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 定情信物
    豐收大隊,出大事兒啦!

    誰能想到哦,陳會計家的懶貨處對象啦!

    這消息簡直就像是一陣風,迅速席卷了豐收大隊。

    要說起來,村里結親的老大難一號,可就是這位了。陳家家庭條件是好,但是奈何陳清風本人又懶又事逼又不會說話討人嫌,所以真是沒有什么人想要跟他們家結親。

    畢竟,爺們不行,這日子哪里能看的到頭兒啊。但凡是心疼閨女都不干呢。

    至于說想要占便宜的也不會選擇他們家,陳婆子可不慣著幾個兒媳婦兒,她閨女可以貼補娘家,但是兒媳婦不能貼補娘家。至于一百塊錢娶蘇小麥的好事兒,還真的算得上是驚天地泣鬼神了。

    可是,陳小六又不是陳小五,他就不是陳小五那種能為了媳婦兒跟家里作斗爭的人!再說,人人都曉得,陳小五去當了兵,每個月的錢,可是一分不少的都交給陳大娘。而這筆錢是他們家的主要收入來源了。

    說是陳家花錢為陳小五娶妻,可是這筆錢,陳小五自己也慢慢的給填補上了的。

    所以陳小五和陳小六,不能比。

    也正因此,不管好的賴的,反正誰家都不愿意有陳小六這么一個女婿。聽說陳小六有了對象,整個豐收大隊有閨女的人家都默默的松了一口氣。

    可是,長輩的想法和小輩兒的想法,哪里能一樣呢。

    聽說陳清風找了對象,村里的姑娘十個有八個都背地里掉眼淚,心里苦!在一堆粗獷不修邊幅風吹日曬不像樣的男人中間,陳清風簡直鶴立雞群。

    那可是多少個小姑娘暗暗喜歡的人。也多少人都想著,只要說服爹媽,那就能跟陳清風走到一起。

    然而,爹媽是沒有說服。

    陳清風有對象了。

    陳清風找了誰!

    姜甜甜???

    姜甜甜……是誰?

    一時間,村里小姑娘竟然還沒想起來,這到底是誰!由此可見,姜甜甜是多么的沒有存在感。

    不過好在,都是村里的人,誰也不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更不是外地來的不知根底的知青,稍微一打聽,大家就恍然大悟!

    原來,姜甜甜不是旁人。

    她是姜家小孤女!

    這年頭兒可不是幾十年后,十七八的小姑娘被家里寵著,F在的小姑娘,重男輕女的且厲害著呢。就算是再受寵,也是不敢主動惹事兒冒尖兒的。更何況,這年頭受寵的姑娘太少太少了,大部分在家里的管束下,都跟個小鵪鶉似的。

    不敢鬧事兒,但是卻有不少的小姑娘悄么悄偷偷去看姜甜甜,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可以得到陳清風的芳心。有些跟陳清風相過親的,更是打定主意要好好的看看她。

    陳清風嫌棄這個丑嫌棄那個丑,他能找個啥樣兒的?

    所以,這一小天兒的,大家來豬圈跟走城門似的,一茬子又一茬子。

    姜甜甜也不惱火,更沒有被人看的害羞,每個人來看,她都笑瞇瞇的一張臉。她是沒有一點不高興。但是不管是出于嫉妒的,還是單純來看熱鬧的,十有八九都迷迷茫茫的離開。

    誰能想到呦!

    陳清風竟然在干活兒!干地里活兒還不如女人的陳清風同志,竟然,主動,干活。

    這正常嗎?

    必須不正常呀!

    可是,一撥人來偷看,他在幫姜甜甜薅野菜;

    又一撥人來偷看,他在幫姜甜甜剁豬食;

    這讓好些愛慕陳清風的姑娘險些氣哭,憑啥憑啥呀!你如果懶,就一直懶下去!干嘛看到好看的小姑娘就變了!好氣好氣哦!

    姜甜甜和陳清風,都不太符合現在流行的大臉盤子富態相與國字臉一臉正氣審美,可是就算不符合,誰也說不出一個不好看。不符合主流審美,可是卻不是不好。他們都是這一類人。

    好看的讓人嫉妒!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看臉的!

    這茬茬兒的人來來去去,姜甜甜小聲湊在陳清風耳邊說:“第二十三個人了!

    當然這并不都是陳清風的愛慕者,總是有好奇的人呀。畢竟,總要看看是什么樣的人瞎了眼,被陳清風的表象所迷惑。沒有看透這奸懶饞滑之人的本質啊。

    陳清風把手中的菜刀往木墩子上狠狠一剁,回頭對著探頭探腦的人微笑臉:“許嬸子!

    他垂了垂眼,抬頭,笑容更加燦爛:“勞煩您在隊里宣傳宣傳!

    許嬸子:“啥?”

    “我們倆都不是見外的人,看是可以隨便看的,但是總不能白看吧?畢竟,我們倆這么好看呢?次覀,不是跟看電影明星一樣嗎?”陳清風伸出兩根手指頭,說:“看一次,兩分錢,隨便看!”

    有那么一瞬間,許嬸子覺得自己可能是幻聽了。

    這說的是個啥?說的是人話嗎?要錢?兩分錢?

    陳清風還在說呢,一副循循善誘的語氣:“多宣傳一下哈,讓大家都來,我們不介意的。兩分錢,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您這兩分錢……”

    許嬸子好懸背過氣去,她一言難盡的看著陳清風,一句話也沒說,一下子就竄開了?蓜e跟她要錢,她不看她走開她沒錢!

    要錢,休想!

    陳清風叫:“許大嬸……”

    許大嬸,跑的如同一陣煙,陳清風挑挑眉,說:“你信不信,從此你這邊清凈的一只蒼蠅都不會飛過來!

    姜甜甜由衷的感慨:“我還挺想賺這兩分錢的!

    陳清風笑瞇瞇:“可是我更想跟你單獨在一起!

    一旁的王嬸子聽了他們的話,膩歪的抖了抖自己身上的雞皮疙瘩,果斷的提著籃子,“我去挖菜!”

    姜甜甜開心了:“真好,我又可以少干活兒了!

    陳清風也跟著笑,同樣的開心。他左右看一看,有點賊眉鼠眼的拉住了姜甜甜,躲到了豬圈的邊兒。

    姜甜甜立刻雙手交叉,擺出大大的提防,大眼睛黑亮:“你要干啥!”

    陳清風愣了一下,隨后又……紅了臉。

    他小聲:“我才不亂來!

    姜甜甜:“那你干嘛!”

    陳清風又警惕的看了一眼,隨后將藏在衣服口袋里的一個小絲絨布袋拿了出來,小心翼翼的交給姜甜甜,很認真很認真:“甜甜,這個送給你!

    他眼睛彎彎帶著笑:“這是我們的定情信物!”

    姜甜甜也不跟一般姑娘似的扭捏推拒,倒是好奇的接過來。雖說是個絲絨袋,但是都倒絨了,看著像是薅了毛的山雞,十分不咋地。

    她直接打開了絲絨袋,瞬間睜大了眼睛:“咦?”

    破破爛爛的絲絨袋里,裝著一只翠綠通透的玉佩。

    姜甜甜抬頭看向了陳清風:“???”

    陳清風:“好看吧!

    姜甜甜稀奇的捏著玉佩左看看右看看,對著太陽再看看。好半天,她神神秘秘的湊近陳清風,壓低聲音問:“你是挖墳去了嗎?”

    陳清風:“……”

    他伸手戳了一下她的臉蛋兒,軟軟嫩嫩的,像是白面兒饅頭一樣。陳清風吃過一次,記得那個觸感,哦不,他們家姜甜甜比白饅頭還軟。

    “啊嗚!”姜甜甜作勢要咬他手指。

    陳清風笑容清澈:“這是我爺奶傳給我的,說是讓我將來娶媳婦兒用的!

    說到這里,他眨眨眼,瞄她一眼,感覺臉有點微微熱:“現在我們處對象,我當然要送給你!

    姜甜甜摸著手上的玉佩,低聲:“感覺手感很好呢,一看就很貴,你真的要送給我呀?難道你不怕我拿了逃跑?”

    陳清風沒忍住,又伸手戳了一下她的小臉蛋兒,說:“我才不怕!我們是天作地和的一對兒,我才不懷疑你呢!”

    姜甜甜微微卷的小短發晃了晃,嘴角控制不住,瘋狂上揚。

    好聽的話,誰都喜歡聽的呀。

    姜甜甜摸著手里的玉佩,說:“可是我沒有東西給你哦!

    陳清風爽朗的很:“能跟你在一起就很開心,才不是一定要給什么才能表現。我給你,是因為我有呀!如果我沒有,我也什么都給不了你!

    頓了一下,他又說:“不過你要收起來哦,不要戴,現在牛鬼蛇神比較多,別惹來麻煩!”

    姜甜甜立刻點頭:“我知道噠!”

    這個她可知道呢。

    “我不懂這個,這是玉佩還是翡翠呀?”姜甜甜摩挲著,好奇的問。

    其實這個,陳清風也不懂的呀。

    不過,陳清風倒是聽他爺爺說過的:“應該是玉,我爺爺說是玉佩!

    姜甜甜哦了一聲,認真說:“一定很珍貴的!

    陳清風:“據說蠻好的,我爺爺年輕的時候攢下來的。我嘴甜嘛,所以我爺奶最疼我了,偷偷把這個給了我。我爹娘和家里人都不知道的!

    姜甜甜:“。!”

    她瞪大眼:“你藏私哦!”

    陳清風找了一塊石頭坐下,姜甜甜立刻并肩坐在他身邊,耳朵動了動,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架勢。

    陳清風:“也不算啦!其實,我爺奶年輕的時候在城里做過活兒,頂頂明白錢的重要性,攢了一些家當。后來解放了日子好了,城里店鋪都關了,他們也就回了鄉下老家。為了給我爹和我二叔三叔姑姑都說了親。他們當年省吃儉用攢那么點家當,其實剩的也就不多了。老兩口都是缺過錢的人,曉得得有點東西傍身?墒俏掖蟾缃Y婚,他們心里放心不下,偷偷貼補了一點;接著是二哥三哥四哥五哥……我知道的,他們每人都有一個銀戒指。我爺奶說了,這是給他們幾個傍身的,讓他們私下藏著,別告訴爹娘和媳婦兒。后來到了我,他們身體已經很不好很不好了,已經等不到我娶媳婦兒了,而他們手里也沒有銀戒指了,所以我奶做主,就把這個玉佩給了我!我奶說,雖然玉佩的價值比銀戒指高多了;但是現在這年頭兒誰敢用呢,也沒人認,倒是不如銀戒指能換錢。所以還是虧待了我。其實我一點都沒覺得他們虧待了我,他們最疼我了。只可惜,他們都不在了!

    姜甜甜感覺到他的落寞,伸手握住了陳清風的手。

    陳清風:“。!”

    他看向了她的小手兒,她的小手兒,軟綿綿的哦。

    他眼神飄了飄,有點小緊張。

    姜甜甜:“不要想不高興的事情,他們一定希望你很開心快樂的生活!

    陳清風側眸看她,陽光下,她又白又好看。

    他抿抿嘴,重重的嗯了一聲。

    他說:“那、那……你收了我的定情信物,以后,以后可不可以叫我名字?”

    他的眼睛水汪汪的,像是無辜的小狗狗:“你以后叫我名字,好不好?”

    姜甜甜軟糯的笑,脆生生:“小風哥哥!

    陳清風:“。!”

    超甜!

    陳清風被這甜甜軟軟的一聲“小風哥哥”迷了心魂,呆呆的看著她,小聲:“再,叫一聲好不好?”

    姜甜甜伸手戳他的臉。

    “小風哥哥小風哥哥小風哥哥……”

    兩個人齊刷刷的笑了起來,開心哦!

    少年少女正甜甜蜜蜜,就看王嫂子匆匆回來了,姜甜甜立刻將玉佩揣起來。好在,王嫂子根本沒留意這個,沖著陳清風說:“小六,你五嫂又跟她弟妹打起來了,你快去看看,別吃虧!”

    陳清風:“成!”

    姜甜甜:“我也去!”

    陳清風碎碎念叮囑:“等會兒我拉偏架,你別靠邊兒,免得讓那幫老娘們誤傷了!”

    甜甜:“好的呀!”

    總覺得,女主不會吃虧噠!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