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五谷豐登小福妻 > 第一百三十六章終歸人去了
    夜梟子叫,夜梟子笑,那是聞到死人的味道。

    錢貴鳳整個人瘦一大圈,宋老大躺在她身邊還有些不習慣,錢貴鳳嗯一聲:“要不然外面那東西咋能上這邊來叫喚,也不知道沈大爺去后,那倆孩子咋過活!

    過完年以后,沈老頭的就開始咳血,迷糊,手腳不利索,他生病沈寒年身上擔子更重,伺候的人又多一個,這個還是生病的端屎端尿都得是沈寒年,沈東升見自家老爹快不行,心里著急,可這手不是一般的懶,不到時候絕對不出手,趙蘭叫他回來看孩子他就回去看孩子,不管他老爹,左右寒年在那呢,不會出問題的。

    自打宋小雨被拍走以后,這村子里的人全都看緊自家的孩子,唯有趙蘭這個后娘,巴不得這兩個孩子全部被拐走,這樣家里的吃食就全都是她的孩子了。

    沈老頭死后,家里就她們一家三口,多好。

    所以沈寒年平時上地要帶著沈寒心,不管上哪里都得帶著她,沈寒年讓她不要走遠,沈寒心聽話,時不時的她去隔壁院子待會兒,錢貴鳳就給她弄點好吃的,看著和小雨差不多大的沈寒心,錢貴鳳就有些母愛泛濫,給她吃點,心里念叨著要是有好心的婦人看到她們小雨,也給小雨一口吃的。

    沈寒年不想他爺死,天天盡孝在炕邊,沈老頭也舍不得自己的孫子,孫子哪都好,缺德就缺德在沒有個好身板的娘,那柳七娘要是活著,孫子哪能受這么多苦,沈老頭眼睛迷糊,看不清啥,心里難受。

    拉著沈寒年的手啞聲說:“爺爺想護著你,但這病不帶好的,爺要是死了,你就帶著寒心好好地,別惹那母夜叉!钡剿滥懽右泊,連這夜叉都叫出口。

    沈寒年點頭:“爺你放心,我定會照顧好寒心和自己的!

    這一日一日的捱著,終究有個頭,沈老頭死那天天氣最熱,沈寒年帶著沈寒心挖婆婆丁回來,發現自家爺爺咽氣多時,他哭著拉住沈老頭的手,給他磕三個頭,沈寒心面對死人,本應該害怕,但看著是平時對自己最好的爺爺,也沒什么可怕的,守在旁邊,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

    沈東升和趙蘭聽到消息,趙蘭嘴角揚起,沈東升卻是悲從心中來,他不想伺候也嫌棄沈老頭啥也不干干吃飯,但這人真撒手人寰,心是扛不住這打擊的。

    畢竟是他爹,血濃于水,沈東升腦袋發暈,下地的時候栽楞下,要不是沈寒年扶著他沈東升腦袋都得被磕壞:“我,我去看看你爺!

    “你們去吧,這孩子沒人看我得看孩子!壁w蘭嬌氣的抱著孩子往炕里縮去,啥都不管。

    沈寒年從來沒想過趙蘭竟然如此冷心冷情,頭一次站在地上盯著她看:“娘,你都不過去看看嗎,爺沒了?”

    趙蘭冷笑,小兔崽子老子死了他翅膀還硬起來:“死就死,我去能活過來還是咋的?”

    沈寒年蹙眉,沒說話,轉身離開,趙蘭看著她的背影,覺得等這喪禮辦完好好教教他們規矩,什么個東西,還敢上這來指手畫腳。

    沈東升跪在沈老頭面前,痛哭流涕:“老爹,你怎么說走就走啊!

    他不知道,沈老頭早就沒有把他當兒子,這樣不孝順沒骨氣的東西不是他兒子,沈東升啥都不知道,沈老頭死后還覺得自己是孝子。

    沈寒年將倉子里早就準備好的破木板子打成的棺材收拾出來,上面的灰都擦掉,又去楊家將推車借過來,通知大家爺爺沒了。

    沈東升哭嚎一陣過后啥都整的利利索索,連孝帶都準備好,宋家人知道沈老頭身去,緊忙過來幫忙,宋家三兄弟和沈寒年上墳圈子去挖坑,而那覺得自己無比孝順的沈東升,趴再地上繼續哭,一直哭,哭到村里人幫著把老沈頭安葬立碑這家伙才停止哭聲,作揖給大家,說些漂亮話:“老爹啊,你好狠心將兒子留下你自己走!

    說完又哭,一頭栽倒墳前,村子里人來了以后趙蘭又裝的人模人樣出來干活,在沈東升昏倒以后嚇的抱孩子扶住她,無法,年輕力壯又是鄰居的宋老三只好上前將沈東升搬到推車上,其實沈東升沒有徹底昏死過去,嘴里還念叨著胡話呢。

    不過人家都栽倒你還不上去幫忙,有點說不過去。

    福全叔在旁邊,攔下趙蘭,老沈大哥身去,這倆孩子是他比較擔心的:“趙蘭,你公爹走了,倆孩子可得好好對著,要不然如何對得起那柳七娘!

    隔壁不遠處就是柳七娘的墳包,上面草生出一人高,再人柳七娘陰屋面前,趙蘭不敢耍狠:“誒呦福全叔你放心吧,兩個孩子我向來都是當自己親閨女親兒子一樣對待,絕對不會苛待的!

    福全叔知道這女人的能耐,面上說出花背地里那爪子該掐還掐。

    但也沒辦法,畢竟是別人家事,回到家福全叔還犯愁呢。

    現在的日子也沒有能力讓你辦個喪禮,弄完后各回各家吃飯歇著,沈寒年將沈老頭的東西收拾好,看著空蕩蕩的屋子,有些恍神。

    宋長寧算著日子,還需幾年沈寒年和沈寒心就要被沈三爺認領走,自打沈家爺爺去世后,趙蘭變本加厲虐/待他們兄妹,沈三爺看不過把兩個孩子領走,從此以后,沈寒年才順當起來。

    希望這一日早些到來,讓她們兄妹少受些苦。

    晚上宋奶讓劉牡丹叫那兩個孩子過來吃飯,今個兒送沈老頭走,看那夫妻兩個也不是正經哭喪,尤其是那個沈東升,什么都不干不如個孩子,她個外人看著都來氣。

    鍋里燉著白菜還有土豆,咸菜疙瘩,沈寒年和沈寒心不來,趙蘭知道老宋家人又沒叫他們,生氣的開門,抱著孩子還挺生氣的樣:“人家叫你們去就去唄,畢竟咱們家窮,沒飯給你們吃!

    這話是又想讓她們去,但又得刺劉牡丹兩句。

    劉牡丹現在練的膽子也沒那么。骸白,上俺家吃去,你家這雞叫的太吵人,自己不下蛋給你們吃,還怪我們這看不下去的!

    沈寒年知道趙蘭巴不得他們去,就帶著沈寒心和劉牡丹回去,趙蘭沒好氣的對著劉牡丹背后吐口唾沫:“什么個東西,跑俺家做起主,你家真有糧食,那就把這倆孩子接走養去,別放我眼前礙事!

    劉牡丹轉身:“趙蘭,你個做娘的沒個做娘的樣,在凈說些有的沒的,我就去福全叔那里告狀,讓福全叔聽聽您的話評評咱們的理!

    聽到福全叔瞪劉牡丹一眼,扭著胯骨進屋去了。

    回去后往地上吐口唾沫,生氣的看著沈東升:“隔壁又把那倆孩子叫走了!闭娌恢栏舯谑悄苎b還是東西多的燒的慌,竟做這讓人作嘔的事情。

    弄得好像他們家供養不起孩子一樣,他們要是真的在乎那兩個孩子,干脆領回去養,正好丟個宋小雨,那倆孩子也吃不了多少,就領回去吃飯唄。

    沈東升有氣無力,覺得自己今天太過賣力腦袋被累到疼的不行。

    “這樣不正合你意,兩個孩子不在家吃飯,你又能省出一頓帶回娘家去!卑蠢碚f趙蘭這種被娘家欺負慣的,不應該有心往回拿東西,趙蘭并非是真的想盡孝,其實就是想拿東西回去,讓她們高看一眼,以前那么嫌棄她,現在吃著她拿回去的東西,看她們討好的樣子,趙蘭喘口氣都覺得自己牛逼。

    這事被沈東升赤裸裸拿出來說,趙蘭也有點臉紅:“東升,我那也不是故意的,你看那孩子吃穿也沒少,是吧!壁w蘭說著其實自己都心虛,沈東升見慣不慣,沒有理她。

    再說下去恐怕要吵起來,這娘們心情不好,那兩個孩子也會遭殃。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