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女主,人美路子野! > 第112章 是非只在時勢,公道不在人心【三更】
    一群人,在對上司笙后,竟是生生止步于門口。

    所有保鏢大哥,幾乎不約而同地停下步伐,而王清歡則是走了兩步后才意識到不對勁,堪堪停住。

    “來買水果?”

    司笙只手揣兜里,目光懶洋洋地掃視一圈。

    視線一掠過,有好幾個保鏢,都不自覺地避開她。

    她身上有種神奇的力量,尋常人感知不到,但在社會上摸爬滾打或見多識廣的人,都能第一時間察覺出來。

    她很危險。

    不能招惹。

    每一根神經,都在毫無緣由的情況下,提醒著他們。

    那挾著笑意的眉眼神情,滿滿的都是隱藏在暗處的刺,遍布荊棘,危險涌動,只有經歷過鮮血的洗禮、閱歷的沉淀才能有這樣一雙被淬煉過的眼睛。

    但——

    很顯然,自覺帶來十來人的王清歡,并未敏銳地察覺這一點。

    “砰”地一聲,王清歡直接把錦盒扔到前臺。

    “拿十塊錢三個的手工藝品來騙我?”王清歡氣得臉都扭曲了,指著錦盒的手在顫抖,“你要是不給個交代,不管你是什么人,這件事都沒完!”

    司笙手指把玩著先前的折疊軍刀,“古玩界有個詞兒,叫‘打眼’,不知道您聽說過沒有?”

    “你這叫詐騙!”

    王清歡指向她,手指險些戳到司笙鼻子上。

    司笙輕嗤一聲,拎著那把折疊軍刀,慢條斯理地抵著她的手指,將其推開。

    “行內規矩都不懂,還敢打金蟬的主意?”司笙冷笑,口吻里盡是嘲諷。

    “你——”

    想到鑒定師確實有說過類似的行業規矩,王清歡一時啞口無言。

    但是,白白損失300萬,得來一個破工藝品不說,還在這里受盡憋屈,眼下帶來這么多人的王清歡,是絕對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她氣得咬碎一口銀牙,朝身邊的保鏢一喊:“動手!”

    十來個保鏢,在聽到王清歡的話時,動作的只有前面的兩三個。

    原因兩個,一個是多數都擠在門口、門外,擠不進來,一個是空間太小,人多了施展不開。

    何況,在他們看來,司笙這樣一個女生,就算是練家子,三個保鏢也能綽綽有余。

    問題是——

    他們遇上的是司笙。

    十來秒的時間,所有人都反應不及,好像就一晃神的功夫,就見一道接一道的身影被扔出門,一個又一個威武雄壯的軀體被迫砸在地面,發出重重聲響。

    這些個有一定身手的保鏢們,擱司笙手上,就如同拎布娃娃一樣簡單,任由她捏扁搓圓,沒有絲毫反抗余地。

    連續扔出三個,全都是自己人,保鏢們連帶王清歡,都難免懵住了。

    再看司笙,依舊站在原地,抬手拍了拍衣袖,看似不費吹灰之力。

    王清歡嘴巴囁嚅了下,一股熟悉的恐慌、心悸感又襲上心頭,兩腿膝蓋骨發軟,仿佛又無法承受住她上半身的重量。

    司笙抬了抬眼,剛想說點什么,倏然聽到后方傳來凌西澤的提醒——

    “小心——”

    在他出聲的那一瞬,司笙就察覺到危機感,棍棒掄過空氣,激起陣陣波動,她下意識就要往旁邊避開,卻聽得背后傳來悶得一聲敲擊響。

    她赫然回眸,只見凌西澤站在身后,抬手生生擋住某保鏢偷襲的一木棍。

    司笙一愣。

    下一刻,她見凌西澤掀開木棍,在保鏢踉蹌后退的一瞬,一腳踩在保鏢的腹部,直接把人踢倒在地。

    危機解除。

    司笙的視線不動聲色地在凌西澤接住那一木棍的手肘上看了幾秒,見他仿若無事般將手放到兜里后,才將視線移開。

    “我能躲開。”司笙低聲提醒。

    凌西澤淡淡一瞥她,說:“條件反射。”

    “……”

    行吧,就讓他英雄救美一次吧。

    沒跟他斗,司笙抬目,眼神涼了幾分,染著清寒的笑意,一一掃過在場眾人。

    這下,所有人都能感覺到她身上縈繞著的肅殺之氣,連帶的店內的氣溫都驟然下降。

    “仗著人多勢眾,是吧?”

    司笙唇角扯了扯,笑得有些寡淡,聲線一如既往的慵懶。

    “我還就人多勢眾了!”王清歡站在保鏢后面,用催眠自己增強底氣,直接撂話,“甭管什么打眼不打眼,今天你要是不把金蟬交出來,我不僅打你的人,還砸了這家店!”

    他們烏泱泱一群人,惹得不少路人、鄰居旁觀,但因他們兇神惡煞、氣勢洶洶,一看就是來找事的,所以連旁觀看戲的都隔得很遠。

    若不是一連被踢出來三個人,這時怕是已經有人開始報警了。

    司笙沒露怯,淡笑地看他們,竟是點頭道:“行,玩人多勢眾是吧?”

    “對,有本事你……”

    王清歡想要繼續放狠話。

    卻,被一聲清脆響亮的口哨聲打斷。

    “喲,生意這么紅火吶?”

    一道調侃聲從門外傳來,有那么幾分吊兒郎當的意思。

    隨之而來的,是雜亂的腳步聲,參差不齊,非常引人注目。

    于是,店門口面朝司笙的一群人,齊刷刷地都沖著門外看了過去。

    最先入眼的,是一個年紀二十五六的青年。

    身穿一件黑長風衣,衣襟敞開,在寒風里衣擺肆意飛舞,長相俊氣,左耳一枚紅色耳釘,身前掛著幾根長短不一的鏈子。重金屬的庸俗氣息與他搭配相得益彰,不僅沒有降低他的氣質長相帶來的格調,反而襯得此人風騷浪蕩,沾了幾分隨性灑脫的意思。

    唯獨有違和感的,就是他手里拎著的倆保溫桶。

    若只有他一人,或許可當他是路過的。

    偏偏——

    他身后跟著的,是幾十號人,個個虎背熊腰、身材魁梧,沒有統一的服裝,可參差不齊的搭配,更給人一種黑澀會的既視感。

    路人不約而同讓開,這一群人呼啦啦涌過來,轉眼的功夫,就將王清歡以及所有保鏢,全部團團包圍。

    先前還“人多勢眾”的保鏢們,一瞬間,就如同被扔進狼窩的小雞,一口叼一個準,對比感異常鮮明。

    “笙姐!”

    站穩當后,所有壯漢,忽然對準司笙,嗷得就是這么一嗓子。

    異口同聲,聲音氣沖云霄,震耳欲聾。

    如若場地再大一些,他們或許還會統一給司笙鞠個躬什么的。

    路人:“……”

    保鏢們:“……”

    王清歡:“……”

    光天化日之下,這踏馬什么操作?!

    王清歡從捎帶一抹得意之色,變得小臉煞白,也就那么幾秒功夫。

    她忽然意識到,比起帶一群人來找場子,還不如直接報警來得有用。

    “你剛說——”

    司笙懶懶出聲,往王清歡逼近一步,抬起纖細的手指,揉了揉耳朵。

    她問:“有本事怎么來著?”

    “……”

    王清歡瞪大眼睛,呼吸急促,半晌沒憋出一個字兒來。

    “笙姐,笙姐,好好說話,別把人給嚇著了。”

    青年從外圍悠閑地走進來,一邊笑瞇瞇地勸說著,一邊把保溫桶放前臺。

    司笙朝他挑了下眉。

    凌西澤掃了眼這位Delicate紋身店的當家招牌,對他年齡比司笙大,卻一口一個“笙姐”叫得諂媚莫名無語。

    一看就是毫無原則、只會奉承司笙這昏君的佞臣。

    “飯我給您送到了,您先吃著,這些閑雜瑣事,我來就成。”秦凡繼續說道。

    “嗯。”

    司笙還真就將事情扔給他了。

    秦凡“哎”了一聲,又似驚奇地打量了凌西澤一眼,然后才恢復那三分笑七分假的神態,正面迎上王清歡。

    他動作優雅地一彈衣袖,笑瞇瞇的,“陣仗有點大,不過您別放心上,畢竟我們也不是什么不講道理的人。”

    “……”

    你們的陣容都踏馬能趕上倆拆遷隊了,還好意思說出這種不要臉的話來?!

    王清歡被氣得渾身直哆嗦,滿肚子臟話,可始終沒敢罵出聲。

    先前她仗著人多勢眾跟司笙撂狠話,現在局面徹底扭轉過來,她只想著如何平安地離開這里。

    眼角余光偷偷一瞥司笙方向,王清歡冷不丁想到倆小時前那一把折疊軍刀,止不住的寒意陣陣。

    “感謝祖國蓬勃發展,感謝安全教育,讓我們沿街的店鋪家家戶戶都自覺安裝攝像頭……”

    秦凡笑容可掬。

    王清歡面無血色。

    旁邊,司笙打開保溫桶,問凌西澤:“豬肝,你吃嗎?”

    “吃。”

    凌西澤唇畔含笑。

    司笙把裝豬肝的保溫桶推過去,“那都給你。”

    凌西澤從善如流地在一旁坐下。

    悠閑自在的氛圍,跟隔壁的劍拔弩張,仿佛全然隔開。

    莫名感覺被喂了一嘴狗糧的秦凡,心里忒不是滋味,所以面上的笑容愈發地和善了。

    “咳,攝像頭都擱門口呢,大家都看得到,我就先不調了……”

    秦凡說著,慢悠悠的掏出手機來,指紋解鎖后,調出一段視頻。

    “不過我這里,倒是有一段視頻。”秦凡笑瞇了眼。

    手機送到王清歡面前,視頻開始播放。

    看了兩眼,王清歡的臉色就徹底變了,整個人無力往后倒,一直挨著貨架才算支撐起來。

    “反正你死了后,這些東西照樣得留給我,或早或晚有什么不一樣?”

    “趕緊把金蟬交出來,我會給你一筆錢,讓你安享晚年。”

    ……

    “搜!我就不信了,把家里翻個底朝天,還找不到金蟬!”

    ……

    視頻里,正是王清歡在王爺爺家時的丑陋嘴臉。

    那時的王清歡,因關上門跟王爺爺爭執,所以說話做事肆無忌憚,沒有一點避諱的。

    卻不想,她的一舉一動,竟是被人通過破了的窗戶,拍得一清二楚。

    “你,這……”

    王清歡徹底垮了。

    她知道現在的輿論影響力。

    只要視頻被公開到網絡,就可在短時間內吸引無數網友旁觀,網絡上言論如何暫且不說,但她的身份肯定會被揭個底朝天……

    多年來在陶家的謊言,會因此事被一舉揭穿。

    好不容易才過上豪門闊太太的生活……

    在她驚恐懼怕的表情里,視頻順利播放結束。

    秦凡笑得有些瘆人了,“現在呢,兩個選擇。一,視頻上傳,您‘不小心’在店里磕著碰著一下,再去醫院住幾天;二,您全身而退,放棄肖想金蟬,再也不要來找王爺爺。”

    話頭一頓,秦凡又補充道:“視頻嘛,我們自然是留著的。以防萬一嘛。”

    王清歡抿著唇,心思倒向那邊,不言而喻。

    她可不愿謊言被揭穿,更不想被萬人唾罵嘲諷。

    深吸一口氣,王清歡顫顫地問:“你說話算話?”

    “都說了,我們是講道理的人。”秦凡一扭頭,同帶來的幾十號人詢問,“各位,是吧?”

    “是!”

    又是異口同聲地回應。

    嗓音一個比一個嘹亮,交織在一起,儼然是一全方位的立體喇叭,震得人耳朵發麻。

    王清歡+保鏢們:“……”

    把你們那身黑澀會土匪氣褪掉了再來說話!

    良久。

    王清歡終于找回自己的聲音,說:“我們走。”

    說完,她連多看一眼司笙都沒勇氣,往外走兩步,腿一軟,踉蹌了一下,好在有保鏢眼疾手快地將她扶住。

    來時要多囂張有多囂張,走時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三輛車,逃似的溜了。

    沒了這些人,水果店照樣擠不下秦凡帶來的幾十號人,但他們一走,先前嚴肅緊張的氣氛徒然消失,那些人也都七嘴八舌地開始跟司笙打起招呼來。

    “笙姐,好久不見。”

    “您來也不說一聲,還是凡哥來通知我們的。”

    “笙姐果然是笙姐,還是那么好看,穿個軍大衣都能美若天仙……”

    ……

    一群人,一人一句,都吵吵個沒完。

    正把辣椒往凌西澤碗里扔的司笙,聞聲朝秦凡看了一眼。

    秦凡便抬手,朝他們做了個“收”的手勢。

    “……”

    頓時,鴉雀無聲。

    秦凡靠近前臺,手肘往臺上一擱,再微微傾身,依舊諂媚,“笙姐,您還有什么吩咐?”

    司笙抬眼,問:“買水果嗎?”

    秦凡:“……”

    三秒后,眾人反應過來。

    “買!”

    “買買買!我家就等著水果過年呢!”

    “要多少收多少!”

    ……

    眾人齊聲響應。

    當即,整個水果店鬧騰一片,門外的人甚至還迫不及待往里面擠。

    “有袋子嗎,給我十個!”

    “別搶別搶!”

    “蘋果給我留一箱!”

    ……

    門庭若市,大抵如此。

    擱這些人眼里,水果跟不要錢似的。

    司笙沒空幫他們稱,讓他們自己稱、算價格,然后掃碼付款,他們也不介意,來幾個有經驗的,自覺組織起來,忙得不亦樂乎。

    柜臺這邊,自留一片清凈,無人前來打擾。

    “還帶強買強賣的?”

    低頭一看滿碗的辣椒,凌西澤笑著揶揄道。

    司笙吃了口米飯,說:“他們自愿的。”

    柜臺對面,秦凡嘖了一聲,“我以為你是找他們來撐場面的。”

    “那個啊,”司笙一點頭,輕笑道,“順便。”

    秦凡:“……”

    凌西澤:“……”

    土匪。

    半晌后,凌西澤轉移話題,“他們是什么人?”

    “不知道,笙姐給了我幾個電話,我通知到位后,就來了這么多。好像都是受過咱笙姐恩惠的人。”

    提及這個,秦凡也有些懵逼。

    他按照司笙說的通知的,以為最終充其量就十來個,沒想他提著保溫桶溜達到指定地點,卻見到一群澀會大哥,若不是里面還有一兩個眼熟的,他肯定懷疑自己走錯道了。

    見他答得模棱兩可的,凌西澤便偏頭看向坐一側的司笙。

    司笙喝了口湯,“嗯,差不多吧。”

    都是早些年認識的,一個個看著都不像好人,其實挺仗義。

    將湯碗放下,司笙忽然詭異地盯了二人幾眼,眉心微緊,問:“你們倆是不是認識?”

    “見……”

    秦凡剛欲說話,就被凌西澤涼颼颼地盯了一眼。

    充滿著警告的眼神。

    秦凡當即輕咳一聲,改口道:“不認識,但見過。”

    司笙面露狐疑。

    秦凡趕忙解釋,“宋爺爺先前來串門,說你跟你男朋友都在,先前還把你倆的截圖發給我爺爺看過,我這不就順道‘見過’了么。”

    “……哦。”

    這理由倒是有可信度。

    秦凡口中的截圖,司笙也看到過。——正是今早宋爺爺給她看的。

    據說是跟宋清明視頻的時候截圖的。

    好巧不巧的,一身情侶裝,司笙百口莫辯。

    想到這茬,司笙一陣郁結,索性忘了秦凡順嘴一提“你男朋友”的事。

    于是,在秦凡看來,就等同司笙默認“凌西澤是男朋友”了。

    秦凡避開司笙,張了張嘴,用嘴型無聲地跟凌西澤一字一頓地說——

    “兄弟,你牛!”

    他簡直服死這牛人了。

    先前凌西澤在店里自爆身份,秦凡還將信將疑,后來看到二人情侶裝的截圖,秦凡心里信了九分,如今司笙都默認了……

    那就等于是實錘了。

    嘖。

    就司笙這種“薄情寡義”的女人,五年了,還能被這位哥們兒追回來,未免也太牛了點兒吧?

    正當秦凡兀自感慨之際,司笙忽然問:“視頻哪兒來的?”

    “說來你可能不信,我家古董老爺子給我的。”秦凡掏出手機,神秘兮兮地說,“他最近跟宋爺爺學玩手機,剛學會怎么拍視頻。”

    司笙睇了他一眼。

    秦凡笑笑,自顧自解釋道:“他擔心王爺爺出事,得到消息后,第一時間就跑過去了,結果門鎖著,他敲門沒人應,就湊窗口看,正好看到這一幕,他就順手拍了。”

    司笙:“聰明。”

    秦凡:“睿智。”

    凌西澤:“……”

    他算是看出來了,跟司笙玩得好的,都得能跟她隨時搭上幾句。

    半個小時。

    司笙和凌西澤吃完飯。

    整個水果店被徹底搬空。

    “一個字兒,服!”

    環顧整個水果店,秦凡失聲片刻,最終心服口服地朝司笙舉起大拇指。

    王爺爺店里的水果并不少,而且種類繁多,但是,這幾十號人,硬是把所有水果搬空了,不僅沒剩下水果,甚至一點垃圾都沒留下。

    “你把賬目對一下。”

    司笙深藏功與名,一起身,就將店里鑰匙扔給秦凡,“走之前記得鎖門。”

    伸手撈過鑰匙,秦凡一臉莫名,“那你們呢?”

    視線漫不經意地從凌西澤身上掃過,司笙聳肩,“我們回家看看。”

    “你晚點兒不行嗎?”

    想到今日需核對的恐怖賬目,秦凡就頭皮發麻。

    “不行。”

    司笙扔給他一個肯定回答。

    秦凡:“……”

    行吧,強者為尊。他打不贏她,沒資格反抗。

    一離開店里,司笙又把軍大衣裹得嚴實,圍巾也規矩繞在脖頸上。

    沒走多遠。

    司笙忽然止步,仰頭朝身側緊閉的店面看去,說:“這是老易的店。”

    凌西澤抬頭一看招牌。

    簡單粗暴的兩個字:鎖店。

    “鎖店?”凌西澤怔了怔。

    “嗯,我開鎖的手藝,都是跟老易學的。”

    凌西澤瞇縫了下眼,狐疑問:“他一直是開鎖的?”

    “嗯?”

    司笙一頓,想起圖紙的事,忽然反應過來。

    “不是,這店是我一兩歲的時候開的。”司笙說,“聽老人說,他以前是……”

    司笙眼皮一跳,驀地跟凌西澤對視,輕聲說:“建筑設計師。”

    建筑設計師。

    在聽凌西澤提及司銘盛的建筑設計時,她都沒想到過這一點。

    因為打記事起,她心里的易中正,除了是無鎖不開的鎖匠外,就是神乎其神的古機關術師。

    易中正設計的東西,五花八門,大大小小,什么都有。

    只是年幼時聽人提過幾句,易中正在年輕時其實是個建筑師,但那都是三四十年前的事了,且只有只言片語,司笙從未放到心上。

    若不是凌西澤這不知情者察覺到異樣,司笙怕是很難將這二者聯系到一起。

    凌西澤輕笑,“是非公道。”

    微怔,片刻,司笙也笑起來。

    她說:“我來還他。”

    是非只在時勢,公道不在人心。

    那么,由她將是非一一捋清,將公道一一還清。

    兩人對視,有風從空隙里穿過,似是穿透時光,一些年少輕狂時的話語,重復說來,不言而喻。

    兩人步行在胡同里。

    沿路都是司笙熟悉的風景,可于凌西澤來說,卻是全然陌生、新奇的。

    在這里,年齡大一點的,基本都認識司笙,見面就是熱絡地打招呼,年齡小一點的,就算不認識司笙,也會因這位姐姐長得過于漂亮,所以視線流連忘返。

    跟著司笙走,就是引人注目的存在。

    司笙輕車熟路地領他來到易中正的住所。

    住所裝了暖氣,平時不住人沒開,但今早司笙去過一趟,順帶開了暖氣,所以進門后是暖和的。

    “隨便坐。”

    司笙把軍大衣一脫,隨手扔向沙發,交代完凌西澤后,就步入易中正的臥室。

    既來之則安之。

    凌西澤視線環顧一圈,坦然落座。

    只是在司笙進臥室后,抬手隔著衣服布料碰了下手肘,疼得他眉頭輕皺。

    當時眼看棍棒落到司笙腦后,他沒多想,就將手肘擋了過去。

    那人是沖著腦袋去的,留有余力,所以他骨頭沒斷。不過,被武器硬砸一下,真說沒事也不可能。

    不多時,司笙從臥室走出來,手里提著個醫療箱。

    “你把外套脫了。”

    “……”

    凌西澤微微一愣,詫異于她竟然有細心的時候,同時也猶豫手肘上的紋身。

    硬挨下那一棍的手肘,正好就是紋身的那一塊。

    見他遲遲沒動,司笙走過來,將醫療箱往茶幾上一放,眉毛往上一揚,問:“怎么著,還得我伺候?”

    聽她這么一說,凌西澤干脆往后一倒,靠在沙發背上,兩手攤開。

    他跟個二大爺似的,說:“來吧。”

    “……”

    司笙差點一拳砸向他的臉。

    他還真敢啊?

    “行。”

    司笙一點頭,強行擠出一抹“兇狠”的笑。

    將衣袖往上一捋,露出白凈纖細的小手臂,朝他伸出手,手指一抬一捏,勾住他外套的拉鏈,往下用力。

    “嗞——”

    從頭拉到尾,聲音悠長,有些刺耳。

    短暫一秒的時間,落到凌西澤耳里,卻顯得漫長,聲響被大腦無限放大,一陣一陣地在回響,頭皮發麻。

    回過神時,他摁住司笙的手,嗓音略微低啞,“我自己來。”

    司笙一挑眉,把手給抽了回去。

    凌西澤悄然松了口氣。

    他脫掉外套和毛衣,就剩一件白襯衫,他解開襯衫袖口,再慢慢地挽起來。

    將醫藥箱打開的司笙,拿了藥品看過來,赫然見到——

    結實有力的小手臂上,一點點露出青色紋身。

    ------題外話------

    是非只在時勢,公道不在人心。——張良對劉邦說的。

    明天見,\(^o^)/~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