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快穿:大佬你人設崩了 > 第95章 掐指一算,有鬼(4)
    秦惜玉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不過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白衣女鬼之前找過她師父。

    師父的死本就不明不白,連劇情里也沒有說清楚,會不會跟她有關系!

    “深井冰,你出來!”秦惜玉召喚著系統。

    【宿主,有事?】

    系統冷冰冰的聲音響起,秦惜玉也沒有過多的花心思在系統身上,反正在她心中,它就是個任何分裂。

    “我師父是怎么死的?”秦惜玉問道。

    【宿主,與任務無關的劇情,不提供!】

    系統冷冰冰的拒絕了秦惜玉的訴求。

    秦惜玉嘴角狠狠一抽,沉聲道:“怎么能與任務無關?我得了解清楚劇情的前因后果,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務!”

    【呵呵!原來你來記得任務!】

    系統冷笑,言語嘲諷!

    秦惜玉被氣得夠嗆,她竟然被一個系統給呵呵了!

    “我肯定記得,所以可以告訴我劇情了嗎?”秦惜玉出奇的堅持。

    【請宿主前往風月山莊的祠堂,并進入祠堂!】

    系統冷冷的提示音在秦惜玉的腦海中回響,秦惜玉這一刻已經無法思考,只覺得腦子嗡嗡的,就跟要炸開似的。

    “靠!別說了,打死我也不去!”秦惜玉咬咬牙,厲聲道。

    只要一想到那祠堂散發出的陰氣,她就覺得渾身冷汗直冒,還讓她進去?這絕不可能!

    系統下線了,那機械的聲音在秦惜玉的腦海中消失,她頓時松了一口氣。

    不過心中卻更為好奇了,為什么系統一直逼著她去祠堂,而不是讓她去找大佬?難道大佬就在祠堂里。

    【恭喜小姐姐,為你的機智點贊!】

    下線的系統突然詐尸,而且還是完全不同的兩種風格,秦惜玉被嚇了一跳,忍不住道:“大佬怎么風月山莊的祠堂里?”

    【抱歉,小姐姐,不能劇透喔!】

    秦惜玉扁扁嘴,也不再多問,不過知道祠堂里是大佬,也就放心多了,她或許還是能試著進去一下的!

    反正系統也沒說是什么時候,給誰去。

    秦惜玉腦子中靈光一閃而過,頓時有了主意。

    第二天,秦惜玉又去了風月山莊。

    守門人看到秦惜玉,面色一喜,十分高興的迎了進去。

    “大師,就知道您不會這樣一走了之的,沒想到您竟然又回來了!”守門人驚喜道,言語間對秦惜玉充滿了崇敬。

    秦惜玉則是板著臉,不語!

    這時,祁顏得到消息,出現在秦惜玉的面前。

    “你怎么又回來了?”祁顏看到秦惜玉的第一句話,便是如此。

    秦惜玉淡淡的掃了他一眼,“看來祁公子不太歡迎我!”

    “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山莊的事情也不是你能處理的!”祁顏沉聲道。

    秦惜玉輕輕勾起了嘴角,反問道:“是么?”

    祁顏默!

    “祁公子應該不會介意我去你家祠堂看看吧!”秦惜玉再度出聲道。

    祁顏臉上的一沉,頓時警惕起來,沉聲道:“你想做什么?”

    秦惜玉故作隨意道:“當然是替你們看風水,難不成我還能去祭拜你們山莊的先人?”

    “不行!祠堂不對外人開放!”祁顏冷冷道,直接拒絕了秦惜玉。

    秦惜玉眉頭輕皺,不解的盯著祁顏,似乎沒想到他會拒絕,而且說起祠堂時,他的反應有些古怪。

    祁顏不讓秦惜玉去祠堂,并且還安排人送她離開。

    而這事兒被老莊主知道,便讓人留下了秦惜玉,還讓人將她帶到了他的院子。

    老莊主是祁顏的大伯,他這輩子都沒有成親,也沒有子嗣,到祁顏這一輩,也只剩下他一個獨苗,不過他生下來后不久,父親就死了,是他大伯一手帶大,所以也早已經將他當成了親生兒子。

    現在山莊的大小事物都是祁顏在管理,但他卻還是沒有繼承莊主之位,所以在外界看來,他還是山莊的大少爺!

    秦惜玉看著眼前這個有些瘋癲的老頭,眉頭輕皺著,沒有出聲。

    不過那老頭卻一臉神秘的盯著秦惜玉,低聲道:“你是大師?是來替我們捉鬼的?”

    秦惜玉想了想,點點頭。

    老頭頓時一喜,嚷嚷著要帶秦惜玉去祠堂。

    秦惜玉自然高興,有人能帶她進去。

    于是乎,老頭和秦惜玉便去了祠堂,大門口,守門人看到秦惜玉和老莊主一同出現,兩人皆是一愣,只見兩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其中一人便立即去稟告祁顏了。

    秦惜玉進祠堂非常順利。

    老頭將她帶進了院子,不過走到緊閉的房門前時,他卻停下來了。說什么也不往前走。

    秦惜玉疑惑的看向他,卻發現他正恐懼的盯著祠堂,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看到這一幕,秦惜玉輕輕皺眉,但也沒有過問他,而是兀自往前,輕輕推開了房門。

    一開門,一股寒意撲面而來。

    秦惜玉微微皺眉,身子的周圍被寒意包圍,但好在如今是白天,風一吹,便消失不見了。

    這時,守在大門的人,小心翼翼的盯著祠堂內。

    那扇緊閉許久的門,終于被打開了,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大少爺下令不準任何人靠近,以至于有關祠堂的傳言越來越多,而且一個比一個可怕。

    久而久之,便傳出了山莊有鬼這類離奇的傳言,再加上時常有人死在祠堂外,讓人更加深信不疑。

    秦惜玉緩步朝祠堂走去,屋內十分干凈整潔,沒有一絲灰塵,屋子空蕩蕩的,除了擺放的靈位,已經供奉的禮品外,再無其他東西,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只是冷了點,陰氣重了些,并沒有他們口中所說的鬼。

    秦惜玉不明白系統讓她來這里做什么,便開始呼喚系統,可她叫了好幾聲都沒有反應,系統就跟死了一樣。

    不一會兒,祁顏聞訊趕到,看到秦惜玉在祠堂中,立即沉著臉,朝她大步走來!

    “誰讓你進祠堂的?”祁顏沉聲質問道。

    秦惜玉下意識看向門外的人影兒,本想說那個老頭兒,可她回神哪里還有老頭兒的蹤影?

    “你們莊主帶我來的!”秦惜玉淡淡道,即使被抓了個現行,她卻絲毫沒有尷尬的意思。

    祁顏明顯是不相信她,陰冷的眸子掃過身旁的人影兒,只見那人輕輕點頭,祁顏這才作罷,沒有為難秦惜玉,不過卻讓人將她趕出了山莊,以后她再出現,也直接趕走,不準她進入山莊!

    秦惜玉站在山莊外,沉著臉,厲聲道:“誰稀罕來似的?”

    扔下這話,她便回了小破屋。

    這一路上,秦惜玉都試圖呼喚系統,但系統就跟死了一樣,沒有半點動靜,氣得秦惜玉抓狂,覺得自己被耍了!

    而她去風月山莊的一來一回,天又黑了。

    男鬼只有在晚上才敢在秦惜玉的面前蹦跶,這一晚,他又出來了,本想游說秦惜玉替他完成心愿,可當他看到秦惜玉后,就跟見鬼似的,連連后退!

    “你你你你,你帶了什么東西回來?”男鬼一臉驚恐道。

    秦惜玉一臉懵逼,“什么?”

    男鬼復雜的看了她一眼,并扔下一句話:“你自己保重!撤了!”

    話音未落,男鬼卻已經消失了!

    秦惜玉一臉莫名,但也沒有多想,隨即回到屋子中,并打了一盆水,準備擦拭一下身子,畢竟這一天走了這么多的路,出了汗,她不敢再去那河邊洗澡,就只能打點水,擦一擦!

    她放好水后,便靜靜的脫衣服。

    可這時,耳邊卻傳來了一道輕哼聲。

    秦惜玉頓時警惕起來,打量著四周,不過卻什么也沒發現。

    這個屋子是師父施了法的,一般鬼祟進不來的,她何必自己嚇自己?

    想通后,她繼續脫衣裳,很快便只剩下內襯,姣好的身材展現出來,前凸后翹,卻都包裹在了長袍下,根本不會有人發現,如今脫下衣服,女人的特征格外明顯。

    “咳咳!”

    突然,一道輕咳聲響起,秦惜玉立即拿起衣服套在身上。

    是什么聲音?

    可屋子中什么都沒有,難不成又是她聽錯了?不可能啊!明明那么清晰?

    她找了好幾圈,卻什么都沒有發現,連陰陽眼都開了,也沒有任何異樣。

    她打消了有人的念頭,安心的擦拭身體,隨后換了身衣服,躺在床上,準備睡覺。

    可這時,身上卻好像壓著什么東西的,雖說沒有任何重量,可陌生的氣息卻還是讓秦惜玉皺起了眉頭。

    她猛地睜開眼。

    只見她的身邊正躺著一個長相絕美的男子,幽深的眸子正盯著她,眉宇間寫著疑惑,薄唇緊抿,高挺的鼻梁距離她很近。

    秦惜玉突然對上了男子的眸光,四目相對,彼此的神色各異。

    男子的眸子逐漸收緊,薄唇突然勾起了一抹清冷的弧度,驀然開口道:“你能看見我!”

    秦惜玉聞聲,腦子嗡的一下,迅速別開臉,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可心底卻頓時七上八下。

    這是什么玩意兒?怎么會在她的床上?這屋子,師父不是施過法嗎?他是怎么進來的?這人看起來神秘莫測,她甚至看不穿他的身份,一定不好對付!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