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大娘和三個兒媳一起往家走,幾個人的面上都帶著幾分喜色。

    他們這一次,收獲頗豐。

    “娘,咱們這次收獲真不錯,沒想到能挖到這么多小蒜,這是太值得了!标惗┨镎墟犯吲d的不像話。

    “可不呢,沒想到今天小蒜這么早就長好了,要不是五弟妹說,咱可就要錯失先機了!标愃纳┩跸愦灰彩窍沧套痰。誰不高興呢!小蒜不是什么特別珍貴的東西,但是每到春天,他們這些婦女可是一點都不想放過的呢。這東西不僅提味兒,冬天吃還能驅寒,遇到一些小毛病,吃一吃也是有些用處的。

    所以每年春天,大家都一股腦的爭奪“資源”,畢竟,多挖一點小蒜,可能就省了藥錢。

    陳三嫂黃美玲在家里一貫都是最怯聲怯氣的,她掩蓋不住的笑意,不過仍是說:“這事兒也是五弟妹眼尖,只是,她這回去上茅房,怎么就一去不回了。?”

    她小心翼翼的瞄了陳大娘一眼,若有似無的上眼藥:“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被她娘家弟妹傷了頭腦子不好了,要說,這老蘇家真不是東西。五弟妹怎么就容著他們,拎不清呢!

    陳大娘:“呸,老蘇家都是什么狗東西!他……”

    還沒說完,就聽陳四嫂失聲叫:“娘,那是不是咱家的方向?”

    陳大娘順著陳四嫂的眼神兒望過去,就見濃濃的煙,這一看,陳大娘立刻變了臉色,叫:“快回家。!”

    旁人看不出來,陳大娘火眼金睛,還能認不出自己家?那必須不可能呀!她心里竄起大火,嗷嗷的往家里跑,一馬當先,最快抵達。

    “快救……”火字尚且沒有說出來,就看自家安然無恙。

    只有幾個鄰居圍在院子的周圍,三三兩兩,指指點點,不知低聲嘀咕什么。

    而自家幾個男人也都坐在院子里,臉色并不很好。

    陳大娘氣喘吁吁,也不理會旁人,一把推開人群,進了院子:“這是怎么了?”

    她趕緊看向了主屋的灶臺,灶臺邊兒,蹲坐著一個臟兮兮的小花臉。

    陳大娘:“。。???”

    姜甜甜立刻一把拉住陳大娘,說:“您終于回來了。!”

    一臉的見到了救星,她抹了一把臉,原本的小花臉兒更不像樣了,灰蓬蓬的。

    陳大娘還是懵著的,“你這是……怎么了?這咋這么多煙?”

    姜甜甜還沒回答,就看陳清風已經從外屋進來了,他趕緊的說:“娘,您快去看看我五嫂!

    轉眼間,陳大娘就被陳清風拽出了門,這個時候倒是也不用陳清風說什么了,陳家幾個后來一步的兒媳在門口婆子嬸子大嫂子的嘴里聽了個七七八八。

    姜甜甜和陳清風不用說,陳家幾個道聽途說的兒媳已經開始叭叭叭了。

    道聽途說,難免添油加醋,現在的最新傳言就是“蘇家婆媳聯手欺負已經出了嫁的蘇家閨女,把她打到小產!

    打到小產!

    你聽聽,多嚇人。

    陳大娘聽到這里,已經氣得顫抖了,她是有多盼著這個孩子!結了婚的四個兒子,只有老五還是一個崽都沒有。這當娘的哪里能不著急?

    可是現在,蘇家干了啥!

    蘇家害了她大孫子!

    她虎著一張臉,恨恨說:“這個老蘇家,真是把我們老陳家當成沒有血性的泥人兒了!”

    她抄起掃院子的大掃帚,這就要沖出去,關鍵時刻,倒是陳清風趕緊攔住了人,他說:“娘,您還是先看一眼五嫂!”

    陳大娘一口氣梗在嗓子里,上不去下不來,她想說“孩子都保不住還能干啥!”但是心里又是曉得,真的出了這種事兒,肯定是蘇小麥最傷心。他們再盼著有個孩子,都敵不過她。

    她深深的吸一口氣,說:“我進去看看她!

    陳家的幾個兒媳趕緊跟了上去,這種女人家的好事兒,他們爺們不好摻和,但是女人家倒是不管那么些的。幾個人都一同進了屋,這時陳清風倒是來到了廚房。

    姜甜甜:“水燒好了!

    雖然,慢了一點,但是她圓滿完成了任務。!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小臉兒太臟,倒是襯的一雙眼亮晶晶的厲害。陳清風偷偷拉一下她的小手手,認真:“謝謝你!

    姜甜甜:“不用謝!”

    她賊兮兮的探頭探腦,小聲問:“你覺得,會怎樣?”

    陳清風低聲:“誰知道咧,看我五嫂狠不狠了,如果狠,就坐實這件事,再去蘇家鬧一波。要賠償斷關系,一氣呵成一勞永逸。如果不狠,這事兒大概也就了了!

    姜甜甜:“……狠,還是必須要狠的!

    陳清風頓了一下,心有戚戚焉的點頭,他也覺得,五嫂既然開始發飆,就沒有道理突然啞火。

    不訛錢不斷絕關系的瞎鬧,如同肉包子不放肉,毫無內容。

    “你洗把臉,早點回家吧!別在這邊摻和了!”陳清風邊說話邊給她舀了一瓢水,兌上涼水,說:“洗洗臉!

    姜甜甜不怎么想走,磨磨蹭蹭,她小聲:“既然還要鬧……”

    她還想看熱鬧的!

    陳清風難得的語重心長,“我怕你吃虧,再說我們還沒定親,你跟著過去,也不是那么回事兒!

    姜甜甜嘟嘴:“可是剛才我要走,你還不讓呢!

    變色龍!

    陳清風理直氣壯:“當然不能走,你干了活兒就走,誰知道你干活兒了!干啥要做一個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做好事就該讓所有人知道!這才不吃虧!”

    姜甜甜長長的哦了一聲,揚起了嘴角:“倒是有些道理呢!”

    又一想,她說:“那,我走了哦!”

    陳清風:“我送你出去,你一個人在家注意安全哦!

    姜甜甜笑了起來,點頭:“這個我知道的呀!”

    陳清風送姜甜甜出門,走到門口,回頭說道:“爹,我去去就回!

    陳會計點點頭,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緒,不過當兒子的,哪里不曉得親爹是個什么人!陳清風作為家里最小最不著調讀書最多的孩子,他是很了解自己親爹的。

    他小聲的湊在姜甜甜的耳邊,說:“我爹肯定特別滿意你。他就稀罕無私又做好事不圖回報的人,估計在他現在看來,你就這樣!”

    姜甜甜挑眉,哼了一聲,說:“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歡我!

    陳清風恍然的樣子,點頭說:“那倒也是的!

    這對小情侶呦,都是十分盲目且有自信的人了。

    兩家距離不算遠,陳清風真誠的說:“甜甜,今天的事,謝謝你!

    昨天才正式認識正式相親,今天就已經可以無話不談,可見他們之間的緣分呀,多的了不得。姜甜甜覺得,任何人之間,情意相投都特別重要。

    她跟陳清風,正巧如此呢。

    陳清風將姜甜甜送到門口,又叮囑了幾句小心的話,她乖巧點頭,軟軟糯糯的回答了一個“好”,陳清風覺得她的話就像是小癢癢撓,正好契中他的心。

    不過他到底是曉得現在不是說話的好時候,他擺擺手,立刻往回走了。

    家里的事兒,只一眼看著就曉得不算完。

    陳清風一走,王嬸子就立刻竄了出來,昨日兩個人看對眼,她就收了陳大娘一包糖和一包餅干,及五毛錢的謝禮。這在他們豐收大隊,委實不差了呢!

    更難的得是,看他們二人,竟有些郎才女貌的感覺。

    所以王嬸子是高興的,不過關于他們兩個小年輕的“對眼”,王大娘倒是一點也不感興趣了,她拉住姜甜甜,趕緊問道:“聽說陳家出事兒了?你一直在那邊吧?曉得是什么事兒嗎?”

    這半下午的功夫,就傳的沸沸揚揚了。

    王嬸子當時不在第一現場,不曉得那時是個什么情況,這不,立刻就拉著姜甜甜要問出一個所以然了。

    姜甜甜搖頭,“其實我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兒,不過蘇家的人,確實有一些……”

    姜甜甜給了王嬸子一個“你懂”的眼神兒。

    王嬸子瞬間了然了,蘇家的人,確實不是東西。

    四個閨女一個小兒子,真心是把女兒不當人,可勁兒的作踐。家里幾個姑娘,也個頂個護著娘家,即便是在婆家過的水深火熱,有一口吃也要給娘家弟弟。唯一還有點腦子的,就數蘇四妹蘇小麥了。蘇家老兩口最不稀罕的,也正是這個閨女?墒窃俨幌『,收了一百塊嫁人,怎么就能干出這樣的事兒呢!

    王嬸子想了想,猜測說:“莫不是,蘇婆子是故意的?”

    姜甜甜:“哎???”

    王嬸子陰謀論了:“他們老蘇家,蘇小麥長得最好看。當年嫁蘇小麥收了一百塊錢彩禮呢。莫不是,他們家曉得了蘇小麥有孕,故意讓她小產。誰不知道陳婆子多么盼著陳小五有個后啊。這孩子沒了,陳婆子如果一下子遷怒到蘇小麥身上,逼著他們離了婚。蘇小麥沒有地方可去,肯定是要回娘家的。那么,蘇家不就可以賣蘇小麥第二次了嗎???”

    分析到這里,她越說越覺得是這么回事兒,感覺自己看透了事情的內在。更是看透了蘇家老兩口下作的本質!

    姜甜甜:“。!”

    她抿抿嘴,睫毛顫顫,說:“您真厲害!我覺得好有道理!”

    得到姜甜甜的肯定,王嬸子拍大腿:“我的娘!我真是太聰明了!”

    又一轉念,她立刻:“不行,這事兒我得提醒陳婆子!可不能著了蘇婆子的道兒!

    說完,行色匆匆離開!

    姜甜甜:“……”

    她進了家門,想,雖然這次的事情,是王婆子想多了。但是上一輩子,蘇家真是這么個打法兒。果然老人家有老人家生活的智慧。姜,還是老的辣呀。

    姜甜甜坐在炕上,緩和了一下,想到了自己的定情信物,她拿出玉佩,輕輕的摩挲,縱然不識貨,也能感覺這絕對是個很好的東西。

    姜甜甜抿抿小嘴兒,來到了西屋,袖子一挽,又鉆到了床下,再次開始挖坑。

    換一個位置,埋玉佩!

    她是一只土撥鼠!

    有朝一日,她要在床下挖無數個耗子洞,藏遍好東西!

    而此時,陳家全家上下,除了蘇小麥和小孩子,其他人浩浩蕩蕩,提著木棍子奔著蘇家而去。!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