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轟隆隆!”

    雷聲一陣又一陣,不絕于耳。

    瓢潑的大雨打的房頂啪啪作響,此時屋外下著大雨,而屋里就下著小雨,滴答滴答的聲音響個不停。雨點匯聚成了小水流兒,淌到了炕頭抱膝呆坐的小少女的褲腿兒。涼涼的水氣沾在腳踝,颼颼的冷直往骨頭里鉆。

    這個時候,姜甜甜終于眨巴大眼睛,回過了神。

    她從清晨天蒙蒙亮清醒過來就意識到自己穿越了。但是她坐了一天,從早到晚,也沒有等到穿越小說里常常出現的套路。沒有出現任何可以為她解惑的人;她的腦子里,沒有平白的多出來任何有關原主兒的記憶。

    完全,沒有!

    從早到晚,屁都沒有。

    “咕嚕咕嚕咕嚕!苯鹛鸬亩亲咏袀不停,她的肚子也叫了一天了,可是姜甜甜生怕自己動一下就錯過了可能會“傳輸”過來的記憶,因此動也不敢動。

    事實證明,穿越小說誤我!

    她什么也沒有等到,還白白餓了一天。

    姜甜甜掃一眼家徒四壁的破屋,認命的起身準備找點吃的,只是剛一動,就覺得腦瓜殼子一陣眩暈,她立刻順手扶住了土墻,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甚至覺得自己這么用力一扶,墻都搖晃了一下。

    真是一個風雨飄搖的破屋!

    屋子不大,不一會兒的功夫就翻了個遍。

    什!么!都!沒!有!

    姜甜甜覺得自己更加飄搖了一點,也更餓了一點。她現在有理由懷疑,自己這具身體的原主兒,八成是餓死的。屋里的“小雨”下的更厲害了一點。

    姜甜甜看著炕上的水越來越多,去外屋找了一個盆接水。

    她,姜甜甜在被車撞死之后,很可能再次面臨餓死。肚子的咕嚕聲更加的厲害,姜甜甜捂著肚子,琢磨這家里是不是就剩她自己了。要不然,怎么天都要黑了,還沒一個人回來呢!

    不想做個餓死鬼的姜甜甜不死心的再次打起精神,這一次,她開始摳縫兒了。

    邊邊角角什么的,總得用心!

    好在,皇天不負苦心人!

    姜甜甜沒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找到了!

    他們家的外屋,竟然有個小地窖,說是小地窖,其實就是個坑!半米見方一個小坑,上面蓋著一塊石頭板子,姜甜甜氣喘吁吁的挪開石頭板子就看到里面放著幾個不大的袋子。

    姜甜甜有幸在里面找到了點地瓜和一點黃中透著黑的糧食。

    鑒于她四體不勤五谷不分,所以壓根不認識這玩意兒是個啥。不過姜甜甜倒是認識地瓜的,找到屋里剩下的火柴,姜甜甜趕緊給自己烤了三個地瓜。

    三個地瓜下肚兒,姜甜甜覺得整個人好了不少。

    果然,人只有吃飽了才能思考。

    首先,姜甜甜想的是自己的那場車禍,沒有任何疑問,姜甜甜知道一定是故意的。就不知道,是她哪個弟弟的親媽下手了。她爸就是典型的鳳凰男與白眼狼的代言人。憑借自己出色的皮囊坑騙了她老媽,某大廠長的獨生女。

    后來她外公外婆去世后,她那親爹就露出了獠牙,獨占了廠子。再后來,她就有了二三四五六七八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她媽她從不覺得自己一開始看錯了人,堅定認為姜甜甜是個女孩子,所以她才有這樣的結果。就這樣,開始了日常打孩子。小甜甜挨了半年的揍。終于,被發現了!

    雖說渣爹是個鳳凰男與白眼狼,可他倒是受不了甜媽打孩子。

    所以姜甜甜五歲開始就在姑姑家生活,這一住就是十多年。雖然渣爹日常不跟她見面,祥林嫂媽一見面必是問她要錢加瘋狂罵人口吐芬芳,堅定重申她是大房不離婚!總的來說姜甜甜的日子過得還是很輕松的。

    可是誰曾想,三個月前她那渣爹診斷出了癌癥。

    據說,這老哥兒的遺囑是所有財產都留給她。二三四五六七八弟弟統統沒有份兒,一毛錢都沒有。姜甜甜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不過她卻知道,渣爹還沒掛,她倒是因為這份遺囑先掛了。

    她不知道她的死會不會讓渣爹和祥林嫂親媽難受,不過她自己倒是不太難受的。渣爹很少見她,最后又給她送了一道催命符;祥林嫂媽……她雖然知道她媽媽的遭遇很慘,可是打小兒被她虐待過,又早早分離。所以,也真的是沒有什么感情的。

    雖然這里窮的老鼠都沒看見一只,但是姜甜甜竟然有種十分輕松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么!

    如果非要說,大概就是……擺脫了吧!

    終于,擺脫了那些人!

    既然穿越了,姜甜甜也不想“上輩子”的事兒了,反正,跟她沒關系了。

    他們給了她性命,她也交回去了。

    現在的她,跟他們總歸沒有關系了。

    真,輕松!

    就在姜甜甜發呆的時候,外面的雨竟然慢慢的停了下來。姜甜甜往門外看了看,此時天已經蒙蒙擦黑了,她起身出了門。剛一出門,就感覺到一陣冷風寒徹骨。

    姜甜甜果斷的縮回了屋子里,她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兒,毫不夸張,她估計自己撐死了七十來斤。雖然外面很冷,但是她卻沒有放棄出門的打算,她迫切的想要感受一下新生活的氣息!

    她剛才翻箱倒柜的時候看到柜子里有一套打著好些個補丁的棉衣棉褲,姜甜甜果斷的換上了,再一看自己腳上的草鞋?s了縮小腳丫子。

    不過大概是換了厚衣服吧,雖然還是穿著草鞋,但是到沒有那么冷了。

    此時大概家家戶戶都在做飯,不少屋子里都冒著炊煙。姜甜甜順著墻根兒走,還沒幾步,就聽到女人說話的聲音。

    “娘,姜甜甜今天一天沒出門兒,咱要不要過去看看?”

    姜甜甜立刻停下了腳步,豎起了耳朵,她覺得,這個“姜甜甜”就是自己。畢竟,名字都一樣咧。

    “不用,等她自己想通了就好了,你看這孩子平時跟個悶葫蘆似的。這還能做出絕食阻止徐翠花改嫁的事兒。真是會咬人的狗不叫。她也不想想,她老娘死了,老爹也死了。人家徐翠花一個后娘,干嘛守著她這個沒啥關系的繼女過!再說了,他們娘兩個平時關系也不咋地。徐翠花為了擺脫她這個拖油瓶,跟大隊長寫了切結書,連姜老二的房子都不要的!

    姜甜甜接收到這些信息,索性蹲在了墻角兒偷聽。

    敢情,原主兒是餓死的,但是不是因為缺糧食餓死的,是“自殺”?

    “那倒是,不過娘,你真的答應徐翠花幫她說媒啊。咱們屯子誰不知道姜甜甜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外面活兒不能干,家里活兒也干不好的。再說都十七歲的姑娘了,干巴巴的像是麻桿兒,瞅著就也不好生養。誰家能愿意!”

    頓了一下,她又補充:“這丫頭性子還獨,出門少,見人也不說話兒。一個相好的小姐妹都沒有,我都懷疑,她是不是能認全屯子里的人!

    這聲音,倒不是笑話人,而是帶著愁的。

    給這樣一個姑娘介紹對象,擱誰誰不愁!

    一陣風吹來,涼意更深,姜甜甜把兩只手抄在了衣袖里,耳朵都貼在了墻上。

    這一次,兩個人又掰扯起來屯子里的小伙子,這個那個,那個這個的……反正,說來說去,院子里這娘倆兒似乎也很愁了,他們收了徐翠花一塊紅布,但是姜甜甜似乎很容易砸在手里。

    這個活兒,不容易。

    終于,兩個人結束了話題。

    他們似乎是進門了。

    姜甜甜聽了一耳朵的八卦。她動了動有點僵硬的腿,站了起來。剛一站起來,就感覺到有人看她,她立刻四下張望,沒有人。

    她的感覺可靈敏了,或者,那人躲起來了?管他呢!

    姜甜甜也沒有被人抓包的不好意思,她趿拉著小草鞋,繼續往前走。腦子里提煉了一下現有的信息。

    1、原主兒和她一樣,都是十七歲,名字也一樣。

    2、原主兒為了阻止后媽改嫁,把自己給餓死了。

    3、原主兒沒有親爹媽了,后媽忙改嫁都沒有親戚出面,可見十有八九也沒啥親戚了。

    4、后媽為了擺脫原主兒,房子都是不要的,那個家,真的就她一個人了。

    5、她家這個鄰居大嬸得了一塊紅布的報酬,要給她介紹對象。

    6、原主兒似乎干什么都不太行,這點跟她一樣了。

    7、原主兒沒有交好的朋友,也認不全屯里的人,所以不怕露餡兒。

    總結完了,姜甜甜覺得這個配置也還行。她又留意的看向了周圍的房子。再給自己的小本本加了補充。這里的情況,還不如她姑小時候照片里的農村老家。她估摸著呀,這里連八十年代都不是。

    8、這里最大可能是六七十年代。

    六七十年代???。!

    姜甜甜扁了扁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她真的,不會餓死嗎?

    這樣的擔憂一閃而過,姜甜甜很快的又打起精神。

    活著就好,要什么自行車?

    做人,要知足呀!

    貧窮的新日子,要開始嘍!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