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 138 五爺護短,神秘女人補刀(3更)
    ,最快更新婚后被大佬慣壞了最新章節!

    江錦上快步朝著拍賣廳走去,只是距離監控室有段距離。

    “爺,別擔心,我看唐小姐也沒吃虧,莊嬈碰到她,指不定誰更倒霉!苯刖o跟著他,看他很緊張,肯定要安撫一下。

    “而且江就還在,肯定吃不了虧!

    “就是我不明白,看視頻的時候,他貌似一直站在邊上看戲,怎么愣是不動彈啊!

    ……

    江措早就想“落井下石”,畢竟某個心機男,一直搶他功勞。

    沒想到江錦上聽了這話,只是余光掃了他一眼,“江就有句話說得沒錯……”

    “真的話太多,今年年終獎,別拿了!

    江措“……”

    為毛是他!不是應該罰江就?

    此時的拍賣廳,酒店工作人員一看情況不對,別人不勸架,他們不可以啊,只能硬著頭皮走了上去。

    他們也是一臉懵逼,又沒法子,去年就傅家鬧了一出,還是傅家三爺帶的頭,輩分太高,都沒人敢攔著,去年“鬧事”的都沒來,他們還想著,肯定能順順利利,不曾想,又出了幺蛾子。

    也是夠倒霉!

    “幾位,這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們看這……”

    “實在抱歉,給們帶來困擾了!碧戚冶揪筒幌肴鞘,與他們說話,也是溫聲細語。

    “沒事沒事,您言重了!彼鋈坏狼,反而弄得工作人員不好意思。

    莊嬈挑釁在先,在場的人本就頗有微詞,本就是她欺人太甚,而唐菀此時落落大方的做派,更是博得很多人的好感。

    “這丫頭性子不錯,現在居然還有人搞什么地域歧視!

    “越有教養的人,越不會瞧不起人,看人家這做派,雖然他們有爭執,對別人也還是客客氣氣的,不波及別人,這就是教養!

    “可不,這莊嬈算是丟盡人了,就是不知道,這背后有沒有人使壞!

    ……

    江姝研此時是有口難言,心底憋著口氣,吐不出來,更咽不下去。

    而莊嬈這種急性子的人,本就覺得自己做的沒錯,被打之后,一看唐菀這做派,再度火上心頭。

    “唐菀,特么裝什么裝!”

    聲嘶力竭,活像要生吞了誰。

    “行了,我們趕緊走吧!苯薪裢硗惦u不成蝕把米,倒是把自己給搭進去了,本就很懊惱了。

    “裝什么好人,打我這巴掌,就這么算了?”

    “怎么?還想打回來?”唐菀倒是不驚不懼,那表情分明在說“有本事,就上來試試看!

    唐菀哪算防衛反擊,莊嬈如果現在攻擊她,那就是無理取鬧。

    莊嬈是有點蠢,卻也不至于這個時候還往她槍口撞,周圍有人勸和,她也知道給自己找個臺階下。

    “等著,我不會放過的!”

    結果她一轉頭,就撞到了迎面而來的江錦上!

    簡單的西裝,半點裝飾物都沒有,清雋雅致,他整個人都生得非常柔和,水波不興的眸子更是沉如夜色,五官每一寸都好似有著造物主精雕細琢般的通透感。

    冷白色的皮膚,總給人一種病嬌孱弱之感,卻又風骨傲然。

    “二……二堂哥!苯械吐暤,她事先并不知曉江錦上會來,她以為唐菀是自己到的,畢竟她身側位置一直空置無人。

    江錦上極少露面,在場的人,還真有不少不認識他,聽江姝研喊了聲,這才反應過來。

    “五爺?”

    “好像是的,以前江家老爺子過世,奔喪的時候,我遠遠看過一次,那時身體不大好,還坐在輪椅上,現在看著,好像好多了!

    “長得和他哥一點都不像啊!

    ……

    其實廳內光線昏暗,壓根看不清長相,只是莊嬈等人離得很近,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莊嬈認識江姝研許久,還是第一次看到江錦上,心驚之余,卻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方才我聽誰說,要不放過誰?”

    聲線溫緩,可嘴角那抹弧度,卻帶著刺骨的蒼冷。

    “莊小姐,是說的嗎?”

    這般好看的人,忽然站在面前,莊嬈眼睛花了,腦子也懵了,哪兒還記得什么唐菀。

    “莊嬈!”江姝研使勁抵著她的胳膊,這種時候犯花癡,真是腦子進水了。

    “啊……哦!”莊嬈方才緩過神。

    “爺!苯痛藭r才走出來。

    “發生什么了?”江錦上在事發之后就出了監控室,后來的事自然是不清楚的,也沒看到唐菀動手,自然要問一下緣由。

    江就推了推墨鏡。

    “大概就是莊小姐挑釁在先,出言侮辱,還動了兩次手!

    莊嬈瞳孔地震,“我什么時候動了兩次手!”

    “一次試圖打掉唐小姐手中的冊子,另一側則是想抽她耳光,沒碰到,后來唐小姐出于自衛,就打了她一下!

    “打她了?”江錦上看向唐菀。

    唐菀點頭。

    “就是她打我!我也只是說了兩句話,這也太過分了吧!鼻f嬈忽然就開始向江錦上告狀,“五爺,她就是仗著江老太太喜歡,出來作威作福,這種人您也不管?”

    “打了哪邊?”江錦上看向她。

    “左邊!”莊嬈幾乎是下意識以為,江錦上是能幫自己出氣的,畢竟他這語氣不好,又好似在針對唐菀。

    “就打了一下?”江錦上再度看向唐菀。

    “就一下!

    “五爺……”莊嬈還想說什么,卻被江姝研給攔住了。

    江錦上的脾氣她是熟悉的,久病乖張,早就看透生死的人,要是不相干的人,就是死在他面前,只怕他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莫名冒出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而江錦上出現,那肯定是作大妖。

    江錦上只是看了眼江就,他直接繞路走到莊嬈面前,她還沒回過神,右側的臉就被打了一下。

    江措嘴角一抽!

    這個沒得感情的機器,對面那個好歹是個女人,下手這么重!難怪找不到女朋友。

    “下午已經挑釁了一次,這是第二次了吧!苯\上抬手整理著袖口。

    江就太了解他,反手又給了一下,他下手力度和唐菀不同,一掌摑下去,莊嬈臉上火辣辣,耳朵甚至出現了短暫的耳鳴。

    “居然打女人?”莊嬈嘴巴哆嗦著,說話都不利索了。

    江就點頭,“在我眼里,只有善惡好壞之分,沒有男女之別!

    江錦上垂頭,依舊在整理袖口,這莊嬈臉都腫了,卻好似和他沒什么關系一樣。

    “人是我帶來的,莊小姐三番兩次挑釁,到底是對她不滿,還是對我有意見?”

    “或者說,對我們江家有意見?”

    “誰都看到她坐在我們江家位置上,卻跑過來出言不遜,到底實在挑戰誰?”

    他聲音甚至可以稱得上悅耳,只是說出的話卻字句戳人。

    莊嬈原本還以為江錦上會幫自己,沒想到挨了兩下,居然還要她道歉。

    “怎么?不樂意道歉?”江錦上偏頭看她,“今天這里人多,看在父親的面子上,我也不為難,明日來我們家,私下道歉也行!

    私下道歉?

    唐菀抿了抿嘴,看向江錦上……

    這不是想要她的命。

    事情鬧成這樣,壓根不差她一個道歉,江錦上無非是想幫她出口氣,徹底把莊嬈那點骨頭給折碎了。

    而他這個提議,看似是一種體貼關照,其實和逼著她道歉沒兩樣。

    因為最狠的地方在這里……

    今晚發生的事,莊家那邊肯定已經收到了風聲,私下道歉,勢必就不是她一個人單獨去江家,教女無方,只怕她父母都得跟著去卑躬屈膝。

    現在還能解釋為晚輩間的一點小沖動,這一旦扯到了兩個家里,性質就完不同了。

    “五爺這招才是最狠的,名義上好像是為她著想,這實則啊……”

    “惹江家人干嘛啊,這唐菀再怎么說,退一萬步說,她和江家人半點關系沒有,只要是江家人帶來的,那就該避開點!

    “這五爺行事,的確乖張!

    ……

    “莊小姐,我這個提議如何?”江錦上沖她一笑,莊嬈呼吸急促,整個人腦子都是發懵的。

    “如果覺得沒問題,我讓人送回去,畢竟臉上有傷,回家怕是不好交代,我讓他們回去和父母解釋一下!

    “覺得怎么樣?”

    莊嬈此時才算知道,什么叫做被人架在火上烤,走到唐菀面前,硬著頭皮說了句,“對不起!”

    “在和誰道歉?”江錦上挑眉。

    “唐小姐,對不起!”

    “道歉總要有個理由吧……”

    莊嬈雙手緊緊攥著,身子也不只是驚懼害怕,還是羞憤難當,瑟瑟發顫,可她卻半點法子都沒有,只能哽著嗓子,一遍遍道歉。

    “她就是生了一副蛇蝎心腸,想要殺人害命,可住到我們家,這事兒就輪不到外人插手,就算是自家人……”

    江錦上聲音一哂,“也得看遠近親疏,遠親連近鄰都不如,這手就別伸得太長!

    江姝研咬了咬牙,愣是沒敢多言。

    只能暗恨自己低估了唐菀,可她怎么都沒想到,江錦上會親自出面幫她。

    “馬上拍賣會要開始了,再這么下去,怕是要耽誤時間了!碧戚议_口勸了一句江錦上,也算給所有人一個臺階下。

    “是啊,拍賣馬上就開始了,大家趕緊就做吧!敝鬓k方工作人員立刻招呼大家。

    “就這么放過她們?”江錦上隨著唐菀坐著,低聲說道。

    “其實我已經占了上風,真的不用再……免得大家說過于強勢,咄咄逼人!

    “別人如何,我從來也沒在乎過,就想給出口氣,讓心里更舒服些!

    唐菀垂頭,這心底一時又有千般滋味浮上心頭,畢竟除卻家人,鮮少有人會這么對自己。

    “對了,二……”唐菀剛想問江宴廷人怎么沒來,就忽然聽到從拍賣廳的安出口處,伴隨著一聲悶響,傳來莊嬈的一聲慘叫。

    眾人在看過去,因為視野之處,光線非常暗,只看到一個穿著雨薇長款禮服的女人,長發垂肩,低聲說了一句

    “抱歉,我剛才一直在這里,沒想到會過來,毫無防備,才絆到了!

    唐菀再度瞇著眼,就瞧見莊嬈跌坐在地上,瓷磚地面,這一下,肯定摔得不輕。

    莊嬈氣悶,今晚連番受辱,本就羞憤難當,沒想到剛要出去,又被人該絆了一下,要不是伸手扶了一下一側的墻壁,只怕要摔得臉著地,怕是再也沒法見人了。

    正當她想要發作的時候,那人又開口了。

    “有正門不走,您走這邊做什么?”

    安通道這邊,正常情況下,除卻工作人員,或者是遇到危險情況譬如出現火情這些,極少開放,所以她的詢問也是有根據的。

    莊嬈已經丟盡了人,臉還腫著,哪兒有臉穿過人群,從正門離開,這才想走安通道這邊繞一下,沒想到迎面又撞到一個瘟神。

    “這邊不方便走,您還是依著規矩走正門離開吧!彼f著,就把門關上,人擋在那里。

    莊嬈此時的處境,和她硬碰,吃虧的只有自己,咬了咬牙,只能垂著臉,灰頭土臉的從正門走了,惹得廳內不少人陣陣發笑。

    真是活該!

    唐菀只能暗自感慨,她也是夠倒霉的,居然又遇到了一個厲害的角兒。

    而江錦上卻盯著那人看了半晌,黑色禮服,長發……只是光線太暗,壓根看不清模樣,只是聽聲音,好似年紀也不大。

    她好像忽然轉了個身,看向了他們這邊。

    其實她這番舉動,算是又幫唐菀出了口氣,她立刻笑著與她點頭,那人倒也頷首意思了一下,轉身幾乎是貼著一側墻邊,悄無聲息地退場了。

    廳內許多人都覺著莊嬈太欺負人,心底覺得不忿,可沒人想惹事,部都作壁上觀,而真正心底不平,還幫她出了口惡氣的,也就剛才那人。

    “五哥,認識剛才那個人嗎?”

    “沒看清!苯\上給江就使了個眼色。

    只是不到一分鐘他就回來了,說是沒看到人。

    “不是剛追出去,怎么人就沒了?”唐菀蹙眉。

    “不清楚,酒店走廊本就錯綜復雜,而且房間很多,想找個人的確不容易!

    ……

    而此時的監控室內,江宴廷雖說在找人,卻也實時關注著拍賣廳的動向。

    江錦上行事乖張,這莊嬈又碰了他的逆鱗,出口氣就行了,也擔心他會做出什么過分出格的事。

    “呵——這女人出門前是沒看黃歷嗎?又被人撞了!

    “我懷疑這個小姐是故意的,不然怎么會那么巧,就把她給絆了!

    “我也覺得就是故意的!

    ……

    監控室內其他幾個人,都是盯著拍賣廳在看,吃瓜看戲,自然是津津有味。

    江宴廷瞇著眼掃了下,忽然指著拍賣廳的一處監控,“往后倒一點!”

    鏡頭后推,他瞇著眼,指著一處黑影,“放大!”

    鏡頭高清,可光線太暗,只能依稀看到一個輪廓。

    “二爺,這拍賣會馬上開始了,您看這個……”經理已經旁敲側擊說了多次。

    江宴廷這次卻沒留在這里,而是轉身就往走,健步如飛……

    只是當他趕到那便時,人卻早已不知去向。

    “爸爸!逼顒t衍帶著江江也已經過來。

    “我去,怎么每次發生這種事,我都不在場,又錯過一出大戲!逼顒t衍覺著自己和唐菀是真的有緣無分,要不然怎么每次有英雄救美的機會,自己都不在。

    “哥……”江錦上位置就在江宴廷邊上,此時燈光部聚焦在臺上,底下光線更暗。

    “嗯?”

    “是不是方才那人?”

    江宴廷沒作聲,江錦上倒是低低笑了下,“嫉惡如仇,如果這樣的性子,我也愿意喊聲嫂子!

    “回家別亂說話!

    “憑什么不能說話?”

    “江錦上?”

    “現在是求我,態度要端正些,要不要找人幫忙查!本┏遣淮,今天來這里的,都有據可查,想找人,可能費時,卻也不是難事。

    “我自己來!”自己的事,江宴廷不愿別人插手。

    江錦上小時候不愛喝藥,被他硬灌過幾次,這心底一直不舒服,難得有把柄落在他手里,看他吃癟的樣子,這心底莫名有些爽快。

    他身體不好,算是軟肋,他大哥卻極少有什么軟肋,所以想拿捏他太不容易……

    這人一旦有了軟肋,就再也不是鋼筋鐵骨了。

    雖說可能會授人以柄,可人活于世,誰還沒幾個能放在心里、或者為他能豁出去的人,這活著,也才有了千般滋味……

    ------題外話------

    三更結束啦~

    這一章比較長,接近5000字,原本想分開發的,覺得太長了,還是覺得一章看下去比較爽快些

    大嫂算出場了吧,我覺得算!

    日常求個月票呀~

    瀟湘投了票,記得領紅包呀,么么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