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 拍馬屁現場教學
    姜甜甜起晚了。

    不過,她覺得這太情有可原了。她昨天早出晚歸,可累了呢。

    姜甜甜想,沒事兒她還是別去公社了,這兩個小時的路程,也能給人累到發瘋。蘇小麥和大虎二虎都不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走的。不過姜甜甜倒是看到鍋里燒了水,現在還是熱乎乎的。

    姜甜甜洗了臉,給自己溫了兩個包子一個雞蛋,大口大口吃掉。

    姜甜甜喜滋滋的吃完,心中默默感慨,如果每天的早飯都這么豐盛就好了。

    不過,她看看自己的存貨,包子只剩下兩個了,雞蛋一個。如果不是昨天他們兩個人沒有吃陳大娘給帶的雞蛋,現在連雞蛋都沒有呢。

    可憐巴巴。

    姜甜甜喝點水順了順,聽到外面傳來開院門兒的聲音:“甜丫頭,還沒上工呢吧?”

    姜甜甜趕緊出門,看到陳大娘趕著兩只雞進來,姜甜甜圓溜溜的大眼睛立刻瞪大了,說:“大娘,這雞是給我的嗎?”

    陳大娘點頭:“可不么!前幾天不是說,我給你抓兩只雞過來嗎?你看這咋樣,我跟你講,這兩只雞,都是正經的下蛋雞。你好好養著,就能隔三差五的吃到雞蛋了!

    阿彌托福,這樣小六子那小王八犢子就不能再偷家里的蛋了!

    陳大娘在內心補充了一句,隨后,她說:“不過這雞是剛從北鎮大隊抱過來的,突然換地方,估摸著這幾天不好下蛋。你最好喂點蟲子什么的,讓他們緩一緩,緩過來,下蛋也快!

    姜甜甜從來沒有養過活物,她看著眼前的兩只雞,認認真真的聽陳大娘的教導。這樣虛心的態度引得陳大娘心里這個熨帖!她含笑:“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盡管來問我!

    姜甜甜:“好呢!

    她笑盈盈的,似乎想到什么,說:“大娘您等我一下!

    她快速的進屋,出門說:“您閉眼張嘴!

    陳大娘:“???”

    雖然迷惑,但是還是聽從了她的指示,姜甜甜立刻將一顆糖,放在了陳大娘的嘴里,陳大娘感覺到甜滋滋的味道,趕緊睜開眼:“這。!”

    姜甜甜獻寶的說:“我昨天買的糖,甜吧?”

    陳大娘呆愣愣的看著姜甜甜,好久,眼圈兒有些微微的紅潤,她有些不自在的別開眼,說:“你這丫頭,給我糖吃干什么。昨天給報包子,今天又給糖。好東西咋不知道自己吃呢!真是個傻孩子!

    話是這么說,倒是掩蓋不了自己瘋狂上揚的嘴角,她滿臉都是笑容,那一臉的皺紋都局促的皺在一起了,如同燦爛的野菊花。陳大娘:“你昨天走了一路,累壞了吧?這樣,你今天就別去上工了,在家好好休息一下。你在豬圈那點活兒。我當捎兒就給你干了!

    姜甜甜:“咦?嚶!”

    不等她回答呢!陳大娘嗖嗖嗖的就出門了,腳步快得很。

    姜甜甜:“?”

    嚶嚶嚶,這個時代的人,果然好淳樸!

    真是,民風樸實又單純的好時代!

    “小嬸……”

    一陣細微的聲音響起,姜甜甜疑惑的看了過去,就見一個瘦瘦巴巴的小黃毛丫頭躲在籬笆的不遠處,偷偷的看著姜甜甜,一臉的渴望。

    姜甜甜想了一下,認出這是三妞兒,這是陳家三房的二閨女。

    姜甜甜對陳家的這些小孩子印象不深刻,不過卻也認得出。三妞兒今年才五歲,不過看起來也就四歲的樣子,瘦瘦巴巴沒二兩肉的小黃毛。

    “三妞兒,你有什么事兒嗎?”

    三妞兒沒想到姜甜甜突然跟她說話,自己愣是嚇了一跳,她原以為,自己是在肚子里叫,沒想到竟然真的就叫出來了。她縮縮小身子,有點怕怕的看著姜甜甜。

    姜甜甜又問了一句:“你有什么事兒嗎?”

    眼看她不回答,姜甜甜果斷:“不說我就走了哈!

    她自己才是一個十七歲的“寶寶”,所以對小孩子并不那么感冒,也沒有什么一般穿越女的母愛。她自己還需要母愛呢。

    小孩子最敏感,姜甜甜對他們沒有那么親近,小姑娘是感覺到的,眼看姜甜甜要走,她想到剛才她奶那滿足的表情,鼓足了所有的勇氣,說:“我、我幫你干活兒!小、小嬸、你、你能給我糖嗎?”

    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

    姜甜甜:“咦?”

    她回頭,看向了小黃毛。

    三妞兒生怕她不用自己,趕緊保證:“我會抓蟲蟲!”

    她學著幾個堂哥平時在家里的樣子,盡量爭。骸拔颐刻於寄茏ズ枚嘞x蟲,我抓蟲喂雞,我、我想吃糖……”

    姜甜甜看看瘦巴巴小姑娘,又低頭看了看雞,說:“行啊!

    三妞兒驚喜的看著姜甜甜,不敢置信!

    姜甜甜:“這樣好了,你每天抓蟲,蟲子不夠就挖菜。每天讓我的兩只雞吃飽,我就給你一塊糖,怎么樣!

    三妞兒:“好!”

    她高興的晃蕩小揪揪,摳著手指,可認真可認真了:“我一定好好干!

    姜甜甜隨意:“抓蟲是主要的,沒有蟲再挖菜哈,如果你偷工減料我就換人!

    “偷工減料?”小姑娘不是很懂。

    姜甜甜:“就是你故意糊弄我,全都挖一些菜來!根本不捉蟲!

    三妞兒趕緊保證:“我不會噠!”

    姜甜甜點頭:“那行!

    一大一小,果斷的達成了交易。

    三妞兒開心:“好!我這就去!”

    她一刻都不敢耽擱,立刻嗖嗖嗖的跑開。

    她要抓蟲,她要吃糖!

    小姑娘跑開了,姜甜甜蹲在院子里,看著兩只老母雞碎碎念,“你們可要好好給我下蛋啊,你看看,為了好好的富養你們,我這是廢了多大的心。跟村里其他的雞比起來,你們多幸福!你們曉得嗎?”

    兩只老母雞:“咯咯咯咯咯!”

    姜甜甜:“你們還給給我笑,我告訴你們,不可以傻笑!要好好吃東西,多多下蛋!每天都要下蛋!要不然,我就把你們宰了做成烤雞!

    兩只老母雞:“咯咯咯咯咯!”

    姜甜甜:“都給我好好做雞,乖乖下蛋!”

    姜甜甜教育了兩只雞,隨后起身,她拿了兩包糖,來到隔壁:“王大嬸!

    王大嬸正準備去上工呢,就看到姜甜甜笑盈盈的站在門口,她說:“甜丫頭來啦,怎么的?有什么事兒嗎?”

    姜甜甜進了院子,將自己準備好的兩包糖交給她,說:“大嬸,我昨天去縣里了,給您帶了兩包糖。前天的事情,謝謝您的幫忙呀!

    王大娘:“你這是干什么!遠親不如近鄰,都是鄰里鄰居的,誰家有個困難不伸手?再說我們也沒干啥!就是給你撐個腰。你這是干啥,快拿回去!

    姜甜甜堅定搖頭:“不,我都拿來了,就是給您的!”

    她果斷的往王大娘手里一塞,咚咚咚就跑出了院子!

    王大娘:“哎,這孩子!這孩子真是……”

    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了,她低頭看看手里的糖,想了想,到底是收下了。既然孩子這么堅定要給,那么她也不推辭了。不過,她心里可是曉得的,往后要多多照看這個小姑娘。

    姜甜甜回了家,深深的吁了一口氣。

    人情往來,好復雜哦。

    不過小風哥哥說的對呀,兩家距離這么近,有個什么,也能幫得上忙。該交往,可不能太吝嗇。姜甜甜坐在板凳上,看著他家的新晉成員――兩只雞,琢磨養雞這個事兒難不難。

    其實仔細想一想哦,一塊糖一分錢,她每天都用糖來換雞的口糧,也不是那么合適的。

    不過,反正她今年應該會嫁人,嫁了人,這雞也就不歸她管了。這么一想,好像也不過就是幾個月,幾個月,她還是消費得起的。如果說雞吃了蟲還敢給她罷工不下蛋!

    姜甜甜冷颼颼的盯著雞,琢磨是烤雞好吃還是燉雞更香。

    兩只雞:“咯咯咯!

    迅速竄開!

    姜甜甜:“感受到我的殺意了吧?哼!”

    姜甜甜隨意的往后一靠,靠在墻上,她撐著下巴,繼續看雞。

    不過腦子里想的倒是她的小男盆友,也不知道,小風哥哥在干嘛,是不是去上工了。

    陳清風上工?

    不,不存在的。

    陳清風以“累壞了”的名義,也躺在家里裝死呢。

    平日里都偷懶,更不要說真的累了的時候了。

    不過雖然偷懶,陳清風也不是啥事兒也沒干,他把家里最大的兩個男孩子和兩個女孩子都叫在了一起。

    “一大籃子蘑菇換兩塊糖,一小籃子蘑菇換一塊糖。你們要是干,撿到了就去找你們小嬸兒;如果不干,我就找別人了。你們曉得的,小叔我可是向著你們,才把這個機會給你們的,你們要是不愿意。我有的是人選……”

    陳家一共九個孩子,四個大一點的孩子瘋狂點頭,說:“愿意的,我們愿意!

    不過大妞兒到底是大一點,她輕聲說:“可是如果我們不能撿蘑菇回來,奶會罵人的!

    大妞兒是大虎和二虎的親姐,大虎:“罵又不少塊肉,能吃糖就行!”

    陳清風懶洋洋像是沒有骨頭一樣斜楞靠著,說:“你們腦子是石頭蛋子啊。非得全部換糖啊,就不能自己留一點?”

    “對對對!”

    四個小孩兒高興的正準備走,冷不丁看到門口站個人。幾個人嚇了一跳,齊刷刷的:“五嬸!

    蘇小麥也沒有想到,自己就是回來拿點東西,就遇到大型教唆犯罪現場。她尷尬的看了一眼幾個孩子,又看了看陳清風,點點頭做了一個示意,轉身就出門。

    幾個小崽兒立刻嘰嘰喳喳:“小叔,咋辦?”

    陳清風微微眉眼,隨后毫不在意:“原來咋樣就咋樣唄!怎么著?你們不想吃糖?”

    “想!”

    幾個人齊刷刷的。

    陳清風微笑:“那還有啥可說的?想從我這里拿吃的,還想不付出?”

    說起這個,幾個孩子立刻堅定起來,果斷的搖頭:“不敢想不敢想!

    他們家小叔,可從來不讓著他們的。

    幾個小家伙兒立刻一起出門,二妞兒看到四妞兒和五妞兒在院子里編花繩,問:“三妞兒呢?”

    四妞兒搖搖頭:“不知道!

    二妞兒:“那你在家跟五妞兒玩兒,姐姐去撿蘑菇啦!

    “好!”

    幾個小孩子一同出了門,陳清風也跟著出了門,剛走沒多遠,就看到村里的小混子二狗子溜達過來,他見到陳清風,擠眉弄眼:“陳小六,都這個點兒了,你去上工?你該不會是又想混一天的工吧?”

    陳清風:“你哪只眼睛看見我準備去上工了?”

    二狗子夸張的笑:“哎呦,真是沒見過偷懶還這么理直氣壯的!

    陳清風淡定的微笑,一張氣死人不償命的笑臉兒:“那沒辦法啊,我爹娘哥嫂,就連在公社當工人的姐姐都愿意管我。那有什么辦法呢!就是這么討人喜歡!這一點,我跟你就不一樣了,你不上工,可就沒得吃了!

    二狗子:“……”

    他恨恨的瞪了陳清風一眼,不過很快的,又嘲諷說:“那倒也是,誰有你臉皮厚啊。自己不上工,還哄著老娘給沒過門兒的媳婦兒干活!誰家有你這么個兒子,真是幸運,太幸運了!

    陳清風一甩頭,笑:“那咋不幸運呢!我未來的媳婦兒,還能給我帶個房子進門呢!

    二狗子:“……”

    二狗子發現,每一次,陳清風都能刷低他的下限。

    這人就這樣干,竟然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真是丟人現眼。

    他覺得,同樣是這個村里被大家嫌棄又不著調的。他最起碼還會主動賺錢養活自己?墒沁@個,真是不要臉到了極點。

    真是,不想與之為伍!

    二狗子再看陳清風一眼,翻個白眼,立刻加快腳步。

    倒是陳清風看著他,眼神閃了閃,說:“哎不是,你這去哪兒!走的這么快!”

    “要你管!”

    二狗子走的更快,好像陳清風是什么瘟疫一樣。

    陳清風原本是打算去豬圈的,但是聽說姜甜甜沒有上工,就直接去了她家。果然,一開院門兒就看見姜甜甜坐在院子里發呆。

    “咯咯咯!”老母雞正在滿院子溜達呢。

    陳清風:“呦,我娘把雞抓來了!”

    他湊過去,坐在了她的身邊,說:“想什么呢?”

    姜甜甜:“想你呀!”

    陳清風瞬間笑了起來,他說:“我就知道你最稀罕我!

    姜甜甜側眸看他,問:“你吃飯了嗎?還有兩個包子,我給你拿!

    陳清風:“不用,你留著吃……”

    姜甜甜卻不聽他的,她笑盈盈:“還有兩個,我們一人一個!

    陳清風遲疑了一下,沒有再次阻攔,他說:“我這兩天吃的也太好了!

    姜甜甜笑嘻嘻:“吃完這頓,可就沒有了!

    姜甜甜不喜歡吃涼的東西,她把包子溫進鍋里,陳清風立刻添柴火,他說:“下午沒事兒,我去給你撿點柴!

    甜甜立刻點頭:“好的呀!

    鍋里很快的傳來肉包子的香味兒,姜甜甜吸吸鼻子,說:“人間美味,就該是這樣!

    陳清風:“最近風聲緊,我們悠著點。過些日子,楊木頭的事兒過去了,我去公社在買點細糧,你可以隔三差五的吃一些!

    雖然姜甜甜從來沒有說過什么,但是陳清風就是有一種感覺,甜甜原本的日子,過的是很好的。她出門很少很少,姜老二看起來也不是什么過的富裕的。

    可是人的性格騙不了人。

    甜甜分明就是被嬌養出來的小姑娘呀。

    不過他也有點明白,自己那個過世的老岳父為什么拘著姜甜甜不讓她出門了,別人家都餓的面黃肌瘦的,又黑又黃。她雖然很瘦,但是白白凈凈的,一看就不是那種餓過的女孩子,誰還看不出來點貓膩?

    這樣就算是姜老二裝的在窮,恐怕也是一樣容易招人眼的。

    他們家又沒有什么人,人丁單薄,真有點事兒,都不會有人幫忙。

    所以她出門少,陳清風就很理解了。

    不過也虧得,這幾年下鄉知青比較多,一個個都是比較像樣兒,所以倒是也襯托著,姜甜甜的白凈就不那么出眾了。

    他說:“你坐邊兒上一點,柴火別弄在身上!

    姜甜甜嗯了一聲,說:“我知道!

    眼看鍋開了,姜甜甜掀開鍋蓋:“唔,好棒哦!”

    正準備下手,就聽到院子里有聲音,陳清風一抬頭,看到蘇小麥進來。

    姜甜甜捧著手里的肉包子:“……”

    陳清風:“……”

    蘇小麥:“……”

    幾眼懵逼。

    陳清風:“五嫂,您該不會是盯我的梢兒吧?”

    蘇小麥瞪大了眼:“不,我不是我沒有!”

    她是閑的沒事兒干了嗎?去盯著小叔子?再說,這話傳出去,還能聽嗎?

    她正要解釋,就聽姜甜甜說:“小風哥哥,你別胡說。五嫂你快進來!

    蘇小麥有點尷尬,她很想放下東西就走,但是姜甜甜卻一把拉住她,將她拽進了屋里。蘇小麥手里提著一個小小的破舊竹簍子,不是那種大的,反而只有男人兩個拳頭大小。

    姜甜甜不經意一掃,瞬間整個人頭皮發麻,幾乎要炸開。

    她快速的后退一步,指著她的小竹簍,結結巴巴:“你你你,你怎么帶這個來!”

    一團團,蠕動的蚯蚓,看著就覺得整個人都反胃。

    本來蚯蚓就不是什么可愛的東西,這樣一大團,密密麻麻。更是讓人覺得受不了。

    姜甜甜覺得,她也不是完全不能吃苦,膽子小到不得了?墒,這東西簡直容易讓人一秒變成密集恐懼癥患者。那股子不適應,是從毛孔里散發出來的。

    姜甜甜盯著蘇小麥,動也不動。

    蘇小麥沒想到她害怕,愣了一下,不過也解釋說:“這是娘讓我幫你挖來喂雞的!

    姜甜甜:“嚶嚶!

    她看都不想看,頭皮發麻,汗毛樹立!

    不可以,她真的不可以!

    陳清風:“謝謝五嫂,你放這兒吧,等一下我去喂雞!

    他上前輕輕的攬了攬姜甜甜的肩膀,說:“不要怕呀。有我呢!

    姜甜甜:“……”

    她輕輕的靠著陳清風,說:“我、我不怕的!”

    陳清風:“嗯,你不怕。你超大膽!”

    姜甜甜抬頭,陳清風揉揉她的頭,說:“你只是不喜歡它!

    姜甜甜再次點頭。

    蘇小麥看著兩個人的樣子,默默的轉身出門喂雞,她不想留下繼續吃狗糧。

    “五嫂!

    姜甜甜突然叫住蘇小麥,蘇小麥回頭:“有事?”

    雖然住在姜甜甜家,但是蘇小麥只是晚上過來睡覺,話也不多的。所以她跟姜甜甜也不算是很熟悉。其他幾個妯娌,她有上輩子的經驗,還是比較曉得的。但是她的上輩子,根本沒有姜甜甜這個人。

    所以,可以說她跟姜甜甜是最陌生的。

    姜甜甜將自己手里的包子掰開,分給蘇小麥一半,說:“給你!

    蘇小麥一愣,呆呆的看著姜甜甜。

    好半響,她說:“我不會出去說的!

    姜甜甜認真:“我不是怕你出去說。只不過,見面分一半。你都看見了,我怎么好意思再吃獨食?再說,我也不白給你!

    蘇小麥安靜的看著她,就聽姜甜甜說:“這可是縣里賣的肉包子哦,你好好嘗一嘗,學一學人家的手藝。等過年的時候,家里做大肉包,你就可以動手啦。到時候,我要多吃一個哦!

    蘇小麥很沉默。

    姜甜甜:“給你啦!”

    她又揚了一下手上的半個肉包子,蘇小麥掃了一眼,終于伸手,將肉包子接了過去,她低聲說:“好!

    姜甜甜俏生生的笑了出來,說:“那說定了哦!”

    蘇小麥低頭看著自己的肉包子,輕輕咬了一口,即便不是新鮮做的,肉包子還是散發了很濃的香味兒,縣里做的肉包子很簡單,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若說好吃,蘇小麥自信可以做的更好吃。

    當年她出門在外,拿著一張假的介紹信,東躲西藏。在這個年代,沒有介紹信是什么也干不成的,她覺得自己都要走到絕路了。好在,被一對老夫妻收留了。

    老夫妻在山城開了一家小飯館,這個年頭兒,敢干這個都是背后有門兒的。所以他們也就留下了蘇小麥。蘇小麥不要錢,管吃管住,在那家隱蔽的小飯館兒干了七年。聽說老爺子祖上就是干這個的,手藝十分了得。雖然他在這方面處處防備蘇小麥,不讓她沾染一點廚房的事兒,但是日久天長的,她還是偷學了一手的手藝。

    雖然山城從來都是偏辣,但是包子倒不是的。

    蘇小麥有自信,自己可以做的更好的。

    思考的功夫,她就將手里的半個包子吃掉了,再一看陳小六與姜甜甜兩個人,兩個人你一口呀我一口,我一口呀你一口。吃的十分津津有味兒。不僅如此,還帶著一點點,搞對象的小甜蜜。

    蘇小麥和陳清北已經算是保持郎有情妾有意了,可是也沒有他們這個勁兒。只讓人看著就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蘇小麥默默的轉身,出門喂雞。

    蘇小麥很快的離開,陳清風小聲:“你好像對我五嫂很好!

    姜甜甜:“抱大腿呀!

    她語重心長:“抱大腿拍馬屁這種事兒,就要在人家落魄的時候做,這樣才有雪中送炭的情誼;等到她牛逼起來,你再做,那就只能是錦上添花了。不管什么時候,雪中送炭都是好過錦上添花的!

    陳清風:“你就是認準了,我五嫂會比較厲害?”

    姜甜甜果斷點頭:“我不會看錯噠!”

    陳清風想一想,如果說原來五嫂比較軟弱,那么現在可真不是那樣了。不說旁的,就說五嫂悄無聲息給蘇家來的那一手兒,就很不簡單了!

    他點頭:“你說的有點道理!

    兩個人討論的時候也沒有想到,這一天竟然來的這樣快。

    蘇小麥是很典型的外柔內剛,比別人多活二十多年,總歸不會在她的性格里留下痕跡,而且,當年那個時期的小飯館兒,能來的起的,大部分都是有些“能力”的人。

    見識的多了,自然也就慢慢的培養起來。

    蘇小麥吃了姜甜甜的包子,越發的肯定如果自己來做,一定是更好的。她現在就琢磨,她是不是,也可以盡快的做起小買賣?按理說,她該是在觀察一段時間。但是蘇小麥又知道,她必須緊迫起來。

    所有人都可以不緊迫,她不可以。

    因為,別人都不知道,今年秋天會因為一場大暴雨而欠收,最后收上來的糧食,只有三分之二。讓人十分傷心。當然,如果說今年這個大暴雨的欠收只是開端,那么明年會更差。上一輩子,她過完年就離開了豐收大隊去了陳清北那邊?墒撬獣躁惽灞焙图依锏穆撓,也曉得,明年會干旱,又是很不好的一年。雖說沒聽說誰家餓死了,論艱難和□□沒得比。但也還是困難的不行,日子過得很苦。農民都是靠天吃飯,天不好,就是要人命了。

    陳家這樣的家境都是如此,更不要說旁的了。

    蘇小麥沉默的想了一會兒,主動湊到了陳大娘身邊,陳大娘今天可是喜氣洋洋的,整個人都透著喜慶勁兒。滿是快活。

    她一大早含著糖,已經從南走到北,從北走到南了。

    現在整個豐收大隊都曉得,她那個還沒過門的小兒媳是多么的乖巧多么的懂事兒。這真是嫉妒的一干當婆婆的恨不能用白眼球兒剜死自家的兒媳。

    糖雖然金貴的很,但是大家又覺得,其實陳婆子說的對啊。

    一塊糖,在金貴也才一分錢。

    除非是苛待兒媳婦兒到死的那種惡毒老太太,但凡有點心,總是能夠攢成的。每年雨季攢點蘑菇送到公社的副食品收購站,都能賣個毛八分了。

    所以,各家婆婆都很氣憤都很惱火。

    而陳大娘在收獲了一圈羨慕與嫉妒之后,覺得自己干活兒都比以前還有勁兒了。

    這心情,就是一個字兒――爽。

    蘇小麥,她就是這個時候過來的,陳大娘看她過來,問:“給蚯蚓送過去了?”

    陳大娘和她男人可不一樣,她男人是一心一意為人民服務。她倒是覺得,小兒子說的有點道理。雖說,偷懶的太多確實不好。但是,適當的小偷懶,干點兒自己的事兒,也是應該的。

    畢竟也沒得把一腔力氣全都用在這上面吧?

    你不偷懶,人家別人還偷懶的。

    但是幾個傻兒子就是跟他爹學的,老實肯干。真是愁死個人,她的幾個孩子啊,就她大閨女像她,有腦子又聰明。剩下幾個兒子,嘖嘖,要么就太老實,要么就太鬼精。

    真是愁人!

    “娘,我有點事兒,想跟你說!碧K小麥壓低了聲音。

    陳大娘掃了她一眼,還沒說話,就聽到哨聲響起,這是中午結束了。蘇小麥跟陳大娘兩個人一起往家走。前天才下過雨,這兩天正是蘑菇最好的時候。

    她的三個嫂子都請了假,去山上撿蘑菇了。

    當然,也不獨獨是他們家這樣,村里人口多勞動力多的人家,好些個都這么干。不過也幸好三個嫂子不在,倒是讓蘇小麥可以和陳大娘說點悄悄話。

    蘇小麥:“娘,我想去城里賣包子!

    陳大娘一下子蹦了起來:“啥。!”

    她真是生生被蘇小麥的開門見山嚇到了。不可置信的看著蘇小麥。

    而其他人看到陳大娘這樣,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兒,豎起了耳朵。

    不過陳大娘可不給別人偷聽的機會,立刻拉著蘇小麥,快走了幾步,她低聲罵:“你又在作什么!好端端的胡說什么,你不曉得,投機倒把是要去蹲籬笆的嗎?我看你是瘋了!”

    蘇小麥:“娘,我是為了家里好的。我就一個人,連個孩子都沒有,能吃多少?就算是真的賣了錢,也不是我自己花的。我想去賣東西,也不是為了我自己的!

    她輕聲細語:“我就是覺得,咱們只種糧食,只守著這些,那將來可怎么辦!將來我跟清北有了孩子。將來小六夫妻結了婚,總也是要有孩子的。咱家人越來越多,每年的糧食是有限的,咱們怎么苦一點都沒關系,但是不能苦著孩子吧?雖然我現在還沒有孩子,但是我先頭兒傷了身體,一旦懷孕,不定就要養著。那個時候家里又缺了勞動力,不是更艱難嗎?再說如果我那個時候真的不能上工,幾個嫂子怎么想?清北還要過年才能回來。他這次回來,我是卯著勁兒想要懷上的。所以我就想著,趁著大半年,多攢點錢,咱們換了糧食藏在家里。就算是我真的有了不上工,您也能為我做主!

    蘇小麥說的話,也不是忽悠陳大娘,她是真的這么想。

    雖說,不僅僅是這樣,但是她曉得婆婆的為人,知道怎么說才更容易勸說陳大娘。

    “娘,我曉得我跟幾個嫂子不能比,正是因為不能比,我才想做的更好,我知道您擔心這事兒牽連到我爹,或者是清北。但是您仔細想想隔壁楊柳大隊的事兒。只要成分好,他們沒有捉賊拿贓,就不能咬死了我們是投機倒把。而我想賣的是什么?是包子!如果真的萬不得已,我直接吃了,他們上哪兒去找!證據都沒有,憑啥說我是投機倒把?您說對吧?”

    事情當然不是這樣,但是不妨礙蘇小麥這樣說服婆婆。

    陳大娘沉默下來,好半響,她說:“這事兒,等我跟你爹商量商量!

    沒有直接拒絕,就是有門兒。

    不得不說,蘇小麥的話是說到陳大娘的心里了。

    蘇小麥再接再厲:“如果確定下來要干這個,娘,就在您屋里地下挖一個大點的地窖。咱們賺了錢,直接換成糧食,藏在地窖里。沒什么比糧食更實在!

    陳大娘點頭,瞅他一眼:“你嫁過來快兩年,就這話說的最有道理!

    蘇小麥:“……”

    她原來一直都很怕這個婆婆,覺得她賊兇。雖說她重生了,雖說也知道她不是個壞人,但是卻還是親近不來。有些隔閡,是一直都在的?墒菑慕鹛鹕砩,她突然就發現,自己婆婆沒有那么難相處。

    甚至可以說,有點好哄。

    還真沒想到,還真是……這樣!

    想到自己前世的忐忑,一時間,她倒是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好像,自己更蠢一些!

    她認真:“娘,今天中午幾個嫂子都不回來吃飯,我給您露一手兒,讓您試試我的手藝,看看能不能換錢!

    陳大娘別別扭扭:“這事兒還沒定,我得跟你爹商量!

    蘇小麥:“我曉得的!

    陳大娘:“叫你弟妹來家里一起吃!

    蘇小麥:“哎!”

    頓了一下,她說:“娘,我覺得……要不,咱們讓她跟咱家一起吃吧?”

    蘇小麥也曉得糧食的重要,她說:“咱們問問她,如果她愿意就把糧食拿過來,這樣她也省了事兒,也省了柴火,不用多撿草。如果她不愿意,那就當我沒說,您看成嗎?”

    陳大娘抿抿嘴,有點糾結。

    “我就是覺得,她一個人吃的也不多,還要做三頓飯,實在是太麻煩了。真是不怎么有必要的。再說,咱們也沒有誰占誰便宜的說法,她一個小姑娘吃的不多。咱們也不要她很多糧食啊!

    蘇小麥心里明白,姜甜甜是一定愿意的。

    她可是看的明白呢,小姑娘懶洋洋的不愛做飯!

    現在就是,還得勸她婆婆。

    不過倒是沒想,陳大娘竟然沒有猶豫太久,她點頭:“成吧,你問問她!

    蘇小麥:“哎!

    姜甜甜,姜甜甜當然是愿意的呀。

    她不愿意,才是一個傻蛋呢!姜甜甜吃夠了每天無休止的烤地瓜,她要吃飯!她要吃熱乎乎的飯菜!

    姜甜甜:“五嫂,你人真好!我就知道,你就是人美心善的大好人!

    視線的余光瞄到陳大娘走在門口偷瞄過來的表情,她立刻繼續說:“五嫂,我宣布,你是咱們豐收大隊第二美!”

    蘇小麥正在做飯,她條件反射的接了一句,說:“第二?那第一是誰?該不會是你自己吧?”

    她調侃了一句。

    姜甜甜立刻義正言辭:“當然不是,我排在第三!第一必須是我們最最可愛,最最溫柔,最最善良,最最聰明,最最好看的大娘呀!

    蘇小麥:“……”

    陳大娘愣住,隨后就是野菊花笑容。

    姜甜甜:“大娘真的是咱們豐收大隊最好的人,大叔真是太幸運了,能找到大娘這么人好看,性格又好的人。雖然沒有見過年輕時候的大娘,但是我知道,她年輕的時候肯定是咱們公社一枝花!”

    蘇小麥:“……”

    姜甜甜:“我這可是有理有據的哦,我覺得,陳大叔長得也就普普通通呀。但是你看我小風哥哥,他長得多好!咱們大隊,沒有人比他更帥!我就覺得,就算是全公社,全縣,他也能排第一!而且,大姐和幾個哥哥也不差!我覺得哦,他們都肯定是像娘!肯定是的!”

    蘇小麥:“……”

    姜甜甜:“再說,大姐和小風哥哥讀書都那么好,還能完全是靠勤奮嗎?看我小哥哥的人就知道他不勤奮。一定是遺傳!是大娘的聰明,遺傳給了我小哥哥!

    蘇小麥:“……”

    姜甜甜覺得,女主真是話太少了。拍馬屁都不會咧!

    既然這樣,她就幫幫忙吧。

    “五嫂,五哥是什么樣兒!是不是特別英勇威武?我知道的,當兵的人一定是這樣。大叔文縐縐的,肯定不是像大叔,我覺得,干練果斷,英勇威武這個好品質也是像大娘!

    蘇小麥:“……”

    姜甜甜捧著下巴,說:“大叔怎么這么幸運!能娶到公社一枝花!

    蘇小麥終于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她深深的看了姜甜甜一眼,終于明白自己和姜甜甜的差距在哪里了,她以為,自己剛才已經是拍馬屁了。

    但是原來,真是小巫見大巫。

    不過,這么流于表面的吹噓,真的好嗎?

    “哎呀,所以老天爺從來都不公平呀,給了一些人好看的臉蛋兒,還給了她聰明的腦子,優秀的品質,幸福美滿的家庭和孝順懂事兒的兒孫。有的人,就是普普通通!

    她點點自己的鼻子,說:“我就好普通!

    蘇小麥:“……”

    不,你一點也不普通!

    她默默的偷瞄一眼婆婆,就見婆婆笑的都合不攏嘴了,一張臉春光燦爛!看著姜甜甜的眼神兒,比看親兒子親閨女還親!

    蘇小麥:“……”

    哦,這么吹噓很好。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