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 我最偏愛
    蘇小麥要做生意了!

    姜甜甜覺得,自己比任何人都興奮!不為別的,就為每天早上的兩個包子。

    在這樣艱苦的年代,有什么比一口吃的更重要呢。姜甜甜覺得,陳清風真是干了一件大好事兒。

    她認認真真:“每天的包子,我分給你一個!

    陳清風笑了起來,說:“你對我五嫂倒是很有信心,我娘給她錢的時候,手都哆嗦了!

    做生意總是要有本錢的,不管是大生意還是小生意,都是一樣的。這一次,蘇小麥就從陳大娘那里拿走了五十塊錢。這五十塊錢,簡直是往陳大娘的心頭扎針呢。

    老兩口都不敢想,一旦賠了錢,會怎么樣。

    要說起來,倒是同樣知道這件事兒的幾個小輩兒不那么緊張。

    蘇小麥重來一次,雖然重來不是加了智商,但是畢竟上輩子經歷的多。而且,她上輩子就是在私房小飯館里干活兒,接觸的多了,學的多了,對偷偷賣東西這種事兒熟能生巧。

    至于陳清風和姜甜甜。

    他們是一個做好萬全準備之后天生就心大;另一個是堅信女主光環不會錯。所以他們也并不很放在心里。

    “甜甜,你最聰明,你幫我想一想,這次的事兒,我還有沒有什么沒想到的地方!

    陳清風可不是無腦吹哦,他是真的覺得他們家甜甜聰明又能干的。

    姜甜甜眨巴大眼睛,看著陳清風的俊臉。說起來哦,她以前看過很多的年代文,多少也了解一些套路,但凡女主,就沒有不偷偷做小買賣的。大家都是靠著這個賺到第一桶金。

    可是,原來現實情況和小說真的不一樣的呀。

    小說里可以直接讓女主去做小生意賺大錢,然而事實卻是,那樣貿然根本不成的。

    她沒穿越之前看書就是顧著爽,但是真正的來到這個年代才曉得,這種事兒真的可大可小的。陳清風的謹慎才是更對的。要不然好端端一個人不上工見天兒去縣里,不是擎等著被人看出端倪嗎?

    她仔細想了想,看看有什么陳清風他們沒有想到的,她咬著唇,好半天,突然說:“我沒想到什么大的事情,但是我可以幫你們喬裝!

    陳清風:“???”

    姜甜甜理直氣壯,說:“你們總不能頂著自己這張臉去進貨、去做買賣吧?這多危險!有時候啊,長得好看在這個時候就很不方便了。太出眾,就是容易被記住!

    陳清風點頭,就是這么個道理,所以他才一點也不想去做小生意。

    “那你說說,怎么喬裝?”

    說起這個,姜甜甜坐直了,得意:“我可以幫著化妝呀!

    現代少女,誰還沒關注幾個美妝博主,誰還不會點化妝呢?即便是十七歲的少女,平時化妝要被教導主任死亡視線,但是沒吃過豬肉,總是看過豬走。

    會,還是會一點的。

    再說,想要畫的美很難,但是畫的丑可就容易多了。

    “那你用什么畫?”

    一語驚醒夢中人,姜甜甜的得意在一秒鐘內迅速的土崩瓦解,她呆愣愣的看著陳清風,傻乎乎的:“是的哦,我用什么呀?”

    果然牛逼吹的太大,很快如同泡沫一樣消失。

    姜甜甜耷拉下腦袋,嘆息:“我果然是沒有什么用!

    陳清風趕緊安撫小可愛:“才沒有,你說的特別有道理。雖然咱們找不到什么合適的東西化妝,但是總歸是可以想到法子的。而且,這事兒是我五嫂的事兒,我們就跟著吃兩個包子,也不用那么用心!

    他認真:“我覺得我已經幫的夠多了!

    如果不是為了包子,誰想管!

    “那你要去哪里幫她進貨?”

    雖然做包子和賣包子很重要,可是這原材料,也不是說有就有的呀。

    陳清風:“張莊那邊有個黑市兒,我過去看一看。包子,一切都是為了包子!

    姜甜甜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做人,好難哦。

    “那你要小心哦!”

    “我知道!

    陳清風這個人雖然不著調,但是卻十分十分謹慎。他跟其他人不一樣,大家都是鄉下人,很少出去,也不會想的太多,更沒有見識太多。所以很多事情,并不那么謹慎。

    但是陳清風不同,他在縣里念了一年多的高中,見過許多瘋狂的事情。

    親人、朋友、愛人,多少人反目成仇互相檢舉,恨不能將對方踩在爛泥里。就連他的高中老師,現在都不知道在哪兒了。他見得多了,陳清風越發的明白,做人管好自己就行,差不多就行,至于其他,別摻和更多。

    至于說真的想干什么,那更是要十二萬分的小心。要不然,禍害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家里的其他人。正是基于這樣的心情,所以他這次也給蘇小麥提了不少的醒兒。

    他肯定不去干,蘇小麥要去,他不攔著,但是卻盡量不讓這人給家里惹麻煩。

    “來來來,你閑著也是閑著,幫我琢磨一下怎么喬裝,我得去一趟張莊公社!

    張莊公社跟他們前進公社是比鄰而居的,他們豐收大隊走到前進公社要兩個小時,那么到張莊公社就得三個多小時?删退闶沁@樣,陳清風也沒打算在前進公社“進貨”,他倒是寧愿去的遠一點,張莊公社比他們公社遠,但是陳清風覺得,遠一點也值得。

    再說,張莊公社距離大山更近一點,所以好些人都會打獵,那邊的獵物也比較多。他原來在縣里念書的時候就聽過,說是張莊公社如何富裕。又說張莊公社那邊黑市上從來不缺肉。

    肉包子,當然不能少了肉,他們公社想要買不容易,但是去黑市買點野豬肉,倒是不成問題的。

    “野豬肉和家養豬的味道,也不一樣呀啊。沒事兒嗎?”姜甜甜好奇的緊。

    陳清風:“沒事兒,五嫂說了,野豬肉也一樣要,既然她這個廚子都說行,我管那些干啥?”

    他規矩的坐在姜甜甜面前,說:“幫我想一下怎么喬裝!

    姜甜甜笑嘻嘻:“喬裝成女人!

    陳清風:“……”

    他微微瞇眼:“你是故意的吧?就我這身高和臉,這么也不像是一個女人!你說,你這壞蛋是不是故意的!

    他伸出“魔爪”,準備收拾她。

    姜甜甜笑著閃躲,搖頭:“才沒有呀。就算別人知道你是男人又怎么樣呢?你說,又怎么樣!反正,你喬裝的意圖是達到了!大家會記得,有一個丑男裝成女人來買東西,可是誰會知道,這個丑男是你陳清風這個大帥哥?”

    陳清風:“……”

    姜甜甜好壞好壞的,她笑嘻嘻:“弄點鍋底灰給你打個底兒,然后你換一套你老娘的衣服,圍個頭巾,妥妥成的!

    陳清風:“……”

    他微微瞇眼,說:“我覺得,你不懷好意!

    姜甜甜舉手,嬌俏的說:“我保證我沒有!”

    我,真的有,嘻嘻。

    姜甜甜:“走啦走啦,我們開始!

    還別說,姜甜甜這想法,還真是得到了陳大娘的同意。別看她平日咋咋呼呼,但是這事兒可真是不小。雖然她這次同意了,但是膽戰心驚的睡不著覺。

    整個人都覺得緊張到顫抖,心跳加速到爆。

    所以,姜甜甜的偽裝方法,很得陳大娘的心。

    陳大娘看著姜甜甜,只覺得這個兒媳婦兒真是天下最好的了,咋就能這么貼心懂事兒呢。

    陳大娘覺得,她是上輩子燒了高香,才有這樣好的兒媳婦兒。就她這個自家人來看,都覺得自己兒子配不上兒媳婦了。要不是,要不是他還有一張不錯的臉。那么這人毫無可取之處。

    姜甜甜用鍋底灰幫陳清風打了一個黑底兒,感慨:“如果有點粉和口紅就好了!

    陳大娘:“。!”

    她立刻:“我有!”

    陳清風:“?”

    姜甜甜:“?”

    陳大娘看他們表情驚訝,別別扭扭的說:“怎么著?我老娘就不能有點家當了?你大姐給我買的,怎么著?你有意見?”

    陳清風立刻笑:“那哪兒能啊!

    姜甜甜:“大娘,您平時咋不用啊。我都沒看過您用。哎,不過您不用也對!

    她眼睛亮亮的,格外的真誠:“您本來就很出眾,要是打扮的更好看。村里人見天兒的看您,陳會計該吃醋了!

    蘇小麥一個踉蹌,差點摔了。

    她發誓,自己以后進門在不敲門,就是狗!

    她實在是不想聽姜甜甜的彩虹屁了。汗毛都起來了有沒有!

    再一看,她婆婆還很高興的樣子,蘇小麥:“……”

    我這見識淺薄的一只麥啊。

    陳大娘看到她回來,說:“你回來的挺早啊,東西都買齊了?”

    蘇小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買齊了!

    蘇小麥把東西放下,姜甜甜掃了一眼,看到有蔥姜還有幾樣不認識的調料。

    也只是一眼,甜甜很快的就將粉撲在了陳清風的臉上,隨后又淺淺的給他添了個紅唇和一個淡淡的紅眼皮兒。姜甜甜下手很輕,但是效果卻出奇的好。

    簡而言之,就是一個丑到爆炸的黑男往臉上撲了好多粉,喬裝成女人的驚悚故事。

    但是這么一層層,倒是讓人完全想不到這是陳清風。

    姜甜甜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完了,咳嗽一聲,圓溜溜的大眼睛黏在了蘇小麥的身上。

    蘇小麥被她看的發毛,結巴問:“你、你干啥!”

    姜甜甜立刻露出最最燦爛的笑臉兒,她拉住蘇小麥,柔聲說:“五嫂!

    聲音一拐十八個彎兒,蘇小麥生生的被她惡心著了,蘇小麥蹙緊了眉頭,警惕說:“你有啥事兒,直接說就行!

    姜甜甜嘿嘿嘿:“我覺得啊……”

    她的視線落在了蘇小麥的頭發上,眼中帶著熱忱。

    蘇小麥瞬間捂住自己的頭發,更加警惕。

    姜甜甜:“我覺得,短發蠻好的!

    蘇小麥看向了姜甜甜的小短毛,不得不說,她確實是短發更靈動一些,但是,不是人人都是她這種可愛的小卷毛呀!她結巴:“你、你直接說為什么吧!

    姜甜甜立刻:“你剪個短發,把你的頭發編成兩條大辮子,縫在頭巾上。這樣我小風哥哥的喬裝就更完美了。不過這也不僅僅是對我小風哥哥好呀。對你也好的。你想啊,人人都知道你是短頭發的。那么,你戴著圍巾去賣東西,人人都能看到你是個長辮子妹子。是不是很有利于隱藏自己?”

    這個年代沒有假發,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姜甜甜覺得,這就是很好的辦法!

    她一說完,陳大娘就拍著大腿叫好:“甜丫頭真是太聰明了!

    她看著姜甜甜的眼神兒越發的慈祥,姜甜甜笑盈盈的,有些小害羞:“我都是為了小風哥哥和五嫂的安全著想!

    蘇小麥嘴角抽搐了一下,不過再一細想,姜甜甜說的真是賊有道理的。

    一個人的頭發總不可能忽長忽短,她要是剪了短頭發,其實是很有利于隱藏自己的。任誰也不會將一個長發大辮子姑娘和一個短發的颯爽姑娘聯想在一起。

    蘇小麥:“成!就聽你們的!

    陳大娘原來不怎么喜歡這個兒媳婦兒,但是看她為了能讓這個家里更賺多一點,倒是一點也不含糊。也慢慢的對她有了幾分改觀。她叮囑:“萬事小心,實在不行就趕緊跑,可不能被抓住!

    蘇小麥點頭:“這我曉得的!

    雖說這個頭巾肯定是蘇小麥用的多,但是現在倒是陳清風的,陳清風喬裝了一下,也沒有鏡子,看不到自己是個啥樣兒,只說:“那我先走了!

    陳大娘:“那我也出去宣傳宣傳!

    陳大娘的行動力,從來都是驚人的,先頭兒大家都知道了徐翠花“拿了”二百塊錢走了的事兒,幾乎是一會兒功夫就傳遍了整個豐收大隊。

    這一次,又是如此。

    陳大娘故意拿出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讓人十分的好奇。

    他們鄉下也沒有什么新鮮事兒,一點小事兒,就能樂呵個很久。像是他們老陳家,現在就是話題的中心。

    “呦,陳大娘,您這干啥啊,咋喜氣洋洋的?”

    “你不會是讓你家老五媳婦兒氣著了吧?她今天咋也沒上工?”

    大家多少都曉得,陳大娘不怎么待見這個兒媳婦兒,陳家的其他幾個兒媳,也都豎起了耳朵。他們一大早起來的時候,就沒見到蘇小麥了。

    這又沒看到她上工,咋不疑惑呢?

    陳大娘:“我說老章婆子,你看別胡說,我五媳婦兒哪兒能氣我?”

    說到這里,笑容更燦爛了一些。

    就在這個時候,姜甜甜也顛顛兒的跑過來了,她笑瞇瞇:“大娘,我幫您一起干活兒!

    陳大娘又感動了,說:“你這真是一個好孩子啊!

    姜甜甜:“嘻嘻!

    其實,她每天沒什么事兒,也很悶的呀!看戲這種事兒,總是不嫌多的。

    姜甜甜眨巴大眼睛,跟在陳大娘的身邊,陳大娘:“要不說啊,老天爺都是公平的,你看我們家小六雖然找對象晚。但是好飯不怕晚這個事兒,真是一點也不差。這個小兒媳,可是我最得意的了。我們甜丫頭真是又懂事又可愛!

    姜甜甜一本正經:“那您也沒有我幸運!

    周圍人:“???”

    會不會聊天?

    這不是讓陳大娘下不來臺嗎?

    陳大娘自己也愣了一下。

    姜甜甜:“我最最幸運的,就是有您這樣好的婆婆呀。您想想,您是不是不如我幸運?”

    陳大娘:“嘿嘿嘿,你這孩子怎么竟是瞎說大實話呢!

    姜甜甜:“我一定是咱們豐收大隊最幸運的小姑娘,有您這么好的婆婆,還有我五嫂那么好的嫂子!

    周圍的人:“……”

    剛到的蘇小麥:“……”

    我不該走過來,我真的不該走過來!

    她一點都不想“聽”姜甜甜的話,真的,她發誓!

    “哎不是,老五媳婦兒,你咋給頭發剪了?”這個時候,陳二嫂倒是眼尖的看到了她的頭發,驚訝的叫了出來。

    蘇小麥抿抿嘴,聲音不大:“我覺得有點麻煩,就去公社剪了!

    “這有什么麻煩的!好端端的頭發,咋就這么剪了!标惾┬⌒÷暤乃樗槟,不過心里卻有點得意,蘇小麥跟姜甜甜不一樣。姜甜甜是長發不如短發俏麗好看;但是蘇小麥這樣精致的長相,還是長發更美一點,反倒是短發讓她一下子失了幾分顏色。

    作為妯娌,陳三嫂就高興蘇小麥變“丑”了。

    丑死才好呢。

    “我們家小麥這不是要去縣里替工了嗎?長發不方便了!标惔竽镯槃莅言捊舆^來,說:“哎呀,今個兒早上我讓老五媳婦兒去公社給我閨女送點蘑菇,誰曾想,你說說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

    這么一句去縣里替工,立刻引得周圍一陣驚呼,所有人都叫了起來。

    幾個年紀大一點的婆子立刻一把抓住陳大娘,仔仔細細的詢問起來。

    陳大娘可沒想到這些老姐妹兒這么熱情,吃驚了一下,立刻面不改色的將她小兒砸編的瞎話兒不卡殼的說了出來。一字一句的,十分的圓滿呢。

    “天呀,還有這樣的好事兒!

    “可不是,這咋這么運氣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壓根沒想到,這好事兒完全都是假的,根本沒有影兒。

    這個時候,大家只是感慨蘇小麥的好運氣,陳大娘越說越順口,說的自己都要相信了。倒是蘇小麥,她依舊安安靜靜的干活兒,像是說的不是她一樣。

    不過越是這樣,大家越是覺得,她是讓狂喜擊中,已經不知道怎么才好了。

    而同樣的,好像又有點理解她為什么剪短頭發了,人家那些城里的工人,大概都是這樣的?畢竟,那些工人可跟他們一樣呢!大家羨慕又嫉妒的看著蘇小麥,不知道她怎么就有這樣的好運氣。

    不說旁人,就連陳家其他的幾個媳婦兒也都羨慕的不得了。

    那可是做工人啊,即便是只替班一段時間,想來也是好的。

    怎么能讓人不羨慕呢?

    陳三嫂眼珠子嘰里咕嚕的,她湊到蘇小麥身邊,小聲問:“五弟妹,你給人家替工,給你多少錢啊!

    這個事兒,可是得問清楚的。

    蘇小麥抬眼看了一下這個三嫂,木木的:“娘不讓說!

    一句話,就將陳三嫂噎了回去。

    要說陳家幾個嫂子里,蘇小麥最不待見誰,那么就是這個陳三嫂黃美玲了。

    上一輩子陳家出事兒,看著刻薄的二嫂沒有離開,嘴賤愛挑事兒的四嫂也沒有離開。反倒是都撐起了小家。倒是這個三嫂,平日里看起來最是懦弱軟弱的三嫂,竟然連三個女兒都不要,堅定的和陳三哥離了婚,麻溜兒的回家改嫁了。

    蘇小麥不是不能理解她怕事兒的心,但是她走的時候,據說把糧食還偷走了不少,完全不管自己三個女兒也還在這個家里,更不管他們的死活。據說她再嫁后,又生了一個兒子。更是跟她的缺德娘蘇婆子一樣,恨不能巴著女兒吸血貼那個兒子。不知道的,還以為黃美玲也是她們家的姐妹呢!

    好在,陳家的幾個小姑娘都是有主意的。

    而且,黃美玲走的時候,三個小姑娘多少都是懂事兒的,因此十分記恨她,并不理會這個女人。

    這些事兒,蘇小麥都是記在心上的,大概因此,重生以來,她對旁人還能有點好臉兒,對黃美玲從來都是冷淡的不行。能不說話就不說話。

    黃美玲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自然也不敢問婆婆。心里真是抓心撓肝的。

    姜甜甜雖說是來幫忙干活兒,但其實,說她來看熱鬧還差不多。她一會兒看看這邊兒,一會兒看看那邊兒。雖然知道都是假的,但是眼看大家狂熱的姿態,她竟然覺得,比電視劇還好看。

    真的。

    陳大娘的演技,十分具有層次感。

    鄉下沒得什么大秘密,大家也不講究那么多。果然是問起了工作和“那家人”的事兒,只見陳大娘為難的看了問話的老姐妹兒一眼,好半天,壓低了聲音,說:“我只跟你們幾個說。你們可甭給我外傳。就我們小麥救的那個大姐,他家有親戚在咱們公社的……”

    這樣那樣,又是一通瞎話兒。

    陳大娘說是不跟旁人講,但是誰還沒有家人和處的好的老姐們?

    還沒到傍晚呢,村里人就曉得了。

    蘇小麥去公社大姑姐家的時候救了一個縣城的工人老大姐,老大姐正好受傷,就把自己的工作讓給蘇小麥了。當然,不是給她,據說是替工一段時間。具體多久,也得看那邊恢復情況。

    陳家是肯定不要往外說的,據說那家在他們公社可有親戚的,就怕傳來傳去,替工這活兒就保不住了。

    畢竟,誰家親戚有這樣的好事兒,還能容著讓給別人!

    救命?

    那算個啥!

    所以大家真是太能理解陳家不敢往外說的心情。

    他們陳家人口多,可不在乎蘇小麥一個女人上不上工,她去城里替工,拿了錢回來,不是也更好?

    這么一想,大家嫉妒的同時也暗恨,自己咋沒遇見這樣的好事兒呢?

    還有的就琢磨,自家有沒有什么遠房親戚在縣里當工人,會不會是自家親戚出了事兒讓蘇小麥撿了便宜。

    總之,這一天,豐收大隊又熱鬧了。

    甚至陳家晚上吃飯的時候,都有些蠢蠢欲動,但是蘇小麥不言語,旁人也不好說什么。最近幾天,陳家幾個媳婦兒覺得心里別扭極了,怎么能不別扭呢?

    現在的日子雖然比前幾年是強了一點點的,但是也只是強了一點點。要說吃飽,那都是沒有的。

    可是就這樣連吃都沒吃飽,他們家又多了人口。雖然心里一千個一萬個不樂意,但是幾個兒媳婦兒又不敢跟公公婆婆叫囂。至于說想給姜甜甜點臉色看……

    他們又委實不敢做的太明顯,做的太明顯攪合黃了老六的婚事。

    他們敢肯定,婆婆能直接給他們攆回娘家。

    可是要是說點稍微夾槍帶棒的話,姜甜甜就跟沒事兒人一樣,好像根本不是說她,更氣人的是,她雖然來吃飯,但是她不做飯!這么一想,真是很生氣很生氣了。

    好氣,還要忍。

    陳家幾個媳婦兒都覺得,自己要憋出內傷了。

    姜甜甜:“我吃完啦!

    她放下碗筷,撐著下巴說:“五嫂,你多吃點呀,明天還要去縣里呢!

    蘇小麥:“……哦!

    陳二嫂陳三嫂陳四嫂:“……”

    用得著你裝好人嗎?用得著嘛!

    真是,太氣了。

    眼看他們這么氣,姜甜甜仿佛根本不知道,她笑瞇瞇:“大娘,您今天晚上要不要去我家睡?咱們聊天到天亮!”

    陳大娘:“也行!”

    陳二嫂陳三嫂陳四嫂:“……”

    好氣!

    你個馬屁精!

    蘇小麥:“……”

    我悟了。

    陳大娘:“行了,等一會兒其他的都是你們來收拾,好好給我收拾哈!別給我掉鏈子!”

    她擼了擼袖子,說:“我今晚就去甜那里睡!

    陳大娘想到這房子以后還要寫自己的名兒,更加的興奮了一點。

    她的房子!

    她這是提前就住上了!

    “老二媳婦兒,你明早做早飯!标惔竽镉纸淮艘痪洌骸袄衔逑眿D兒上班的時候,你們三個輪著干,就不要讓老五媳婦兒來了!

    原來是四個兒媳輪著干,現在是三個。

    三個人臉色都不是很好。

    陳大娘一看就知道她們有什么心思,她啪嗒一聲,將手里的筷子放下,聲音冷嗖嗖的:“怎么著?你們有意見?這還沒怎么地呢!就給我一個個的扔著臉,是想干啥?”

    “大娘,您別氣……”姜甜甜小狗腿兒幫她順了順后背,說:“氣大傷身,做人不可以這樣的。想要活到九十九,咱就得調整心態。凡事樂觀,氣死別人才是本事呢。自個兒生氣什么呀!

    陳大娘點頭:“我們甜甜說的真對!”

    陳二嫂陳三嫂陳四嫂:“……”

    狗腿子!

    陳大娘可沒給他們臉面,繼續說:“你們一個個的還敢給我臉色看,也不想想自己在這個家里占了多少便宜。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怎么著?要讓我把話說清楚嗎?”

    “娘,我們也沒,只不過家里糧食總是不多……”陳二嫂沒忍住,開了口。

    作為長媳,她覺得自己是有這個權利開口的,她可是長媳。

    陳大娘給她一眼,呸了一聲,說:“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家里糧食不多,是我們吃你們的份額了?你們說,你們幾個是不是都這么想!好,既然這么想,那么咱們就掰扯掰扯!老二媳婦兒,你們是不是覺得自己兩個勞動力吃虧了?老三老四,你們也都這么想吧?”

    幾個兒子立刻齊刷刷的:“沒有的,娘!

    陳大娘也不看兒子,就看著三個兒媳,說:“啊呸,真是不要碧蓮!你們吃虧?你們也不數一數,你們家里幾個人?來,你們自己說,你們家里幾個人?你們是覺得自己兩個勞動力是吧?那么你們家娃不吃東西!是喝西北風長大的!嗯?我跟你爹兩個吃你們的了嗎?還是老五媳婦兒吃你們得了?別說老五媳婦兒從來不缺工,就算是她缺了,老五一個月往家里郵三十來塊錢,你們敢說自己沒有花?你們家里用的,不是這些錢里出的?老五和老五媳婦兒說你們這幾個不要臉的一句了嗎?”

    “娘,我們不是……”陳二嫂別別扭扭開口。

    陳大娘:“哦,你們不是說我們老兩口和老五媳婦兒,那是說誰?是說小六和甜丫頭?你們怎么就那么不要臉呢!你們自己說,老五就算是上工不多,夠不夠他自己吃,你們說!”

    幾個人都不敢言語,雖然心里不忿,他們也知道,婆婆說的是對的。

    “還是你們看不上甜丫頭?甜丫頭來吃點飯怎么了?她可是把糧食送過來了,就算是不夠,那也是我們老兩口愿意的!她就算是吃,也是吃我們老兩口的。我們愿意!關你們屁事兒?”陳大娘從前就曉得,得給媳婦兒按下去。有些人的性子,就是那種你稍微給他點顏色,她就陽光燦爛的。

    “甜丫頭愿意帶著嫁妝嫁過來。你們說說你們帶什么了?我以為我上一次說的很清楚了,沒想到你們一個個的還以為我老太婆是個傻的。怎么著?我倒是要去問問你們娘家,一個個的都教育出來些什么下作東西。不懂的尊敬老人,就想著從老人這里占便宜?怎么那么混賬呢?”

    陳大娘越說越生氣,怒說:“你們愛過不過,如果不想過,就給我卷鋪蓋走人,反正我也不是一個兩個兒子。都給我滾,我一毛錢也不給你們!你們都自己出去立個門戶,自己蹲窩棚賺錢養孩子去吧!

    “娘!”

    幾個兒子媳婦兒都嚇了一跳,齊刷刷的叫了出來!

    陳大娘:“別叫我!都是些沒用的狗東西!狗崽子都比你們知恩圖報!真是給你們好處還給出毛病來了!占便宜沒夠兒的玩意兒!”

    “娘,我錯了,都是我的錯。您別跟我一般見識,是我不懂事兒!

    陳二嫂原本覺得,自己是長嫂,在婆婆這里有些面子,不管婆婆的什么,還不都是她的。誰家不跟著大兒子過呢!可是萬萬沒想到,陳大娘好像未必這么想的,轉頭兒就要給他們攆出去。

    她結巴:“娘,我都是我嘴賤,是我的錯!

    她啪的一聲,重重的打在了自己的臉上:“我自己打自己!”

    姜甜甜:“……”好狠。

    不過,她垂著頭,才不去看人呢。

    她就是這樣一個壞女孩兒,別人針對她,她才不要再做好人。

    陳大娘翻白眼,不理會這幾個人。陳二嫂繼續又是一下:“娘,我真的錯了!

    陳三嫂哆嗦著也說:“娘,我們沒有旁的意思,我真的沒有的……”

    這樣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幾個小孩子都嚇的不敢言語,縮成了小鵪鶉,他們不想出去住,他們不要住窩棚。

    陳老二雖然行二,但是是家里的第一個兒子,他跟陳會計和陳大娘也算是最親近的,他趕緊說:“娘,您別趕兒子走。我媳婦兒不懂事兒,也是我的錯。往后我一定管好她。咱家是一個大家兒,可不能分開!別說是現在,不管啥時候,我當兒子的都孝順你們。我媳婦兒要是再找小六和弟妹的麻煩,我就把他攆回娘家!

    陳大娘板著一張臉,陳老三老四立刻也都齊刷刷的表態,生怕自己表態晚了,被攆出去。

    要說別人家,那是頂頂把兒子當回事兒的,但是他們家,還真是未必。陳家幾個兒子都曉得,她娘最喜歡的就是大姐陳紅了,旁人都要排在后面。

    不光是因為物以稀為貴。

    也是因為,他們大姐對爹娘也好,他們幾個兒子加在一起,都不知道有沒有大姐付出的更多。所以幾個小子可不敢爭寵。

    再一個,大姐陳紅混的好,也是最有學歷最體面的,誰家都是愿意把體面的孩子放在最重要的地方。

    “娘,我們錯了,真的錯了!”

    陳大娘:“呵呵,錯?我看你們一點也不知道錯,這是由著自己的媳婦兒欺負老娘呢!

    “娘,真沒有!”打死他們幾個也是不敢的啊。

    陳大娘冷笑出來,陳會計眼看這樣,輕輕拍了一下陳大娘的手,冷颼颼的看著幾個兒子,緩緩說:“就這么一次,我跟您娘,也就不跟你們幾個計較。但凡是再有下一次,我也不與你們說什么,直接找大隊長過來,讓他給我做個見證,你找事兒誰滾蛋。咱們也不提分家。都是我們老兩口攢下來的東西,分給你們這些不孝子?想得美!你們在我們還身強力壯的時候都能覬覦我們的東西,我可不敢說誰能給我們養老!我信不過你們,你們就一分錢也別想要。直接給我滾出去,我是把你們掃地出門!”

    幾個兒子媳婦兒臉色更是蒼白的像紙一樣,這個時候幾個兒媳才想著,自己干嘛惹事兒呢。

    這好端端的,平白的給自己招了一身腥。

    這個時候,幾個當兒子的都有點埋怨自己媳婦兒,好好的日子不會過嗎?非要找茬兒!雖說甜丫頭拿來的吃的確實不多,但是她可把房子當嫁妝送他們家了。

    怎么就好意思說人家呢!

    真是不懂事兒。

    “爹娘,我們保證沒有下一次,我家婆娘如果在不懂事兒,您就給人攆出去。兒子不管那些,離婚!标惱隙WC。

    陳老三和陳老四立刻也跟著這樣說。

    姜甜甜看著三個嫂子的臉色,那臉色真是更加差了。

    她抿抿嘴,想,如果他們家陳清風敢說這樣的話,她就直接給人踹了!

    “你們這是干啥呢?”一陣怪聲怪氣響起,一家子一起回頭,“。。!”

    一聲慘叫響起,不就見門口站著的不是旁人,正是陳清風。

    只不過,他雪白一張臉,真是嚇死個人!

    陳四哥更是夸張到摔下了板凳,一下子挽住了他媳婦兒的胳膊,半躲在了陳四嫂的身后。

    其他人也是鬼哭狼嚎的閃躲。陳清風挑眉,說:“怎么地?連我都認不出來了?”

    他冷漠著一張臉,說:“你們這是什么意思!嫌棄我嗎?”

    陳二哥勉強平靜下來,“小小小,小弟?”

    陳清風:“呵呵!”

    陳清風已經把偽裝的帽子拿了下去,也換了衣服,只不過沒洗臉而已。

    他說:“你們這是什么意思!自家兄弟都認不出來?還有沒有點親情了?”

    姜甜甜立刻起身,很快的拉住他的手:“我給你燒水洗臉!

    陳清風感動:“還是我們家甜甜最好!

    姜甜甜:“那是呀!”

    陳清風看大家驚恐之下,神色各異:“你們剛才說什么呢?”

    幾個兄弟一想到剛才的丟人,立刻異口同聲:“沒事!

    可不能讓老六知道倒霉媳婦兒嫌棄他和六弟妹的事兒,要不然,就六弟這個個性,一定是要搞事情的。

    從小到大,他們太懂了。

    這個人,就是個作死無極限的。

    “什么事兒也沒有,就是你幾個嫂子不懂事兒!标惔竽锟偹闶墙o了他們一個臺階。

    幾個人終于舒了一口氣。

    姜甜甜回頭,樂顛顛的說:“他們剛才都被罵了哦!”

    所有人:“……”

    姜甜甜笑臉兒盈盈:“我……”

    陳四嫂以迅雷而不及掩耳之勢一下子竄到了姜甜甜的身邊,尷尬的笑:“六弟妹,我、我來!”麻溜兒的開始添柴燒水。

    姜甜甜:“……哦!

    她甜滋滋:“你們家真是好和睦的一大家子哦!”

    所有人:“……”

    這個時候說這個話,不像是表揚,更像是一種嘲諷呀!

    不過,假裝聽不懂!

    陳清風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曉得剛才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不過也不用猜的更多,幾乎是可以猜到點一二三四了。他挑挑眉,意味深長的說:“哥,幾個嫂子,是不是嫌棄我們家甜甜?”

    “沒有!這肯定沒有!大家都是一家人!怎么可能!”

    生怕再惹出什么事端,讓事情難看,陳家幾個兄弟幾乎是搶答一樣,異口同聲的。

    陳清風長長的哦了一聲,皮笑肉不笑:“那就好!

    陳大娘:“行了,小六子,你趕緊洗洗過來吃飯!

    陳二哥主動改變話題:“小六。你這是去哪兒了?造成這樣!

    真是太嚇人了,跟個白面鬼似的。

    陳清風:“哦,這不是甜甜過來搭伙兒吃飯嗎?他們家糧食不多,實在沒有辦法,又怕幾個嫂子鬧。畢竟,我們都曉得,幾個嫂子可不是什么善茬子。這不是就想著,看看能不能買點糧食回來。所以,她把所有私房錢都給了我,讓我去給她買糧了!

    這下子,大家愣神兒的愣神兒,尷尬的尷尬。

    陳清風意味深長的點了點桌面,說:“我們甜甜可跟幾個嫂子不一樣,幾個嫂子什么也沒有,空有一身力氣。兩袖清風的帶著一張嘴來我們陳家,所以也就只能干活兒。我們甜甜不一樣,甜甜可以不干活兒,因為她又有房,又有糧!

    頓了頓,他笑了一下,不過卻不達眼底,反而是很浮于表面,帶著幾分皮笑肉不笑,配合這張大白臉,賊恐怖:“人和人,總是不一樣的?偛荒,所有人都一樣吧?那樣,誰還要奉獻!對吧?嫂子!”

    陳家幾個嫂子:“……”

    尷尬,賊尷尬!

    可是,不敢說話!

    至于陳家幾個哥哥則是有些惆悵的看著這個小弟。平日里,他們寧愿看著他偷懶也不想跟他講道理,就是因為完全不想跟他掰扯道理,因為掰扯到最后,他們只會是啞口無言,覺得自己錯上加錯。

    所以,習慣了閉嘴。

    姜甜甜笑瞇瞇:“小風哥哥,你把糧食買回來了呀,那怎么沒有直接拿過來?”

    陳清風:“我一個人拿不動,等會兒讓娘幫我。再說,我得讓哥哥嫂嫂都看見啊,要不然,他們不承認是你搬過來的糧食怎么辦?”

    陳二哥說:“小弟,我們不是這種人,你說的,我們不會不信!

    陳清風:“呵,兄弟都是好的,嫂子就未必了!

    要是往常,幾個嫂子可是一定要說道一下的,但是今天,算了吧!風向不好!

    大家都不說話,陳清風轉頭,低聲:“我把錢都花光了!

    姜甜甜覺得,自己必須有陳大娘的演技,她立刻義正言辭:“那有什么關系!糧食最重要!我都在這邊吃飯了,還要錢干什么?花掉就花掉!”

    陳清風揚起了嘴角,伸手揉了揉姜甜甜的頭,說:“你最好!”

    姜甜甜笑瞇瞇:“你也最好!你是我們村里,不,是全公社,甚至全縣,全國最好的男人。誰也比不上你。又帥又好!

    “你也超級美,跟仙女兒一樣好看,其他人連你一根頭發絲兒都比不上!

    蘇小麥起身:“我去刷碗!

    受不了了,牙要酸掉了。

    其他的人第一次感受這樣的精神暴擊,目瞪口呆。

    好像,汗毛都豎起來了。

    大家各有想法。

    可是,不包括陳大娘。

    陳大娘沉浸在姜甜甜把錢都給了陳清風換糧里,感動的淚眼汪汪:“甜啊,你這丫頭,怎么就這么實在呢!這個家里,一個個偷奸;瑑旱,就你一個丫頭是最實在的。大娘最喜歡你,往后誰敢欺負你,我就打斷他們的狗腿!”

    姜甜甜翹著嘴角,圓溜溜的大眼睛亮晶晶:“我也最喜歡大娘了!

    兩個人手拉手,異口同聲:“我們就是親母女!”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