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陳家最近是干的風風火火。

    那當然啊,日子越過越有奔頭,誰不想過的紅紅火火!

    日子不苦了,沒誰還想苦著臉,跟苦瓜似的。這不是有病嗎?所以老陳家人也樂顛顛的。

    陳大娘收了自留地,原本想等一等再收土豆,但是,干活兒這種事兒,就煩拖拖拉拉。反正干都干了,索性也就一并都給起了。這幾天比較累,家里伙食也比以前好了不少。

    大家吃的好,感覺干活兒也更有勁兒了。

    因為老陳家提前開始收自留地的東西,有幾家也學著他們,跟風開始收自家自留地了。

    當然,有人學,自然就有人笑。

    像是王紅花老太就是屬于那種看不得陳家好的人,她覺得,要不是陳家,她許是能撈到姜甜甜的房子呢。雖說,是她趕走了姜老三這個養子。但是她心里正八經是覺得,自己可以要到,她可是姜老三的養母。

    至于她的妯娌,姜婆子,也就是姜老三的親娘,她也是這么想的。雖說,她給兒子過繼出去了。但是總歸是她的親骨肉啊。就算是脫離了關系。那母子哪能有隔夜仇?

    生恩可是大著呢!

    姜老三的房子,竟然沒給他們家。

    這個該殺千刀的白眼狼,還有姜甜甜,那個該下地獄的死丫頭片子!

    這兩家,雖然妯娌之間彼此不對付,但是在仇視陳家人這上面,倒是有志一同了。而除了他們,更加更加憎恨陳家的,就數著老蘇家了。

    蘇婆子可真真兒沒想到,蘇小麥當真這么狠心,就跟他們劃清了界限。

    蘇婆子很還沒有姜家那兩位人緣兒好呢。因為“柔弱”“無助”“楚楚可憐”,她一貫是很能拿的住爺們的心,雖說現在都上了年紀,但是村里的一些老頭子,年輕的時候多多少少都幫她干過活兒。一點都比現在追求遲曉紅的人少呢。

    所以蘇婆子在村里,那是所有老太太共同的敵人,不管是年輕的時候喜歡過她的還是沒喜歡過她的爺們。他們的媳婦兒都是十二萬分的厭惡著蘇老太,生怕這個最會裝模作樣坑女人,在爺們面前賣慘的不要臉的再勾搭自己男人。

    所以,蘇婆子是沒有什么朋友的,別說她當年同齡的那些姐們。就連比她大的,比她小的,也都不靠她的邊兒。警惕的很。誰不知道這老太太是個什么人。

    蘇婆子想要過好日子,不過自己年輕的時候只顧著眼前這一畝三分地,竟是沒尋到什么機會。而現在,也只能靠著幾個女兒了。好在她年輕的時候皮囊好,幾個閨女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所以,他們家日子是過的不錯的。就靠著賣閨女和閨女貼補娘家,就日子過得體面。

    可是,他們家蘇小麥這個死丫頭竟然不知道反哺。

    她不僅不往娘家拿東西,還徹徹底底的跟他們家斷了關系,引得她在村里丟了大人,蘇婆子哪里高興的起來?她覺得,蘇小麥一直都軟弱無能的,這一次的能這么硬氣?隙ㄊ顷惼抛咏痰。所以,她也憎恨陳家。

    大概是存著同樣憎恨陳家的心,原本也從不來往,彼此不對付的三個人竟然還能偶爾坐在一起說一兩句了。

    當然啦,他們聊天的內容,就是罵陳家人如何不好。

    “王婆子啊,聽說你們家的自留地起了?”王紅花吊梢眼兒看著王婆子,問了出來。

    王婆子不咸不淡的:“嗯那!

    王紅花嗤了一聲,嘲弄的笑了出來:“哎呦,平?茨憔筒皇莻精明的。原來還是真蠢。別人腦子不好,你也腦子不好跟著學。真是活該過的苦!現在哪里是起土豆的時候?再說那茄子辣椒的,再長幾天不好嗎?真是白白嚯嚯東西。我就說啊,有些人就不是過日子的人,自己腦子不好,還牽累別人!

    姜婆子:“可不是么!要是土豆再停一個月,可真是能長大不少呢!也不知道是不是N瑟的飄起來了,真是胡鬧!”

    王婆子是姜甜甜的鄰居,距離陳家也不遠,跟陳家關系不錯的。但是跟老姜家這兩個妯娌,可沒什么來往。

    \"我們自己家的東西,我家的自留地,可不是想什么時候起就什么時候起。關你們什么屁事兒!真是一天天的閑著沒事兒干了!犯羊賤!蓖跗抛涌刹皇莻好欺負的。

    都是彪悍的農村老太太,誰怕誰!

    “你說誰!你這老虔婆說誰!”

    王婆子:“誰賤就說誰,我家咋樣關你們啥事兒!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兒!

    就在這個時候,蘇婆子柔柔弱弱的開口了,她輕聲細語:“王大嫂,你說這話,就不對了!老姜家兩個大姐,也是都為你好!你怎么能不知好賴呢!

    “啊呸。你個臟東西別跟我說話!”王婆子嫌棄的后退一步,說:“真是一開口就聞到一嘴的狐貍精味兒了!我告訴你,你可給我滾遠點!”

    年輕的時候,這個不要臉的可過來勾搭過她男人,軟軟弱弱的想哄她男人去干活兒呢。

    雖說,這貨沒有成功。

    但是王大娘是視他為死敵的!

    “你們兩個也別在這里有的沒的說我,我們家的地,怎么打算是我的事兒!倒是你們兩個,整天跟這么個東西混在一起,我看你們都是忘了她是什么樣的人。我虧不虧的,跟你們沒有關系。你們跟這么個東西在一起,自己丟了男人,看你們找誰哭去!”王大娘放了狠話,轉身就挪到了另一側干活兒。

    真是,看著蘇婆子就想吐。

    蘇婆子委屈的紅了眼,低聲:“我不是、我不是那種人!你們都誤會了我!

    要是個俊俏的小媳婦兒,倒是梨花帶雨。只可惜,這是一個老大娘,惺惺作態,哪里看的下去眼。

    周圍幾個稍微年輕點的男人,都默默的也挪開了位置。而村里幾個上了年紀的婆子都瞪著蘇婆子,滿臉嘲諷。不管他們平時有啥恩怨,在共同仇視蘇婆子這件事兒上,是永遠站在一起的。

    蘇婆子察覺到他們的視線,轉頭可憐兮兮的看向了王紅花和姜婆子:“我曉得,大家都誤解了我的,但是兩個老姐姐得相信我!我真的不是那種人。不管怎么樣,咱們可都是站在一起的!

    王紅花晃了一下神,很快的,覺得蘇婆子說得對。

    蘇婆子再討厭也沒勾他們家當家的,差不少歲數呢。但是陳婆子那些人可是搶了房子的。

    “大妹子你放心,我相信你!

    姜婆子也跟王紅花這個妯娌一樣的想法,她說:“照我看,陳家人就是條件好一點就發燒了,還以為自己多么了不起了。自己家提前收自留地不說,還帶動別人家也這么干!誰不知道現在土豆不是最好的時候,真是白白的嚯嚯東西。一個個的都是蠢到家了才相信她呢!呵呵!”

    “老姐姐,這話您可不能這么說,人家現在哪里聽得下去咱們這些好話呢。忠言逆耳!到時候我們收成好,誰苦誰知道啊!碧K婆子聲音輕輕的。

    她其實倒是希望所有人都跟著陳婆子學呢。

    就是大家都跟著陳婆子學了,早早的收了自留地,到時候他們有了收成才有對比。到時候,那些人還不恨死了陳婆子?

    雖說,陳婆子就是收自家的地,沒有鼓動別人。但是真要是虧得大了,哪里會覺得責任是自己呢!他們略一挑撥,還不是都會怪哉陳婆子身上?

    這么一想,蘇婆子一下子霍然開朗,覺得自己想到了了不得的事兒。

    她立刻拉住王紅花和姜婆子,低聲說:“你們來一下!

    三個人在角落里嘀咕了幾句,一個個都亮了眼睛,跟晚上的老鼠似的,透著一股子尖刻與算計。

    這上午還嘲笑人家蠢上天跟著收自留地的三個人,下午就到處說,還是陳婆子有想法!你看看人家說的多對,F在早點收了,雖說作物是小了一點,但是倒是能到處人手過幾天在大隊雙搶了啊。那也是賺工分的,還是陳婆子想的對。

    這三個人,像是變色龍一樣,一會兒一個說法。

    幾乎到了傍晚,村里人就都曉得,陳婆子為了過幾天的雙搶有人手,已經提前收了自家的自留地。原來只是周遭的和關系好的幾家知道,現在是整個大隊都知道了。

    還別說,這么一謠傳,大家就覺得,好像,有點道理的。

    雙搶就要忙叨個十來天,過后兒那些活兒,也得個十來天。等分了糧食,自家就要為過冬做準備了。每年的秋天,都是最忙的。既然是這樣,早一點收,土豆茄子辣椒雖然小一點,但是也沒有那么累了。

    而且,今年雨水不好,就算多長一個月,又能長多少?

    看他們今年已經起出來的作物就知道了,地瓜倒是還行;ㄉ桶撞硕疾蝗缤臧!他們大隊主打不是種這兩樣,可是每年也會種一些,除了交上去的。每家都能分一些。

    但是今年,明顯是少了!

    既然長得不好,不如早點趁著現在給起了。秋天如果有時間,還能上山稍微看看。這么一想,大家就動作起來,村里好些個人家都學著陳大娘,開始收自留地了。

    別看自留地不大,但是一個人干活兒,正經收完也得半天了。而大家都不舍得請假,索性就趁著傍晚干活兒,全家齊上陣,兩個傍晚也就干完了。

    人都是愛跟風的,一家收了,別人觀望著。

    兩家收了,三家收了……剩下的人家越想越覺得,大家都這么干,自己不這么干,是不是自己就比較蠢了呢?所以,也就跟著收了起來。他們大隊干的風風火火的。

    陳二嫂遲疑一下,跟陳大娘提出想回一趟娘家。

    陳三嫂這人吧,沒什么腦子,但是就怕吃虧,那他們大隊都收了糧食,她倒是沒覺得是自家引起的風潮。只覺得,娘家如果不收,娘家肯定要吃虧的。

    沒看他們大隊都收了嗎?

    大家都這么干,自己娘家不這么干,那多虧!

    陳二嫂陳三嫂都回了娘家,好在,他們也不用費什么口舌,他們大隊開始收自留地的事兒,別的大隊也在傳。雖然大部分都說他們大隊腦子讓驢踢了。但是也有一小部分覺得,好像有點道理。

    也不下雨,糧食長得不好,多張一個月,未必就能更好。都是不如先干活兒了,到時候把人手空出來。大概是因為別的村也有這么干的了,所以陳二嫂的娘家和陳三嫂的娘家竟然聽了自家閨女的。他們倒不是多看重自家閨女,而是覺得,陳家過的好,那他們做事兒就有章法。

    做事兒有章法,他們偷偷跟著學吧。

    其實蘇小麥也不知道,自己完全依賴前世的發展,做出種種判斷對不對。但是她又覺得,就算虧一點,防范了也比不防范強,村里人過的都好一點,他們家都不會太顯眼。

    就算是最后沒有像前世一樣,讓大家有意見。

    可,前后差一個月,也不至于差的很多。畢竟干旱本來莊稼都不好。

    所以蘇小麥其實心里還是放心的。

    反正不管是咋想的,收了自留地的人家越來越多。這么幾天,大家都忙忙碌碌,到最后,竟然只剩下三家完全沒有收的。

    對的,是完全。

    那就是在全村傳瞎話的老姜家兩位妯娌還有一個蘇婆子。

    他們覺得,這些人真是蠢瘋了,竟然一個個的都收了糧食。

    蘇婆子高興的都要瘋了:“他們,他們竟然都上當了,真是太好了!

    姜家的兩位妯娌姜婆子和王紅花也高興的顫抖,“等著,等再過個二十來天,我家收糧食的時候,一定叫他們來看。他們就曉得,我們是多么的英明!

    “哈哈哈哈!”真是想一想,都要樂瘋了啊。

    三個人都覺得,大家都窮死,只有自家好才是真的好!

    最好大家都窮死,也最好,大家都恨死最早開始帶頭收糧食的老陳家。

    等那個時候。人人都提著鋤頭去陳家找晦氣,這樣才好呢!

    真是,太好了!

    三個人興奮的不行,恨不能立刻就看到老陳家的下場。憑啥他家過的就好呢!該是讓他們知道點厲害的!

    哦不,該是給他們一定顏色看一看的。

    “你們說,要是別人都去他們家鬧事兒,咱們要不要去?”蘇婆子已經開始暢想起美好的未來了。她挨了陳家好幾次揍,真是恨透了陳家的那些人。想到陳家會挨揍,她紅著臉:“我們要不要攔一攔?”

    王紅花嗤笑一聲,說:“你裝什么好人!還要攔一攔?人家打你的時候,可沒有手下留情!

    蘇婆子畏畏縮縮的嘆了一口氣,說:“我總歸不是他們那樣的人!

    姜婆子:“你少說那些有的沒的,我是見不得他們好。最好大家鬧起來,我還能把房子鬧回來呢!”

    她家兒子都沒有房子住,姜甜甜的房子卻空著,哪里有這樣的道理?

    王紅花翻白眼,唾了一聲說:“你個不要臉的老東西,什么房子!就算是還回來,也是我們家的!”

    “怎么就是你的了,我們家……”

    兩個人就這么吵了起來。

    蘇婆子眼看著這兩個老東西,年紀不小,腦子卻是沒有的。

    她嘆息一聲,低聲說:“咱們可不能這樣吵起來!還得等著看他們的笑話呢!

    這么一說,幾個人立刻又恢復了原本的和諧,興致勃勃的開始討論起來,討論到時候怎么挑撥村里人敵視陳家人。真是想一想都渾身顫抖,真是,太好了。

    “反正他們大部分都把自留地起了,就算是留著,也是一點點了!咱們這個時候,只要等著就好了。等著到時候他們鬧起來!碧K婆子柔聲說,說到這里,還笑了一下:“我家那個兒媳,也不知道是多蠢,還問我要不要起。我把事兒跟她一分析,她才曉得我們的計劃。年輕的小媳婦兒,就是不行?词聝簺]有遠見!

    “我家也問我了,讓我給罵了,腦子進水了!

    “我家也是!”

    幾個人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可是卻不知道,人家陳家人根本就沒把他們放在心里。

    陳家人忙著呢。

    蘇小麥和姜甜甜抓了十三只雞呢!他們吃了一只,又送出去三只。陳紅是不能不給的,還有陳會計的大哥以及好搭檔大隊長。這幾家一家送了一只,剩下的都做成了熏雞。到不是說因為雞死了,就算是活,這東西叫喚啊,他們也是不能養的。

    不然讓人發現他們家雞多舉報上去,那真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這么些日子,家里人也慢慢看出來了,蘇小麥的手藝好,所以也都由著她忙活。野雞是可以熏出來放著的,但是雞的內臟,總歸要處理一下,所以這幾天,他們油水兒相當不錯。連續吃了兩頓炒雞雜呢。

    眼瞅著,就九月中旬了,村里的地瓜花生大白菜都起的差不多了,蘇小麥心里也是稍微放松了一些,雖然剩下的東西更多,但是她卻覺得,能搶救一點是一點。

    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下暴雨。

    她,記不住了。

    蘇小麥嘆息一聲,還是擔心啊。

    相較于她的擔心,姜甜甜就樂觀的人,每天還是喜滋滋的上山。

    “甜甜,怎么又是你自己,你們家小風哥哥呢!”

    因為姜甜甜左一個小風哥哥,右一個小風哥哥,村里有些人每次看到她,大多都要調侃一句了。

    姜甜甜:“我小風哥哥啊,他去砍柴了!

    “。!”剛隨便搭了一句話的那位嚇了一大跳,結巴說:“砍柴?”

    陳小六主動干活兒,這正常嗎?

    姜甜甜點頭:“對呀,他說李大叔一個人住,冬天太冷了。趕著現在天也好,沒事兒就幫幫忙!每天干一點兒,冬天能攢不少柴火呢。大家都是一個村里的,就得互相幫助!”

    “……”問話的人露出驚悚的表情,表示自己完全不能相信陳清風是這樣一個大好人。

    姜甜甜:“我家小風哥哥的為人是高尚又熱情洋溢的!”

    “你……”

    正要說話,就聽“轟隆隆”的雷聲,突然響起。

    姜甜甜抬頭:“咦,要下雨了嗎?”

    已經三個多月沒有下雨了,他們只能從河里挑水澆莊稼,可是如今河水都跟減肥了似的縮小到五分之一了呢。再說,光是靠挑水,莊稼到底是澆不透。

    所以這陣雷聲,再讓村里人呆滯之后,迅速的變為濃濃的狂喜,即便是,來的有點晚。當然,也有人對自己提早收了自留地里的菜有些可惜了。

    原本,以為不能下雨了!

    這要是被雨水澆灌一場,這些作物會更好的。

    相比于壞蛋心機三人組的狂喜,其他人倒是都有點后悔。當然,雖然虧了,但是下雨總是好的。

    所以大家還是高興的。

    只是,也有不高興的人。

    姜甜甜看著烏云瞬間密布,這心一下子就慌了。

    傳說中的,歷時七八天的那場,暴雨。

    烏云密布,風很快就上來了,九月中的天氣,吹過來竟然有些絲絲涼意。

    姜甜甜:“我得快點把豬草送到那邊!

    她可顧不得閑聊了,很快的跑到了豬圈。他們人能躲,這豬可咋辦!姜甜甜覺得,自己每天給他們砍豬草,也是有感情的好嗎!

    她嗖嗖的跑,感覺到風都漸漸大了。

    “王大嫂,王大嫂!”

    姜甜甜飛快的跑過來,王大嫂正在整理東西,她抬頭:“咋了?”

    姜甜甜:“要下雨了!”

    她像是一個小炮仗:“咱們怎么辦!這個豬怎么處理比較好?”

    王大嫂被她說的一愣,隨后疑惑:“怎么處理?就讓它們待著就好!下雨而已,沒有什么的!

    王大嫂又想,姜甜甜原本也沒養過豬,突然間聽到雷聲擔心豬大概也正常,于是安慰她說:“沒關系的,雷劈不死它!

    姜甜甜:“……”

    她正想再說點什么,突然間就感覺豆大的雨點兒落了下來。

    姜甜甜:“下雨了!”

    王大嫂:“快進來!

    頓了一下,說:“哎不對,你進來干啥,你把豬草給我,趕緊往家跑!

    姜甜甜:“哎哎?”

    王大嫂:“快點!”

    這么一會兒功夫,姜甜甜的衣服就濕了。

    姜甜甜想也不想:“好!

    她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而且打豬食這個事兒,她也不行。姜甜甜知道大雨的可怕,飛快的往家跑。不管怎么樣,能多做一點事情總是好的。

    姜甜甜跑回院子的時候,正好看到陳大娘正在往屋里抱柴火,姜甜甜趕緊沖過去幫忙。

    陳大娘:“你進屋,別著涼!

    姜甜甜:“沒事兒!”

    正說話,家里其他幾個人也跑回來了,大家都趕緊往屋里抱柴火。

    蘇小麥首當其沖:“多拿一些,還不知道雨什么時候停!

    她竟然忘記了柴火的事兒,不過趁著現在雨還沒有把柴火澆透了,她動作更快了一些。

    陳大娘:“不用太多,夠用就行!

    “不行,烏云密布的一點透亮都沒有,誰知道能下幾天,多拿點!”

    蘇小麥分外的強勢,“快快!”

    陳大娘愣了一下,沒有反駁,大家飛快的動作。好在人多就是這點好,干活兒也快,很快的,幾個屋子的外屋兒都堆的滿滿當當的柴火。

    姜甜甜往院門口張望,說:“小風哥哥怎么還不回來!

    陳大娘:“這個作死的東西!

    姜甜甜蹙緊了眉梢兒,看著門外,正看著呢,就見陳清風跑了回來。

    姜甜甜生怕陳大娘罵人,扯著陳清風:“我們回去燒水!

    他們都被雨淋了好一會兒,不燒燒水沖個熱水澡哪行。

    陳清風渾身淋濕的可比姜甜甜厲害,他說:“我來!

    他趕緊燒水,姜甜甜看著水缸,突然說:“家里還有多少水!

    這么一說,陳清風立刻恍然大悟,他說:“你先洗,洗完水給我留著,我出去一趟!

    姜甜甜一把拉住他:“小風哥哥!

    陳清風:“家里水不多,我得去挑水!

    正說著,蘇小麥已經從屋里跑出來,她說:“我也去!

    她此時都披上蓑衣了。

    “家里就一兩個挑水桶……”

    “拿別的接!

    陳清風沒管她,轉身就出了門。

    只不過兩個人一出門,就看到陳二哥已經扛著扁擔出去了。蘇小麥立刻提著平時用的小木桶出門。

    陳清風雖然懶的要命,但是這樣的天兒,總不能全指望兄弟。他拍拍頭,怎么忘了,他家還有甜甜的那兩個水桶。

    姜甜甜看著家里人披著蓑衣在院子里忙忙碌碌,看著窗外的雨漸大,雨點啪嗒啪嗒的落下來,沒有一點要停下來的架勢,她打了一個噴嚏,隨后趕緊燒水,不管怎么樣,也不能感冒了。

    要不然大雨天怎么出門看醫生。

    姜甜甜燒好了水,此時天已經蒙蒙黑了。雖說確實也到了要下工的時間了,但是現在七點才會擦黑呢,F在頂多也就五點多,不到六點?墒菂s已經黑的厲害了。

    不過好在,陳家兄弟多,干活兒倒是也快,幾個大老爺們很快的就把各屋的水缸填滿了。

    陳家三個門,每兩房住對門,外屋都有一個水缸的。也真是虧得平時大家都算勤快,要真是空的水缸,不定要干到什么時候。陳清風帶著雨水進門,姜甜甜已經簡單的洗過了澡,她加了點熱水,說:“你趕緊洗一下!

    陳清風哎了一聲,關上了門。

    姜甜甜為他擦背,說:“你肩膀有一道紅溜子!

    陳清風:“剛才挑水磨得,太著急了,我跑回來的!

    他倒是有些得意:“好在想到該挑水的人不多,咱們家去的時候沒人,我們動作快!

    要知道,下過雨之后,那井水可是好幾天都不好呢!

    所以他們提前挑了水就顯得格外的聰明了。

    “咚咚!

    敲門聲響起,姜甜甜:“誰!

    陳大娘:“我!

    姜甜甜將門開了個小縫隙,陳大娘提著水壺過來的:“把你們碗拿過來,我熬了姜湯,喝一點去去寒!

    姜甜甜:“好!

    陳大娘曉得兒子洗澡呢!

    雖說她自己不覺得有啥,但是眼看這小夫妻別別扭扭的,也就沒進門,給他們到了姜湯。就回去做飯。

    陳家人手忙腳亂的,其實別人家也是一樣的。雖說大家并沒有覺得雨能下多久,但是總歸要搶救一些柴火,要不然好幾天都潮。用起來且不容易燃燒呢。

    后來又看到想到水,立刻也忙碌起來。

    可以說,陳家多虧了行動的早,要不然家家戶戶都挑水,村里一共才三口井,還不定要忙到什么時候。

    當然,也有一些人家是不怎么在意的,水不好喝又咋地了?反正燒開了一樣能喝不就成了嗎?因為大家都忙碌著,晚飯是陳大娘做的。她做了胡辣湯。

    說來也是幸運,他們家昨天才把曬好的辣椒收起來呢。

    姜甜甜和陳清風披著所以來主屋吃飯,大家剛坐下,姜甜甜突然詫異的說:“五嫂呢?”

    這話一說,大家都愣住了。

    陳清風:“剛才我挑水的時候,她也去提水了。人沒回來?”

    姜甜甜:“回來了,我看見她了呀!難道又出去了?”

    姜甜甜擔心的站起來,她看向了門外。

    “去找找!标惔竽锕麛嗟姆畔驴曜,這可不是小事兒。

    不過好在,就說話的功夫,就聽到開門聲,蘇小麥帶著水汽進來:“我剛洗完!

    大家總算是吁了一口氣,要是還要在大雨天出去找人,那可就遭罪了。

    陳大娘一人給盛了一碗胡辣湯,大概是因為大家都淋了雨,她的胡辣湯里還飄著蛋花兒。別說是小孩子,大人一個個的都喜形于色呢。

    姜甜甜原本喝了一碗姜湯,再喝胡辣湯,覺得更舒服。

    只可惜,這胡辣湯里,沒得羊肉。

    外面雷聲陣陣,雨水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一家人窩在一起喝著熱乎乎的胡辣湯,倒是覺得很溫馨的。

    “下這么一場雨,也是個好事兒!标悤嬚f:“對莊稼更好一些!

    雖說有些遲了,但是總歸也是有一點用的。

    “可不呢!可惜咱們家的土豆起的早了!标惗缒钸兑痪。

    “一切都是天意啦,不管什么做了就不要后悔呀!苯鹛疖浥磁吹,她把最后一口湯喝完,滿足的說:“真好喝,暖呼呼的!

    這話得到大家有志一同的認可。

    “這雨滴怎么這么大這么響,我去看看!碧K小麥的注意力都在雨滴上,她正好喝完,放下碗去了門口。只是剛到門口,她就叫了出來:“我的天啊!

    “怎么了?”

    陳大娘一個健步沖出去。

    姜甜甜瞬間被擠在后面。

    “外面下雹子了!”

    這話一出,現場的人,臉色立刻就變了!

    “下、下雹子?”

    大家湊到門口往外看,可不是下雹子嗎?跟男人大拇指甲蓋兒差不多大小的冰雹。

    姜甜甜詫異的看向了蘇小麥,就見蘇小麥的臉色也是不好的。整個人都驚訝的厲害。

    姜甜甜瞬間了然,蘇小麥上輩子經歷的就是暴雨,不是冰雹。她撓撓頭,她看書的時候,說的也是暴雨!但其實,不是嗎?

    哦不,不是“不是嗎”,而是“有變化”。

    所以,也不是事事都會跟著書走。

    果然,不能完全相信書!

    冰雹就像是下餃子一樣,啪嗒啪嗒的落下。

    “這怎么還下上冰雹了,真是不下就算了,一下雨……唉我去,不對!這是冰雹。!”正在感慨的陳四哥突然反應過來,說:“九月中旬下冰雹!咱們的莊稼怎么辦!”

    一時間,剛才的那一點點驚喜一下子就變了樣。

    下冰雹真的不太好。

    陳會計憂心的看著外面烏漆嘛黑的天,眉頭皺的緊緊的:“沒事,說不定,明早就停了!

    “轟隆!”

    像是跟他作對一樣,剛說完,就接連幾個閃電雷鳴。

    不可不像是附和,更像是反駁了。

    “大晚上的,咱們想干啥也不行!你們吃完飯收拾一下都回屋吧!标悤嫈[擺手。

    既然都這么說了,大家只能各自披上蓑衣回屋。

    姜甜甜和陳清風一進門,就看到外屋地上放著三五十穗玉米。

    姜甜甜:“???”

    陳清風:“???

    不過陳清風反應的倒是挺快,他看向后面跟著進門的蘇小麥說:“五嫂,你動作挺快的!現在都比我還能占便宜了!

    蘇小麥:“不占白不占!

    雖然現在是太嫩了點,但是現在不掰下來,十來天后,這東西更不像樣了。

    暴雨加小雨,要持續半個多月,這個她是知道的!

    但是這些話,蘇小麥不能說。

    總歸,她不能讓人知道自己是重來一次。

    而且,暴雨變成雨加冰雹也讓她很擔心了。

    她沒什么興致,說:“等會兒我給抱屋里,免得被人看見!

    她看向姜甜甜:“等我給你煮玉米吃!

    姜甜甜:“好!”

    女主好好哦,這個時候還想著投喂她呢。

    蘇小麥笑了一下,說:“封口費!

    姜甜甜:“……”

    窗外雨大,他們也沒有說的更多的心情,陳清風與姜甜甜回了屋,兩個人抓了一下把花生米,坐在炕上邊吃邊看著窗外的大雨,說是看,其實更多是感受啦!

    姜甜甜輕聲:“小風哥哥,你說,這個雨要下多久啊!

    陳清風搖頭,“不知道,不過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姜甜甜詫異的揚眉,陳清風挑眉笑:“咋的?我不能有感覺?”

    姜甜甜:“可以可以,你當然可以有。你覺得,不好嗎?”

    陳清風:“你瞅瞅,除了春天的一場暴雨,再也沒咋下雨。這眼看著秋收雙搶了,開始下雹子了。你覺得,這是好兆頭?”

    他抿抿嘴,說:“但愿雨明天就能停吧!

    姜甜甜靠在陳清風的肩膀上,兩個人依偎在一起。

    姜甜甜低聲:“我也覺得,不太好!

    感覺到姜甜甜語氣里的一點點小落寞,陳清風立刻說:“沒事兒,反正天塌了都有個高的擋著呢,別想太多!

    他伸手握住姜甜甜的小手兒,說:“不如,咱們早一點睡,醬醬釀釀一下?”

    姜甜甜嘟起小嘴兒:“不知道你說什么!

    陳清風低聲笑,說:“你知道的!”

    “不知道!”

    “你就是知道!”陳清風笑的很壞很壞:“夜黑風高,反正我們也沒啥事兒呢!不如,開心一下啦!”

    “你很煩哎……”

    “我知道你口是心非……”

    兩個人的對話,很快消失無蹤。

    暴雨的夜里,對于他們來說,其實跟以往每一個晚上也沒有什么區別。

    兩個人很快的就休息了,姜甜甜枕在睡覺不老實,沒有枕在枕頭上,反而是枕在陳清風的胳膊上,靠著他,睡得十分的香甜。

    深更半夜,迷迷糊糊的,陳清風似乎聽到敲門的聲音。

    “陳會計,陳會計!”

    一陣陣叫聲,響個不停,十分急促。。

    陳清風蹙著眉,屏住呼吸聽外面的動靜兒。

    果然很快的,就聽到開門的聲音,不過,雨聲似乎也沒停。

    外面出來說話的聲音,十分的吵雜,不過聽不出什么。陳清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兒,眼見著甜甜哼哼唧唧的就要醒過來,他拉了拉被子,蓋住了兩個人的頭。

    外面不管啥事兒,都隨他去吧。

    反正,也不至于真的有個什么。

    再說,就算有,他爹也會叫他的。

    陳清風索性悶頭兒繼續睡,不過隱隱約約的,他似乎聽見“知青點塌了”這樣的話……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