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 第一百零六章 再接再厲(盟主林深迷了Yoona加更)
    “對了我想起我有地方要去。”

    天不早了,就回去閑聊然后休息。畢竟剛下飛機總要緩一下。

    第二天早上醒來洗漱之后,沒等金仲詢問,顏煌主動開口。

    金仲好奇:“你有特別想去的地方?RB?”

    顏煌點頭:“東京鐵塔……知道吧?”

    金仲笑:“當然了。曾經的第一高塔,不過如今已經不是了。被東京晴空塔替代,包括部分業務。”

    疑惑詢問:“你是想看看里面的電視攝影棚還有電視臺?那還是去晴空塔吧。我說的被晴空塔替代的部分業務就是因為如今也都是數字電視,很多電視臺和信號任務都轉過去了。”

    顏煌愣住:“里面是做這個的?”

    金仲驚訝:“你不知道……那你為什么去啊?”

    顏煌沉默片刻,笑了笑:“有人和我說過這里,所以既然來了RB,有機會就看看。”

    金仲看看顏煌,點頭開口:“一會就去。”

    一起吃了早飯就出發,金仲看著靠著窗口發呆看著窗外的顏煌,少有的沒怎么交談。

    直到一個紅綠燈停下,慣性前沖晃醒顏煌,顏煌疑惑:“到了?”

    金仲開口:“快了。”

    顏煌點點頭,抻著懶腰,繼續看著窗外。

    金仲猶豫一下,詢問開口:“陪你一路,你從來沒說主動要求去個地方。東京鐵塔對你來說有特殊意義?”

    顏煌開口:“我不是說了嗎?有人和我講過這里。”

    金仲示意:“交淺言深,但感覺你好像不是純粹來日韓旅游學習感受什么的。那天那個視頻,還有之后我在微勃也看到評論。你是因為……你姐嬴雪白?”

    顏煌笑:“還真是交淺言深,這能問嗎?”

    金仲抱歉:“不好意思,太好奇了。”

    見顏煌沒說話,金仲轉移話題:“不過你的歌是真好。最近幾年,國內的歌真是沒法聽。即便老歌手還發專輯,創作的作品也都是炒冷飯沒什么新意。”

    顏煌開口:“別夸我。網上公認的,我是比較復古的創作歌手。風格都很久遠,和現在歌壇樂壇都不太一樣。”

    金仲開口:“好聽就行。也是一種倒退,即便曾經早期的歌也有自己的一套。可現在更亂了。包括編曲歌詞之類的,精品越來越少。”

    顏煌搖頭:“也和如今多元化娛樂模式有關。以前信息不發達,一首歌可能要兩三年才能紅到其他地方,現如今沒多久就都聽膩了。”

    閑聊沒多久就到了。

    可能是早上的原因,人不多。顏煌站在下面仰頭望,聽著金仲給他介紹。

    東京塔是RB曾經第一的獨立鐵塔。高333米。

    塔上肩負著7個電視臺、21個電視中轉臺和廣播臺的無線電發射任務。

    在高150米的地方,有一個二層樓高的展望臺。

    在高250米的地方,有一個玻璃展望臺,在此可以俯瞰東京全市。

    塔的下部為鐵塔大樓,一樓為休息廳,二樓是商場,三樓是一個規模居東亞第一的蠟像館,四樓是近代科學館和電視攝影棚。

    “能上去吧?”

    顏煌站在下面看著,詢問金仲。

    金仲示意:“當然。去買票……不過電視臺就進不去了。”

    顏煌沒多說跟著,去展望臺看東京全市,金仲說還是晚上來更好。燈火通明,白天看不到什么。就是一些人一些車,估計人和車都看得不清楚。

    顏煌隨意開口:“那就晚上再來啊。”

    金仲看他不像開玩笑,那就帶他下來,去了別處轉轉。

    其實也沒具體去哪,今天他真的好像,第一次有了指定想去的地方,但偏偏沒有逛的興致。只是發呆而已。

    反正開車也不累,開到哪算哪。該吃東西該上廁所,或者哪怕在街邊休息,他都一樣的。當然購物的時候積極了一些,買的大多數是包包和化妝品。

    看中了一個飾品,不貴,但是很漂亮。似乎是個海豚,鉑金的。

    金仲倒也輕松陪著,卻更好奇顏煌到底怎么了。

    只是其實這種事啊,不難猜。肯定和感情有關,也肯定和他姐姐有關。并且他第一次感覺到末日偶像里面他的背景故事,基本都是真的。而不是為了收視率為了人氣話題度去演。

    終于到了晚上的時候顏煌似乎精神了很多。重新來到東京鐵塔,似乎這里的氛圍也熱鬧了一些。

    上到頂層旋轉區域,居然看到很多同胞。不全是留學生,更多是旅游的。

    金仲表示,國內旅游近些年很火熱。大家都很積極,畢竟生活水平提高了。但大多數來日韓的還是很多。畢竟都是漢文化圈,都是黃種人,會更適應一些。

    不過相對來講,來RB的更多。韓國沒什么可看的,都是受韓劇影響才去。或者代購。就一個首爾,而且首爾有貧民區,臟亂差,只是韓劇不會表現出來。

    RB就不一樣了。他們更早通過學習漢文化延伸出自己的文化。而且地理面積也更大,人口更多。美食,歷史,景點,經濟發展催生的新鮮事物,很多都值得觀賞了解的。

    結果突然看到,又有唱歌的。就在旋轉區域。

    顏煌笑了:“這街唱文化這么流行呢?再說鐵塔上面居然也可以唱歌嗎?”

    金仲也笑:“只是國內發展慢,但如今也有了。自拍或者直播的早就興起,很多星探也盯著這些地方。這里本來就是很多電視臺坐在,加上還有很多旅游者和本地人。”

    顏煌過去聽了一會,周圍人多。但駐足的不多。都是在看風景的。此刻是晚上,東京的全貌燈火通明,看著很璀璨。

    但對方還是在唱,聽不懂,似乎不像是等待被發掘,因為年紀不小,四十多歲了。看著就是享受而已。

    用吉他自彈自唱,也沒有什么音響之類的。

    感覺是在放松在玩。

    “再試試?”

    金仲慫恿,顏煌笑:“你說過在RB唱抒情歌好像沒有韓國那么不受歡迎是吧?”

    金仲開口:“你知道早期國內尤其港臺歌壇,翻唱了不少日韓的經典作品。只是那時候信息沒現在這么發達,歌迷都不知道。以為是原創。”

    看著顏煌:“所以喜歡你的歌,即便是致敬效仿曾經早期的歌壇作品風格,但最起碼就是原創,而且水準超高。”

    顏煌沒說話,只是笑了笑。

    金仲再次詢問:“怎么樣?看你今天好像心情不好,我覺得對藝人來說,或許反而是一種催發靈感的方式。況且藝人嘛,心情不好,唱歌跳舞可以抒發一下。”

    顏煌笑:“話都讓你說了。我能說什么?”

    金仲見他沒拒絕,走上前對著那位歌手,在他唱完后,溝通一下。

    RB街唱歌手很意外,不過看看顏煌,顏煌也點點頭。

    對方很大方的把吉他遞過去,金仲回頭看著顏煌。顏煌也走過去接過吉他,看看東京鐵塔,就站在背后。

    而金仲已經拿出手機,開始拍攝。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