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無限逃生指南 > 第九十一章 乞丐風波
    聽到我的話,前面的趙七七跟張強頓住腳步,轉身看著我。

    趙七七摸著下巴思索了片刻,才緩緩開口。

    “或者,咱們能不能這樣想?你的能力雖然不是‘真魔’賦予的,但是也是基于在恐怖游戲世界中的刺激才得到的提高,那么會不會有人利用了什么東西,將你的能力屏蔽了起來,這樣你就無法感知到任何的東西。”她頓了頓,掃了一眼我跟張強兩人:“而張強的能力不同,他的那種直覺,是基于多年的職業習慣造成的身體本能,本身就不屬于‘真魔’里的能力,所以對方并不能將其無效化,因此才會造成現在這種情況的發生。也是多虧了張強的本能,我們才能察覺到隱藏在暗處的力量的存在。”

    “咳,職業本能……”張強老臉一紅,一時間不知道趙七七是在夸他,還是在罵他。

    正如趙七七所猜測的一般,當我們三人以及胖子離開之后,從那棟樓層老樓的第二層樓梯拐角處閃出兩道黑影。

    “就這樣放任他們不管,真的可以嗎?”其中一道人影聲音里透著些焦慮。

    “哼!”另一道人影冷哼一聲:“沒事,只要繼續監視就可以了,畢竟他們,只不過是些小白鼠罷了,不足為慮。”

    旁邊那人還想說些什么,卻被冷冷地瞪了一眼。

    他嚇得立刻噤聲,不敢再多說什么。

    漸漸地,兩道人影逐漸在拐角的黑暗處變淡,直到完全消失不見。

    而另一邊。

    我心中的疑惑消除,卻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哎,今天真是可惜了,明明都已經快要找出些線索,偏偏又生出那么多奇怪的事情。”我有些泄氣。

    “不。”趙七七卻是搖搖頭。

    我扭頭,正好對上她狡黠的眸子:“什么意思?”

    “今天,我們掌握的線索已經足夠多了。至少可以確定一件事情。”她微微笑著,眼里透著抹精明的光。

    “什么事情?”我跟張強同時追問。

    趙七七卻是俏皮的吐了吐舌頭:“時候未到,現在還不能說。”

    我眼里露出一絲遺憾,卻也明白,趙七七這樣做肯定是有她自己的原因的。

    “那行吧,肚子好餓。”張強聳聳肩,他摸著自己的肚子,歪頭看著前方:“我記得地鐵站旁邊的天橋對面有家劉記牛肉面挺好吃的,要不,咱們先去吃點東西再回去?”

    他這樣一說,我也感覺自己腹中有些饑餓,想到自己跑了這么久,也還什么都沒吃。

    “可以,我沒意見。”我立即附和。

    隨即看向趙七七,見她也是點點頭。

    于是,我們幾人便一同來到了地鐵站旁邊的天橋處。

    “強子,你確定是這附近嗎?我怎么沒找到啊?”我仰頭看著天橋旁街邊的招牌。

    我們幾人在路邊一家一家查看著,就是沒有看到張強所說的劉記牛肉面。

    一路上,我們遇到了許多乞丐在街邊乞討。

    一些乞丐用一張黃得發黑的破舊棉被蓋著自己的腿,也不知是真殘疾,還是利用路人的同情心賺取昧心錢的假殘疾。

    他們中好幾個都帶著個破舊,但聲音極大的音響不斷重復播放著引人同情的音樂,然后來來回回的用滑板挪動著自己的身體。

    挪動一段后,還不忘停下來,向著路人,將他們乞討的不銹鋼碗中的硬幣晃得嘩啦作響。

    由于沒有找到張強所說的劉記牛肉面,我們只有來回的查看著附近的招牌。

    那些乞丐似乎也看出了我們沒有想走的意思,索性圍在我們三人的周圍,想要向我們討點錢。

    原本想摸出幾塊錢零錢將乞丐打發走,然而摸了摸口袋,發現自己身上竟然忘了帶零錢。

    之前打車都是直接用的某寶支付。

    離我最近的乞丐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迫,他還十分“好心”的從碗里拿出一張某寶的二維碼,意思是,咱們還可以某寶直接轉賬。

    “我去!這還可以這樣操作?”張強看得是目瞪口呆。

    而乞丐的這一做法,立即引起了我的反感。

    這樣一波操作,任誰都看得出,這群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乞丐。

    咵啦、咵啦、咵啦啦~

    我們越是不給錢,硬幣撞擊不銹鋼碗的聲音就越是不斷的在我們的周圍響起,我開始感到幾絲煩躁。

    “強子,要不咱們還是換個地方吃東西吧!”那種聲音,讓我有種想逃離的沖動,我扭頭看著張強。

    “我同意!”我話音一出,張強立即就答應了。

    就連趙七七,也是直接指著旁邊天橋處開口:“咱們往那邊走吧!”

    我們三人一路小跑逃離了剛才所站的位置。

    天橋下,其實也有三四個乞丐樣的人在下面打著地鋪躺著。

    似乎將這里作為了他們的住所。

    然而,正當我準備從幾人身邊走過時,卻忽然瞥見最角落的一個背影很是熟悉。

    我頓住腳步,轉頭向著那個背影望去。

    “怎么了?”在我后面的張強見我停下腳步,有些奇怪地看著我。

    張強身后的趙七七也走了過來。

    我皺眉,指著右邊最角落的那個背影:“你們有沒有覺得,那個人好像有點熟悉?”

    兩人聞言,都順著我手指著的方向看去。

    這下,連趙七七、張強兩人的表情也起了變化。

    “那個,七七、強子,你們說,那個人像不像杜德明?”我喉結動了動,咽了口唾沫,不太確定的開口。

    “你這么一說,我也感覺挺像的,不過……應該不太可能吧?!他怎么會露宿街頭的?”張強表情有些糾結,很明顯,他也不是很確定。

    “就算他經濟上出了問題,‘真魔’那里不是還有存款可以用嗎?也不至于住在天橋下吧?”我有些想不明白。

    如果那人真的是杜德明,那我們現在到底是應該裝作沒看見,還是應該前去問問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不是杜德明,我們突兀的上前,會不會太過于沒禮貌?

    轉頭,見張強也是同款糾結的表情。

    趙七七卻突然開了口。

    “是不是杜德明,直接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說完,就見她徑直向著那背影的方向走了過去。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