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一眼一世界 > 第113章 趙平道歉
    小春看著郎中被帶走的時候,心里終于解放了。民警說有任何事都可以去派出所找他們或者找婦聯解決。小春感謝民警的體諒,替她做了主,如果他們沒來,她哪敢出門報警。民警讓她把知道的詳細說來,不準有一滴遺漏,小春驚慌失措的把曹郎中犯罪的事實一一贅述并按了手印。最后她拉著民警問,像這樣的情況,要判多久,民警說至少是無期。小春又問可不可以幫他們辦理離婚,民警說婚姻自由,何況是這種情況,完全可以起訴,小春感覺像見了青天大老爺似的,跪在院壩邊上送他們遠去,給他們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兒子跑來抱著小春哭泣要找爸爸,她又突然意識到家里沒男人不行,慶雪離不開他,其實她也是。望著遠處落山的夕陽,小春暗傷,雖說他是壞人,可沒讓他們母子餓著,凍著,這下靠山沒了,往后生存該怎么辦。

    派出所到了年關還來了這么多報案的,高副所長帶信讓勝麗幫忙做記錄,勝麗跟著所里的人忙到臘月二十七才回家。她除了幫忙記錄,還順帶宣傳一些法律常識,讓他們回去口口相傳。高副所長對她格外信任,區上出去的知識分子不少,愿意義務幫忙的卻沒幾個,包括所長的兒子,還是個大學生,回家了什么忙都不幫,就沉迷武俠小說。

    勝麗想去街上再看看有沒有什么新鮮的玩具買給啟運,卻遇到了桂花。桂花瞪著眼睛像是要吃了她,那些牌友根本沒告密,只有她故意接近,真是個毒辣女人。

    旁邊是趙平,身體圓實,比趙屠夫要高一些,估計這些年混的不錯,吃的好,也是祖傳大耳朵,披著黑呢子大衣,圍著白圍巾,戴著帽子和墨鏡,威風的很。街上看見很多小伙子都喜歡這樣裝束,把煙霧吐成圈圈,學著周潤發,把手往腰上一插,抖著腿。勝麗看著有些厭惡,再怎么修飾也是張臭皮囊,桂花還特意配合他,扎著兩個長辮子,頭的右側扎了一朵塑膠花兒,抹著艷色口紅,故意把戴手表的手抬得老高,似乎比穿金戴銀還興奮。

    她站在那里看著他們,她就不信周圍這么多人,還敢撒潑。桂花對趙平說就是她假惺惺的幫自己贏牌,套了她的話,趙平看著曾經野蠻的黃毛丫頭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在學校的時候被她捉弄,害得那么多人恥笑他。現在想想其實是件很愉快的事,小姑娘確實有點本事。

    勝麗說,那天已經跟桂花解釋了,無論長輩做了什么,她不會牽涉晚輩,而且撒潑的權力也只能是她們鄭家。畢竟都是年輕人,希望可以借前車之鑒,好好奮斗自己的未來,他們已為人父母,要給孩子做個榜樣。趙平一直死盯著她,她不想跟他們閑扯,趙屠夫被關進了安康監獄,而他們還能如此大搖大擺地逛街,這臉皮沒得比。

    勝麗正要轉身,趙平給他鞠了一躬,說了聲對不起。桂花本以為會替她出氣,沒想到是這樣的舉動,周圍的人也看到了這一幕,對趙平突然由鄙視換成諒解。畢竟是他父親做的事,兒子能公開承認錯誤,值得被原諒。

    勝麗舒了一口氣,在外面混的人,思想到底不同,她說她家的事勝男做主,還有陳嫂的娘家都應該去道歉。趙平點頭,說愿意去做這件事。圍觀的人認為趙平是個有錯就改的男子漢,小時候也是壞出了名,沒想到出去打工,性格變好了,只要不學趙屠夫,不做違法的事就行。

    勝麗說了句浪子回頭金不換,趙平依然冷靜的看著她遠離自己的視線。他初中畢業就出去闖蕩江湖,拜過大哥,挖過煤、做過建筑、見過血,如今乖乖的在成都一家家具廠做學徒。勝麗的話也是他師傅當初說的話,當初跟人打架受了很多傷,是現在的師傅救了他,還教他雕花手藝。

    自認為見過世面,見過不少女孩,可今天再次見到勝麗,心頭一顫。她怎么可以變得如此不可方物,多年前敗給她是因為自己的挑釁,今天是他發自內心的給她道歉。他對她由當初不懂事的恨變成現在的仰慕、巴結。只是,他們注定成不了朋友,這是他最大的遺憾,身邊的桂花,娶她完全是為了完成父母傳宗接代的任務,毫無感情而言。

    桂花今天特意打扮一番,以為走到街上會讓人羨慕不已,結果遇見他給別的女人低頭。沒出息,父子都是關鍵時刻認慫,那個傻子賣掉就是減輕負擔,說不一定鄭家在偷偷樂呢。趙平叮囑桂花以后不準再找勝麗家人的麻煩,勝男那傻子找個媳婦多不容易,要有點同情心。桂花撇嘴不樂意,她哪管這些,只是吃醋而已。

    趙平說到做到,二十八的早上來到勝陽家給他們道歉,勝男牙齒癢癢的不讓他進門,拳頭握得緊緊的,勝麗在他耳邊悄悄的說了幾句,意思是讓他岳母收拾。轉身對趙平說,他們家不原諒但也不為難他,畢竟是他父親做的事,讓他去陳家。

    趙平本來有些話想跟勝麗說,為在學校扯斷她手指的事道歉,那時候不懂事,跟一個女孩子計較實在是有損風度。看到兄妹三人齊刷刷的站在那里,有些發怵,不想火上澆油。既然來道歉,原諒與否,他的誠意在那。趙平走后,勝陽問勝麗又在出什么幺蛾子,這不是父債子還,是冤有頭債有主。勝麗跟勝男嘿嘿的傻笑了一下,做到不揍他已經很大度了。

    趙平邊走邊想來見勝麗是主要目的,去陳家也只是面子上應付應付,陳家的人都是野蠻人,干脆從屋子下面的一條小路繞過去,從另一條路回家。沒想到被他們家的狗發現了,在那里汪汪的吼叫,陳母正端著一盆潲水準備喂豬,見坎子下面是趙平,二話沒說就沖著他倒了下去。趙平躲閃不及,渾身都是剩菜渣子和爛菜葉,還有一股酸臭的味道。趙平想開口罵她,又想跟她計較不如跟豬計較,說本來就是替他父親道歉的,說了句對不起。陳母說道歉干嘛繞著走,兩手空空像道歉的樣子嗎,不要臉。

    陳父從屋里出來,端了一大盆昨晚洗腳的洗腳水,邊走邊嘮叨少宏太懶了連洗腳水都不倒,到現在了還賴床不起。出門就聽到陳母在院邊上跟人吵罵,走進一看是趙平,真是趕早不如趕巧,呼啦一下,把整盆臟水潑在他頭上。趙平被弄懵了,大聲的吼叫,問他們能不能玩點新鮮的,又臟又臭又冷。二老氣憤的說趙家人沒一個好東西,讓他滾遠點。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