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點金 > 277 起源
    蕭楠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有機會再次從月亮上觀看地球。

    這種景象就連苗楓和麟翼都看得呆了。

    “難以置信,我們真的在月球么?”麟翼喃喃自語道,“而且還能呼吸?”

    沒錯,就算整個水晶基地被他們徹底搗毀,所有裝置都被切斷,那些尊王都被剁碎,他們還是能呼吸的。

    甚至他們此刻一絲衣服都沒,也不覺得寒冷。

    蕭楠望著一側完全由幾十米長的水晶打造的望地走廊,道:“大概是因為我們此刻都被伏羲加護了吧!

    “蕭楠,你說你已經變得力量衰弱,難道是在說假話欺騙大川敏夫么?”苗楓則在計較這個問題。

    “你說的不錯。如果我不稍微編點謊話,大川敏夫還不會真正對我吐露心聲,那又要等很久了!笔掗,“和我對峙起,他就無法擺脫對伏羲因子的追逐。

    他是尊王里的叛徒,如果不是他急著跑到上海來見我,并把我從蕭城強行叫出來,大概也沒有這么多事情了。

    他太心急了。這是人類的劣根性,無法克服。就算尊王掌握了無比先進的科技,他們的壽命也頂多只有幾百年!

    “是伏羲把我們帶到了這里,那我們要怎么回去?難道利用這里的什么飛船么?”麟翼架著蕭楠問。

    就算蕭楠現在已經恢復了肉身,卻也是和其他兩人一樣,一絲不掛,而且一條腿是斷的。

    “我想伏羲會帶我們回去的!笔掗戳丝雌渌麅扇,忽然覺得很有些不妥。

    畢竟果奔。

    “我們還要去見個人!笔掗。

    “這基地里應該沒有活人了!泵鐥鞯,“快些回去吧,我要找巫燁那個混蛋算賬!

    “不,還有一個人!笔掗捯魟偮,整個走廊瞬間就被無形的力量“挖”出了一個巨大的空洞,風呼嘯著吹進來。

    “這可不是我做的!笔掗。

    苗楓喝道:“跟我來!”說罷他率先從那空洞躍了出去。

    麟翼抱著蕭楠跟上。

    只見他們躍上了建筑的最頂端,順著外壁往前奔跑,此時那奇怪的力量不斷在整個基地內“挖洞”;刈兊迷絹碓狡茽,搖搖欲墜。

    最終,他們來到了一個圓形的平臺上。

    這偌大的平臺正中,一個男子竟然翹著二郎腿,暴,露在稀薄的月球大氣之中,悠閑的坐在一張桌子前喝茶。

    “巫燁!”苗楓喝道,他的聲音竟然可以傳播出去。

    “苗楓,我們算是久別重逢了吧!蹦凶犹痤^,露出了極為秀美的容貌。

    他就是導致秘寶失落的罪魁禍首,巫燁。

    蕭楠還未來得及說話,忽然感到自己的身軀驟然落下,事實上,那只是他的半個身軀落地前一瞬間的殘余感覺。

    因為他和苗楓麟翼,立刻就被一股怪力給“挖”除掉了。

    也就是瞬間被粉碎了,連渣都不剩。

    那個巫燁不知道為何有了一種空間消除的怪力,能瞬間消滅球形空間內的一切事物!

    但蕭楠只知道,就如同他醒來后知道的那樣,他一旦被殺,就會陷入其他的時間流之中。

    這一次,他毫無意外的發覺自己躺在了一片陌生的黑色山巖上,盡管他不知道這是什么時代,但是他確實又重生了。

    “蕭楠!泵鐥鲝乃澈髮⑺芰肆似饋。

    “幸好遇到你了,麟翼呢?”蕭楠問道。

    “不知道,你看看我們周圍吧!泵鐥鞯。

    只見他們所站在的黑色巨巖猶如一個小小的孤島,湍急的泥水潮流鋪天蓋地,在巨巖四周奔流著,天地間好似只剩下一片洪荒。

    就連天幕也是和水流一般渾濁,云彩和那水流幾乎無法分辨出有什么區別。

    “這是洪荒時代!笔掗,“我們來到了太古時代。我記得這個地方……這里是娥皇祈愿的地方……”

    果然,不遠處,就有一個披著白布、十幾歲的男孩跪在地上哭泣。

    苗楓扶著蕭楠靠近那男孩,但男孩好似完全看不到他們,也聽不到他們,只是對著一具尸體痛哭。

    “娥皇……姐姐……你為什么……要離開我……”男孩捂面哭泣,在他的面前,是蒙著白布,躺在石臺上的尸體。

    “那是舜的尸體……”蕭楠道,“娥皇已經跳入了洪流,化身為大地支柱!

    “都是因為你!都是你因為你!”男孩忽然扯開尸體上的白布,露出了舜殘破不堪的尸身。

    “姐姐是我的……姐姐是我的!都是你害了她!”男孩拼命抓著尸體,這讓尸體更加破爛。

    “祖神。。!祖神。。!求你!讓我永遠能夠守護娥皇姐姐吧!我要我的子孫后代!永生永世!永生永世守護著她!請賜我力量!請賜我力量啊啊啊阿啊啊!”

    男孩說罷憤然用手指挖出了自己的眼珠,他慘叫著,把血淋淋的眼球拿在手里,高舉著向天。

    “那是巫燁的祖先么!”苗楓試圖抓住那男孩,卻只撲到了幻影。

    巖石開始緩緩凹陷,最終竟然猶如柔軟的花瓣那樣蜷縮起來,將他們包裹。

    黑暗降臨后,又很快有亮光透出來。

    兩人望向光源,這時才發覺,這里已經變成了一個洞窟。

    洞窟內布滿了夜光的晶石,同時也掛滿了娥皇的畫像,矗立著娥皇的玉石雕塑。

    一名少年帶著匕首在洞窟中緩緩前行。

    苗楓抱著蕭楠追上了他,卻依舊無法觸碰到他的實體。

    這名少年佩戴著原鄉的首飾,首飾表明著他的身份就是巫燁!

    是少年時代的巫燁!

    他們只能追隨著巫燁的腳步來到了洞窟的深處,那是一個完全由夜光的巖層構筑起來的狹窄的天然密室。

    在密室中,竟然有一個女子的頭顱,她的脖頸和巖石完全融為一體!

    而這閉著雙目的女子頭顱,就是娥皇!

    “這就是……秘寶?!”苗楓顫聲道。

    秘寶就是娥皇的頭顱!

    娥皇的身軀化作了大地!但是她的頭顱卻還保留著,如同姚小姐一樣,永久的沉浸在夢境中。

    只見少年巫燁跪在娥皇的頭顱邊道:“娥皇,我很快就能解放你了,你可以從這永生永世的囚禁折磨中解脫了。我會再次召來伏羲,哪怕毀滅人世,只為了帶給你自由。

    為了你,我會連伏羲一并消滅。

    無論要付出多少代價!”

    說罷,他舉起手中的匕首,狠狠的鑿著娥皇的頭顱。

    在一下下不斷的挖鑿聲中,他終于發出了狂笑:“你的腦子好美……就像我猜測的那樣……好美的腦子……就讓我用最恐怖的夢魘,把你從沉睡中喚醒吧……”

    慘叫聲從洞口處不絕于耳。

    苗楓和蕭楠看見昔日的蕭家大老爺和姚大帥,他們喪心病狂的拖著被凌遲的妻子的身軀來到了這里。

    只是一轉瞬的時間,那少年巫燁就已經長成了了青年,而娥皇頭顱所在的地方,只剩下被剝去了頭骨的腦子和緊連著腦子的石柱。

    娥皇的大腦已經變成了透明的晶體,卻還有眼球連在大腦上,那眼球正不斷涌出血淚。

    “我把秘寶交給你們,你們可以帶回去,達成你們的心愿!蔽谉顚橘朐诘氐膬扇说,“至于怎么使用秘寶,就看你們自己的了。我希望你們,越縱容自己的欲望越好。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逆天改命的機會!

    說罷,他切下了娥皇的雙眼,將腦子與相連的石筍切斷,交給了那兩人。

    那兩個人,在嘉湖郡,分割的——

    正是娥皇的大腦!

    被伏羲拉入夢境,做著永世之夢直到世界盡頭的娥皇被強行喚醒!

    她所帶有的巨大量的伏羲因子造就了一切奇跡!

    巫燁把娥皇的眼球移植給了自己,

    現在,他凝視的地方,都會被巨大的能量挖去!

    什么伏羲計劃,

    什么人類的自由,

    什么反抗伏羲。

    說到底,

    最后還是那個小男孩的一點私情。

    由于他的祈愿。

    他的后代,

    都無可救藥的愛著娥皇。

    直到巫燁,

    他發了瘋。

    他想讓她自由。

    僅此而已。

    他做的一切。

    把伏羲喚回人世。

    哪怕造就了無數次毀滅人世的契機。

    只是為了這個。

    ——————

    “你要怎么做呢?伏羲?”巫燁托著腮看著坐在他對桌的蕭楠道,

    “如果你解放了娥皇,大地就會徹底崩塌。但是——如果你不解放娥皇,那么,人世的毀滅因子還會無窮無盡的持續下去。

    我留的后手,比你想的要多的多。

    多虧了你,我才有這等能力。

    你賜予娥皇的這份痛苦,返還給你自己!

    “你是很不得了的人,竟然和我談判。還做到了這一步!笔掗。

    “伏羲計劃只是個幌子,只是給你看的而已。因為那群蠢貨根本無法觀測到你的全能,你多少次跳躍了時空?他們完全都不知曉。

    我想給你看的,正是你所經歷的!蔽谉疃⒅,“因為你給了娥皇力量,所以我才能看到,只有我在看著你啊,伏羲,從頭到尾,觀察你的只有我!

    “你想要的,只有娥皇得到解脫么?不想在她得到自由后,和她在一起么?你受到了祖先的詛咒,那么深切的愛著她,甚至不惜把我從虛空中召回,難道不渴望著這份愛得到回報么?”蕭楠道。

    “不需要。我只要她能夠自由!蔽谉钗⑽⑿α艘幌,“體會了人情的你,應該能明白我的心情!

    “殺了那么多人也不覺得羞恥和悔恨么?”蕭楠問。

    “完全不!蔽谉钜琅f在笑。

    “被我打入無窮的循環鏈鎖也不后悔么?”

    “不!

    “娥皇永遠也無法知曉你的恩情,也不會后悔么?”

    “不!

    “啊,你們人類,還真是難纏!笔掗脺着鲎仓约好媲暗牟璞,“竟然還存在著你這樣厚臉皮的惡人,就連我都不曉得要如何欣賞你絕望的可笑表情了!

    “如果不用最慘烈和殘忍的手法,世間便不會有毀滅的連鎖,最后導致世界終結,唯有終焉,才能將你喚回!蔽谉畹,“如果不給你充分的時間和事件去體驗,去感受,你就無法真正好好理解人類那微不足道的感情。

    直到你坐在我面前,之前的每一刻,每一秒,都是有意義的。

    是的,我從頭到尾都利用了你。

    伏羲,你和我預想的一樣,純粹無比。

    在那無盡的‘!,你還只是個純粹的嬰兒。

    希望我帶給你的體驗,能為你的成長帶來一點經驗。

    等待你成長為真正的‘神祗’,也許你對人類的懆作,不會如此充滿幼稚的童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蕭楠發出了大笑聲,

    “這還是我感受到的,人類第一次給予我的,實實在在的藐視!

    “起碼你知道了,人類不是你藐視的螻蟻。就如同苗楓!蔽谉畹,“我想要做的事,和你對的話,已經完全都結束了!

    “你會不停的回溯過去,”蕭楠道,“你的精神會分裂成無數份,你所創造的每一出悲劇,每一個被害者的痛苦,你都會附著其身,感受著,我所懲罰的每一個人,既是懲罰你。

    你所創造的悲劇,悲慘,絕望,全部都是在為你自己準備。

    我所經歷的每一秒都是有意義的,都是對你的懲戒。

    你是被我懲戒的罪者,亦是被你所害者,

    直到娥皇原諒你。

    但是,娥皇永世都不可能知曉你的存在。

    你的愛,

    將毫無意義!

    “不,”巫燁抬起頭,“是有意義的!

    他依舊勾起了嘴角。

    大概是世上最死不悔改的人了。

    “她會幸福!

    他挖出了自己的眼睛,舉在手里。

    在久遠之前的洪荒之中

    “娥皇……姐姐……讓她回來吧……”舉著眼球的小男孩,在黑,巖上呼喚著,

    “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

    聽到我的呼喚。。!

    聽。!

    你快聽到。!

    聽到我!

    聽到我!

    聽到我!

    聽到我。!

    蕭楠!”

    ——————

    無果之因。

    無始之終。

    我有太多的稱呼。

    現在。

    人類稱呼我為——

    蕭楠。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