嗎?”

    直擊三連問。

    陳二嫂:“那是啥?”

    她聽過的故事也很多了,竟然沒有聽過這個。

    姜甜甜:“嘻嘻,來,我給你們講故事!”

    不就是故事嗎?她超多的!如果不是怕蘇小麥察覺,她都可以給他們講金庸武俠哩。

    姜甜甜擼了擼袖子,說:“現在,是姜甜甜鬼故事小課堂!

    陳家幾個媳婦兒:“……”

    “加我一個!标惽屣L可不像幾個哥哥,出門瞎轉悠,大冷天的,自己折騰自己,他果斷的也縮了回來。很快的就湊到了姜甜甜的身邊,與她并肩坐在一起。

    兩個人這樣兒真是要讓人感慨,果然是夫妻倆啊,不說旁的,只說這個性格,就是十分相似了。人家旁人家的爺們,哪有他這樣的,還湊到了女人的堆兒里。

    陳二嫂到底沒忍住,說:“小六子,你沒事兒出去玩兒唄!一個大男人跟我們女人家湊在一起干啥!你看看,全家就你一個男人窩在炕頭兒!

    陳清風目瞪口呆的看著陳二嫂,不可思議的伸手指向了自己的幾個侄子,說:“二嫂,你再給我說,就我一個男人。你這不是兒子,是閨女嗎?”

    被點名的大虎二虎三虎:“……”

    四虎在一旁卡巴眼,說:“我是男子漢!

    陳二嫂一口氣差點沒上來:“我可不是這個意思!

    陳清風:“那不就得了?又不是只有我一個男人,我們這還有四個小男子漢呢!憑啥他們能聽我媳婦兒講故事,我不能?憑啥!”

    說這話,還握住了姜甜甜的小手兒。

    姜甜甜微微偏了偏頭,將頭靠在了陳清風的肩膀上,笑瞇瞇:“我小風哥哥當然可以聽!

    她笑嘻嘻:“現在給你們將鬼故事,晚上回去給我小風哥哥講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

    “你倆給我注意點!”陳大娘剛從外屋進門就看到了他們這一出兒,她幾乎是咆哮出來。

    姜甜甜笑瞇瞇:“好的呀!

    陳清風:“娘,過年可不好發火的哦!

    陳大娘:“……我忍!

    陳清風嘀咕:“我們是夫妻,又不是亂來的,你們一個個那么緊張干什么。我跟你們講啊,夫妻感情是要維系的,雖說你們不會像我跟我媳婦兒這樣鶼鰈情深。但是多少也稍微膩乎一點啊!

    陳家幾個嫂子都尷尬的望天。

    陳大娘忍無可忍:“你給我閉嘴!再胡說八道,我就拿針把你嘴縫上!

    陳清風:“這也太兇殘一點了吧?”

    姜甜甜畫一下他的掌心,說:“小風哥哥,我會保護你!

    陳清風:“我甜最好了!

    兩個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笑了出來。

    陳大娘也拖鞋上了炕,拉過炕被蓋住腳:“不是講故事嗎?”

    多余的話,她已經不想說了,反正說了也被這兩個人當成耳旁風,她真是太難了!

    索性,改變話題吧。

    也只能這樣了。

    陳大娘:“講不講?”

    姜甜甜:“講的呀!

    她看一眼小孩子們,說:“他們可以聽嗎?會不會嚇到?”

    幾個小孩子很堅決:“我們要聽,小嬸嬸,你別攆我們走!

    姜甜甜高高的揚起了下巴:“你們如果嚇的做噩夢,我可不管哦!不管我的事情!

    陳二嫂:“不賴你,讓他們留下來吧!

    小孩子們的樂趣,也少的可憐!

    “那行,我給你們講……”

    陳家幾個兄弟從外面回來,就聽到屋里傳來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陳清北動作快,一個健步竄進了門,問:“怎么了?”

    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連小麥的臉色都是蒼白的。

    蘇小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指控說:“姜甜甜嚇唬人!

    姜甜甜可無辜了:“我說了,嚇到不管我的事兒,你們咋還能怨我呢!”

    蘇小麥吼道:“你講故事就講故事,怎么還帶表演的?”

    他們本來都沉浸在故事里,有些忐忑的,姜甜甜講到最后,突然變臉,可不就嚇人一跳了嗎?她原來還覺得自己膽子真是很大,但是沒想到,果然是他想多了。

    姜甜甜更加無辜了:“不表演,哪里有意思呢?”

    陳清風:“對啊,我媳婦兒講的多好!氣氛渲染的好,講的也好,我媳婦兒真是太棒了!

    對于她這種無腦吹的行徑,從老娘到幾個嫂子,眼神兒都是譴責的。

    陳清風:“你們這是什么表情!我媳婦兒本來就很好!

    陳清北毫不客氣的拍了一下弟弟的背:“你可別給我在一旁架秧子吹!

    陳清風:“……五哥欺負人!

    得知沒有啥事兒,就是講故事鬧得,家里幾個男人也不當一回事兒了,就是講故事而已,能有多夸張?

    “你們女人就是膽子小,還能讓故事嚇到了!标惗绺锌。

    陳三哥:“我聽過的故事可多了,這可沒有啥能嚇到我的!”

    眼看這些人的表情,姜甜甜心想,你們真是太單純了啊。

    她露出一個超甜美的笑容,說:“你們要聽故事嗎?”

    陳家人:“……”

    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聽屋里又傳來男人的叫聲:“。。!”

    姜甜甜:“呵,男人!

    嚇不到你們也算我輸。

    蘇小麥由衷的感慨:“你是中央戲劇學院畢業的吧?”

    姜甜甜一愣。

    蘇小麥:“也太能演了!

    姜甜甜隨即恢復正常,笑嘻嘻:“那行啊,如果有一天重新恢復高考,我試一試考一下看看!到時候我就是大明星了哦!

    “噗!你咋還吹牛逼了呢!”陳四嫂笑了出來。

    姜甜甜挺胸:“我才沒!”

    “哦對,我們剛才去大隊長家,聽到一個消息!闭f起這個,倒是帶著幾分喜氣洋洋。

    陳二哥代表兄弟幾個發言:“聽說有劇組,來咱們隔壁的楊柳大隊拍戲了!

    “啥。!”所有人都震驚了。

    姜甜甜:“???”

    陳二哥樂顛顛:“聽說是拍什么白毛女,人是昨天到的,已經在楊柳大隊住下來了。今早咱們大隊就有人去楊柳大隊看熱鬧了。你們說,他們運氣咋這么好呢!還有這樣的好事兒!

    “咱也去看吧!标惗┝⒖叹衿饋恚骸澳强墒桥膽虬!”

    這對他們來說,這真是高大上到不行的事情,他們可不曉得什么是拍戲,更不曉得好好一個人怎么就鉆到了匣子里變成了那個樣兒。簡直好奇的不得了。

    “娘,我也要去!

    “我也要去!”

    幾個小孩子們也都著急起來。

    陳大娘:“都給我閉嘴,跟鴨子似的呱呱個沒完。都給我好好的表現,大家明天一起去!”

    陳大娘也很快的拍了板。

    “哎!”

    因為可以去看熱鬧,所有人都喜氣洋洋的。整個人滿是勁頭兒。倒是姜甜甜沒太當做一回事兒,不過就算是這樣,她也覺得自己必須去看這個熱鬧。這可是七十年代的劇組!

    想一想,真的好懷舊。

    姜甜甜覺得,很多事情很多經歷,一旦錯過了就再也沒有了。所以她也要參與!

    “如果有相機就好啦,說不定還能合影了咧!

    陳家的人瞪大了眼睛,相機這種事兒,他們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倒是蘇小麥主動說:“等以后我們有錢了,就可以買啦!

    姜甜甜笑著點頭:“嗯嗯!

    陳家三個妯娌互相看了看,由衷的感慨:這倆人心可真大啊。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咧。

    陳大娘:“既然明天去看熱鬧,明天就做點干糧帶著!

    “對對對!”

    還不一定要看到什么時候呢。

    蘇小麥:“那我來吧,做菜餅子,你們看怎么樣?”

    這可比干干的只吃干餅子強多了。

    “行!”

    “我們要在外面吃嗎?”姜甜甜好奇的問了起來。

    “那肯定的啊,誰知道要看到什么時候!标惔竽锖茱S利:“小麥,你撈兩顆酸菜,包酸菜餅子!

    姜甜甜:“我有辦法!我有辦法可以讓菜餅子不涼!

    她還是超級聰明的甜崽。

    “怎么?”

    姜甜甜:“白灰呀,我們弄一點白灰,到時候隨便弄點水,他就會自加熱的。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吃熱乎乎的菜餅子啦!

    “白灰?”陳大娘:“這樣也可以?”

    姜甜甜點頭:“當然呀!

    陳大娘:“可是,咱家沒有白灰!這東西不是貴的東西,但是他們家里卻不存著這種東西!

    “沒事兒,我背個小鍋去!标愃母缦矚庋笱螅骸霸蹅冸S便撿點柴火就行!

    “對對對,可以的!

    因著這個消息,陳家上上下下都陷入了狂熱。

    不過,這也不僅僅是陳家了,整個前進大隊知道消息的,都沸騰呢!甚至于,旁的大隊還有公社知道消息的,也不會錯過這樣的大事兒。

    沒有任何娛樂活動的七十年代,這簡直堪比一顆炸彈。

    一下子就讓大家平靜而單調的生活熱烈起來。

    大晚上的,姜甜甜格外的興奮,縮在柜子邊,說:“你說我穿什么哦!”

    她開開心心:“我要多穿一點,不然會很冷的!

    陳清風:“嗯,你在棉襖里面在套一件衣服,外面太涼了。你出門少,不適應天冷,受不住的!

    姜甜甜嘟嘟嘴:“我當然知道的呀!

    她湊上前,小手兒搭在他的肩膀上,像是沒有骨頭一樣:“小風哥哥,楊柳大隊遠不遠?”

    “走過去得一個多小時,比去公社近一點的!

    姜甜甜皺起臉蛋兒,說:“一個多少小時!”

    這可真是也不近了。

    誰知道剛想完,就聽陳清風說:“還是很近的!

    姜甜甜:“……”

    陳清風看她皺著眉頭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他伸手捏捏姜甜甜的臉蛋兒,說:“怎么?嫌遠?”

    姜甜甜誠實點頭:“可不呢!不過,遠我也要去!

    難得有這樣的熱鬧,她怎么可以不參加。

    陳清風:“沒事兒,你如果走不動,我背你!”

    姜甜甜:“。!”

    陳清風作勢嘆一口氣,說:“誰讓你是我最疼的小媳婦兒呢!”

    姜甜甜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小風哥哥你真好!

    陳清風:“那你親我一下!

    姜甜甜立刻吧嗒一聲,陳清風直接打橫將人抱了起來……

    陳清風和姜甜甜一貫都是甜蜜的緊,不過相比于他們,旁人就未必了。

    不說旁人,就說他們對門,陳清北和蘇小麥就安安靜靜的坐在炕上沒說話。好半天,陳清北問:“你真的決定了?”

    蘇小麥點頭,她看著陳清北消瘦的臉龐,知曉自己這樣做,他應該會很不高興,可是她卻不想改變自己的主意。相比于去部隊隨軍,她更樂意留在這邊,留在前進大隊,留在陳家。

    蘇小麥拉住陳清北的手,靠近他說:“你生氣了嗎?”

    陳清北搖頭,他當然不是生氣。

    只是,心里多少有幾分失落的。

    他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在努力一點,然后位置升一點可以讓小麥隨軍。這也是他去年回來的時候,兩個人商量好的。小麥一直覺得在家過的很艱難,也盼著可以早一點隨軍。

    這樣不僅可以天天見到陳清北,還能離開前進大隊這個環境。

    但是沒想到,他努力了一年,總算是達成了這個愿望。蘇小麥倒是不愿意隨軍了,這雖然不會讓陳清北生氣,但是心里總歸是失落又難過。

    當然,如果蘇小麥單純只是改變主意,那陳清北還不至于失落。

    他心里有點難受的另一個原因是,這次回來,他明顯覺得蘇小麥有些變了,說不好是哪里變了,但是就是變了。不是不好,她能夠堅強起來。陳清北覺得再好不過?墒窍氲剿兓臅r候自己都不在,心里總是落寞。

    “我……”陳清北不是一個很善言辭的人,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了。

    就在兩個人沉默的時候,對門傳來一陣清脆的笑聲。

    陳清風和姜甜甜的笑聲混合在一起,兩個人又不知道瞎鬧什么!

    雖說是對門,但是并不是緊貼在一起,因此隔音其實也還好的,平時也聽不到什么。但是他們也太能鬧了。兩個人沒事兒就嘰哇亂叫,倒不是什么很隱私的夫妻間的事情,可以聽出來兩個人就是瞎鬧著玩兒,但是卻讓人能夠感到十足的朝氣蓬勃。

    要說感情好,那么陳家幾對夫妻,真是誰都比不得這兩個。

    還真是十分的相襯。

    陳清北和蘇小麥都停頓了一下,不過很快的,陳清北問:“他們平時也這樣?”

    蘇小麥:“還好吧!他們鬧著玩的!

    陳清北握住了蘇小麥的手:“往日我能在家陪你……”

    還沒等說完,就被蘇小麥反手握住了手,她認真的開口:“清北,我很喜歡陳家!

    陳清北看向了她。

    蘇小麥淺笑,她輕輕向前靠了靠,倚在他的肩膀,說:“你能聽我說說心里話嗎?”

    陳清北點頭:“你說!

    蘇小麥:“其實,我特別特別想要和你在一起,一刻都不分離。一點都不離開,我真的很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

    陳清北紅了臉。

    蘇小麥:“我也知道,自己去年還跟你商量好了要隨軍,現在就反悔。真的好過分的?墒,我真的是有自己的理由的。你聽我說說唄?”

    陳清北笑:“其實你沒有理由,只要你想要做,我都不會說不好的!

    “那不行,我們是一家人,我總是不能讓你誤解我!碧K小麥與他握手:“我原來想要隨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時時刻刻和你在一起,而次要原因就是,我不知道怎么跟你爹娘相處,也不知道怎么擺脫我娘家那些吸血鬼。所以我想要逃避的離開。但是我爹娘無數次的咄咄逼人,無數次的逼迫讓我明白,其實忍讓是沒有用的。所以我才假裝懷孕,故意陷害了他們,借由這個理由跟他們劃清了界限!

    這件事兒,陳清北剛回來的時候就知道了,他也知道是假的。

    不過,他不覺得媳婦兒做錯了,他老丈母娘是什么人,他真是太清楚了。

    “可是等我真的和娘家劃清了界限,擺脫了他們之后才發現,只要我硬氣一點,日子竟然一點都不難過。蘇家人沒有那么可怕。連婆婆他們都對我變好了。我以前總是覺得婆婆不喜歡我,但是跳出那個怪圈我在看,換位思考,如果我是他,我心里也有隔閡。但是擺脫了蘇家之后,家里人竟然一點都沒有以前難相處了。原來我們可以相處的很和諧。而且,他們并不會太拘束我!我想要時時刻刻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又覺得,其實我在陳家應該是更合適的。你看,我就算隨軍了,我應該也不可能天天都見你!你總是有自己的工作。而且家屬院那邊什么人都有,我這人本來就不會跟人相處,又要面臨新的環境,我不知道自己要適應多久才能完全的適應過來。而且,我一個村姑,過去之后也沒有工作,家里的重擔就全在你一個人身上了!

    說到這里,蘇小麥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但是在家就不同了,我已經習慣了這個環境。而且也跟家里人都處好了,我沒有那么難的。再說,我還想多賺點錢。為咱們將來的孩子做些打算。難道你希望咱們的孩子將來也過苦日子嗎?我這個當娘的才不舍得呢!我現在留下,除了自己能攢一點錢,也能幫襯一下家里。如果我走了,你的工資肯定要留下更多作為家用,就不能上交那么多了。同時家里也少了我這份勞動力的糧食。會辛苦很多的。我這人就是這樣,旁人對我不好,我會加倍對他們不好。但是如果旁人對我好,我是愿意付出更多來維持這樣的關系的!

    陳清北沉默了許久,低聲:“辛苦你了!

    蘇小麥笑:“我一點也不辛苦的!清北,我喜歡你,也會喜歡你的家人!雖然不能隨軍,但是這些都是暫時的!我們會過的很好的!而且呀!”

    她輕聲:“如果我這次有了呢?去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事事都要適應,我承受不來的。如果我真的有了,在家很多人都會照顧我的!而且,我還會心情很好。將來一定生一個喜慶的胖娃娃!

    說到這里,她笑容更加燦爛一些:“你不知道,弟妹真的好好笑!

    陳清北挑眉:“弟妹?”

    他感慨:“你真的很喜歡她啊!

    他是知道的,小麥跟幾個嫂子關系很一般的。但是他看著,她倒是很喜歡小六子的媳婦兒。

    蘇小麥:“對呀,她有趣呀!”

    陳清北看著蘇小麥的笑臉,相比于她之前的凄楚,現在真的熱情開朗了很多,也堅強了很多。想到這里,陳清北說:“行。既然你決定了,我就不說服你了!”

    他揉揉蘇小麥的頭,說:“那你一個人在家,要好好的。有事情給我寫信!

    蘇小麥:“我知道啦!

    蘇小麥:“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我們也會很幸福的!

    陳清北笑了起來:“我知道!

    大概是因為蘇小麥和陳清北談好了,兩個人倒是更加如膠似漆了不少。

    一大早,陳清風起來打水的時候就看到他五哥竟然起晚了。

    陳清風震驚臉:“你竟然這個時間起床!”

    陳清北有點臉紅,說:“你都這個時候起來,我就不能這個時候起來?”

    陳清風理直氣壯:“我是天天都起晚,我起早了才是不正常。你是天天都起得早,起的晚才不正常。怎么的?”

    他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昨晚,睡得晚哦???”

    陳清北一腳踹過去,說:“你少管我的閑事兒,你有這功夫不如一早起來掃掃雪!

    陳清風飛快閃開:“惱羞成怒了!”

    他懶洋洋:“我懶,不想掃雪,再說不是有二哥他們嗎?”

    陳清北:“你就懶吧,懶得腚都帶不動!

    陳清風嬉皮笑臉:“我樂意!

    陳清北又是一腳踹過來,不過陳清風卻又閃開了。

    陳清北由衷的感慨:“你說你哈,也沒個什么力氣,干啥都不行。怎么就逃命厲害呢!

    陳清風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但是打小兒就嘴欠兒,經常挨揍。所以時間長了,這人不管是閃躲跑,可真是都比一般人靈敏多了。陳清北原來就覺得他動作快,但是進了部隊之后才發現,他小弟是快,而且不是一般的快。

    像是他鍛煉了兩年多了,要想真的對他小弟動手,他還是一樣能閃開。要是陳清風真的跑起來,他也一樣追不上。

    可是要知道,他已經是天分極好,他們部隊那邊的翹楚了。

    陳清北微微瞇眼,看著陳清風說:“其實我覺得,你如果進部隊,很適合做偵察兵!

    有天分,人機靈。

    陳清風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五哥,一個沒忍住,他伸手摸上了陳清北的額頭,說:“你沒發燒吧?說什么瘋話呢?”

    陳清北一抬手,陳清風迅速的閃開,躲了老遠。

    “你說話就說話,干啥動手動腳?”

    陳清北磨牙。

    好半天,他再次認真說:“我覺得如果你能進入部隊,是一個好苗子!

    這他媽都能閃過,不是好苗子是什么?

    陳清風一仰頭,得意洋洋:“我當然知道我是一個好苗子,但是,你想讓我去部隊,那是不可能的,打死都不可能的!誰要去遭罪?”

    陳清北黑了臉:“你就不能有點理想?”

    陳清風小驕傲:“我的理想就是和我們甜甜一起吃香的喝辣的,開開心心吃喝玩樂!

    陳清北:“……”

    算他對牛彈琴!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