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 第 1 章
    一股尖銳的疼痛猛地扎入盧楨的腦海,疼的她一個激靈,立即坐了起來,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地面、桌子之間就開始發生輕微的搖晃和咔咔響聲。

    托這些天新聞上關于地震的報導,在她撐起身觸碰到身邊溫軟的物體時,以為小侄女晚上又跑她房間了,連忙撈起她往外跑,一邊跑一邊尖叫:“地震!地震啦!爸,媽,地震啦!”

    驚惶而尖銳的嗓音頓時劃破夜空,讓不少還沉浸在睡夢中的人頓時驚醒,忙不迭的往外逃。

    盧楨剛逃出屋子,她隔壁房間的小屋里也沖出一個黑影,接著不斷有黑影從屋里逃出。

    盧楨剛沖出屋子就感覺不對了,這根本不是她家,她家是四層自建房,她房間在三樓,出來還有兩樓才對,可這已經是平地,可此時她也管不了那么多,逃進院子還不算,借著微熹的天色,看到院門的方向,又抱著懷中的孩子往院子外的空地上跑,一邊跑一邊繼續高喊地震。

    一直跑到外面的空地上,她有些發懵的腦子,才從腦中驟然多出的記憶中反應過來,她居然穿到她昨晚看的一篇很火的,即將拍成電視劇的小說當中,小說名叫《娘道:貞娘傳》。

    大致內容講的是女主出身商戶,嫁給秀才劉志軒為妻,劉志軒看不起出身商戶的女主,在女主生了個女兒后,母子兩人均認為她沒用,生了個賠錢貨,對不起他老劉家,想要納舅家小表妹為妾。

    女主也看不起自己,認為自己出身商戶配不上讀書人的劉志軒,還沒能生出兒子,于是不僅用自己的嫁妝養著劉志軒一家,還用自己的嫁妝給劉志軒納妾,并自愿化身為奴,無私奉獻伏低做小的伺候著這一家子。

    當然,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之后天降災禍,地震伴隨著干旱、瘟疫,逃亡遷徙,在逃亡遷徙的過程中,女主把自己生的女兒當做人牲,拿去和人換糧食了,為的就是給小妾生的兒子一口吃的。

    原因當然不是她不愛自己的女兒,只是因為小妾生的是兒子,她生的是女兒,兒子是老劉家的根。

    文中把女主將女兒當做人牲換出去時的不舍,和給小妾兒子換糧食的偉大寫的感人肺腑,催人淚下。

    盧楨氣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這是什么垃圾娘道?這是什么價值觀?女人就不配活嗎?這居然還歌功頌德,立傳成書?”

    沒想到只是吐槽了兩句,居然就穿成了書中女主,盧楨頓時眼前一黑,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是她活夠了,而是這本書里的環境實在太差,因為地震只是開始,后面還有瘟疫、干旱、蝗災。

    簡介中,全篇文章,就是女主的一篇苦難史,但她還是貞潔堅韌,為劉志軒,為小妾兒子付出的無怨無悔,在最后洪水來臨,又沒有糧食的時候,她把也自己換了出去,給小妾兒子換來糧食,卻不肯為妓污了貞潔,自殺而死,劉志軒和小妾兒子終于被她的無私感動,流下了一滴淚,小妾兒子哭著喊了她一聲:“娘!”

    女主死爾瞑目。

    盧楨看看懷中的小女娃,再看看眼前雜亂的廢墟,只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噩夢,夢醒,她就又回到她溫暖的家。

    說到她溫暖的家,她腦中還真浮現出她溫暖的‘家’,就跟三百六十度影像投射似的,亂蓬蓬的被窩還維持著她昨晚睡著的狀態,隔壁房間是她和嫂子的倉庫,前日她們一起從國外代購回來的貨,已經打包了一部分,準備今天發貨的。

    樓上一層是哥哥嫂子的地盤,她哥是警察,又是個軍事發燒友,樓上專門有一間房放他的那些藏品。

    二樓是她爸媽的臥室、客廳、廚房、兒童房等,一樓是她~爸媽~的糧油店,順便代賣一些水果蔬菜,此時的糧油店還保持著她爸媽早上進貨時的樣子,一半已經擺在架子上放好,一半還在貨車車廂里。

    她打開店門口的泡沫箱子,從里面拿出一袋饅頭。

    饅頭還是溫熱的,一袋兩個,一塊錢一袋,很好賣,她爸媽每天早上進四箱饅頭都能賣的干干凈凈。

    這饅頭要是能拿出來就好了。

    她想。

    隨著念頭一起,她手中竟真的多了袋白饅頭。

    什么情況?

    她捏了,真的是白饅頭,她居然把家里的饅頭給取出來了?

    她心中一陣驚喜,同時也安定了許多。

    她家拆遷拆了六套房,還有兩棟自建房,她和哥哥一人一棟。

    現在全家住的這個未來是要給哥哥的,她的那棟被她爸媽租出去了。

    現在,她家住的這棟是跟她一起穿過來了!

    她還沒來得及細想,就被前面傳來的聲音給打斷了,就聽那男人氣急敗壞的喝道:“盧氏!你沒看到娘受傷了嗎?還不快過來扶娘,果然是商戶出生,自私自利,不賢不孝,我當初就不該娶你,娶你簡直辱我劉家門楣!”

    盧楨借用袖子將手中饅頭擋住,慢悠悠的橫了那邊三個人影一眼,道:“既然辱你劉家門楣,那就合離吧!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