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 鬧事的人
    老天保佑,在陰陰沉沉十來天后,前進大隊終于迎來了艷陽四射大晴天。

    就說啊,九十月份的天氣,哪里就能陰沉成那樣。大隊長還有陳會計等人也終于因為這暖洋洋的太陽而稍微輕松幾分。糧食的減產已經成為必然,他們這段日子不斷的往公社跑,就算是得不到救濟糧,也是希望能夠爭取到其他福利的。

    今年這個收成要是按照往年的情形繼續,那么老百姓就沒活路了。隊里人也都曉得大隊長和陳會計見天兒的往鎮里跑是為啥,每天都是殷殷期盼著,期盼著事情可以轉圜。

    就在日子一天天過去,眼看著就十月下旬了,在各個大隊的努力下,公社不斷的上報,終于將公糧的上繳數額定在了以前的一半兒。而各個大隊也都承諾,剩下的一半兒在五年內還清。每年多還一部分。

    各個大隊長蓋上了手印,互相調侃,雖說是借了東西,但是最起碼這五年內,他們的位置還特么的穩了啊。要不然換了新人,找誰要糧食去?

    這么一想,也是苦中作樂。

    得到這個好消息,各個大隊都喜出望外,雖然知道這只是一時的解決之策,但是總比沒有強。

    大隊的領導抽愁成什么樣兒,大家都是曉得的。能夠有一點好消息,已經太難得了。好些個人家都怕真的如同往年一樣交糧,要真是那樣他們可真是沒有活路了。

    現在有了好消息,大家也都打起了精神,每天天不亮就起來曬玉米,更是盼著天天都是大太陽。曬糧食的事兒,就用不著那么多人了,各家的男人上工就可。

    其他人則是立刻漫山遍野的開始挖菜,好在一場大雨之后,山上野菜倒是多了一些。

    現在多挖一點,以后可能就能少餓一分肚子。村里的娘子軍們和娃娃軍浩浩蕩蕩的上山。姜甜甜每天上山看著漫山遍野的人,還有點不適應呢!

    不過因為他們又比別人多了十來天的時間,所以不管是蘑菇還是野菜,都采了不少。幾個孩子還在山上看見一顆柿子樹,雖然不那么好吃,有點澀口。但是這可難不倒蘇小麥,她領著家里幾個老娘全給摘了,曬干做成了柿餅。

    姜甜甜:“……果然是我麥姐!

    今年的秋天,雖然糧食沒豐收,但是陳家別的東西準備的倒是比以往都多。除了雙搶時候吃掉的兩只雞,還有七只雞;四五十條咸魚。蘑菇野菜也都不少。

    總之,他們家準備的倒是豐盛。

    不過唯一有一點不好的是姜甜甜這邊,有幾個大隊聽說他們大隊二十頭豬都好好的,就提出來學習學習。畢竟,旁的大隊可都不咋地呢。唯一沒有遇到豬瘟的幾個大隊,都是豬少,三五頭而已,不主打養豬。

    所以他們前進大隊二十頭豬都活蹦亂跳的,就比較招人眼了。

    學習這種事兒,姜甜甜是堅決不贊成的。

    她可記得呢,剛開始有豬瘟的時候,蘇小麥就提醒她不要讓外人進豬圈。不聽重生女主的話,那么豬是活該保不住的。所以姜甜甜很堅決不許別人“參觀學習”。

    至于豬圈主力人員王大嫂,在一開始發豬瘟的時候姜甜甜就開始給王大嫂洗腦了,以至于王大嫂也很堅決的不允許別人進入。

    當然,除了姜甜甜的洗腦,也有王大嫂自己的見識作祟。

    她可是世代養豬,且有見識呢。

    大隊長剛跟其他大隊長聯合在一起,是打的最火熱的時候。這個時候真心不好拒絕?墒秦i圈兩位女同志都堅定的很,簡直是秋風掃落葉一樣無情。

    “不行不行,又是豬瘟又是暴雨的,豬現在正是該仔細養的時候,有什么可看的?豬本來就脆弱著,一堆人來看,要是有點什么事兒咋辦?”

    姜甜甜叉腰在第一關。

    “豬圈本身就要保持絕對的衛生,來的人都是從別的大隊來的,我曉得大家都是干凈人。但是你們進沒進過你們自己大隊的豬圈查看呢?也進去過吧?要是一旦身上沾了什么呢?這要是傳染上了,你們也不能承認,責任還不是我們養豬的?”王大嫂再接再厲。

    “我們一年養豬賺的工分也不少,如果最后不夠上交,村里人過年連點肉都分不著,那么村里人怎么看我們?我們還有臉拿這個工分嗎?要是我們自己沒有養好,挨一兩句罵,就算知道自己無辜,但是我們也只能受著。誰讓我們拿著工分呢!也是,誰讓真的就老天爺不幫忙呢!但是如果是外圍因素,那我們虧不虧死了?我們委屈都要委屈死了吧?”

    姜甜甜講道理還是很給力的。

    王大嫂也跟上:“你們來的也有不少就是村里養豬的,難道不知道,現在這個情況還沒明朗,不能看嗎?如果你們不知道,那么你們就不懂科學養豬;如果是知道還非要來看,我就懷疑你們有什么別的心思了!

    老娘們說話,總歸不像是姜甜甜說話那么好聽的。

    “你們胡說啥,大家都是一個公社的,沒有什么壞心,就是知道你養豬好學一學!贝箨犻L繼續:“不過我這一想也真是這個道理,你看現在豬瘟還沒結束,這就來看,好像也不妥當!

    大隊長:“要不,還是等出圈了,讓王家媳婦兒給你們講一講吧!

    不過兩個人混合進攻,效果還是很顯著的。

    大隊長雖然不好拒絕別人,但是因為他們的混合進攻倒是清醒了點。其實他也不是不清醒,只不過這不好由他們大隊部來拒絕,F在姜甜甜二人拒絕,就好說的多了。

    其他幾個大隊有些不服氣,看著王大嫂和姜甜甜的眼神兒也不是很好看。

    不過又曉得,他們說的多少還是有點道理的。話是不好聽的,但是道理還是這么個道理。雖說大家都是農村人,但是也不是完全就胡攪蠻纏。人家這么說了,他們總歸是不好堅持。

    只是,凡事兒總有例外,不知道哪個大隊的一個大辮子姑娘并不想這么算了,輕聲細語的:“你們前進大隊,是懷疑我們的人品嗎?我們現在能看到豬才是學習,如果看不到豬,又是什么學習呢?只聽紙上談兵,哪里是學習的認真表現?”

    她盯著姜甜甜,語氣很輕,但是卻有些道德綁架了。

    “大家都是一個公社的,你們這樣,實在是太寒我們的心了。你這是破壞同志們之間的安定團結。其實看不看豬圈倒是其次,你們這樣做,太讓人傷心。好像,我們就不是什么好人一樣?我覺得,如果相信我們,你們就該讓我們進去看啊!

    按理說,這里也不是姜甜甜主事兒,所以完全沒有必要對著姜甜甜的,但是這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是盯著姜甜甜不放,反而更像是跟姜甜甜說話。

    姜甜甜:“……”

    雖然不知道自己怎么著了這位小姐姐,但是這位小姐姐沖著她來,她可不慫哦。

    “你要是這么說,我就不贊同了!苯鹛鹩X得,她雖然不是嘴炮小能手,但是也沒有被人欺負的份兒,“什么叫破壞安定團結?我覺得恰恰是說出這種話的人才是破壞安定團結。我們已經解釋的很清楚了不能進豬圈的原因,我們大隊長不養豬,他不懂這個。我相信,別的大隊的大隊長也是不太懂的。畢竟,領導就干領導的事兒,如果領導什么都要懂,那還要下面的人干什么!每個活兒,都得該干的人來干,我們大隊王大嫂最會養豬,大隊就安排她來養豬,我相信別的大隊也是一樣的。我看你的樣子,總歸不會是你們大隊的隊長吧?那既然是養豬的人,有些道理你就該懂的,我們解釋的很清楚的情形下,你竟然要扣大帽子非要進去,你說你沒有一點別的小心思,誰相信呢?我知道這樣懷疑同志不好。但是,你們大隊有死豬吧?又有死豬,又非要進我們的豬圈。我們沒什么文化的,不懂那些亂七八糟的大道理。就覺得,這事兒不太對!”

    姜甜甜覺得,想要算計她,那還差了點呢。

    “你看,我還沒說什么,你就紅了眼。是不是你出去就要說是我欺負你了?可是大家都有眼睛的啊,都看見了,我可一點也沒欺負你,既沒有罵你也沒有打你,你要是出去,可別說什么我欺負了你的話。你要是這樣,就是造謠,我要去公社告你的!你也別覺得我剛才那些話是難聽,就算是去公社,或者去縣里,我也是這么說的。咱既然是養豬的,就得守好豬圈,不然我們村里的人怎么想我們?咱也不懂那些大道理,但是我覺得,換了別人,就你這種情況,也不可能完全不懷疑你,大敞大開的讓你進去吧?那如果,豬真的在你們看過之后死了,敢問,算誰的?就算是公社能給我們做主又怎么樣,又不能把豬賠給我們!”

    姜甜甜越看這個大辮子,越覺得眼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見過。但是就是覺得,哪里很眼熟。

    而且,越是眼熟,她越是覺得,這大辮子就是沖著她來的。

    姜甜甜內心:沒想到,我竟然也有仇人!

    這真是,有點,興奮!

    她揚了揚下巴,一通組合拳下來,眼看這位大辮子被呲的措手不及,準備再接再厲。

    嘻嘻!

    果然,閱遍年代文,她都會擠兌人了。

    只不過,姜甜甜的再接再厲還沒發出來,王大嫂倒是開口了:“你這閨女怎么回事兒!還有逼著非要進豬圈的!大隊長,多余的話,俺們也不說了。反正這姑娘要是進去了,接下來的工分俺們不要了。俺也不照顧這個豬了!甜甜說的對,就算去公社,我也得跟領導說。別人不安好心,我們費心費力的守護豬圈,有什么用!我寧愿不賺這個工分不操這個心!

    原本人家不讓進,這事兒也就算了。

    雖然有點尷尬但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突然間就鬧得這么僵,都是讓人一下子想不到了,F在,更加尷尬了!這些婦女們吵架,是他們最愁的。這時候其他幾個人大隊的也有點埋怨的瞄了紅著的姑娘。這姑娘咋這么不會來事兒呢。

    “我、我不是……”

    她咬著唇,楚楚可憐。

    來了來了,就這個表情,超熟悉的。

    冷不丁的,姜甜甜突然想到這個人為什么眼熟了。

    她有點像蘇小麥!

    雖然不是十分像,但是眉眼間還是有些相似的。

    “不知道,你怎么稱呼?我覺得你有點眼熟!

    姜甜甜含笑:“你有點像我五嫂!

    這次過來的各個大隊的,都是男的比較多,幾乎沒有幾個女的,唯一年輕的也就這位。原本氣氛還不好,誰曾想姜甜甜突然就轉了話題了。

    “不過,你沒有我五嫂好看!

    “誰說我比不過蘇小麥的!”剛才還眼眶紅紅的這位尖銳的叫了出來。

    姜甜甜:“……”

    果然是認識的。

    “哦……你果然認識我五嫂!彼樗槟钹止。

    “她是我表姐!

    姜甜甜深深的哦了一聲,一副很懂的樣子,“你們關系肯定不怎么樣!

    “誰說的!我們是表姐妹,關系當然不錯!

    “誰跟你關系不錯!”一陣女聲冷不丁的響起,蘇小麥竟然來了,她冷著一張臉,掛著冰碴兒一樣,“管彤,你少在這兒不安好心了!什么表姐妹,我跟娘家都斷絕了關系,誰還跟你是表姐妹!

    “表姐,你怎么可以這樣說。二姨她可是你的母親,你怎么能這樣說……”

    “誰家的母親賣女兒,誰家的母親為了讓女兒被攆回家可以再賣一次,故意給女兒弄小產?誰家的女兒聽說女兒替工就逼迫女兒把工作讓給娘家的弟弟的?哦對,還有帶著一群娘子軍來揍我。我已經嫁人了,處處都聽他們的,我婆家也太慘了吧?再說,他們明明都知道我是多么的想要那個孩子。還故意那樣對我,這樣的娘家,我寧愿村里人罵我不孝順,我也必須脫離關系。自古兩難全,我若是顧了娘家,那么真是就要害了婆家了!

    在場的人,大多都是男人,男人總是會覺得,媳婦兒娶回家就該是幫著婆家的。

    雖然這話讓人覺得好不公平,但是鄉下地方,就這樣想也沒法子。

    蘇小麥:“你當初在我的婚事上搗亂,還想陷害我,現在說什么姐妹情深?別以為跟我娘學的哭哭啼啼柔柔弱弱委委屈屈的,大家都沒長眼睛會相信你了。從我結婚那天起,我就對你這個人沒有任何的信任了。你可給我滾蛋吧!弟妹你記著這個人,這個人要靠邊你離得遠一點,保準沒安好心!

    “你怎么可以這么說!

    蘇小麥:“我就這么說怎么了?你打聽到陳家條件好,在我結婚那天給我綁起來想代替我出嫁,不是你?現在裝什么好人!要不是我逃脫及時,我男人發現及時,你就要進了陳家的門了。你可給我滾遠點吧!

    管彤:“。!”

    她沒想到,蘇小麥真的敢說,她真的敢說出來。一時間顫抖著竟然不知道說什么了。

    而如果是以前的蘇小麥,自然是不能說的,但是現在她可不是任人欺負的。反正這樣的事兒,丟人的又不是她。而且,她男人常年不在家,大家也不會把流言引到他身上,所以蘇小麥毫不客氣就把當年的事情說了出來。

    “沒安好心不要臉!

    蘇小麥一臉的憤怒,擲地有聲。

    現場的人已經震驚的懵逼了,姜甜甜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心里默默感慨:這特么的真是女主!果然身邊極品林立。

    大隊長也懵啊,但是眼看蘇小麥一臉要“撕人”,陳會計又不在,他立刻沖姜甜甜使眼色,不管能不能看懂,也得這么來!總不好讓她就這么鬧起來吧?那也太不像樣了。

    好在,在他的眼睛眨的都要翻白眼,眼珠子都要眨出來的時候,姜甜甜好像終于懂了他的意思。

    她很主動的上前:“五嫂,走走走,咱們走,你跟我說說她怎么壞!

    大隊長:“???”

    其他人:“???”

    管彤:“。!”

    蘇小麥:“人不可貌相,說的的就是這種人!

    姜甜甜:“我懂我懂,走走,你跟我詳細說說!

    因為這一出兒鬧劇,姜甜甜提前“下班”。眼看走遠了,姜甜甜嘀咕:“這叫什么事兒呀!

    蘇小麥冷笑:“她當初想代替我嫁到陳家,看到她我就惡心!

    姜甜甜:“壞人不會有好下場的,不過……我怎么覺得她有點仇視我?”

    她的感覺,可準了。

    蘇小麥表情變了變,有幾分難說的尷尬。

    姜甜甜立刻:“真的有原因的,對不對。!”

    蘇小麥:“其實……”

    頓了一下,她遲疑半天,說:“她當初,對小六子有點意思!

    姜甜甜:“。!”

    竟然是,情敵!

    姜甜甜一把握住蘇小麥的手腕,說:“到底怎么回事兒!五嫂可不能瞞著我!

    蘇小麥是有點遲疑的,她怕因為自己說了這些,導致他們小夫妻關系不好。不過要是不說,恐怕她也要胡思亂想的。猶豫了一會兒,她終于說起來。

    其實,也不算是什么情敵。

    就是,管彤單方面的單相思。

    說是單相思,也不盡然,就是管彤覺得陳家條件好想要巴上來而已。

    陳家當然不是前進大隊條件最好的人家,但是總歸也排的上個前五了。他們家雖然不像別人家有在城里工作的工人。但是家里陳會計是大隊會計,家里壯勞動力多,又有一個幫襯娘家的女兒。

    所以,日子過得還是很好的。

    最起碼外人看來是這樣。

    所以當初蘇小麥跟陳清北要結婚,管彤就覺得這是她的機會了,對于這個長得比自己好看的表姐,她一直都是嫉妒的,而她所在的楊柳大隊風氣不好,又不如前進大隊條件好。所以她在結婚當天騙了蘇小麥,伙同自己的哥哥把她綁了起來,打算代嫁。

    好在,蘇小麥對一貫不對付的表妹有點防備,所以雖然被綁了,但是假裝昏迷,騙過了他們。

    最后在陳清北進門的時候發出很大動靜,這才正常結婚,沒鬧開?墒且惨蛑@個,遲了一些吉時,所以陳大娘和陳會計對她都有不小的意見。

    蘇小麥說到這里苦笑一下:“其實仔細想一想,真的不能埋怨他們不喜歡我,好些事兒,我們家那邊做的也不好!

    姜甜甜拉住她,格外的認真:“爹娘不會在意的,他們看得到你的好。日久見人心!這個沒有什么可擔心的!至于那些不好的人,有些人就是天生壞,不用把他們放在心里,也不用因為壞人難過!你看到惡心人的茅房蒼蠅會難過嗎?只要他們湊上來,踩死就好了!”

    蘇小麥微妙的笑一下,緩緩說:“對,踩死就好了!

    “那小風哥哥呢?怎么又跟小風哥哥有關呢?”姜甜甜追問。

    “我結婚的當天,她沒有成功,但是卻看中了小六子,于是就拜托我娘做媒。你知道的,婆婆多討厭我們家。自然沒理會我娘!她又來咱們村里小住,逼著我給她介紹,我也沒理他。她主動接觸小六子,你也知道小六子嘴巴多毒辣,所以就……沒有所以了!不過為了這事兒,娘還去蘇家大鬧了一場,那段時間也巨嫌棄我。大概是因為娘和小六子做的都比較絕,她就回到楊柳大隊了。不過咱們大隊的人,當時對她都很微妙的。畢竟娘也不是什么善茬子!

    姜甜甜深深的哦了一聲。

    蘇小麥:“小六子對她沒有意思的,我也不想這些事兒影響你們夫妻關系。如果給你造成困擾了,現在跟你說一聲對不起!

    姜甜甜噗嗤一聲笑出來:“我才不因為這樣的事兒和小風哥哥鬧別扭呢!我怎么可能干這種事兒呢。我又不是個傻子,再說,我很相信他的!

    蘇小麥柔和的笑:“你們小夫妻,都帶著少年氣!

    姜甜甜笑嘻嘻:“朝氣蓬勃才快樂嘛!”

    她賊兮兮:“那照你這么說,她來這邊,又非要進入豬圈,可能就是不懷好意了!

    蘇小麥點頭:“對!

    姜甜甜翻白眼:“真是大壞蛋!

    蘇小麥冷笑發狠:“那些人最好別再招惹我,要不然,拼了命,我也弄死他們!”

    姜甜甜:“。!”

    蘇小麥大概反應到自己身邊還有人,立刻緩和一下,說:“我放個狠話!

    姜甜甜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五嫂。你放狠話的樣子格外好看哎!”

    “好看?”

    蘇小麥微微垂眸,說:“有時候好看不一定都是好事兒!

    如果不是因為好看,她上輩子怎么會引來麻煩呢。

    “五嫂,你總是發呆可不好!你都這么厲害了,做人自信點啦!要是你都不自信,我們怎么辦哦!”姜甜甜聒噪的很咧。

    蘇小麥看著她,說:“你覺得我厲害?”

    姜甜甜:“那當然!你不厲害誰厲害?你做東西最好吃了!”

    她房間里現在還有蘇小麥做的柿餅呢。

    雖說現在零食的種類跟后世是不能比的,沒有那么多各種各樣的東西。但是,作為一個純正的零零后,姜甜甜卻覺得現在的零嘴兒特別好吃呢。

    真是又天然又特別又好吃。與其吃許多加工過的,不知道加了多少添加劑的東西,倒是不如吃這個呢!好棒棒的。

    “我柿餅子快吃完了,也不知道給娘要,她會不會給我!

    蘇小麥:“你有面粉和雞蛋吧?”

    姜甜甜:“哎……”

    她眼神閃了閃,也不回答是不是,期期艾艾的。

    這么一說,還有什么不知道的呢。

    蘇小麥笑了出來:“柿餅子不好一直吃,對身體也不好的。你拿面粉和雞蛋,我給你做雞蛋糕!

    姜甜甜猛地抬頭:“?”

    蘇小麥:“晚上偷偷做,反正我也沒事兒,就當練手兒了!

    等以后可以做買賣了,她就做吃的賣了。

    不過這么些年,還是得多練習啊,可不能把手藝扔下來。

    “在準備連個柿餅子,我給你做帶果肉的雞蛋糕!

    姜甜甜嚶嚶抱住蘇小麥的手臂:“五嫂,你就是我親姐!

    蘇小麥失笑:“你!”

    她點點姜甜甜的額頭,壓抑過太久的人,就是愿意和這樣朝氣蓬勃的人在一起待著,感覺整個人都活躍起來了呢。

    “你的東西也夠能放的!

    姜甜甜:“嘻嘻!

    不過很快的,她又說:“那個,我這個面粉都很久很久了,雞蛋也小半年了,還能行嗎?”

    她的雞蛋存貨,只剩下四個了。

    至于面粉,那還是她爹留下來的,她一直都在這邊蹭飯,所以偷偷藏著沒有吃,倒是不知道蘇小麥怎么知道的。

    “五嫂,你怎么知道我有的啊!

    要是一般人,真是問不出這個話,但是姜甜甜倒是單純的很,完全不當做一回事兒的問了出來。

    蘇小麥:“你們搬過來那天我看見了!

    姜甜甜:“哦!

    也沒有被抓包的不好意思:“那么,這么長時間……”

    “沒問題的!”

    姜甜甜笑嘻嘻:“嘿嘿,那我還得再跟娘要幾個柿餅,不然做蛋糕要不夠的呀!

    蘇小麥笑的厲害,再三叮囑:“別吃多了!

    “曉得曉得!被卮鸬暮軟]有誠意。

    蘇小麥無奈搖頭:“一看你就沒放在心上,回答的特別不走心!

    姜甜甜笑嘻嘻:“哪有呀!

    蘇小麥:“那行,你去找小六子吧,我去跟娘說一聲管彤的事兒。她來咱們村肯定是不懷好意的!

    “好嘞!”

    蘇小麥腳步匆匆離開,姜甜甜則是直接去找陳清風,這個時候,陳清風還在打谷場呢!村里這些勞動力都在曬谷子,做一些個相關的工作。

    遠遠看見姜甜甜來了,村里的老少爺們都笑了起來,看著陳清風努嘴調侃:“感情真好啊!

    陳清風微笑:“那當然,讓你們媳婦兒去我們家做客!我們甜甜給他們好生講一講我們的甜蜜生活!

    好好的一幫大老爺們啊,臉色立刻就變了。

    不可能,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們的媳婦兒,堅決不能湊到姜甜甜的身邊。

    他們可還記得,暴雨之前村里的情況呢!他們家的媳婦兒跟姜甜甜混的多了,他們這些老爺們可沒活路了。

    二狗子這種沒媳婦兒的都要說一句:“你可這坑人!

    大家頻繁點頭,看陳清風的眼神,簡直是共同的敵人。

    陳清風:“你們既然這樣仇視我,我……”

    “哥哥,我錯了!您可讓你媳婦兒老實兒的貓著吧,別出來找人嘮嗑了!”

    我們真是受不住!

    陳清風:“那以后……”

    “客客氣氣,保證對你客客氣氣!

    陳清風得了好話兒,終于笑了出來,他跳下打谷場的臺階,迎了上去:“甜甜,你怎么來啦?”

    姜甜甜:“我今天提前下工呀!”

    她湊在陳清風身邊,“悄悄”耳語:“別的大隊來看豬圈,好像是不懷好意。我估摸著,大隊長看我年紀小,怕真的撕把起來我受傷,所以給我使眼色,讓我走的!

    “咋回事兒?”

    陳清風還沒反應,臺階上一個中年男人跳了下來:“你剛才說別的大隊……”

    姜甜甜點頭:“嗯。有人來咱們大隊非要參觀豬圈,我和王大嫂攔著呢,一個女同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我們都解釋的清清楚楚,怕傳染豬瘟,她還非要進去。不讓進還給我們扣帽子!我覺得她不懷好意,我……哎!”

    就看那老爺們直接就跑了。

    姜甜甜:“怎么了?”

    陳清風:“……那是王大嫂的男人!

    姜甜甜:“……”

    她都不怎么跟村里的男人說話,自然是不認識的。

    “不會有啥事兒吧?”

    姜甜甜有點擔心的看過去,又說:“要不我還是回去吧!

    陳清風:“你別過去了,都讓你走了,你還回去干啥!

    姜甜甜:“好像也是這么個道理!

    她嘆息一聲,說:“真是的,那個人還是五嫂的表妹呢!

    陳清風:“管她呢!五嫂的那些親戚,沒有一個靠譜的!

    姜甜甜:“對的!”

    姜甜甜可不是故意這么說的,她是真正的誤解了大隊長的意思,完全沒想到她是讓自己拉走蘇小麥,單純就是以為讓她離開。既然是讓她離開,她肯定是要拉走自己一樣“柔弱”的五嫂啊。

    結果,這事情就差劈了。

    當然,這也是幾天后說起來的時候大家才反應過來的。

    現在則是,因為蘇小麥找了陳大娘,兩個人竟然風風火火的去而復返了,原本一場正常的“大隊之間的友好交流”,變成了“心懷不軌女企圖對豬下手”。他們算是有仇的,管彤又非要進豬圈,自然是讓人會有別樣的猜想。

    其實要說管彤是非要進,也不是的,她原本覺得自己是可以擠兌成功,渾水摸魚進去的。但是姜甜甜對著她來,一下子就死咬住她,把這事兒說成她“非要進”。

    兩家本來關系就不好,現在她又非要進陳家六兒媳干活兒的地兒。確實照別人來看,她也不是那么清白的。

    事實上,其實她確實不清白,她身上帶了好幾個豬瘟豬圈里的草料藏在身上,打算偷偷的扔進前進大隊的豬圈的。她就是想要看姜甜甜倒霉。

    憑什么她就能順利嫁給陳清風,這個死丫頭真是處處比不上自己。

    憑什么!

    可不曾想,事情沒像她自己想的發展的那樣好,陳大娘真是風風火火:“她絕對沒安好心,絕對的!”

    “你怎么能這么說!”管彤緊張了一下,眼神有點飄。

    “你兜里藏著什么?”蘇小麥突然就問了出來。

    上一世,他們參觀過之后豬也出事兒了,不過她倒是沒有完全懷疑管彤,畢竟她這么做圖個啥!但是這輩子,她就覺得這人絕對是可疑的。蘇小麥不是姜甜甜,姜甜甜到底是沒有經歷過許多苦難的人。她本性就開朗樂觀。

    可是蘇小麥不一樣。

    她兩極分化的特別嚴重,對她好的人,她恨不能拿出自己一百二十分的能力對人家好。

    但是但凡是對她或者身邊的人心懷不軌的人,都會讓她想起前世的那些恨意。

    “我再問你一遍,你兜里藏著什么!”蘇小麥看到管彤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衣兜。她一個箭步上前,直接拽出了管彤的手,隨后就在她的兜里看到了好些個草。

    她冷笑一聲,拿了出來,問:“這是什么?”

    “我只是隨便放在兜里的……”管彤立刻緊張了起來。

    她尖銳起來:“我放著什么跟你有什么關系?”

    蘇小麥看向大隊長:“大隊長,您看,還說他們沒有私心?”

    這時大隊長的臉色也冷了下來,他看向楊柳大隊的隊長:“你們只是什么意思!”

    楊柳大隊:“……”

    我他媽冤枉死了。

    我哪兒知道這個棒槌竟然真的不懷好意。

    “管彤,你怎么回事兒!”

    “我只是放了草而已,我根本沒有別的意思,你們這樣看著我干什么!

    “呵呵!”蘇小麥冷漠的笑:“你什么意思也沒有,但是帶著不明來歷的草非要進豬圈,你是當我們前進大隊的人都傻?”

    “蘇小麥,你冤枉我!我可是你表妹!”

    “我跟你沒有關系,而且,你害人,難道我還要幫你?大隊長,這件事兒,咱們得報到上面去。絕對不能這么算了!”

    大隊長陰沉著臉:“這件事,我知道!

    “你說,我們大隊的豬染了豬瘟,跟你有沒有關系?”

    這是蓮花大隊負責養豬的李大娘,眼看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別人都是看熱鬧順帶罵這個管彤連累他們。而李大娘想的就比較多了,楊柳大隊想對前進大隊的豬下手,那么,他們大隊的豬,會不會也是被人下手的?

    越看這個管彤,越覺得可疑。

    “大隊長,咱們大隊的豬,沒道理就突然出事兒!說不定也是這個小賤人干的!”李大娘自問,自己對豬照顧的無微不至,沒有道理就得了豬瘟!豬得了豬瘟,她心里難受,村里人還在背后嘀咕,唉聲嘆氣。這讓李大娘更加上火,F在突然就覺得事情可能是另有蹊蹺。她立刻就兇神惡煞起來。

    她一把揪住管彤:“我們得把她送到公社,得仔細審問她?纯磩e的大隊,是不是他干的!”

    “媳婦兒,這邊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王大嫂的男人也到了。

    王大嫂嘲弄的撇嘴:“我沒事兒,那個小賤人想要對我們的豬動手腳被抓住了!”

    “艸,我揍死她!”

    事情一下子就混亂起來。

    誰都沒曾想,事情變成了這樣。

    現場一片混亂,姜甜甜連個熱鬧都沒看上,晚上得到消息,睜大眼睛,嘆息說:“我咋就沒再現場看熱鬧呢!好虧!”

    陳大娘:“你去干啥,你這消瘦的小體格子,讓人碰著咋辦?”

    “那有人受傷嗎?”

    “那倒沒有,王大嫂拉住她男人了,就踹了那個管彤一腳而已。不過管彤讓李大娘薅掉了不少頭發。這老太婆倒是彪悍!

    姜甜甜感慨:“真嚇人!

    似乎想到了什么,姜甜甜突然說:“不行,我還是得把頭發剪短,就算鬧個什么小別扭,別人想要薅我的頭發,都薅不住。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得防備這些彪悍的老娘們!

    陳家人:“……”

    姜甜甜的頭發原來是短發,這段日子稍微長起來一些,當然也不是什么長發,不過就是能扎起一個兔尾巴了?墒墙鹛鸷芄麛嗔耍骸拔颐魈烊ス缂舳!

    說到這里,又有點泄氣:“公社好遠,我沒有車!

    每次去公社都要走路兩個小時,她覺得好痛苦哦。

    陳清風看她這樣,說:“要不這樣,你別去公社了,我給你剪頭發?”

    姜甜甜:“咦?”

    她的大眼睛瞪的大大的,水汪汪的招人疼:“你會剪頭發?”

    陳清風:“我沒試過,但是我覺得我會,應該可以的,看起來不是很難!”

    姜甜甜笑瞇瞇眼:“那真是太好了,我就不用往公社折騰一圈了,我就全靠小風哥哥了哦!”

    陳清風眉眼都是笑意,滿滿都是清澈少年氣。

    就像是,你讀書時候最俊朗的校草。

    姜甜甜撐著下巴:“小風哥哥,你怎么這么厲害呀!”

    陳清風得意:“你放心,我可以!”

    陳家人:“……”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