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 第 5 章
    盧家的布莊果然也成了廢墟,但好歹是布匹,有些拿出來清洗干凈,還能繼續賣。

    盧老爺子和管家卻不在布莊,她找了好一會兒,才在掌柜家找到。

    他們去幫著挖掘其他被困在廢墟中的人了。

    這次地震的傷亡實在太大,大多都在睡夢中被壓住,來不及逃脫,即使有那么些幸運的,沒有在地震中喪生,多多少少也都受了傷。

    這些伙計常年跟著盧老爺子跑商,南貨北運,都是他十分信任的人,不論是從道義上,還是從情分或利益上,他得去救他們。

    盧老爺子雖稱老,實際年齡還不到四十歲,只是面上風霜之色明顯,顯得老。

    在平均年齡只有四十歲的古代來說,他這年齡,確實是老,精力卻還旺盛著,和管家一起,已經挖出兩家,體力消耗巨大。

    盧楨帶的薄餅正是時候。

    除了他們二人外,還有一個被他們救出來的,只有一些輕傷的伙計,也在和他們一起忙碌,兩人份的薄餅不夠吃,盧老爺子將兩人份的薄餅分成三份,雖不能完全吃飽,也能抵一下餓。

    盧老爺子挖了許久,身上又有傷,體力早已不支,此時趁著吃飯之際休息一會兒。

    盧楨就站在一旁安靜的看著。

    盧老爺子滿臉臟污,疲憊的朝盧楨揮揮手:“還站在這做什么?還不快回去,你哥那傷還得你去看著!彼降追判牟幌聝鹤。

    盧楨猶豫了一下,朝盧老爺子招手,“爹,你過來!

    “什么事?”盧老爺子皺眉。

    他累的厲害,坐著完全不想動。

    “你過來,我有話對你說!

    盧老爺子實在不想動,可還是站起身朝盧楨走去,見盧楨神神秘秘的領著他走到一個僻靜無人的地方,眉頭緊鎖,“什么事非得到這里說?”

    一直走在前頭的盧楨轉過身,已是淚流滿面。

    盧老爺子一急,這才想起,女兒一大早就來到盧家,急忙問:“可是志軒出了什么事?”

    女兒向來柔順,若不是劉家出了事,女兒斷不會一早從劉家回到盧家來,之前一直在擔心兒孫,之后又擔心鋪子的損失和跟著他的這群伙計,見女兒和外孫女都沒事,倒忽略了女兒的事。

    盧楨低頭擦著眼淚搖頭。

    因剛剛手指拿過朝天椒,越擦越辣,眼淚也越流越多。

    盧老爺子心里卻認定女兒是守寡了。

    滿是心疼的拍了拍女兒的肩,想到老妻,更是傷感難過,卻還是硬撐著安慰她:“沒事,還有爹。

    盧楨不敢再用手指抹淚,用袖口在兩邊眼角沾了沾,才哭著告訴盧老爺子:“爹,我昨晚做了夢,夢到地龍翻身、瘟疫、干旱、蝗災,你和娘被壓在廢墟下,哥哥斷了腿,小石頭被劉志軒賣了,草丫,不……”她神色由脆弱變得堅定,“是寶丫,寶丫被她奶奶當做人牲給她孫子換糧食,還有爹娘、哥哥……你們全都……嗚嗚嗚”

    她忽地承受不住了似的,崩潰地大哭起來。

    “我嚇得醒來,就真的地龍翻身了。女兒不敢留寶丫在劉家,趕緊回來找爹娘,爹娘果然被壓在廢墟下,哥哥真的斷了腿,女兒……”

    盧楨話還未說完,盧老爺子就嚇得臉色大變,左右看看周圍無人,驚疑不定的問她:“你所言當真?“

    盧楨流著淚連連點頭,“我夢到地龍翻身后死了好多人,無人收拾,之后干旱,還有瘟疫,水都不能喝……對了對了……”盧楨含著淚又笑起來,“夢里還有個仙人跟我說,我本是九世善人,本不該遭此磨難,說要助我渡過此劫,在我額心點了一下,我就多了點東西,爹,你看!”

    盧楨的掌心突然多了一個桃子,比成年男子掌心還大的水蜜桃。

    這個年代很少能夠結出如此大的桃子,盧老爺子走南闖北十幾年也未見過,頓時一驚,隨即大喜:“仙桃?”

    盧老爺子驚喜不定的拿起大桃子在手中觀看,然后定定的打量盧楨。

    原身的樣子和盧楨長的有五分相似,羸弱柔美,皮膚白皙細膩,仿佛自帶柔光一般,回想女兒小時候,果真如觀音坐下仙童一般,性子也柔弱仁善。

    “是了,是了,這定是仙人送我兒的仙緣,想不到我兒還有如此機緣!北R老爺子大喜,連在地震中妻子去世帶來的傷感和滿身的疲憊也隨之散去了些。

    他第一反應就是拿仙桃給兒子吃,兒子有救了!

    盧楨臉上掛著淚,懵懂搖頭:“女兒也不知,有一筐呢,還有一些大米和油,對了,還有藥,不知道能不能救大哥……”

    盧楨話還未說完,盧老爺子就已經狂喜的打斷她:“能救!能救!鐵定能救!”

    “這是仙人送我兒的機緣,我兒乃九世善人,這一世我盧有才定會助我兒行善積德……”說到此,盧老爺子已是老淚縱橫哽咽難言。

    他淚中帶笑,眼睛極亮,像是說服她,又在說服自己:“既是仙人賜予我兒的仙藥,定能救你大哥!

    之前一直硬撐著的神經像是突然放松了似的,他不管盧楨究竟是妖是仙,只要能救他兒,那就是仙,也只能是仙。

    若這世上真有妖鬼,那為什么不能有仙?或許他女兒真是九世善人,真有仙緣也說不定。

    他到底是商人,很快又反應過來,眉頭鎖緊,“你說之后會有干旱和瘟疫?”

    這次地震,只是懷安縣傷亡便如此大,若其它地方也是如此,尸體無人收,加上天氣炎熱,尸體腐爛,若之后還有干旱,會引起瘟疫并不奇怪。

    盧老爺子一想到此,就更是心急如焚的想要離開。

    “你夢中可知這次地震波及范圍?我們若要逃難該往何處?”對于這些,盧楨是一問三不知,只知劉家是往東去的,走了近兩個月到泉城安定下來。

    小說主要描寫女主逃難途中所經受的苦難,和無私奉獻的圣母精神,對于地域這些反倒是略寫。

    得知女兒身上有個可以放東西的地方,里面還帶了一些米油和水果,盧老爺子一瞬間想到許多。

    女兒說一些米油,定然是不多,又思索到仙人說助她渡過此劫,便以為是這次的災荒之劫,好歹能存放一些東西,也不知道這可以放東西的地方,能夠存在多久。

    除此之外,還有逃荒路上所要備上的食物。

    女兒說瘟疫是通過水傳染,那還要準備大量可飲用的水。

    “你先回去將仙藥給你大哥服下,再叫上你嫂子和小桃,把廚下挖出來的米面全都制成干糧,我們后天就走!”

    “可這藥……”盧楨有些為難地說:“我該怎么和大哥說?”

    “就說我從南邊帶回來放在鋪子里的!”

    盧楨用力點頭,“女兒知道了!

    盧老爺子一直看著女兒離開的背影,直到她身影徹底消失不見,才抬眼看下炎熱的天空。

    此時初秋,農作物尚未成熟,即使遭難,還是有很大一部分人會舍不得地里莊稼舍不得背井離鄉,加上尸體腐爛和病毒蔓延需要時間,后天走來得及。

    盧老爺子跑商謹慎慣了,就連跑商都是一群人一起,何況是逃難,逃難途中什么事都有可能會發生,若只有他一家子,還多是老弱病殘,逃難途中怕是要被人生吞了。

    想了想,更是堅定了召集跟他跑商的那些伙計一起走的想法。

    回到挖掘的地方,他就和管家及救出來的伙計說了地震傷亡太大,怕是有瘟疫的事。

    他望了望天,抹著額上的汗:“這天氣,怕是不出三天,尸體就得腐爛,地震通常都伴隨著瘟疫,反正我們跑商的,四海為家,我打算帶著家人往南去,你們要愿意和我一起走,后天早上一早,從南門出發!”

    盧老爺子一整天都在救人不提。

    盧楨在途中就已經將消炎藥拿出來,找了個瓷瓶裝好,回去后,就從瓷瓶里到了幾顆消炎藥出來喂給盧恒:“這個爹跑商時從南邊帶回來的藥,爹讓我喂給你吃!

    盧恒也沒問這是什么藥,安靜的就著盧楨的手,一顆一顆的吃下,一副死馬當活馬醫的樣子。

    到下午時,盧恒果然開始發熱。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