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被雪狼夫君舔禿了怎么辦? > 第八十五章
    雪梨看到子嵐遠遠地在峰口云中站著,子嵐在看到她的瞬間,整個人氣氛都變了不少。

    正如那些弟子們說得一般,子嵐過來接她的聲勢果然很大。

    云中挺著好幾輛華美的仙車,華簾紋轂,車身秀美,且足足比凡間的仙車大了幾倍。拉車的是仙界飼養的天馬,雖靈智未開不能化人身,但都很有靈性,能夠騰于云間、日行萬里,由于為神仙服務,這些馬匹身上靈氣充盈,且將來比同族更有可能開靈登仙,每一匹都是萬里挑一駿馬,每一匹都驕傲地昂著頭,它們都生得比尋常馬匹更加高大強壯,美鞍韁繩一套,看起來精神飽滿、英姿勃發。

    仙官們垂袖立于云間,身形筆挺,氣質出塵,隱隱帶著的神仙氣質更讓人心神往之。

    連雪梨看到這樣的場面都有些發怔,沒料到子嵐來接她的態度竟然如此鄭重。

    其他人更是被神仙的氣場所懾,這樣的排場,更襯得為首的那位年輕仙君身份不凡,應當是神仙中比較特別的人物,尤其他生得風神秀逸,更讓人覺得“果然如此”。

    子嵐一看到雪梨,不自覺得便有幾分害羞的窘迫,他目光含情,不覺閃爍地輕晃了下,便讓自己鎮定下來,欣喜地向雪梨迎了過去。

    雪梨眼見著他一會兒功夫就走到自己面前,無措道:“你這么早就來了呀?”

    子嵐道:“我來等你。”

    他想要盡快見到雪梨,幾乎是掐著她杏林會結束的時間,一到就立刻到這里來等著了,要不是怕給雪梨和凡人施加太大的壓力,子嵐其實恨不得昨晚就站在這里等著,甚至直接陪雪梨下來,然后就在外面一直等,直到她結束杏林會直接將她接回去。

    雪梨聽到子嵐的回答,被他專注的目光一望,更不好意思了。

    子嵐望著雪梨時與平時不同的溫柔、含情的神情,落在其他人眼中,也很明顯地能看出他待雪梨的與眾不同。

    跟子嵐同來的狼官們看到少主這般暗懷春意的表情,都忍俊不禁,抿著唇露出了然的神色,用眼神交流著竊笑。

    杏林峰的人們更是看出了這位年輕仙君對待雪梨的異樣,小弟子們都早已知道雪梨是神仙,可她性格隨和又低調,誰都沒料到會有這樣一位如清風朗一般俊美的仙君專門下凡來接她,一時都失了神。

    大家年紀都不小了,全都不是書呆子,明眼人都能看出這位仙君望著雪梨時悄悄藏在眼底的遮掩不住的愛慕。

    他顯然是特意來接雪梨的,面對雪梨時還帶著點初試情戀的生澀。

    子嵐清了清聲音,溫和問道:“你凡間的事好了嗎?我帶你回九重天。”

    雪梨回過神來,忙道:“好了!不過……”

    雪梨將手中的玄日焱果給子嵐看了一下,然后又猶豫地回頭看姨母。

    姨母送她來了峰口,此時正和其他人站在一起,見雪梨又回頭看自己,便朝她揮揮手示意走吧。

    雪梨便回頭對子嵐說:“姨母說她不和我們一起回去……走吧,我跟你回狼境去。”

    “好。”

    子嵐的目光始終留在雪梨身上,于是他伸出手,示意雪梨扶住他的掌心。

    然后他握著雪梨的手將她領到仙車前,將她扶上了最精美的一輛主車。

    緊接著子嵐自己也跨上仙車,微微躬身撩簾步入車內,裘袍很快消失在簾幕后。

    在一眾人的觀望中,仙車很快在其他仙官的駕馭下動了起來,雪梨和子嵐的身影淡潛在浩渺的天云間。

    此時,雪梨和子嵐已經并肩坐在車內。

    子嵐捉著雪梨的手沒有松,他們手牽著手靜悄悄地坐著,但這種久違的單獨相處的氛圍讓他們互相都有點害羞。盡管兩人現在都是完全的人身,可在看不見的地方,兩個人的尾巴都在偷偷地搖。

    雪梨想到他們在黑暗中那個短暫守禮的吻,還有子嵐在風雨夜說的愛慕于她。

    子嵐腦海里也是相同的內容,此刻與雪梨共處在一個幽閉的空間內,讓他微微有點羞燥,耳尖發燙。

    雪梨打破安靜,好奇地問道:“我還以為你會一個人悄悄地來呢,怎么來了這么多人呀?”

    子嵐看了眼窗外數量不少的狼官,回答:“我本來是打算只帶幾個仙官和仙車來的,可是醫仙們和其他仙官們聽說我要來接你以后,都不放心我的傷勢,堅持要一同過來帶齊東西,不知不覺就這么多人了。”

    而且不知道為什么,狼王狼后聽說以后也很想親自一起來的樣子,要不是他們實在公務繁忙,又的確太過隆重,說不定還真會一塊兒下來。

    雪梨一聽是因為子嵐的傷,便表示可以理解。

    但她接著又奇怪地問道:“那你們為什么不遮掩身形呢?之前狼后大人來看我的時候就是這樣的,不要讓凡人看見應該不難吧。”

    子嵐:“……”

    對于這個問題,子嵐的眼神略閃了閃,才說:“這個另有緣由。”

    事實上,他也隱約是有私心的。

    上次他來杏林峰的時候,就注意到那個年輕的小師叔荀望和雪梨關系不錯。

    也不止是荀望,杏林峰還有許多與雪梨年紀相仿又對她示好的年輕弟子。

    盡管子嵐心里知道沒有什么事,但是總歸一點介懷,所以想要正大光明地將雪梨接回九重天,好在其他人面前走一圈,將小九尾狐叼走,讓他們知道他對雪梨來說是特別的。

    但這點帶著醋意的心思,他卻不好意思直接跟雪梨開口,便目光堅定地憋著。

    雪梨疑惑地歪著腦袋看他,問了半天也沒問出答案,不覺更加迷茫。

    ……

    與此同時,駛向狼境的仙車漸行漸遠,韶音送走雪梨以后,也告辭離開了。

    她因為打算看完雪梨的比試就走,外出時都將行李都帶在了身邊,離開十分方便,才送走雪梨沒多久,她告別師父和小師弟,便也直接從峰口離開了。

    荀望接連送走了林韶師姐和雪梨,獨自回到住峰時,不免感到心里空蕩蕩的,十幾年的執念猶如黃粱一夢,消解后反而萬分空虛。

    他與師父說了一聲,就將自己埋入醫室中,醫具草藥攤成一片,雖是和以往一般的枯燥修煉,卻仿佛找不到昔日那份堅定的寄托。

    他看著眼前的草藥枯坐了一會兒,良久才反應過來自己沒有拿藥臼藥杵。

    他急忙站起來去拿器皿,可是才將他慣用的藥器拿下來,荀望低頭一看,卻忽然在藥臼底部發現一張小紙條。

    荀望一愣,將小紙條拿出來,展開竟發現是師姐的字跡,上書“去看抽屜”。

    荀望連忙跑去開抽屜,翻箱倒柜將藥室里的所有抽屜都開了起來,然后只在其中一個抽屜最上面顯眼的地方發現一封厚信,他將書信拆開,便從里面取出滿滿數十張紙。

    里面唯有最上面一張紙是信,寫了些師姐對他的感謝和鼓勵,還有雪梨對他這段日子以來的照顧表示感謝,并說明了留信的緣由。

    剩下的數十張紙,全都是師姐留下的藥方和心訣筆錄,字跡有林韶師姐的,也有雪梨的,內容由淺入深排好,最后面的內容荀望完全看不懂,可最上面的幾張紙都是以他現在的修為就可以嘗試著修煉的。

    師姐說她雖然沒有心力親自留下來教導他,但可以將這些珍貴的醫術配方留下,讓他自己努力修煉、盡力登仙,也不枉他們師姐弟一場,若是有緣,將來他們或許還會在別處相見。

    荀望看著看著,指尖便不覺顫了起來,眼眶亦微微紅了。

    原來師姐和雪梨兩個人半夜還聚在屋子里單獨嘀嘀咕咕的,就是為了這件事。

    這些東西無疑是很珍貴的,恐怕連首峰主都很想要,更何況師姐還考慮到他目前的修為,特意留下了許多一定能讓他學會的。

    荀望毫不懷疑以師姐的心性天資,將來一定能縱云登天、位列仙班,那么只要他也潛心修煉,按照師姐給他的東西步步提升,再過多年,說不定就能在仙界見到師姐和雪梨了。

    荀望拿著信,呆滯半晌,不禁無比珍視地將它們好好收了起來,然后他俯下/身,對著師姐和雪梨離去的方向深深地一拜。

    “多謝師姐。”

    ……

    仙車在云霧中層層穿行,行開數重密密朦朦的云路,子嵐和雪梨所乘的仙車,總算回到了狼境。

    “啊嗚!”

    小老虎早早被狼官們領著在狼宮落車空地上等待,這兩天雪梨回凡間,就將它暫時放在九重天上由仙官們照料了,小老虎雖也是吃吃睡睡的,但到底年紀還小,見不到雪梨還是有點不安,此時一見到雪梨回來,立刻興奮地朝她和子嵐撲了過來!

    “小老虎乖呀。”

    雪梨忙摸了摸小老虎的腦袋作為安撫,一邊帶上了小老虎,一邊和子嵐一起往他們住的地方走。

    她和子嵐如今住的地方相隔很近,花園中景致甚好。

    這回雪梨將需要帶上來的東西都收拾齊了,她一回到屋子里,就放下醫箱、放下裝有雜物的錦袋。

    最后她將始終抱在手上的玄日焱果,亦慎重地放到了桌子上。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