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甜甜對女主有迷之自信。

    可是,事實上,蘇小麥柔柔弱弱的,根本弱的不像話。

    陳清風與姜甜甜兩個人趕到現場,就見蘇家媳婦兒已經把蘇小麥這個大姑姐按在了地下打。至于蘇家老娘,明明挨揍的是自己閨女,她卻掩面哭唧唧,既不上前勸,也不幫忙,只“梨花帶雨”,一臉凄苦。

    也不知怎么的,陳家其他人還沒到,蘇小麥十分的弱勢。

    一看這個,陳清風直接就沖上去,男人的力氣和女人哪里一樣,再書卷氣的男人,也比女人家勁兒大的!陳清風叫嚷著拉蘇家媳婦兒,直接將人拽個踉蹌,嘴上還叫:“來人啊,殺人啦!蘇家媳婦兒瘋病犯了!”

    陳清風拉住了蘇家媳婦兒,蘇小麥跌跌撞撞爬了起來,沖著弟媳就撲了過去,只是她頭發稀亂,整個人也帶著傷,根本就沒有什么力氣,幾乎是輕飄飄的撞向了蘇家媳婦兒,蘇家媳婦兒:“嗷!”

    陳清風眉梢兒挑了一下,他可看見了,他五嫂狠狠的擰了蘇家潑婦的腰一把。

    蘇小麥踉蹌著撿起一塊石頭,分分鐘就要砸上去。

    蘇婆子這一看,叫一聲沖上前,用力一拽,蘇小麥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重重的摔倒在地,她抱著肚子叫:“疼,我肚子好疼……”

    事情的變故發生的太突然,大家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兒呢。

    姜甜甜突然叫:“你流血了。!”

    她的聲音脆脆的,大家的視線一下子就看向了蘇小麥,蘇小麥今天穿了一條淺灰色,洗的發白的褲子,很快的,大家就看到了濃濃的血跡蔓延開。

    “天呀!”

    許多經歷過人事兒的女人看到這一幕,都叫了出來,一下子想明白了怎么回事兒。蘇小麥抱著肚子,淚流滿面:“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救救我,誰來救救救我……”

    “老五媳婦兒,你是不是有了?”

    “有了這也沒了!這么多血呢!

    大家七嘴八舌,不過很快的,立刻有人上前扶蘇小麥:“老五媳婦兒,你……”

    “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誰來救救我的孩子!”蘇小麥凄厲的叫喊。好像也就是那么幾秒鐘,蘇小麥突然就兇狠的看向了蘇婆子,一個健步沖上去,照著她的臉咣咣就是兩個大耳光,叫:“你把孩子還給我,你把孩子還給我!”

    她后退一步,叫:“不,你不是我娘,你是妖怪變的,你就是妖怪變的。你打小兒就虐待我,你不是我娘。你是魔鬼!”

    她的視線落在蘇家媳婦兒身上,轉頭就又打了過去:“你也是魔鬼,你們倆才是親母女,你們倆是一對害人的倀鬼!你們都是鬼。!”

    她使勁兒的掐住了蘇家媳婦兒的脖子,用力的搖晃。

    “瘋了,你、你瘋……”

    這個時候,大隊長終于到了:“趕緊的,趕緊的把人拉開!”

    發飆的蘇小麥已經將兩個人揍成豬樣!

    大家這才如同大夢初醒,趕緊拉住蘇小麥,蘇小麥捂著自己的肚子,叫:“他們害死了我的孩子,他們蘇家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他們償命,我要他們償命。!”

    “老五媳婦兒,你快去看大夫,你快去看!”

    “我不去,我的孩子還在,我才不去!我的孩子還在肚子里,還在的!”蘇小麥好像力氣突然變大,她立刻掙脫開了所有人,飛快的往家跑回去:“我的孩子還在,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養胎!”

    蘇小麥跑的很快,幾乎是轉眼間就拐過了房角,消失了蹤影。

    而這個時候,好些心腸好的,都有點紅了眼。

    “她這是不敢相信自己沒了孩子!”

    “可不是,這盼了多久的啊!

    “要說她也是艱難,沒嫁人的時候受磋磨,眼看嫁人了日子好了。盼著孩子呢!這倒是讓親娘害了……”

    “呸,什么親娘,沒聽見嗎?那就是倀鬼!”

    眾人議論紛紛,姜甜甜呆滯了好半天,她終于轉頭,看向了陳清風,陳清風眼神深不可測,他跟姜甜甜的視線對上,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兒,隨后說:“大隊長,今天這事兒,我們陳家不能算了。我爹娘都不在,我這做小叔子的不好說。但是,沒道理他們害了人,還想當做沒事兒人!等我爹娘回來,再來追究他們的責任!”

    大隊長嚴肅點頭:“這件事情,隊里一定秉公辦理!”

    他跟陳會計公事多少年,就算沒理,他心里也更偏著陳會計家。更何況,現在陳家有理,這蘇家真是欺人太甚!

    “處理他們家,一定要處理他們家!好好的人,都要讓他們逼瘋了!”

    “可不是呢嗎?”

    “小六,你快點去找你娘吧,你嫂子還是得看大夫的。流了那么多血,哪行!”

    眾人七嘴八舌,陳清風點頭:“我這就回去!

    他看向姜甜甜,說:“我這邊有事兒,你先回去!

    姜甜甜趕緊點頭,又想了想,她說:“算了,我還是跟你一起回去吧。我是女的,比較方便一些,你是男人不方便的呀!

    “小六啊,讓甜丫頭跟著吧,她確實更方便一點!标犻L開了口。

    陳清風:“行!

    兩個人匆匆往回走。

    陳清風的嘴角抿的緊緊地,姜甜甜偷看他一眼,低聲:“你別太難過!

    陳清風表情沒有變化,聲音很低:“我沒難過,五嫂根本沒懷孕!

    頓了一下,他聲音更低:“我今早還看到她回娘家偷雞,我估摸著,那是雞血!

    姜甜甜眉心緊了緊,小小聲:“我也猜到了!

    是的,猜到。

    不是,記起。

    蘇小麥是大女主爽文,劇情一路都是爽爽爽。好看是很好看的,爽快是很爽快的?墒,看的歡樂,忘得也……快。她因為蘇小麥“農夫與蛇”的悲慘故事而將蘇小麥前世的經歷記得清?墒菂s不太記得清整本書的劇情了。

    不過,女主都重生了,總不會吃虧吧?

    姜甜甜:“我覺得……”

    陳清風:“我覺得……”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開口,互相對視一眼,姜甜甜:“你先說!

    陳清風笑了出來,說:“我估計,我們想說的是同一件事兒!

    姜甜甜挑挑眉,“什么!

    陳清風:“我覺得,她是假小產這件事兒,我們不要拆穿,也不要說出去!

    姜甜甜淺淺的揚了一下嘴角:“我們果然心有靈犀耶!”

    他們想說的,真的是同一件事兒。

    這種感覺,又微妙又喜悅。

    沒有什么,比心有靈犀更讓人竊喜。

    陳清風也揚起了嘴角,他低聲叮囑甜甜,說道:“今天這一出兒肯定是我五嫂的套兒。我瞅著,我五嫂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也不知道是刺激大發了還是什么旁的原因?倸w我就覺得,她雖然看著還是軟軟弱弱,但是分明變了很多。今天這一出兒大戲,瞅著真有點嚇人。識時務者為俊杰,我們沒事兒可別招惹她。今天這事兒,倒是不如順著她的意,反正跟蘇家徹底鬧掰,讓他們背上惡名,總歸也是暢快。蘇家真的沒啥好玩意兒!

    姜甜甜使勁兒點頭:“我知道噠!

    她怕怕的保證:“我們以后結婚,我也不招惹她!

    跟誰作對,也不好跟女主作對的。

    但凡男主女主,都是老天爺的親兒子親閨女,惹不起呀。

    姜甜甜想得多,陳清風卻因為她的話歡喜,她要跟他結婚呢!

    他低聲:“她再厲害,我也不讓她欺負你!”

    這是他的保證。

    男人家,自個兒媳婦兒都顧不得,還叫個屁男人!

    姜甜甜摸了摸兜里的“定情信物”,看他一眼,嗯,超帥超man!

    而且,小風哥哥倒是挺厲害的呢,一下子就看出了蘇小麥的改變。

    她攥著他的衣角,輕輕的搖晃了下,說:“小風哥哥,你好聰明呀!

    陳清風一揚頭,得意:“那是當然了!”

    頓了一下,他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的掃了一下,見沒人,迅速的勾了一下她的小手指頭,隨后趕緊松開。做目不斜視狀:“你也超級聰明的!

    姜甜甜挺胸,得意:“那是呀!我是誰呀!我是豐收大隊最機靈的姜甜甜!

    兩個人彼此彩虹屁了一下,姜甜甜這才反應過來,問:“你娘和你幾個嫂子,怎么都不在的呀?”

    陳清風也納悶了,他說:“不知道!早上她們幾個就一起出門了!

    他想了想,猜測:“或許,是讓我五嫂給支出去了!

    姜甜甜意味深長:“肯定了!

    兩個人說話的功夫,回到了姜家。

    果然,蘇小麥雖然跑了回來,但是蘇家其他幾個女人都不在家。倒是有幾個鄰居都在探頭探腦的張望。

    陳清風來到蘇小麥的房門口,叫:“五嫂,你還好吧?”

    蘇小麥尖叫:“我不去看大夫,我的孩子好好的!”

    陳清風嘴角抽搐了一下,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蘇小麥是裝的,他都要相信了。

    果然女人真是要發起狠來,就沒有男人什么事兒了!

    這演技,很牛逼!

    不過,這也不干他的事兒,他說:“那……你好好休息一下!”

    他對著姜甜甜攤了攤手,沒有控制音量:“我看我五嫂受了刺激,狀況不是很好,你也別進去了,傷著就不好了!

    姜甜甜可配合了,她同情的看著屋子,說:“蘇家人怎么這么壞呀!好欺負人!

    又說:“那我不進去,我幫她燒點水吧,可能用得上!

    陳清風:“也行,你幫我燒火,我去找找我娘他們!

    姜甜甜響呱呱的:“好!”

    陳清風張了張嘴,沒有出聲,不過姜甜甜卻看到他說:別進屋。

    她比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氣勢洶洶:“放心,我可以!”

    不就燒點柴火嗎?

    很沒問題!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