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 相親(上)
    姜甜甜足足請了五天假,終于上工了。

    當然,她自己可沒有這種感覺,畢竟,她穿來還沒有五天呢。

    姜甜甜的活兒很輕省,不過輕省有輕省的好,也有不好。這活兒雖然不累人,但是一天就五個工分,除了半大的孩子,這是村里工分最低的工種了。

    不過就這樣,干活兒第一天,姜甜甜還是累的差點哭唧唧。

    她以為刨洞藏東西很累很累;她以為提水撿柴很累很累;但是真正開始干活兒,她才曉得,怪不得都說勞動人民最光榮呢!真是,累炸了。

    她慫噠噠的剁著豬食,蔫頭耷腦的。

    一陣腳步聲傳來,姜甜甜立刻打起精神,做迅猛努力狀:“嗨呦,嗨呦!”

    “別裝了,你這豬草也不夠!”中年女人的聲音響起,姜甜甜回頭一看,又蔫噠下來,這是跟她一起負責豬圈的王嫂子。

    他們村子原本叫“王家村”,所以姓王的特別多。不過后來為了響應號召,他們大隊就改了名,從“王家村”變成了“豐收大隊”。雖然姜甜甜穿越的時間很短,但是也弄清楚了,這村子一多半兒都姓王呢。

    “行了行了,看你這點勁兒,一點豬草剁這么久,我來吧,你再去薅一點回來!蓖跎┳邮莻颯爽的性子,可見不得姜甜甜這樣,她擺擺手,就將姜甜甜推開了。

    其實甜甜的活兒比王嫂子輕松多了。在養豬這個活計上,王嫂子是主力,她只能算是個助理。打豬食,喂豬,收拾豬圈,甚至豬有點大小毛病,都是王嫂子來處理的,也因為這個,她拿的是大隊里最多的十個工分;姜甜甜作為助理,就是采野菜剁豬食,偶爾幫著打豬食而已。

    姜甜甜感動的星星眼:“王嫂子,你真好!

    王嫂子翻白眼:“要不是收了徐翠花一塊紅布,我才不想管你!去去去!”

    姜甜甜:“……???”

    她提著籃子,往林子里走,整個人帶著一點點迷茫的不解。

    徐翠花……也送了王嫂子一塊紅布?

    姜甜甜覺得自己就是聰明伶俐小機靈鬼兒,可是,這個時候也有點看不懂徐翠花這個人了咧!她找了一塊石頭坐下,思考后娘徐翠花到底是個啥樣的人!

    “甜丫頭!”女人的聲音帶著幾分急切。

    姜甜甜回頭一看,就見這是她隔壁的王大娘呢。鑒于兩人相處的十分友好,姜甜甜也笑瞇瞇打招呼:“王大娘,您怎么過來了?”

    王大娘喜滋滋:“這不是找你嗎?”

    王大娘覺得,自己真是豐收大隊第一媒婆,誰都比不上!她拉著姜甜甜的小手兒打量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十分滿意的點頭:“你長得確實好看!

    姜甜甜:“???”

    她撓撓頭,問:“我長得好看這件事兒,還有什么疑問嗎?”

    王大娘嘴角抽搐一下,沒法答。

    不過似乎想到什么,她又高興了,說:“還別說,性子也有點像!倍加悬c自我感覺良好。

    姜甜甜鼓鼓臉蛋兒,問:“大娘,有什么事兒呀?”奇奇怪怪的。

    王大娘神秘又得意的一笑,說:“甜丫頭啊,你那后娘走的時候,不是拜托我幫你相看相看嗎?這事兒我一直放在心上,且留意著呢!這幾天我都琢磨著,啥樣的人能配得起你。你這姑娘長得真好看,也忍心讓你一棵鮮花插在牛糞上!”

    姜甜甜立刻義正言辭:“長得丑,我不干!”

    男人這種生物,鬼心思最多了,她爸雖然是個小白臉,但是也稱不上是英俊瀟灑,倒是一張老實臉?蛇@又怎樣,該有壞心思還不是一樣有壞心思?所以,還不如找個長得帥的!最起碼賞心悅目,真有一天掰了都不吃虧。

    王大娘又被噎了一下,不過好在才接觸幾天,她就有點了解姜甜甜的性子了,索性也不放在心里,她說:“好看好看,咱們屯子里,第一好看就是他了。不僅長得好看,還讀到初中畢業呢!是少有的文化人,家里條件也好。他爹是咱大隊的會計,他娘也是家里家外的一把好手兒,可吃不得虧。家里六個娃,他行六。一個大姐,二三四五都是哥哥,也都成了家。家里過的且好呢!”

    姜甜甜眉眼彎彎,問:“那這好事兒,怎么就能便宜我一個小孤女?”

    好有自知之明的呢!

    王大娘:“……”

    她尷尬了一下,說:“他家是處處都好,家里兄弟也和睦,只不過……這小子,有點懶!

    王大娘也曉得,都是一個村子的,這種事兒哪里瞞得住,索性直白說:“他念書念得多了,倒是跟城里人似的,整天人模狗樣兒的。人比較懶,不愛干活。不過你可別覺得大娘是坑你,大娘既然答應了要幫你相看人家,就不可能糊弄你。他雖然懶了點,但是他們家可沒分家呢!他又是老小兒,你嫁給他,不吃虧的!

    姜甜甜恍然大悟,說:“你說的,是那天在大隊挨揍的那個吧?”

    王大娘一拍大腿,點頭:“可不就是他!”

    她生怕姜甜甜不愿意,繼續勸:“他大姐嫁到鎮里了,姐夫是公社的干事,他姐在供銷社做售貨員。二三四哥哥都在隊里,個頂個的能干人兒。陳家老五當兵去了,且有些能力呢!他們家這條件,就算他懶,村里多少個人都上桿子呢!不過這小子也是個事逼,他要找長得好看的,這不是就耽擱到現在嗎?哦對對,他今年十九,比你大兩歲!

    姜甜甜見多了自由戀愛,還沒有見過相親呢!王大娘這樣事無巨細,她竟然還有點小興奮!

    原來,彼此的家庭情況要交代的這么詳細呢。

    她開開心心:“那行呀,您安排吧!

    王大娘一聽,喜笑顏開:“行了,就明天!”

    姜甜甜重重點頭:“好噠!”她也要相親了呢!

    “穿好看點!”王大娘叮囑。

    姜甜甜懂事兒的附和:“好!

    不過又補充:“我本來就很好看,不用穿的多好也好看!

    王大娘:“……”

    要說王大娘為什么這么著急,其實這事兒還真不是王大娘著急,而是陳家著急。別說是他們鄉下,就連鎮里面,十九歲還沒有定下婚事的男娃也真是不多的!陳家條件不錯的,陳小六外在條件又不錯,也不是沒有人介紹。從他十六開始,給陳小六介紹的人就海了去了?墒,沒成!

    統統沒成!

    倒不是人家不中,陳小六的臉還是很能唬住人的!

    而是,他不成!

    人家勤快,他相不中。

    人家大方,他相不中。

    人家條件好,他也相不中。

    歸根結底,這貨還要找個長得好看又投緣的。

    他要長個好看的,也不是不行!可是,他眼光還和一般人不一樣。這年頭大家都喜歡濃眉大眼點的豐腴姑娘,覺得這樣最好看?墒撬唬。!

    他還不喜歡濃眉大眼。

    既要符合他審美的“好看”,又要“投緣”,真他媽太難太難了!

    一來二去,他就變成“大齡青年”,砸手里了。

    他挑剔的勁兒已經傳遍了十里八鄉,要單是挑剔,也還好?墒撬是個懶貨。自己都一身虱子還嫌棄別人,這日子久了誰受得了?毫不夸張,別說他們豐收大隊,整個前進公社,都沒有人敢給他介紹對象。這不是介紹對象,這是結仇!

    但凡誰家小姑娘多看他一眼,都要被家里老子娘揪耳朵的!誰要跟他結親呀!

    這難得有個人肯給他介紹對象,陳大娘可不就一下子抓住了救命稻草!姜甜甜家條件是不咋地,但是。!

    不重要!一點也不重要。!

    他們已經沒有能力多挑剔了!

    所以在這樣陳家熱切的激動里,王大娘果斷的敲定了與姜甜甜的這次相親。

    畢竟,姜甜甜是真的好看的,而且,她又不是那種濃眉大眼豐腴型的好看。所以,陳大娘很激動很著急,生怕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

    兩家相親,地點定在老陳家。

    姜甜甜又請假了,不過這一次隊里倒是沒有多說啥,畢竟,相親可是一輩子一次的大事兒。姜甜甜沒什么好衣服,兩身棉衣兩身單衣,都是帶著好幾個補丁的。

    她簡單的洗了個澡,換上了補丁最少的一套單衣,隨后又擦了點雪花膏。

    王大娘過來接她,使勁兒點頭,她覺得,就沖姜甜甜這個清清爽爽的可愛勁兒,陳小六要是看不中,那他就是瞎了!妥妥的瞎了!

    陳家距離姜甜甜家不算遠,不過有錢沒錢,這是一下子就能看看得出來了。當然,在這樣的年代,所謂的好一些,也不過就是稍微有點差別。天差地別,那是沒有的。

    “大嫂子,在家呢嗎?”王大娘沒有直接進門,反而是站在了門口。

    話音剛落,就看一個五十來歲的女人很快的出了門,滿臉都是笑意:“在呢在呢!這不一大早就等你呢嗎?”

    她的視線落在了姜甜甜的身上,姜甜甜一張小臉兒白凈凈的,短發俏生生的有點微微的蓬松,不是頂頂數得上的大美人,但是絕對稱得上是清秀小佳人了。

    有點瘦,不是好生養的那種豐腴。

    不過,這年頭,再瘦都是正常的。胖一點的姑娘才沒有呢。

    她一打眼,立刻說:“快進來坐!

    她將兩個人引進了門,陳會計坐在炕上,看到姜甜甜,尷尬了一下。不過很快的,就斂了神色,像是沒事兒人一樣。倒是姜甜甜大大方方的坐下了。

    陳婆子:“來,你們吃糖!

    這是她先頭兒就備下的,眼看兒子沒來,給自家老頭子使了一個眼色。陳會計立刻下了地,他說:“我去看看這小子怎么還沒過……”

    來字還沒出口,就看門簾被掀開了,白襯衫的清爽校草臉桃酥君一秒出現。

    姜甜甜恰好回頭,二人四目相對。

    姜甜甜眉梢兒動了動,眼兒彎彎,揚起了嘴角,友好微笑。

    她,超有禮貌。

    桃酥君看著她的笑臉,白凈的臉慢慢的紅暈起來,眼睛也亮了起來。

    陳家老兩口:“???”

    他,也有今天?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