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 第 3 章
    盧楨完全是憑著一股毅力在做事,本身就抱著孩子走了一個時辰的路,早上沒吃早飯,又要挖掘,等把盧恒從廢墟中挖出來,她早已累的抬不動胳膊,可還是和小桃一起,小心翼翼的將壓在盧恒身上的木梁瓦片等搬走。

    因為是初秋,蚊蟲多,床上支著蚊帳,屋頂的木頭瓦片等物落下來的時候,有蚊帳緩了一下,她和小桃兩人只需要將重物都搬走后,再把破碎的蚊帳抬走,他們身上基本就清理干凈了。

    孩子被盧恒夫妻倆緊緊護在身下,倒是一點兒傷都沒有,盧楨一將他抱出來,就緊緊抱著她大哭。

    盧楨趕緊將他抱到寶珠(原身的女兒)身邊坐著,往他嘴里塞了顆糖,濃郁的奶香從嘴里融開,小男孩愣了一下,居然吸吸鼻子,沒再哭了。

    她摸摸他的頭:“姑姑要繼續去救你爹娘,你乖乖坐在這里,幫我保護好妹妹,不要亂動亂跑,可以嗎?”

    小男孩臉上又是鼻涕又是灰,卻還是含著兩泡淚用力點頭,很是乖巧。

    盧楨又摸了下小寶珠的頭:“寶兒乖,乖乖在這等娘!

    小寶珠人很安靜,只睜著大眼睛看著她,不說話。

    盧楨放下孩子又趕緊回去將盧恒兩口子弄出來。

    盧大嫂孫氏頭被瓦片砸中,救出來的時候人已經暈過去了,只能和小桃一起先抬到空地上躺著,麻煩的是盧恒。

    盧恒身下是大片的血跡,這么多血,如果不是她來得早,她都要怕他失血過多而死了。

    而且他身上也壓了很多東西,就不知道他是只有腿受傷,還是脊椎也受傷。

    但此時她也管不了太多,將他身下的被子扯出來,一人抓著被子的兩端,吩咐小桃:“先把人抬出去,然后你去請大夫,我繼續救我爹!

    小桃才十五歲,和盧楨一樣,非常疲累。

    但此時她們根本不能歇,只能硬撐著干。

    兩個女生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小心翼翼的將盧恒從廢墟血泊中太到空地上,落地還要輕輕的放。

    盧恒剛一落地,小桃就再也支撐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盧楨趕忙拿出早已趁著的夜色拿出來涼在那的饅頭,遞給小桃和盧恒。

    小桃還有些疑惑饅頭是哪里來的,以為是她進去拿木匣子的時候,盧楨去倒塌的廚房里拿的,至于廚房里還有沒有剩下的饅頭,有的吃她也不想那么多。

    跟著盧楨一起穿來的房子,像是一個靜止的獨立空間,拿出來的饅頭也和她爸媽早上剛進貨回來的一樣,還是熱的,所以她只能提前拿出來將它晾冷了再給他們吃,不然她沒辦法解釋為什么會有熱饅頭。

    她家的饅頭分四種,白面饅頭、玉米饅頭和黑米雜糧饅頭。

    盧楨拿出來的是白面饅頭,之后還要逃荒,玉米饅頭和黑米雜糧饅頭可以路途中吃,相對不那么顯眼。

    小桃也不耽擱,休息了沒一分鐘,就拿著饅頭拔腿就跑出去找大夫。

    盧楨在她后面喊:“一家找不到就多找幾家!”

    “哎!”小桃應聲。

    現在整個縣城都是一片哀嚎悲鳴,還不知道大夫有沒有在地震中活下來。

    她此時也顧不得別的,小桃走后,她就趕忙跑出去一會兒,做出向別人家借熱水的模樣,很快就端了一大碗溫水回來,水里放了鹽糖。

    盧恒此時十分虛弱,可能是疼,額上全是冷汗,也沒問哪里弄來的溫水,只就著盧楨的手就將一碗鹽糖水全喝了下去。

    看他還能撐起上身喝水,脊椎骨應該是沒有太大問題的,主要還是腿。

    等她把他褲腿撕開,發現腿骨都快折出來了,看的十分嚇人,盧楨覺得以此時的醫療條件,再像過去一樣正常行走機會不大。

    盧楨有趕忙將廢墟下床褥子扯出來,蓋到盧恒身上:“哥,你先別睡,大夫一會兒就來了,我先給把傷口處理一下!

    盧恒還有意識,虛弱地說:“先別管我,快去救爹娘!

    小說中并沒有提到盧母,但盧父卻是通過自救出來的,所以盧父暫時應該是安全的,現在要緊的反而是盧恒。

    盧恒此時正咬著牙閉著眼,很明顯在忍受著疼痛。

    盧楨也不得太多,出去拿了個干凈的碗,從裝著棉球的碘酒瓶里,夾出幾個碘酒棉球。

    家里因為她小侄女和她哥的緣故,碘酒是家里最常備的東西,全瓶的碘酒、棉球碘酒、碘酒棉花棒,全都有。

    她小侄女剛滿四歲,正是對外界探索欲望最強烈的時候,加上性格活潑的跟個小男孩似的,平時磕磕撞撞摔摔打打,十分平常。

    每次小侄女哪里受傷,去醫院,家里的碘酒還沒用幾次,醫生又開一瓶新的。

    像碘酒棉花棒之類的東西,都是她和嫂子、她哥包里必帶的東西,為的就是防止帶小侄女出去的時候,小孩子碰碰撞撞,哪里傷到,可以及時消毒處理。

    她端著碗進來,看了盧恒一眼:“哥,我給你把傷口清理一下,可能有些疼,你忍著點啊!

    盧恒躺在被褥上,上半身蓋著被子,看不到腿上的情況,也看不到盧楨的動作,只撐著說:“你別管我了,快去救爹娘!

    盧楨拿著小鑷子,夾著碘酒棉球給盧恒清理傷口上的灰塵,“我來的時候叫了爹,爹說他躲在床腿那里,暫時沒事,我先把你這傷口處理一下,你這傷得趕緊止血!

    盧楨并沒有學過護理,只會一些簡單的清理消毒工作,待將他身上的傷口都用碘酒消毒之后,又拿了白紗布給他簡單包扎了一下,又去給盧大嫂將頭上的傷口消毒。

    對于古代人來說,炎癥也是個嚴重問題,一旦傷口感染發炎,或許不用等后面瘟疫來臨,光是傷口感染,就讓他們在災難中很難活下去。

    盧恒是將妻兒一起護在身下的,是以除了頭上的傷口外,盧大嫂其它地方基本沒怎么受傷。

    處理完這些,她拿了兩個饅頭放在剛才裝鹽糖水的碗里,給盧恒:“哥,你先吃點東西,大夫馬上就到,我去救爹娘!

    盧父因為人是清醒的,可以通過對話來定方位。

    盧楨喊了幾聲,確定了盧父所在后,就開始了營救工作。

    在這期間,小桃也終于把大夫給請過來。

    盧家的宅子就坐落在這個縣城最繁華的商業街的后面,縣城里的醫館大多也在這附近,所以不多時,小桃就請了個大夫回來。

    盧楨不知道這大夫是怎么在這場地震中幸存下來的,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夫看過盧恒的腿后,發現傷口已經清理過了,他也看不出是用什么清理的,有些傷感地說:“要是老夫的藥房還在,還有七成把握,可惜老夫一藥房的藥,全都毀在地動中了,眼下我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之后,正骨,包扎。

    盧楨拿出了她的無菌白紗布,白紗布在袋子里密封的,她此時手全是污臟,在院子的井里打了水,洗干凈手,再拆了袋子拿出白紗布給大夫的。

    大夫仰頭看了她一眼,也沒說什么,接過她手中的白紗布給盧恒包扎。

    “傷是已經處理好了,不要隨意搬動!贝蠓蛘f:“此時最忌邪祟入體,你們注意他一下,看今晚會不會發熱,若是發熱……”大夫頓了頓,“就拿溫水給他擦擦吧!

    大夫搖搖頭。

    沒有藥,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