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V392】九哥出手(二更)
    蘭嬌確定那丫頭不是蠱女,既不是蠱女,買那么多蠱蟲回去不是喂養這小東西都說不過去,買了那么多,一定是它餓壞了,既如此,為何它不肯吃呢?

    蘭嬌把蘭府毒性最烈的千蠱王都用上了,小蠱蠱就是背過小身子,甩個小蟲屁屁給她!

    “又不是級別低的百蠱王,千蠱王毒性高、滋味極好,它該撲上去吃個夠才是……”蘭嬌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錯,莫非是那丫頭手中有肥美的蠱蟲,所以蘭府的這些,小東西都看不上?

    “去把為圣女準備的七彩蠱王拿來。”蘭嬌吩咐。

    心腹侍女大驚:“家主,使不得呀,那可是養了多年的寶貝,是咱們蘭府的鎮宅之寶!”

    七彩蠱王也是一只千蠱王,卻是千蠱王中十分特殊的存在,它變強的速度令人驚嘆,興許用不了多久,它就能成為一只萬蠱王了。

    “你懂什么?七彩蠱王雖好,卻比不上眼前這只。”在遇見小蠱蠱前,蘭嬌也認為七彩蠱王是她生平見過的最厲害的蠱王,直到見了它,她才知什么叫做生而為王。

    蘭嬌接著道:“七彩蠱王只花了不到三年的時間就被煉成了一只千蠱王,可你又知不知道,這個小東西,生來就是萬蠱王,它身上沒有任何被藥物煉制的痕跡,也就是說,它什么都不做,便已經擁有了如此強大的實力,我們若好生加以利用,它的境界不可估量。”

    蘭嬌這么說,心腹侍女就明白了,不過她還是肉痛啊,那個七彩蠱王很受圣女喜歡的。

    圣女回來若是發現蠱王沒了,一定會生氣的。

    她想到的,蘭嬌又何嘗猜不到?

    何況圣女是她女兒,女兒的性子她會不清楚么?

    蘭嬌恣意一笑:“放心吧,有了這個小東西,十個七彩蠱王圣女都不會稀罕了。”

    “可是……”心腹侍女想到了什么,一臉為難地說道,“七彩蠱王一直是岳管事在看管,他今早出去了,還沒回來。”

    蘭嬌眉心一蹙,望了望窗外黑漆漆的天色:“這么晚了,事情還沒辦成么?先不管他了,你去他的院子,就說是我的吩咐,把七彩蠱王拿來。至于他那邊,我自會派人去問。”

    “是。”心腹侍女得令,再不敢猶豫,轉身去岳管事的院子將七彩蠱王拿來了。

    七彩蠱王進入屋子的一霎,蘭嬌明顯感覺到玉瓶里的小蠱蠱躁動起來了。

    七彩蠱王之與小蠱蠱的誘惑,絕不比純陰之血要少,小蠱蠱的口水吸溜吸溜的,就快把自己給淹了。

    蘭嬌戴上銀絲手套,將七彩蠱王放了進去。

    七彩蠱王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誘惑的香氣。

    小蠱蠱死死地咬住小蟲爪。

    快、快堅持不住啦!

    吸溜~

    要馴服一只蠱王,首先得飼養它,讓它嘗到甜頭,隨后慢慢地讓它離不開自己,當然了,蘭嬌不是為自己馴養的,是為了圣女。

    蠱王的用處有許多,可以殺人,也可以解毒,必要時甚至能夠提升自己的功力。

    “吃吧,小東西。”蘭嬌誘惑地說。

    小蠱蠱:想吃想吃想吃!

    小蠱蠱:不能吃不能吃不能吃!

    小蠱蠱背過身子,抱住自己的小蟲尾,忍得要哭了。

    蘭嬌算是看出來了,這小東西不是不想吃,而是不要吃,它在拒絕自己。

    幼年期的蠱蟲還沒有自己的靈智,最容易馴養不過,可這小東西才多大,竟然就這么有骨氣了嗎?

    蘭嬌冷笑,指尖彈了彈玉瓶:“小東西,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吶!”

    蘭嬌讓心腹侍女拿來一個鐵匣子。

    蠱蟲喜玉、厭鐵,被關在鐵匣子中會令蠱蟲感到百般不適,若換成人,約莫就是被關進冷冰冰的地窖,還灌了一碗會眩暈嘔吐的湯藥。

    小蠱蠱掙扎。

    “不給你吃點苦頭,你都不知道我的厲害。”蘭嬌不理會它的抗拒,毫不留情地將它扔進了鐵匣子。

    沉悶的鐵腥氣無孔不入地朝著小蠱蠱襲來,小蠱蠱難受地在縮成一小團。

    蘭嬌要做的可不僅僅是這些,既要給這個小東西一點教訓,那就教訓到底,讓它這輩子都再也生不出反叛的膽子。

    蘭嬌讓人找來幾只精神抖擻的雄雞,關在了臨時搭建的雞籠里,隨后將關著小蠱蠱的鐵匣子扔了進去。

    蠱蟲有天敵,那便是雄雞。

    盡管強大的蠱蟲能夠戰勝自己的天敵,可一只尚未成年的幼蠱,又被鐵氣壓制了實力,這好比廢掉一個高手的武功,再打斷高手的骨頭,把他放在猙獰的虎口下,他焉能不怕?

    小蠱蠱嚇得四處亂撞了起來。

    爪爪都撞斷了一只。

    蘭嬌的指尖輕輕地叩了叩匣子:“好好享受吧,什么時候乖乖聽話了,我就什么時候放你出來。”

    小蠱蠱撞匣壁,撞得頭破血流。

    蘭嬌冷笑一聲,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另一邊,俞婉回到了冥都的宅子。

    三個小包子一進院子便撲進了爹爹的懷里,小腦袋蹭著爹爹胸口,一陣小委屈。

    燕九朝將兒子抱了起來,三人爭相伸出小手手,抱住他脖子。

    兒子的反應不太對,燕九朝問道:“怎么了?不是去買糖葫蘆了嗎?糖葫蘆呢?”

    “沒有糖葫蘆。”小寶委屈地說。

    “誰欺負你們了?”燕九朝問。

    “壞人。”二寶說,“他們欺負修羅。”

    三人還不知蠱蠱被搶走的事,只看見修羅吐著血出來。

    燕九朝讓三個小包子去阿畏,三人耷拉著小腦袋去了。

    俞婉將修羅送回了自己的屋,叫來老崔頭為修羅醫治。

    蘭氏與裘炳一行人聽到動靜,也趕來了修羅的屋子。

    誰也沒料到修羅會身受重傷。

    老崔頭為修羅把了脈,嘖嘖道:“怎么會傷成這樣?你們碰上什么人了?”

    “蘭家人。”俞婉道。

    老崔頭一邊給修羅扎針,一邊納悶:“就出去了這么一下,怎么碰上蘭家人了?不是說咱們住的地方離蘭家挺遠嗎?”

    “蘭家人是過來買東西,我也沒料到會碰上他們。”俞婉將鋪子里的發生原原本本地說了。

    老崔頭眉頭一皺:“這么說,他們還把蠱王搶走了?”

    蠱王作為南詔圣物,在南詔或許只是一個擺設與信仰,在冥都卻是有著實打實的用處與價值,蘭家人搶了它,不論是收為己用,還是拿去討好司空家,都不吃虧。

    不過,蘭家人厚顏無恥的程度還是讓老崔頭等人吃驚了一把,見過不要臉的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當街就搶東西,與土匪又何異?

    “說起來,這次還多虧了那位司空家的大公子,不是他偶然出現,我和修羅還不知被蘭嬌給怎么樣了。”

    俞婉只是一句無心的感慨,一旁的燕九朝卻微微地瞇了瞇眼。

    蘭氏生在冥都,自然比在座諸位都更明白司空一族的地位,她為幾人解惑道:“阿婉偶遇的那位司空家大公子應當就是司空家主的長子,司空長風,我被趕出冥都時,他還小,我曾遠遠地見過他一面,印象中是個十分與眾不同的孩子,至于他品性如何,我卻是不知了。”

    民間倒是有言論,可蘭氏未親自接觸,因此并不敢輕信。

    “當初蘭家的事,司空家雖未動手,可到底睜著眼閉只眼,也算是順水推舟。”蘭氏這么說,也是為了告訴阿婉,不必太感激司空氏。

    那位司空公子不過是偶然路過,絕非有意救下她與修羅。

    俞婉點頭:“我明白的,二姥姥。”

    燕九朝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一行人留在屋子里商議如何上蘭府,逼蘭嬌將蠱王與圣女血交出來的大計,燕九朝卻面無表情地出了屋子,足尖一點,施展輕功消失在了夜色中。

    ------題外話------

    有獎問答走一波:【九哥去干嘛了呢?】

    A:去蘭家搶回小蠱蠱

    B:去司空家發紅雞蛋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