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 想你想你想你
    陳清風走的第一天,想他!

    陳清風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陳清風走的第N天,想他想他想他!

    姜甜甜覺得,平時不覺得呢,陳清風突然不在身邊,覺得整個人都怏怏的。以至于,家里肥皂做出來,她都沒有什么喜悅與興奮。

    隨他去吧。

    不過就是肥皂。

    姜甜甜沒啥感覺,但是卻給陳家人可興奮壞了。

    萬萬沒想到,真的可以。

    要說起來,姜甜甜覺得,女主力量就是強大,其實做肥皂的原料,最主要就是火堿還有豬油,姜甜甜畢竟不是這個時代的土著,不曉得火堿這種東西好不好找。但是她覺得,應該,沒有那么普遍的吧。

    可是沒想到,蘇小麥倒是很快就找到了!

    而且,她只試驗了兩次就成功了。

    第一次也不是不能用,就是不像樣了一點,肥皂該有的功效,他還是有的。

    但是第二次,就是水光溜滑兒的正?盍。

    這給全家人喜得啊。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蘇小麥自己都洋溢著濃濃的喜悅,她在上輩子沒做過這個,雖然有自信只要自己謹慎又仔細,早晚可以做出來,但是真的做出來,感覺還是很不一樣的。

    蘇小麥都透著濃濃的喜悅:“我們用這塊做壞了的洗衣服,看看效果怎么樣!

    陳大娘:“對對對!明早就去河邊洗衣服!

    “娘,我去吧!标惗┶s緊主動開口,想要第一時間試一試這個肥皂。

    陳大娘一口回絕:“我自己去,你們都上工去!

    這可是家里做出來不的第一塊肥皂,必須自己去試驗。

    陳家幾房兒媳婦兒,眼熱的看著肥皂。

    這可真是了不得。

    “你算價錢了嗎?比供銷社買的合適嗎?”陳會計到底是個算賬的,對這方面還是比較敏感的。

    蘇小麥立刻說:“都算過了,這一塊肥皂的成本,差不多一毛零一分多點。供銷社現在是四毛錢一塊肥皂,要票的。所以還是很合適的。而且,雖然花錢買了肥肉,但是熬出來的豬油做了皂,油渣還是可以吃的。所以也不虧的。這段時間豬瘟,咱們公社豬肉價格不低,要是過一段時間,價格低一點。估計成本很容易就控制在一毛之內了!

    陳會計也高興起來。一貫嚴肅的臉上帶了不少的笑容。

    別看全家人都高興,陳大娘倒是發現了姜甜甜在發呆,自從陳清風出門,這幾天她經常發呆,傻乎乎的。

    陳大娘立刻說:“甜啊!

    姜甜甜抬頭:“嗯?”

    陳大娘笑著說:“我看你好像也累了,你早點去休息吧!

    姜甜甜哦了一聲,說:“好!

    她倒是也不矯情,既然陳大娘都讓她回屋了,她也不客氣;氐阶约旱奈葑,坐在炕沿發呆。呆了一小會兒,她決定化想念為食欲。

    姜甜甜果斷的將自己最后的幾個杏脯翻出來,這東西烤過脫了水,倒是比以往能放一點,現在還沒壞,不過雖然沒壞,卻也沒剩多少了。就那么六七個。

    姜甜甜躺在炕上,一口一個,吧嗒吧嗒吃光光。也不知道,陳清風這廝在外面過的好不好!

    而此時,陳清風正提著行李,跟身邊的小李子一起往車下擠。他們這一站,是浙江嘉興。他們廠的副廠長關系還算可以的戰友就在這邊的一家酒廠做小領導。

    所以他們寫了信,安排他們過來。

    畢竟,有熟人,好辦事兒。

    兩個人擠下火車的時候已經天擦黑了,炎熱的傍晚讓人汗流浹背。

    嘉興畢竟是個小城,不管是繁華程度還是其他,都比他們北方的小鄉鎮好了許多,根本不能比的。畢竟,一個是城市,一個是鄉鎮,中間還隔著縣城呢!怎么比?

    雖然是傍晚,但是路上的行人不算少。

    小李子原來就是廠子里后勤部門的,根本沒有出差談過采購的事情。這是他第一次出遠門,不過這一出門真是吃了一驚。感覺處處都跟他們小鎮截然不同。

    一時間,他還有些緊張,條件反射的,就看陳清風。

    陳清風:“咱們找個地方先住下來,明天去酒廠找人!

    陳清風找到車站的工作人員,打聽招待所,接著就領著小李子一起順著指點往招待所走。

    招待所距離車站不算遠,小李子有心住大通鋪,不過在陳清風的眼色下,還是狠狠心定了標間,兩個人行李不算多,提著東西進了門。

    這標間也不大,除了兩張床一張桌子,倒是也沒有什么了。

    小李子咋舌:“這房間可真貴,咱住通鋪,能省下來不少呢!

    陳清風心說,省下來也不是你自己的,還不是給你們廠子省。自己遭罪給廠子省錢,你可真是個老實人。

    他說:“咱們不能住大通鋪,咱們這次是來采購的。具體是個啥情況,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們都是兩眼一抹黑。雖說,咱們也有介紹信有認識的人,可是啥情況,也不曉得!都是一層層的關系,遠著呢!少不得要仔仔細細商量一下的。咱們住在標間,就兩個人,商量什么的也沒什么需要避諱的。但是,要是住在大通鋪,你曉得旁邊都是什么人嗎?要是他們也是干采購的,把咱們的話聽進去了呢?要是截在咱們前邊呢?都是不好說的!

    小李子一聽,恍然大悟:“你說得對,還是你想的周到!

    陳清風又說:“再說,要是一旦酒廠那位領導讓我們給你們副廠長捎東西呢?我姐夫也是當過兵的,我曉得他們感情特別真摯。你說,人家一旦讓我們捎東西給你們廠長,咱們往哪兒放?丟了咋辦?當然,也許沒這個事兒,但是咱們不能不考慮的!雖說也不好就懷疑旁人,但是出門在外防人之心不可無啊。咱們倆是知根知底的,但是跟他們可不是!

    “對對對,還是你說的對!

    陳清風樂呵呵的,說:“那什么,李哥,你休息下。我先去打一壺水,晚上咱們泡泡腳解個乏!

    “行!

    陳清風難得的勤快了一下,這位小李子,其實年紀比陳清風大四歲的。叫他小李子,那是從他爹老李那兒輪過來的。不過陳清風多會來事兒啊,一貫都是叫著“李哥”。

    雖然才接觸了三四天,但是陳清風曉得,這人其實沒什么大的心眼兒,人還是比較憨厚的。他也是不懂了,李科長干嘛要讓自己兒子往采購科擠。

    就小李子這個性格,還真是不怎么適合干采購。

    兩個人初來乍到,這個時候國營飯店也關門了,陳清風眼看小李子一臉的為難,說:“這樣,我去問問柜臺那邊有沒有吃的!

    這一路上,基本都是陳清風忙里忙外,他也不想忙啊,但是小李子實在是太慫了,一個大男人,也不知道出門咋還露怯。

    其實這也是陳清風第一次出遠門兒,不過他雖然驚訝,倒算是接受良好。在火車上的時候,他就跟周圍的幾個座位混熟了,也打聽了不少的事兒。

    這一次,來到嘉興,他也熱情主動的很。長得好的人,出門總是有許多優勢的;而長得好又嘴好的人,就更是如此了。陳清風出去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跟柜臺商量好了。要了四個饅頭和一個炒豆干。

    這是人家私人供應給他的,完全是看在很投契的份兒上。

    小李子大口的吃饅頭,說:“兄弟,幸好你跟我一起來了,要不然我這還抓瞎了!”

    陳清風笑呵呵:“哥你說的這是啥話。這些事兒哪有一件重要的,就算我不做,你自己也想得到的,F在咱們一起出門,說好了我是協助你。那我可不得把力所能及的都做了。畢竟我還拿了三十塊錢呢。就是不說這個錢。我走的時候,我姐夫還再三提醒我,說你們都是好兄弟,讓我多照看你。你這也是第一次出門,出門在外,又肩負重任,壓力肯定是比我這種跟班大的多。這些不重要的小事兒,我多操持些!

    陳清風想要拍一個人的馬屁,真是順順利利。

    果然,小李子高興的不得了,把他引為知己,與他深深吐槽:“小六你說得對,自從知道要出門采購,這一宿宿的睡不著啊,壓力太大了!我哪里干采購這塊料!

    “李哥你可不能說這樣的話,那他們采購科那些人是一開始就游刃有余嗎?也不是的,還不是慢慢來的!什么東西也不是天生就會的,他們也是慢慢摩挲著學會的!說不定他們開始的時候還不如你呢!現在你是突然調過來,有些抓瞎,但是走幾次肯定就好了。畢竟,咱也不是笨人啊。你說對的吧?”陳清風咬著饅頭,心說,這饅頭真好吃啊,真是值得我說這些好聽的話。

    小李子被他鼓勵的萌生了自信,點頭:“這話不假!

    他說:“他們上手的也未必比我快,就說那個老梁,他都干了好幾年,還出錯呢!

    陳清風也不是他們廠子的人,自然不曉得什么老梁,不過還是點頭,拿出一副“我很懂”的樣子,說:“所以啊,你得自信一點。其實也沒啥,咱們又不是代表自己。是代表廠子來的!你說對吧?對了,李哥,這一路上,不曉得你看了沒有!

    陳清風突然正色起來。

    小李子:“嗯?”

    陳清風神秘兮兮:“你曉得前一段有南方的廠子來咱們鎮上想要收購糧食吧?”

    小李子:“這個我聽說了!”

    陳清風:“所以這次出門,在火車上的時候,我就留意了沿途的情況。這一路看下來,我覺得,今年的雨水,還真是少的不得了。一路上鐵路兩邊兒的莊稼,都蔫蔫的!

    說起這個,小李子也留意到了。

    其實他對這種事兒倒是不那么在意的,但是臨出門的時候,他爹也叮囑了他,看看外地莊稼的情況。這一看,心里真是有點打鼓。雖說他也不是農家子。但是也曉得莊稼這么蔫吧,肯定不是啥好事兒。

    小李子嘆息一聲,說:“老農民真不容易啊!

    陳清風點頭:“可不是嗎?”

    他又說:“我看莊稼一般,咱們這次出來,就不好買太虛了冒套的東西。要不然到時候真是缺糧食,大家還覺得你浪費呢。你說對吧?”

    小李子:“。!”

    他怎么沒想到這個!

    他說:“你說的有道理,那你覺得啥合適?”

    陳清風:“那肯定的是實實在在的東西。這個我也不曉得,不過咱們可以多跟當地人打聽打聽,明天去酒廠,也多問問。李哥你這么聰明,肯定能找到合適的東西!

    小李其實心里沒啥底兒,但是看著陳清風信任的眼神兒,又覺得他說的對,自己也不差的!

    他說:“那我們,多問問!

    陳清風:“好嘞!

    兩個人倒是沒有嘮太久,畢竟在火車上顛簸了三天,中間還換了一趟車,實在是疲憊的不得了。再說,他們這樣的小單位也買不到什么臥鋪,就在座位上睡覺,哪里睡得好哦。

    陳清風洗過了腳,又簡單的擦了一下身,終于倒下。

    這一覺,就是大天亮。

    夢里他的小媳婦兒一直拉住他說想念他呢。

    陳清風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抹了一把臉,滿目惆悵。

    小李子比他醒的早一點,正好洗臉回來,看他發呆,問:“咋了?”

    陳清風幽幽:“我想我媳婦兒了,我媳婦兒肯定也想我了!”

    他認真:“等我們忙完了正事兒,我要去百貨商場啥的轉一轉,我要給我媳婦兒帶禮物!”

    小李子噗嗤一聲笑出來,說:“這一看就是剛結婚的小年輕,俺們這種結婚六七年的,就沒這個想法!

    陳清風:“李哥,你要是這么說,我就要批評你了!”

    他相當語重心長:“既然咱們娶了媳婦兒,就得對媳婦兒好。你看他們當女人的多不容易。咱們是娶媳婦兒,那媳婦兒是來到咱們家。咱們可沒離開爹娘呢!但是她們可都離開了從小長大的地方。這是人家對我們的付出。再一個,我們男人,像是你們工人上班賺錢,我們農民下地賺工分。這就是好男人了!家里的活兒,咱們干多少!可是他們女人呢,也一樣要干活兒,同時還要操持家里。要是有了娃,還要照顧小崽子。哦對,你看,我咋忘了,還要照顧父母呢!要是遇到好說話的還成。要是遇到惡婆婆,又是一大糟心。女人頂頂不容易的。外人不體諒她們,咱們當男人的得多體諒!

    小李子聽得目瞪口呆。

    雖然家家戶戶都這樣,但是從陳清風嘴里說出來,他還真是覺得,媳婦兒挺辛苦的!好像,陳清風說的格外有道理的樣子。

    “夫妻可是要過一輩子的人,你對她好,她對你好。兩好并一好,大家都好,這樣的日子才美好!整天面目可憎,那日子過得也沒滋味兒啊。咱們現在已經生活的夠艱難了。不能在自個兒制造艱難吧?難得出門一趟,哥,你聽我的,給嫂子買個小禮物。保證她很愛很愛你!

    小李子瞬間臉紅:“……你可別胡說了!

    陳清風:“那咋是胡說?你看我是幫你呢!還有,也不能光給媳婦兒買啊,還有爹娘。特別是老娘。你這要是不買,我跟你講,十有八九要鬧矛盾的。當娘的會覺得你有了媳婦兒就忘了娘。畢竟,也不是人人都像我家這樣,我媳婦兒才是我老娘親生的。我這兒子是撿來的!我娘對我媳婦兒可比對我好多了!他倆跟親母女似的。別人家不行,可做不到這一點!

    小李子嘴角抽搐,你說話就說話,咋還顯擺上了!

    不過,又問:“是這樣嗎?”

    陳清風:“真的,你聽我的,東西不分貴賤。你送了,他們就高興當然是這樣。要不這樣,這次你聽我的,看看效果,要是不好,以后你出門就別搞這個!

    小李子想一想:“行!”

    他又問:“那去哪兒買?我這手里沒有太多票!

    他手里的,幾乎只有糧票。

    畢竟這才是出差用得到的。

    陳清風微笑:“咱們不是要去滬市轉車嗎?聽說,滬市有個淮國舊。不要票就能買東西!

    小李子:“咦?”

    陳清風:“我在火車上聽說的。反正咱們都要去轉車,就耽誤一點,去看一看。就算不買啥,也不枉費咱們來一趟!

    小李子:“你說的對!

    陳清風微笑――忽悠,成功!

    雖說出門在外,很多時間都是自己定,但是小李還是希望早早的完成任務,然后回家鄉的。平時在家的時候不覺得,但是出門在外這感覺就相當明顯了。

    正因此,兩個人是一點也不耽誤,一大早就立刻帶著介紹信去嘉興酒廠找人,當然,他們其實并不打算入手多少酒的。這一次來,主要也是希望中間有個引薦人,從而可以購入一些旁的東西。

    這年頭兒,大家都是這樣,即便是不認識,帶著介紹信,也能南方北方的聯系上。更不要說,這種還算是有著“牽連”的。他們廠子介紹的這位領導也姓陳,是個四十五六歲的中年漢子。

    許是當過兵的關系,腰桿兒筆直,聲音也不小。

    陳清風仗著同姓,笑著拉關系:“這說不準咱們幾百年前還是一家人呢!

    陳主任爽朗:“那倒是,我祖上也是北方的,我爺爺還是在北方長大!

    兩人倒是很快的嘮了起來,都是大男人,閑話家常倒是不太多的,說個差不多,陳清風他們就把來意說清楚了。其實也不算是很復雜的一件事兒,畢竟現在大大小小的廠子,都時常這樣的。

    南方的來北方找貨源;北方又來南方找貨源。

    大家也沒啥不好意思的,全國各地都一樣。

    陳主任想了想,說:“你們這次來,對酒的需求不大?”

    陳清風看了一眼小李,這方面的事兒,小李是比他知道的。畢竟他是個外人。

    小李倒是也沒有藏著掖著,直白的說:“也不少的,咱們廠子打算進五十箱。也不知道方不方便!

    廠里要這么多酒,當然不是為了自己喝,雖說北方也有酒廠,但是到底還是又不同的。他們在這邊進點貨,回去還能跟一些兄弟企業做一些交換。五十箱看似不少,一些廠委的領導,換一換就沒有了。就不知道這么多,人家干不干。

    陳主任想了下,說:“行的,五十箱,我給你們想辦法!

    小李聽了這話一臉感謝,陳清風卻聽出話里的意思了,陳主任并不覺得五十箱很多,雖然他說的是想辦法,但是一點也不為難。也是,從個人來看是不少,但是從一個廠子出發,哪里會覺得多呢。

    陳清風垂垂眼,露出無害的笑臉。

    小李說了一句話,又不曉得說什么了,他求助的看向了陳清風。

    陳清風立刻接上:“那太謝謝陳主任了,我們這次來,真是沒有找錯人。其實這是我們第一次出門,一路上都忐忑,就不知道遇到個什么樣的人。好在,聽說您是部隊退下來的,我們這才放心不少。我家里人也是從部隊轉業的,我就知道,這經過部隊洗禮的,就沒有壞人!你說我們怎么就這么幸運,遇到了您!”

    陳清風的馬屁拍的啪啪響。

    他說:“對了,雖說您這里是酒廠,我們拿這個出來,真是班門弄斧,但是我們這是野櫻桃釀出來的,跟您這邊,還是有點不一樣。您見多識廣,也嘗嘗咱們這自己釀的酒!

    這瓶酒,是陳四嫂之前為了感謝,送給姜甜甜的。

    姜甜甜不怎么喝酒,陳清風這次出門,就給帶出來了!

    陳主任一愣,隨后接過酒瓶子看了看:“這是你們自己釀的?”

    陳清風:“也不是我,是我家親戚。實不相瞞,這不第一次出門嗎?我琢磨著,我們要是膽子不行,就喝點酒壯膽。這就把它帶著了!但是沒想到遇到您,我們這壓根兒也不用壯膽啊。咱們一見如故,您可別嫌棄我這禮物不上講!

    陳主任:“我可不能要你們的東西,這哪像話!

    陳清風立刻:“您可別誤會,這不是送禮!誰家送禮送這么不值錢的東西,可不得讓人給打出來。您是酒廠的人,我更是不該在您面前班門弄斧。這真是一點點小心意。您也喝一喝,換個口味兒。再說,咱們幾百年前可是一家子,我叫您一聲陳叔,也不為過吧!既然叫了叔,您就得收下我這當小輩兒的酒了!

    陳主任被他說的心里這個熨帖!

    這小伙兒,說話真中聽!

    他想一想,這酒確實也不是太過值錢的東西,說:“行,我就收下了!

    他看了一眼手表,說:“走,這也中午了,一起吃個飯,我來做東!

    陳清風:“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謝謝陳叔!

    小李目瞪口呆。

    不過,事實證明,陳清風的嘴甜還是有好處的,陳主任倒是挺盡心盡力,不僅酒廠的事兒幫他們定了下來,還幫他們聯絡了旁的單位。

    這一路下來,順順利利。

    眼看著陳清風不光是嘴甜,算賬也透亮,陳主任對他的喜愛更甚,都恨不能將人留下來了。

    最后,他們定了姚莊蘑菇,這不是什么野蘑菇,是大面積種植的。其實北方也不缺蘑菇,但是誰讓今年雨水少呢!山上能撿到的蘑菇少之又少,所以這一次,他們就定了這邊種植的蘑菇。

    除此之外,還定了許多斜橋榨菜。

    這是小李和陳清風有志一同覺得必須得定下來的。兩個人在國營飯店吃了一道榨菜絲兒炒肉,這味道,真是絕了。這些東西,湊了整整一卡車。車由酒廠出,當然,費用是小李他們廠子來結算的。

    也虧得,蘑菇和榨菜都是相當不占地方的,要是進其他的貨,那么一輛卡車許是不夠,還要增加成本呢。

    卡車就有兩個座位,酒廠肯定是要配兩個司機輪流開車的,所以陳清風和小李,還是按照計劃坐火車回去?ㄜ嚿狭寺,兩個人也跟陳主任告別,準備踏上歸途了。

    陳主任收了陳清風的櫻桃酒,對他印象也好。不過幾天的功夫,就把這小伙兒當成自己人了,雖然知道陳清風就是出來跟著幫忙的。但是人和人交往,也不是只看這個的。

    聽說陳清風他們要走了,他給他們兩個人一人裝了一盒西塘八珍糕,一盒五芳齋的粽子,一只當地有名的文虎醬鴨。

    他說的清楚:“我都給分開裝了,你們一人一份。路上吃。我的地址和電話也都留給你們了!你們有事兒給我打電話和寫信都行!”

    隨后格外的拍了拍陳清風的手,笑了笑。

    果然,陳清風后來在他的袋子里還看到了一大包杭白菊。八珍糕也多一盒。

    陳清風曉得,這是偷偷多給他的。

    雖說每天看起來忙忙碌碌的,時間過得賊快,但其實,陳清風他們已經出來十多天了。

    陳清風拿了家里人的錢,覺得榨菜這東西實在是太實在,所以自己格外買了一編織袋子。反正買了都買了,又買了一袋子蘑菇。小李看著陳清風買,自己也打算買,不過卻被陳清風攔住了。

    他說:“你就算買,也不用買太多的。你們家三個人都在廠子里上班,總歸能分不少的。有那個錢,你不如買點別的!

    這么一說,倒也是這個道理的。

    陳清風家是沒有人會分的,所以他買一些。但是小李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所以小李也聽了陳清風的,沒買特別多,只一樣買了半袋子,湊了一袋子。

    雖然帶著不少東西,但是兩個人還是在上海停留了一天,專門去了傳說中的淮國舊。小李一路上除了吃就是睡,倒是沒怎么在意,但是陳清風倒是把一切都打聽的清清楚楚。

    他們之前中轉的時候沒有停留,尚且沒感覺。這一次真正的停留一日,這就感覺到大城市的差距了。

    這里別說是他們的北方小鎮,就連嘉興也是不及十分之一的繁華。整個城市洋氣又氣派。

    他們學著別人的樣子一起坐公共汽車往淮國舊走,大概是太過土鱉,以至于好些人都用異樣的眼神兒看他們,小李有些尷尬,倒是陳清風臉皮厚,完全不當一回事兒。

    雖然感覺得到別人鄙視的眼神兒。

    可是,他又不會少一塊肉。

    他們也不能多一塊肉。

    有個屁用?

    陳清風風風火火的拽著小李找到了淮國舊。

    這一看,真是如同老鼠掉進了米缸!

    陳清風自己這邊帶了四十八,加上這趟出門的三十,還有蘇小麥給的十塊。一共是八十八。他手里還有蘇小麥的一百二。雖然蘇小麥沒有明說,但是陳清風還是有點懂蘇小麥的意思的,都是千年的狐貍,就不要玩兒什么聊齋了。

    所以這二百零八,陳清風是全部放在一起的,毫不猶豫的全都買了的確良褂子。打算回去找個機會倒買倒賣!

    男款十八,女款十五。

    一點都不虧!

    畢竟這可不要票呢!

    至于大姐的一百塊,還有他娘的一百塊,陳清風則是打算買一點實用的東西。像是他家老娘給的一百塊,陳清風已經花掉了三十八,買了兩袋子菜。這也剩下六十二。

    陳清風買的風風火火,小李再次目瞪口呆。

    他可真是沒想到,陳清風有這樣的戰斗力。

    陳清風理直氣壯:“我估計就出來這么一次,家里人都得帶點東西的。帶了這些,能穿好些年呢!看著是花了很多錢,但是其實還是省了。畢竟你想,回去之后,這的確良男襯衫,你能花十八買著?二十五還要布票呢!

    這么一說,小李忙不迭的點頭。

    “現在花了,其實就是省了!我就是身上在沒錢了,要不然我一分也不留!”陳清風語重心長。

    小李:“兄弟,你說的太對了!”

    這么一想,小李也不客氣了:“來,你幫我參謀參謀,再買點啥!

    現在買,就是省。

    最后,兩個人除了車票錢,一分錢也沒留。

    陳清風:“糟糕,忘了還要吃飯了!

    不過又一想,陳清風淡然了:“就這個天兒,粽子和醬鴨也放不住,咱們在車上都給吃了。要不然真的壞了,回去還心疼!

    小李:“可不是么!”

    兩個人買的痛痛快快,終于踏上了回程。

    陳清風這次出門,走了十八天還沒回來。

    陳家人心里多少都是有些擔心的,最擔心的,就是姜甜甜了。

    蘇小麥倒是安撫她:“你不用這么擔心,小六猴精的,不會有事的!

    姜甜甜點頭:“我知道的啊,但是知道歸知道,總歸還是擔心的。他是我的男人呀!

    她吐槽:“這個沒良心的哦,出門這么長時間,一點動靜都沒有,真是不靠譜!

    蘇小麥看她孩子氣的碎碎念,笑了出來。

    上一輩子沒有這么一茬子事兒,所以蘇小麥也不知道陳清風幾天能回來,但是她還是又勸了幾句,并且說:“要不這樣,今天我做點好吃的吧!

    姜甜甜悵然的抬頭:“做好吃的,也要有好的材料呀!

    其實家里有咸的野豬肉,但是陳大娘可不會輕易的拿出來吃呢。

    蘇小麥:“我去河里看一看,看看昨天下的魚簍子怎么樣!

    雖說魚簍子每天都下,但是卻不是每天都有魚。沒隔個三五天有一次,就很不錯了。

    蘇小麥:“如果有魚,今晚燉魚!

    姜甜甜:“好!”

    她覺得,今晚一定有魚。

    畢竟,今天去河邊取簍子的是蘇小麥!

    人家是女主,運氣就是會比其他人好一點的。

    就如同姜甜甜猜測的一樣,果然,今天收獲頗豐!

    蘇小麥過去取魚簍,竟然發現里面蹲了四條魚,雖然沒有之前陳清風第一次抓到的那次大,但是也只是小一點點。四條魚,總共是更多的。

    陳大娘喜的跟什么似的。

    她是不舍得都做了的,不過還是做了兩條。

    按照她的風格,做一條就夠了啊,但是誰讓,姜甜甜最近都怏怏的呢。

    自從陳清風出門,姜甜甜一天比一天落寞,小可憐兒一樣,鼓著小臉蛋兒,也吃不下飯,真是一天吃的比一天少。陳大娘心疼的不得了。

    這小姑娘啊,不僅是個單純的,還是個重情義的。

    陳大娘心疼姜甜甜,分餐的時候,她的魚肉都比別人大一點。其他人自然也看見了,但是都眼神閃了閃,沒說話。

    畢竟,姜甜甜看起來確實有點慘呀,可憐兮兮的!話少了,人也不那么開心了!吃的還少!每天都只吃一點點。在他們看來,連飯都不想吃,肯定是大事兒!

    這一次,陳家幾個嫂子再次琢磨,小六子這混小子該不會真的會一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吧!

    如果不會下蠱,怎么這么能忽悠小姑娘呢!

    當然,好在,姜甜甜還是比較喜歡吃魚的,今天吃的總算是多了一點。

    陳大娘眼看她的樣子,欣慰了許多。

    晚上回房,陳大娘跟老頭子商量:“明天我偷偷給甜甜煮個雞蛋吃吧,她最近惦記著小六,都吃不下飯!

    陳會計:“行,這些你看著辦!

    陳大娘:“好嘞!

    而此時,姜甜甜吃過晚飯,蹲在柜邊兒整理自己的東西,碎碎念:“今天晚上吃的多,不用吃零食啦!”

    最近小風哥哥不在,她都吃不下飯,只能吃零嘴了呢!

    嚶,她攢的零嘴兒,好多都吃光了!

    果然零嘴兒這個東西,吃起來好快呀!

    嗚嗚,討厭!

    零嘴吃完了,手里的錢都給陳清風了,她真是又窮又可憐哦!

    她悵然的躺在炕上,又想,小風哥哥不在家,還沒有人給她燒水擦身洗腳。

    “小風哥哥……”

    姜甜甜低聲念叨一句。

    “甜甜!”

    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姜甜甜好像突然聽到陳清風叫她,她躺在那里沒動,耳朵卻輕輕的抖了抖。

    果然,又是一聲:“甜甜,我回來啦!”

    這一次,是清脆干凈的男聲。

    姜甜甜一咕嚕爬起來,趿拉著鞋就沖到了門口。

    果然,看到陳清風已經走到門口了。

    姜甜甜蹦Q一下,叫:“小風哥哥!

    她飛快的跑過去,一下子抱住了陳清風,叫:“小風哥哥,我好想你!”

    陳清風把東西扔在地上,也不管那些,抱著她轉了一圈兒:“我也想你了!可想你了,想的都睡不著覺了!

    姜甜甜抿著小嘴兒笑,整個人朝氣蓬勃的,一點也沒有前幾天的落寞了。

    她揪著他的衣領,說:“你有沒有給我帶禮物,有沒有有沒有!”

    雖然是很急切的兇巴巴,但是卻滿臉都是笑容,口吻也更像是撒嬌。

    陳清風:“當然啊,我不給我媳婦兒帶禮物,還給誰帶?”

    他低頭啄了她一下,說:“真想你!

    因為兩個人特別的親近,其他人雖然聽到動靜從屋里出來,可是也不好進這個門兒。而蘇小麥在屋里也不好出來。大家,都尷尬。

    陳清風和姜甜甜膩歪了兩句,一腳踹向了一個袋子,將他踹到屋里的草垛邊兒,隨后說:“走,我們拿著東西去爹娘那邊!

    這才給姜甜甜放下來。

    姜甜甜瞄了一眼被陳清風踹到角落的袋子,陳清風給她使了一個眼色。姜甜甜假裝沒看見。

    陳清風牽住了姜甜甜,把剩下的東西撿起來,說:“院子里還有!

    陳清風一出來,陳大娘就趕緊湊上來:“你這混小子!”

    上來就是兩拳頭。

    陳清風:“嗷!我可是您親兒子,咋還打人!”

    他叫了一聲,隨后說:“您這樣我可傷心了!娘,給我弄點吃的唄?我從昨晚就沒吃飯了!”

    陳大娘:“老二媳婦兒,你趕緊去給小六子攤個餅子!

    她蹙眉:“不是說管飯嗎?咋還沒吃飯!”

    陳清風:“沒錢了!”

    他說:“我倆把錢都花了,然后才想起沒留飯錢,好不容易湊合回來的!

    陳大娘:“……”

    其他人:“……”

    姜甜甜捧著陳清風的臉,說:“我可憐的小風哥哥!

    陳清風點頭:“可不是嗎?我真是實慘了!

    陳大娘看他這個樣兒,胡子拉碴,又比走的時候瘦了一點,抿抿嘴,趕緊開了柜子,說:“老二媳婦兒,你給他加個雞蛋,做個二合面的!

    陳清風:“哎呦喂,我的老娘哎。我果然還是親兒子!

    陳大娘:“少說屁話!

    話是這么說,她又把袋子里最后一點的霜糖花生,都倒給了陳清風:“趕緊吃點東西,墊一墊!

    陳清風:“臥槽,這個花生兩個多月了吧?娘您可真能放。也不知道長沒長毛!

    陳大娘怒:“不吃還我!”

    陳清風一秒都給倒到了嘴里:“吃!”

    其實也就剩下十幾個,陳清風一口都嚼了。他吁了一口氣,說:“爽!”

    姜甜甜看他這個邋遢的樣子,握著他的手不肯撒手。

    陳清風拍拍她的手,說:“沒事兒,我沒事兒的。剛開始幾天吃的還是挺好的,就是回來這三天苦了點!

    他說:“娘,這次出去,我可一點也沒有讓您失望哈!”

    他指指幾個袋子,說:“您的錢,我都花了!

    頓一下,又說:“哦對,這里還有我姐的東西哈,我實在是歸心似箭,沒在鎮里停留。找我姐夫要了自行車就騎回來了!

    他真是,很想念他的小媳婦兒了。

    “我好想甜甜!”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