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 團結友愛的一家
    “臭小子,你這是干什么呢?上哪兒造成這樣了?”

    今天輪到陳二嫂做飯,她一回家,就看到自家小子褲腿兒全是泥巴,濕漉漉臟乎乎的:“都七歲的人了,你給我瞎跑。平日里不幫著家里干活兒,現在還給我造成這樣。你是想挨揍是吧?”

    大虎嬉皮笑臉的跑開,說:“我這就去洗一洗!

    他給他姐打了一個手勢,大妞兒立刻咚咚咚的跑了出去。兩個人配合的賊默契。

    大妞兒比大虎大一歲,她很快的來到了養豬場,因為今天有陳二嫂幫忙,姜甜甜已經把豬草都準備好了。閑著沒事兒也不好總是提早回家,她正在挖菜。

    她其實是不認識什么野菜的,但是蘇小麥看到她“存著”喂雞的野菜,主動把這種挑了出來,說是添在包子里好吃?梢詥为毥o她做,姜甜甜這就記在心里了。

    這不,正挖菜呢。

    “小嬸!

    大妞兒咚咚跑過來,姜甜甜回頭,她笑瞇瞇:“你來啦?快來幫我挖一會兒,哎呦好累腰!

    大妞兒脆生生的:“好!

    姜甜甜看她麻溜兒的接過來活兒,感慨老陳家不光是大人好,孩子也好。你看看這些孩子,一個個的多勤勞!可比她強。

    其實姜甜甜倒是沒有反應過來,這個年頭兒,誰家半大的孩子不干活兒呢。

    大妞兒呼哧呼哧幫著姜甜甜干活兒,說:“小嬸兒,我弟他們抓到小蝦了,放在你家院子里。你等會兒回去收一下!

    姜甜甜眼睛亮了起來,說:“好!

    她靠近大妞兒,小聲問:“你們抓了多少?”

    大妞兒驕傲的很:“三筐,我們抓到三筐呢!

    說到這里,她又有些懊惱了,好像是覺得還是抓的少了,不過她又說:“我們下午還去,肯定還會有更多!

    姜甜甜點頭:“好!

    她說:“那么下午的時候,你抽空過來叫我,我給你們拿雞蛋!

    大妞兒一瞬間激動的小臉兒通紅,說:“好!”

    她沒忍住,自己吞咽了一下口水,說:“謝謝小嬸!

    姜甜甜果斷的搖頭,她說:“不用謝我,我們是各取所需,既然決定交換了,那么就是我們都很認可呀。那么雙方都高興都有利的事兒,你為什么要跟我說謝謝呢?都是你們贏得的。你們付出了勞動,勞動可是很值錢的!

    大妞兒抿著小嘴兒,不是很懂。

    她從小到大,看到大家都說就只有一把力氣,力氣是最不值錢的?墒,小嬸完全不是這么說哎。

    不過,她倒是從這里得到了一點點被當做大人的認同感,她彎彎眼,說:“那我會更加努力的!

    姜甜甜:“嗯,不過,你們往山上走,一定要小心。別為了換一點點小東西不顧危險!

    “我知道的,小嬸放心!

    兩個人湊在一起碎碎念的時候,陳清風過來了,他看著大妞兒,笑著說:“哎呦大妞兒真乖,這都知道幫你小嬸干活兒了!以后多來哈!

    大妞兒點頭:“嗯!

    他湊了過去,又說:“那什么,你先回去?我跟你小嬸單獨相處會兒,我們搞對象呢!

    大妞兒:“。!”

    她的臉一下子爆紅,雖然還是個小姑娘,但是她這個年紀,多多少少已經懂一點了,不好意思的立刻竄開了。

    陳清風:“跑的可夠快的!

    姜甜甜戳他:“你今天上午怎么沒來啊!

    陳清風:“我聽說我二嫂過來了。正好那邊兒有好事兒呢,我就趕緊先緊著那邊兒了!

    他眼看周遭沒有人,神神秘秘的掏了兜,把一把花生給了她。

    姜甜甜:“。!”

    她驚訝:“你哪兒來的?”

    陳清風:“大隊那邊找人整理倉庫,我一聽就知道是好差事。這種事兒不打滾兒沖上去,那不是傻嗎?果然,你看這不就薅下來羊毛了!

    姜甜甜驚嘆:“你果然好厲害!

    陳清風得意:“那是,我是誰!我可是陳清風!

    他小聲說:“你把花生藏起來,別讓我爹娘看見哈,要是讓爹知道我又占大隊的便宜,估計又要滿大街的追我打了。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想咋樣,明明知道打也沒有用,還偏是非要追著我。真愁人!

    姜甜甜:“你可閉嘴吧!給老人家留點面子!”

    她低頭吃了一顆花生,又將另外一顆花生放在了陳清風的嘴里,問:“怎么樣?”

    陳清風點頭:“香!

    姜甜甜笑嘻嘻:“小風哥哥真好!

    兩個人吃了幾顆,姜甜甜就把花生收了起來,拉著他的手說:“走走,你跟我來。我跟幾個小家伙換了好東西呢!

    陳清風跟姜甜甜兩個人來到老姜家,果然在院子的角落里看到了三個小簍子。

    姜甜甜得意:“怎么樣?不錯吧?”

    “這可是好東西!标惽屣L由衷的感慨,這樣的東西在他們前進公社都是稀罕的。

    他高興:“得趕緊收起來!

    頓了一下,他低聲:“哎不是,晚上我娘和我嫂子他們過來,不是都知道了嗎?”

    他歪著腦袋,琢磨開了。

    姜甜甜拍他:“別想了,先吃一頓,然后剩下的做成蝦醬。我覺得一定也很好吃的!

    陳清風:“你還會做蝦醬啊,你怎么這么厲害呀!

    姜甜甜:“我不會!”

    她理直氣壯:“但是你五嫂肯定會!我到時候給她一點,他一定愿意幫我做的!

    姜甜甜真是一個樂觀的崽,她抿著小嘴兒,說:“我要有蝦醬吃了,嘻嘻!

    想一想,都覺得口水要流下來了哦。

    陳清風看她這個小模樣兒,忍不住也笑了出來,他說:“那行,都聽你的。不過我二嫂去找你干啥!”

    姜甜甜睨他一眼,說:“喜歡我唄,你二嫂可喜歡我了。她還說,以后要多多幫我干活兒!

    姜甜甜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女主,但是真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開心!

    陳清風:“……她,幫,你?”

    要是這么說,陳清風可不信了。

    他堅定:“她該不會想要賣了你吧?”

    姜甜甜嬌嗔:“怎么可能嘛!就是喜歡我!”

    她捏著陳清風的臉,晃蕩:“大家都喜歡我,因為我最可愛!”

    說完,露出燦爛的笑臉兒。

    陳清風被她的笑容迷倒,點頭:“你真的很好看!

    兩個人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視線又黏在一起了。

    陳清風讀了高中,不過在語文上,并沒有學什么很高深的東西。他們學的,更多就是那些語錄。好像那些才是正該學的,至于其他,少之又少。

    可是就算是這樣,陳清風也可以說出一些美好的詞。

    溫婉優雅,鐘靈毓秀等等。

    可是這個時候,陳清風一點也不想來那些虛的,他就想告訴姜甜甜,直白又熱忱的說:“你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姑娘!

    姜甜甜揚起了嘴角,伸手搭在他的肩上,并不曖昧,但是卻又帶著幾分旖旎:“你也是最好看的小伙子!”

    大虎過來叫小叔和小嬸吃飯,一不小心就遇到這樣的事兒,他尷尬的望天,低頭看看自己的小瘦胳膊,發現汗毛兒都豎起來了,他重重的咳嗽一聲,說:“吃飯了!

    一說完,撒腿就跑。

    就如同姜甜甜說的一樣,陳二嫂好像突然就很喜歡她了,一看她進門,眉眼都是笑意,整個人柔和的不得了,張羅著讓姜甜甜趕緊去桌邊坐等著吃。

    陳三嫂和陳四嫂雖然沒有親眼看見陳二嫂和姜甜甜“手挽手”的現場,但是村子就那么點大,早就已經傳的沸沸揚揚,他們還覺得,這些老娘們真是能傳瞎話兒。雖說,二嫂是打算拉攏姜甜甜,但是也不至于跟她那么親近吧?不相信不相信!

    可是,萬萬沒想到,事實就在眼前。

    陳二嫂那一臉的笑容啊,簡直跟陳大娘像了個十成十。

    陳三嫂和陳四嫂對視一樣,都產生了濃濃的敬佩。

    果然,人和人不能比!

    同樣是有拉攏人的打算,他們就做不到二嫂這么豁的出去!你看看,果然長嫂就是長嫂,不是他們比得了的!所以啊,他們就只能跟在二嫂后面,做小兵。

    佩服佩服!

    陳二嫂的動作很快,不多時,他們一家人就滿滿齊齊的坐好了。

    陳家人多,雖然蘇小麥沒在,但是也正好十九個人,正好分了兩桌,說是分了兩桌,其實就是他們大人一桌,九個小孩子一桌。不過倒是不擔心他們搶,他們都是一人分好了一個小碗,就那么些東西。

    也不僅僅是孩子們,其他人也是一樣的。

    除非家里來了客人,或者過年過節,其他的時間,大多都是由當家的分好了飯菜,每人一碗自己吃,不管多少,就是那么多東西,也沒有什么搶的必要。

    姜甜甜先前兩次來都算是做客,所以并沒有分餐。但是自從在這里吃飯,就沒有搞什么特殊了。

    不過姜甜甜倒是挺喜歡這樣的風格的,分餐了好啊,健康又衛生。

    雖說陳二嫂很喜歡姜甜甜,但是他也只有做飯的活兒。真的分餐,那可是要家里的長輩來做的,陳家就是陳大娘。陳大娘一如既往,男人多一點,女人少一點,小孩子再少一點。

    她這樣已經是很公平的分法了。

    沒穿越的時候不知道,但是穿越了之后姜甜甜才曉得,有時候窮的時候,真的顧不得什么孩子。要是擱在現代,誰家不是先緊著孩子來。但是她穿來這段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多多少少也看得出。好多人就都是他們家這個分配方式的。

    現代的時候把小朋友一個個養成了小皇帝和小公主,可是這個年代不行。吃的,還是得緊著大人,畢竟,這可是實實在在要干活兒的人。

    如果沒有人干活兒,孩子又哪里活得下去。

    一家人吃完飯,姜甜甜很主動:“我去刷碗!

    “放著我來。!”

    陳二嫂一把按住姜甜甜的手,說:“你還沒進門呢,以后進門了在干活兒也不遲,我來我來!”

    她動作快的像是一陣風,很快的就把碗筷收拾在一起,然后去了門口刷碗。

    陳家一家子都被陳二嫂這個操作搞得有點懵逼,咋突然間,他們關系就這么好了呢。

    姜甜甜淺淺一笑,可可愛愛:“我去陪著二嫂!

    她很快的竄到了門口,蹲在了陳二嫂的身邊,陳二嫂趕緊擋了擋:“被跟我爭,我來我來!”

    姜甜甜小聲:“可是……”

    “沒有可是!”

    姜甜甜笑了出來:“你這樣說話,好像領導哦!

    陳二嫂:“是嗎?嘿嘿,我還沒當過領導呢!

    姜甜甜:“今天沒當,不代表明天不能當!二嫂,我覺得你做事兒蠻有魄力的。說不定真的成哦!”

    姜甜甜其實不太記得劇情,畢竟,年代文的套路都是那么多,她也不是穿越之前才看過的,記憶深刻。能記住個二二三三,姜甜甜已經很滿足了。

    金手指這種東西雖然不嫌多,但是也不用太過依仗。

    誰都有主觀情緒,所以她也不完全依靠那些。

    所以姜甜甜也不去仔細回想劇情都是什么樣兒,日子嘛!隨心過!

    她就是覺得,陳二嫂這個性子颯爽又果斷,做事情也麻利,蠻有魄力。

    “二嫂,咱們大隊不評選什么標兵的嗎?再不就是先進!”姜甜甜坐在陳二嫂身邊閑話家常。

    陳二嫂:“咋不評呢?不過一般都是男人,咱們女人再能干還能比男人強?”

    姜甜甜立刻脆生生的說:“那咋就不能呢?領導人都說過,婦女能頂半邊天。難道別人還能推翻他老人家說的話?二嫂,雖然咱們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我就是覺得你真的好厲害好行呀。要是我就不成了。我打小兒就奸懶饞滑不干活兒,讓我一下子干那么多,我也受不住。所以就算是想上進,也得悠著自己。但是你不同啊,一看就很行的!

    陳二嫂聽到她貶低自己,趕緊說:“你可不是那樣的不好的人,我曉得,你就是力氣小。力氣大力氣小哪里能是自己決定的!這都是老天爺注定的!

    頓了一下,她又想到姜甜甜對自己的評價,嘴角揚了揚,說:“你真的覺得,我很行?”

    姜甜甜點頭:“當然行!誰說你不行,我跟她急!

    似乎想到了什么,姜甜甜使勁兒拍腿,說:“二嫂我知道了,你說女人干活兒沒有男人強。好,咱們也不跟他們搶什么標兵和先進了,給他們點面子!”

    陳二嫂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但是,全國三八紅旗手,這個總是女人吧?那不能,連三八紅旗手都是男人吧?那到底還是不是男人!”

    “噗!”陳二嫂沒忍住,又噴了。

    不過她倒是好奇的問:“三八紅旗手是什么?”

    姜甜甜睜大了眼睛:“你不知道?”

    陳二嫂搖頭,一臉的茫然,他們都是鄉下人,去公社都不多,懂什么的哦。

    “那是個啥?”

    姜甜甜:“就是專門給婦女同志的一個獎勵!

    按理說,三八紅旗手這個榮譽,應該很早就有了啊,現在都六九年了,不至于還沒有。

    她說:“二嫂你等著,我去給你問陳大叔!

    雖然對幾個“兄嫂”,她都叫了哥嫂的,但是對陳會計和陳大娘,到底還是叫不出爹娘的。畢竟叫兄嫂,總是比叫爹娘容易許多。而且,她也覺得,現在還沒成婚呢,暫時可以不用叫的。

    姜甜甜呼啦一下起來,一個轉身,就看到陳三嫂陳四嫂兩個人來不及躲閃的身影,兩個人多少都有點尷尬。

    但是姜甜甜倒是完全不尷尬的,她跟沒事兒人一樣,說:“三嫂四嫂,你們是來幫二嫂刷碗的嗎?嚶嚶,我就知道陳家家風最好,妯娌之間親如姐妹!”

    陳三嫂陳四嫂:“……”

    姜甜甜:“你們快去吧,我去問問大叔三八紅旗手的事兒!

    陳三嫂陳四嫂:“……”

    不想干活兒!

    但是,都被發現了,不干活兒,不是坐實了偷聽嗎?兩個人帶著尷尬的笑容,主動上前:“二嫂,我們來幫忙……”

    陳二嫂順勢起身:“那行,剩下幾個碗就交給你們了,我給爹燒壺水!

    順便聽一聽,三八紅旗手,那是咋個回事兒!

    嗖嗖嗖。

    陳二嫂緊跟著姜甜甜進了門。

    陳三嫂陳四嫂:“……”

    遭!

    有種被套路的趕腳!

    陳二嫂快速的來到外屋,果然聽到姜甜甜再問:“那我們大隊沒有三八紅旗手嗎?”

    陳二嫂立刻豎起了耳朵,她在外屋豎起耳朵,屋里的幾個人也都齊刷刷的看向了大家長――陳會計。

    他們的眼里基本就跟陳二嫂一樣,帶著那是個啥的疑問。

    陳會計想了想,說:“咱們大隊沒有,不過公社那些廠子,每一年都會評選的,真是十分難得的榮譽!

    “那咱們大隊為什么不評選?”姜甜甜追問起來。

    陳會計想了想,說:“這事兒有是有的,不過都是公社那些廠子評選,咱們各個生產隊可沒有這樣的機會!

    “那為什么不爭取呀?”姜甜甜帶著幾分真正的好奇,她說:“如果咱們大隊也評選就好了。這樣的榮譽該給大家爭取的。同樣都是為人民服務,他們在廠子里做工人是為人民服務,我們在鄉下生產糧食也是為人民服務。我們做的更多呢,畢竟可以不穿衣服,但是不能不吃飯吧?糧食可是我們種出來的。那城里都能評選,我們怎么不能了!而且,我覺得有了這樣的胡蘿卜在前邊吊著,大家干活兒都能更認真一點!

    她撓撓頭,說:“其實我也不太懂這些事情,大叔你要是覺得我哪里說的不對,要直接跟我說哦!我不是想要找茬兒抬杠什么的,真的就是問問,純問問!

    陳會計雖說只是一個小村上的會計,但是到底也是干過這么多年領導干部的人,多少還是有自己的見地會看人的,眼看著姜甜甜局促的小模樣兒,他說:“我曉得你沒有壞心!

    姜甜甜飛快點頭:“對的呀!

    她對手指:“我覺得,咱們大隊的女的一點也不差,一個個都可厲害了,該是給他們一個機會的!

    陳會計:“你說這話我是懂的,不過這樣的事兒總是公社來定,咱們也說的不算呀!

    姜甜甜立刻說:“那咋就說的不算了?大隊可以爭取!再說我覺得別的大隊的婦女一定也想進步。大家一起進步呀!

    姜甜甜眨巴大眼睛,幾乎是把自己的意思說清楚了。陳會計聽懂了她的暗示,他們村想要這樣的三八紅旗手,想必別的村子一樣也是想要的,大家都想,那么就大家一起爭取啊。

    陳會計認真思考,隨后抬頭看向姜甜甜,竟然覺得,她說的似乎是有點道理的。

    他說:“行,這件事兒我記下了,稍后我去大隊盤算一下!

    姜甜甜眼睛彎彎:“好!

    陳家幾個小子可沒有想到這個弟妹這樣大膽,直接就跑來跟他爹問這個問那個,這還摻和上工作的事兒了,他們都是頂頂不敢跟他爹多說什么的。沒想到,姜甜甜倒是膽子大。

    姜甜甜自己倒是不覺得有什么,她給陳會計提了建議,倒是也沒在陳家久留,他們家還有小蝦子要簡單處理一下呢。再說,她還要去找鄰居王大娘換點雞蛋。

    姜甜甜離開,陳清風立刻就陪著了。

    別看他干活兒不行,但是談戀愛可積極了。

    兩個人一起出門,陳二嫂看著姜甜甜的眼神兒格外的慈祥。

    “甜甜啊,明天你別著急走,在豬圈等我哈,我過去陪你一起去!保

    姜甜甜:“好的呀!

    陳三嫂和陳四嫂又對視了一眼,深深覺得,好像,此事又蹊蹺。姜甜甜一走,陳三嫂就迫不及待:“二嫂,明天不是輪到我了嗎?”

    陳二嫂挑挑眉,帶著笑說:“老三媳婦兒啊,我看你也挺累的,活兒也不少,明天還是你做飯。倒是不如這事兒就交給我,我仔細想了想,我這當嫂子的就該撐起家里重擔,哪兒能讓你們跟著我一起忙呢。你們說對吧?我……”

    “二嫂!”陳三嫂一下子握住了陳二嫂的手,說:“二嫂,咱可說好了,你不能反悔,說是我去,就是我去!你放心,我一定可以把活兒干好!

    她又想了想,頗有心計的說:“你今天和老六媳婦兒聊什么,談得這么好啊!

    這關系突飛猛進的,真是嚇死個人。

    要說沒有貓膩,他們不信,不信不信。!

    陳二嫂:“可我……”

    陳三嫂很堅定:“二嫂啊,我可是一直拿你當親姐啊,咱們是站在同一個戰線上的啊。再說都說好的事情,我覺得咱可不能反悔,你說對吧?”

    陳四嫂:“二嫂,說好的。咱可不能反悔!

    陳四嫂和陳三嫂的關系相當一般,可是這個時候,他們可必須站在一起,要不然就要被老二媳婦兒拋下了啊。真是個雞賊的女人!

    “既然都是說好的,就不好反悔吧?再說,個人有個人的方法,說不定能從老六媳婦兒那里得到更多消息呢?你們說對吧?”

    陳三嫂和陳四嫂的勁兒往一處使,陳二嫂想了一下,終于說:“那,好吧!

    陳三嫂深深的吁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真是好不容易才搶來這個幫老六媳婦兒干活的機會,真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F在想幫人干活兒,竟然也要競爭了,真是太難了。

    陳家三個兒媳在院子里嘀咕,陳大娘看他們鬼鬼祟祟的樣子,嗤了一聲,說:“這要是給我鬧幺蛾子,看我不抽他們大嘴巴!

    中午休息的時間也不算長,不過陳大娘和陳會計還是準備稍微躺一會兒。

    陳會計說:“隨他們去吧?倸w越不過你去!

    陳大娘瞪眼:“我當然曉得他們越不過我去。我這不是怕他們欺負老六媳婦兒嗎?甜甜多么單純的小姑娘啊!

    陳會計點了點頭,他說:“那倒也是,她人真是不錯!

    就沖這個不卑不亢的勁兒,陳會計還是覺得小姑娘相當可以。

    他說:“等秋收的吧,秋收之后,咱們就給他們兩個操持了結婚!

    說起這個,陳大娘搖頭:“我想著秋收之前!

    陳會計:“怎么?”

    一般人家,都是秋收之后的。

    秋收之前那么忙,誰家有時間呢。

    陳大娘也曉得這個道理,不過總想著小姑娘快快嫁過來,她說:“我這不是稀罕她嗎?”

    陳會計笑了出來:“也不差那么幾天,如果我們提前,找人幫忙都不容易!

    陳大娘:“那倒也是,且走且看吧!

    她又說:“再說,小麥生意那邊還做著,有她獨身住著這事兒掩蓋,才更方便!

    提到這個,陳大娘開心的很,她說:“我讓小麥把我們今年采的蘑菇賣出去了,你猜賣了多少,賣了一塊二呢。往常咱們賣給副食品商店,可賣不上這個價錢。她那個包子的小生意,雖說我們是早早晚晚的忙了一些,但是真真兒賺錢,再買個兩三天,本錢就要回來了!剩下還有那些呢,可都是實實在在的賺頭兒了!

    陳大娘原本心里可擔心了,但是這么幾日下來,她這心就慢慢的穩定了下來。

    陳會計:“切記不能得意忘形,雖說咱們是干這個賺了錢,但是這種事兒可是不妥的。要是被人看見曉得就是大錯,咱們得瞞的緊一些!

    “這我還能不知道?”

    陳大娘躺了下來,說:“睡會兒!

    老兩口中午睡個午覺,下午精神頭兒也好。

    老年人這樣,小年輕倒是沒得,姜甜甜和陳清風回到了住的地方,她主動去隔壁換了十個雞蛋。放在了外屋的碗柜上,打算等著小不點來了做交換。

    陳清風撿著大一點的小蝦煮了一些,他說:“這東西看著就好吃!

    越是內陸城市,這種東西越貴。

    姜甜甜坐在一旁,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說:“我想多吃點!

    一碗飯對她來說,也是可以吃飽的,但是這個吃飽,也就是八分飽,若說是真的讓他吃,好像還能吃的。姜甜甜穿越后雖然人瘦了很多很多的,但是飯量卻大了。

    她覺得呀,就是肚子里沒有油水兒,所以才這樣呢。

    小蝦子很小,很快就煮好了,兩個人坐在外屋,一起剝著小蝦吃。

    “嗯,好鮮美!

    陳清風點頭,他說:“可不么!”

    他感慨:“你看我家那幾個小侄子小侄女的,一點都不像我幾個哥哥,都透著雞賊!誰能想到小不點還能偷偷找你換東西吃!

    姜甜甜睨他:“還不是你起的頭兒?”

    陳清風笑了出來,點頭:“那倒也是,不過這樣也不壞!”

    他由衷的感慨:“真多啊!

    姜甜甜點頭:“可不呢!

    如果不是怕不抓被人逮了,姜甜甜是多么希望,小蝦可以在水里再養大一點呀,可惜哦,不能了。不過,小蝦的鮮美也是無人能敵。

    “你今天怎么提起那個三八紅旗手的事兒了?你想要當?不像你的性格啊!

    要不說,有時候人和人互相了解,根本不分時間的長短。像是她前世的親生父母,他們可能對他的了解,還沒有才認識不到一個月的陳清風多呢。

    陳清風:“你有啥打算?”

    姜甜甜:“我是真的覺得,婦女能頂半邊天。城里人可以得優秀稱號,我們農村的勞動婦女也可以有啊!

    陳清風睨她:“你能說人話不?別搞大道理!

    姜甜甜一秒切換自己的模式:“我覺得大嫂他們都挺能干的,如果有這么一個榮譽,他們會更加能干。他們能干,肯定是要體會在方方面面吧。他們拼搏勤奮,我就可以少干了……”

    姜甜甜微微紅了臉,為自己的小心思。

    “我的思想品質,是不是一點都不過關?”整天不想上進,就想著,吃點啥,偷偷懶,談戀愛。

    這樣的人生,宛如咸魚。

    可是作為咸魚本魚,姜甜甜覺得,自己一點也沒有錯。

    沒有她這樣不上進的咸魚,怎么有其他認真能干的霸王魚?

    “你已經表現的很好了,你看看我,還從大隊挖墻腳抓花生呢。品質不是更差?你也沒嫌棄我!”

    陳清風將剝好的一個小蝦放在了姜甜甜的嘴邊,姜甜甜立刻張嘴,一口吃下,隨后笑瞇瞇:“你剝的格外的好吃,小風哥哥,你說怎么這么奇怪!同樣都是小蝦子,你剝的就比我自己剝的好吃許多許多,你這么這么厲害!”

    姜甜甜揚著小臉蛋兒,像是等待投喂的小家雀,可愛的陳清風恨不能把所有的好吃的都給她。

    陳清風看著她有些泛紅的手指頭,說:“你別動,這個殼硬,放著我來!

    陳清風被夸獎出了男友力,十分堅定:“我幫你撥,你別自己動手!

    他倒是快,一個又一個的,姜甜甜索性真的什么也不干了,就坐在小板凳上等待投喂。

    “小風哥哥,你人也太好了吧?”她瞇眼睛,“你對我比我爹娘對我都好!

    陳清風瞪大了眼:“真的?”

    姜甜甜點頭:“真的呀!

    她前世那對不負責任的渣爹渣媽,哼。

    姜甜甜果斷又堅定:“必須你最好!

    陳清風揚起了嘴角,姜甜甜:“小風哥哥,雖然我沒有很多錢,但是我也可以養你哦,你不可以離開我哦!

    陳清風:“我是傻了才要離開你,你才不要離開我呢。我們甜甜這么好看,真讓人擔心!

    姜甜甜揚著嘴角:“我知道小風哥哥會保護我的!

    陳清風看著她的臉蛋兒,笑了出來。不過就這樣,手上的動作一點也沒停,十分的迅速。

    這個時候,他都是感謝村里來了幾個大城市的家境不錯的知青,家境不錯養的就比較好,白白凈凈,這就不顯得他們甜甜多么的特別了。

    陳清風曉得,村里人都黑不溜秋面黃肌瘦,干巴巴的。這樣襯托的甜甜白白凈凈精氣神兒十足,不定大家要怎么猜測呢。

    可正是因為有那些知青在,所以姜甜甜的白凈有精神倒是顯得不那么明顯。而且很顯然,大家都愿意把注意力放在知青身上。今年來的知青,有一個比較出眾,村里的小伙子可真是躁動的很。

    年輕啊,就是沒有定力。

    姜甜甜:“小風哥哥,我也給你剝一個!

    她低頭動作起來,下手一點也不慢。

    雖然這邊是內陸城市,但是姜甜甜實際上是在大城市長大的,吃吃喝喝什么也不缺,她又比較喜歡吃海鮮,自然是十分熟練。小姑娘原本動作就不慢,她剝好了一只蝦,遞在了陳清風的嘴邊:“你也吃呀!

    陳清風紅著臉,低頭一口吃蝦。

    “你別弄,我來就好!

    姜甜甜:“那你也要吃哦!

    陳清風:“好!眹聡,我媳婦兒果然是最疼我的人,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的!

    雖然吃過了午飯,但是這樣的“加餐”可沒有人會拒絕,兩個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的可快樂了。

    正吃的開開心心呢,就聽外面傳來吵雜的聲音,吵吵嚷嚷的,陳清風立刻起身,說:“我去看看!

    甜甜:“嗯!

    她拉住陳清風的衣袖一角,輕輕的搖晃了一下,說:“如果遇到人打架站遠點兒,別被牽連!

    陳清風:“我曉得!

    他很快的出了門,姜甜甜看他出門,低頭飛快的剝蝦,速度比陳清風快多了,一個又一個的,吃吃吃。

    小風哥哥剝蝦雖然很好很好,但是動作還真是挺慢的哦。他哪里有她打小兒就喜歡海鮮來的更加快準狠啊。這邊沒有很多這種海鮮,都不會給他機會練習的。

    但是她就不一樣了,很快的哦。

    如果不是為了滿足她家男票的照顧欲,她早就自己吃了。

    不過,她可不會錯過被男友照顧的機會哦,如果處處都表現的很行,那么下次他不是就不照顧她了?這可不行哦!

    陳清風的腳步聲傳來,姜甜甜快速剝蝦,這么一小會兒,手里就攢了五只小蝦肉,陳清風一進門,姜甜甜:“閉眼張嘴!

    陳清風聽話照做,姜甜甜立刻讓他感受豪華版蝦肉plus。

    陳清風:“你……”

    他睜開了眼,帶著喜悅看自己的小媳婦兒。

    姜甜甜說:“你對我好,我當然也要對你好啊!

    該接受的照顧要接受。

    該讓男友表現照顧就要讓男友表現照顧。

    但是,偶爾,她也是好女友哦。

    姜甜甜:“好不好吃?”

    亮晶晶的星星眼。

    陳清風立刻堅定的不得了:“好吃,最好吃,比其他的都好吃!

    他看著姜甜甜,移不開眼。

    他家小媳婦兒,怎么這么好啊。

    姜甜甜看他癡迷的眼神兒,也微微臉紅,小耳朵動了動,轉換話題,小聲問:“剛才,外面怎么了?”

    說起這個,陳清風撇嘴,他說:“是老雷叔家的雷大和雷二,兄弟兩個打起來了!

    姜甜甜:“哦,不認識!

    陳清風也不意外姜甜甜不認識,這丫頭不出門啊。

    “跟你們家隔了兩戶,不算遠!彼蘖艘宦,說:“他們兩個人為了新來的女知青大打出手,這還是親兄弟呢。真是好意思。都不顧一點臉面了!

    姜甜甜立刻打起精神:“咋回事兒呀?”趕緊追問起來。

    她似乎聞到了八卦的味道。

    陳清風一看姜甜甜就曉得她不知道,他說:“差不多快一個月前,咱們村最后來的那一批知青,你曉得吧?”

    姜甜甜飛快點頭:“曉得曉得,我還是蹭了他們的驢車呢!

    “聽說其中有個長得不錯的,據說家里條件也不錯,就是來那天圍著紅圍巾那個。這不這些小伙子就躁動了嗎?一個個的像是蒼蠅看到了屎,恨不能天天黏上她。好些個人幫她干活兒呢!

    姜甜甜睜大了眼,問:“好些個?”

    陳清風撇嘴:“就是哄著那些傻小子給她干活兒唄。她對誰都挺好,對誰都應著。偶爾還會訴衷情。但是提到處對象,就不言語了,我都聽村里好幾個小子說過這事兒了!

    陳清風對這樣的女人其實挺看不上的。

    你讓人家給你干活兒沒事兒,那你別哄人!你要是真的嫁給人家,干多少都是無所謂的,都是應該的,男人幫著自己媳婦兒干活兒理所當然。這點都不想付出還找個屁的對象!

    但是,這位大姐分明不是這么個意思。

    她分明就是耍著這些大傻子。

    “哦哦哦,原來還是個魚塘主!

    陳清風:“?”

    姜甜甜:“他們都是魚!

    陳清風噗嗤一聲笑了。

    他說:“還別說,挺貼切!

    姜甜甜:“不過你也別看不起人家哦,人家也是憑本事吃飯的!

    陳清風:“有我什么事兒啊,我不是看不起她,我是看不上她。想偷懶就直接偷懶唄?這算是什么!真是坑人!

    姜甜甜笑:“難得看你有點正義感!

    陳清風:“雖然我不招人待見又懶,但是村里這些小伙兒,大家都是一起長大的?此麄儽或_,雖然心里曉得他們是見色起意,自己活該。但是人嘛!總是有個好惡,我肯定是對自己認識的人,更同情一點了。當然,也只是一丁點,讓我為他們說好話,都不至于!

    姜甜甜笑:“你好誠實!

    突然間,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問:“那個女知青,叫什么名字?”

    “她叫遲曉紅!

    姜甜甜:臥槽!是她!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