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后宅里的漫畫家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花朝記事
    二月初,周老爺派快馬送來了家書,信中說林姨娘產下一女,母女平安。

    傅云深寫好了回信,又將早已起好的名字寫在紅紙上,夾入信中,名字取了靜好二字,是周靜容給起的。

    傅云深將回信拿給周靜容看,周靜容看罷,又提筆在信的結尾處加上了一句:爹,再接再厲,兒女雙全,還畫了一個奮斗的表情。

    傅云深無奈的搖頭,別人家都是父母催兒女生孩子吧,周老爺卻是被自己的女兒催生,真不知道他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會是個什么心情。

    十二日,花朝節。

    大夏京中的習俗是在這一日踏青賞花,但周靜容卻對這個習俗理解無能。

    這時節分明還冷著,河中剛剛化凍,雖有青草冒出嫩芽,可哪有花能賞?

    不過來到京中,周靜容就不能像在浦河縣時那樣隨意生活了,她想做個賢內助,自要與那些官夫人進行交際。

    正好傅嬈華也在,趁此機會帶她出去游玩一番也不錯。

    就連貓了一冬的傅春華和甘棠也解了禁似的,興致高昂的打算相伴出游。

    于是這一日,傅家女眷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行踏青。

    她們來到了春江湖,雖是春寒料峭,但因著此地人多,倒也不覺寒涼。

    周靜容放眼望去,只見到處都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

    她們穿著展現體態的輕薄春衫,手中搖著垂珠輕紗團扇,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巧笑嫣然。

    周靜容終于知道,這花朝節賞的是什么花了,不是鮮花,是如花美眷!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披著一件厚厚的斗篷,掩在里面的手中還抱著一個手爐,不禁十分汗顏,她這是給美女大軍拖后腿了吧?

    忽聽傅嬈華向傅春華問道:“阿姐,湖對面是什么地方,好多人都過去了呢!”

    傅春華雖年幼時居于京中,不過對這里的很多記憶都模糊了,搖頭道:“不知道!

    周靜容聞言看過去,她去年上巳節來過這里,對這里還算了解,便解釋道:“對面是湖心亭,那邊有個梅園,雖名為梅園,卻是什么花兒都有的,大家應是去賞花的吧,咱們也去看看吧!”

    傅嬈華馬上欣喜道:“嗯!”

    幾人一同來到梅園,卻見很多女子都在剪紙,將五顏六色的紙剪成各式漂亮的花朵形狀,然后掛在樹上。

    傅嬈華興奮的東張西望,她本就擅長剪紙,雖然不知道大家為何這么做,卻也向丫鬟要了剪刀和紙,學著旁人的模樣,興致勃勃的剪起了花樣。

    甘棠好奇的問道:“她們這是在做什么?”

    周靜容也不知道,便搖了搖頭。

    傅春華還記得這事,便向幾人解釋道:“姑娘們剪彩紙掛于樹上,這叫做賞紅,是京中花朝節的習俗!

    甘棠點了點頭:“哦,原來是這樣,倒是與咱們浦河的風俗不同!

    浦河縣的花朝節也很熱鬧,不過沒有賞紅這樣的活動。

    姑娘們在這一日會親自動手做些花朵形狀的小飾品,簪于頭上,或者戴在身上,然后成群結隊的出門看裝扮成花神的隊伍游街。

    周靜容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與甘棠悄悄咬耳朵:“大嫂,你道這習俗從何而來?”

    甘棠茫然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知道?”

    周靜容彎起眉眼,笑容狡黠:“天寒地凍,無花可賞,所以只能自己剪花賞了唄!”

    周靜容這解釋搞怪,聽著卻又十分有道理,一向不茍言笑的甘棠也忍不住跟著她一起笑了起來。

    兩人正說笑著,旁邊有聽到甘棠方才問話的女子,挑著眼角上下打量了甘棠一番,鄙夷道:“不知哪里來的土包子,連賞紅的習俗的都不知道!

    那女子身邊的女眷看見了周靜容,忙道:“噓,小聲點,那可是太子妃的好友,開罪不起,你忘了上回被太子妃趕出去的事了?”

    原來那女子就是之前在尉遲柔的生日宴上,因對周靜容語出譏諷,被尉遲柔趕出去的人。

    她微微蹙眉,正要說話,忽聽一聲嗤笑在身后響起:“什么太子妃,不是還沒嫁么,你們可別亂叫啊!

    她們回頭一看,來人竟是尉遲靜。

    尉遲靜可是尉遲柔的親妹妹,她這樣說,不免令人心里犯嘀咕,可轉念想想,又覺得她言之有理。

    尉遲柔是準太子妃,卻到底還未曾大婚,誰知她最后到底能不能走到那個位置。

    況且,周靜容又不是太子妃,不過是太子妃尉遲柔的朋友,如今尉遲柔也不在,她們有什么好怕的。

    被尉遲靜挑撥了這么一下,那女子愈發肆無忌憚,以她為首的幾個女子絲毫不顧忌周靜容等人就在身邊,大聲說笑著,嘲笑傅家的女眷是山野村婦,見識淺薄。

    她們的聲音很大,甘棠自然也聽到了,羞惱的臉色蒼白,攥緊了手中的帕子。

    傅春華是個護短的,見甘棠面上掛不住,心頭也十分窩火。

    可她又怕跟這些人撕破臉皮于家門名聲有損,只能忍著怒氣向那嘲笑甘棠的女子解釋道:“這位姑娘,我們家鄉的花朝節習俗與京中不同,所以才有此一問!

    可那些女子仍自顧自的說笑,根本不理會傅春華,好像沒聽見她的話似的,令她相當難堪。

    周靜容就沒有傅春華那么能忍了,也不像她想的那么多,被欺負了當然要回踩,這可是正當防衛!

    周靜容向那女子問道:“你可知夏朝疆土幾何,南北方相距多遠?”

    那女子猝不及防的被提問,一時懵住了:“你說什么?”

    周靜容嗤笑一聲,輕蔑的看著她:“夏朝幅員遼闊,最南方距最北方有上萬里地。因著這遙遠的距離,各個地方的氣溫不同,土壤不同,水質不同,種出的植物自然也不相同。常言道,民以食為天,各方百姓們連最基本的吃的東西都不一樣,那么服飾、文化、風俗、習慣,不盡相同,不是很正常嗎?難道只要有人和你不一樣,就都是土包子?如此看來,你的知識不過管窺蠡測,思想又如此狹隘,竟還敢口出妄言,誰給你的勇氣?你才是無知淺薄,還在背后妄議詆毀他人,更是為品行不端!”

    那女子被周靜容一席話懟的面色漲紅,無言以對。

    本就是她挑釁在先,這會兒又在爭論中落了下乘,她雖然心有不甘,可總不能不要臉面的與周靜容潑婦罵街、大打出手吧。

    于是她一時又氣又急,說不出話來,最后還是她身邊的朋友幫她打了個圓場,將她拉走了。

    這場吵鬧剛剛平息,又一位夫人走上前來,將一些彩紙奉給周靜容,語氣頗顯討好:“傅夫人,您別與那不長眼的一般見識,當心動氣傷了自個兒的身子。今兒是個好日子,您也剪幾朵花兒掛在樹枝上吧,圖個好兆頭!

    周靜容大大方方的拒絕道:“我不會剪紙!

    她倒是光明磊落,可這話落在旁人耳中,又激起了一片看熱鬧的好事之心。

    瞧她方才義正言辭的,還以為她有多大能耐,沒想到連剪紙都不會!

    那婦人聽周靜容如是說,面色有些尷尬,但她很快反應過來:“是我唐突了,怎好勞您親自動手,我幫您剪吧,您只需掛就好!

    周靜容直直的看著那婦人,目光沉靜,清澈卻銳利的目光像一柄劍直擊人心,婦人臉上的笑容都快要掛不住。

    周靜容很清楚,這人看似為她解圍,可她若是應了,恐怕明日京中就會到處流傳,大理寺少卿的夫人連剪紙都不會,還得旁人代勞,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相比于剛才那個只會大吵大嚷,在明面上跟她過不去的蠢貨,這個不動聲色暗中捅刀子的才是個人精。

    周靜容在心中嘆了口氣,怎么今天一個兩個的都跟她們過不去?

    想來,傅嬈華是生面孔,傅春華和甘棠鮮少出門,那么這些人就是沖她來的吧。

    難道是上次在尉遲柔的生日宴上,因為尉遲柔幫她出頭,所以這些人都看她不順眼,就輪著番的想要整治她?

    那婦人見周靜容不說話,以為她同意了,便打算開始剪花樣。

    周靜容突然向她伸出了手:“拿來吧!

    婦人有些驚訝,又有些為難:“這……”

    周靜容沒理她,直接將彩紙拿了過來。

    她是不會剪紙,但她會畫畫啊,畫完再剪不是一樣么。

    于是,周靜容就近找了張石桌,現場作起畫來。

    看著她下筆如有神助,揮灑自如,又如此認真的模樣,原本想要看笑話的人也都收起了輕視之心。

    旁的女子剪的花兒都是平面的,周靜容畫出來的卻是立體的,再按照痕跡裁下,這紙花兒綴在枝頭,不知情的人還當真以為樹上開花了呢!

    傅嬈華看著周靜容畫出來的可以假亂真的花兒,又看了看自己剪的花兒,羨慕道:“二嫂,你畫的花兒像真的一樣,比那些剪紙好看多了!”

    那婦人也圓滑的很,熱情洋溢的夸贊道:“傅夫人不愧是陛下欽點的畫師,畫技如此精湛,真真是大家!”

    她這副真心實意的模樣,好像剛才想讓周靜容出丑的人不是她似的,周靜容在心里翻了個白眼。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