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龍婿大丈夫 > 第七百三十五章 祭河神
    趙云在親了馬云祿之后,那腦袋瓜子瞬間就激靈了一下,他緩緩的抬起頭,而馬云祿也已經被驚呆了,她死死的盯著趙云。

    趙云心亂如麻,喃喃說道:“這下,應該是有賊心有賊膽了吧……”

    “你……你……”馬云祿驚得說不出話了。

    趙云暗暗叫糟,剛才自己竟然被套路了,被馬云祿的激將法激的做出了此等的行為,一時間他后悔的不得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馬云祿忽然淚如泉涌,她拼了命的開始擦自己的嘴巴,她一邊哭一邊擦著,就仿佛嘴巴沾了泥巴一樣,她嗚呼一聲:“我恨你!趙子龍!”

    說著,馬云祿縱身一躍,騎馬就朝著遠處奔去。

    趙云也忘記了追趕,只是那么悻悻的看著,看著。

    然而馬云祿一路狂奔,卻是朝著相反的方向跑去,趙云回到了漢中,這時候遇到了正在整理書卷的楊排風,楊排風看到趙云來了,十分歡喜的說道:“回來了?”

    “嗯,回來了!壁w云不知道為什么,有些不敢直視楊排風的雙眼,就仿佛楊排風的雙眼能夠洞察一切,將他整個人都給看穿似得。

    這讓趙云很難受。

    楊排風何等的靈敏,立刻就感覺到了趙云有些異樣,便說道:“子龍,你今天看起來不太對勁啊,你這是怎么了?”

    “我?我……嘿嘿,我沒什么,我挺好的!壁w云說道。

    話是如此說,但是趙云已經低下了腦袋。

    直到夜里的時候,馬超情緒不寧,這時候李雨果也從府衙剛回來,畢竟現在他們剛剛來到漢中,才過了年而已,所以這里的一切百廢待興。

    可以說漢中這個地方雖然富饒,但和荊州沒法比,荊州的富庶,加上李雨果兩年多的運營,早已經是富甲一方,現如今漢中卻被張魯搞得烏煙瘴氣的,簡直就是經濟蕭條,百姓食不果腹,到處都有挨餓的百姓。

    時而水患,時而大旱,更是整的民不聊生,百姓怨聲載道,要將漢中這一切都給掰正過來,不花點時間和經歷,是不太現實的。

    正好這段時間也沒有戰事,所以李雨果一直和諸將都在治理漢中,順便將軍隊也整頓了一番,勉強湊出了十五萬兵馬,這已經是李雨果全部的家當了。

    因為當初和孫策在荊州分道揚鑣,李雨果將一半的兵馬都留給了孫策,這也是不得不為之的事情,因為江東之地,地廣人多,若是沒點兵馬鎮壓,只怕舊勢力若是再度抬頭,那事情就不好辦了。

    “孟起,你怎么了?”李雨果說道。

    馬超嘆了口氣:“那丫頭不知道又哪里去野了,現如今我們的兵馬到到處剿匪,這丫頭在西涼的時候,幾乎是從蜜罐里面長大的,要是碰到什么惡人,那該如何是好?”

    雖然說馬超和馬云祿是歡喜冤家,兄妹倆從小打鬧,但倆人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吵架歸吵架,家人之間的羈絆還是相當的濃厚的,馬超也是十分疼愛這個妹妹,將其當做了自己掌上明珠。

    若是馬云祿這次跟隨馬超來到了漢中真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恐怕馬超這輩子都會有陰影,趙云咬了咬牙:“我去找她!

    “嚇?”眾人都驚訝了,畢竟也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前一天趙云還和馬云祿打的難解難分,這時候卻主動去找人,這讓不少人都十分的吃驚。

    但眼下一個人的安全的確值得大家牽掛,雖然說眾人是來到了漢中,但說到底,這漢中還有很多問題,其中賊寇就是非常之多,各路的山賊、水匪、馬賊等等為禍一方。

    現在的黃忠、魏延都去征伐山賊了,而韓世忠沿著水路去對付水匪,只為還漢中一時清靜。

    李雨果也派兵出去尋找了,而趙云知道馬云祿是跑向哪里的,她去了河神村。

    話說馬云祿只身一人來到了河神村里面,她在河邊散步,心中卻久久無法平靜下來,因為她身為西涼的小郡主,卻被一個男人給輕薄了,偏偏自己還打不過他。

    自己如何受過這樣的屈辱?

    這讓馬云祿憋屈的很,然而就在這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竟然牽馬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遠處燈火通明,似乎是正在舉行什么儀式。

    “大娘?”馬云祿借著火光,來到了村子附近說道,“你們這是在做什么?”

    此話一出,那大媽看向了馬云祿,大媽的眼神冰冷而詭異,周圍村子里面的其他人也都看向了馬云祿,一個個都非常的驚愕。

    配合晚上的氣氛,此時的村子顯得格外的瘆人,寒風吹來,更是讓人感覺到發自靈魂是很出的寒冷和戰栗。

    馬云祿感覺到周圍不對勁,自己在這里也人生地不熟,便諂笑了一下:“那個,打擾了,請問去漢中的路怎么走?”

    馬云祿有一個她兄弟都知道的毛病,她是個路癡。

    大娘笑著說道:“姑娘,這深更半夜的,你一個女孩子家家在這里走夜路,多不安全,倒不如這樣,你在這里歇息一個晚上,明天我們自然有人帶你出去,你看如何?”

    “我……”馬云祿欲言又止,忽然肚子發出了一陣叫喚。

    咕咕……

    她從中午開始就沒吃過東西了,此時是饑腸轆轆,自然很想吃點東西,如此也惹得大娘笑了起來:“姑娘沒吃飯吧,我這邊有肉湯,你喝點?”

    “太好了,謝謝大娘!”馬云祿一聽到有吃的,自然是十分高興,于是就來到了一邊棚子屋邊上開始吃肉喝湯,她很驚訝,因為這肉湯非常的鮮美,不知道是什么肉,竟然燒的如此美味。

    “大娘,這是什么肉?這么鮮?”

    大娘臉上出現了一絲慌張,但是這慌張很快就被掩飾過去了,馬云祿哪里有那么細的心眼,當即就沒有注意到,大娘笑道:“這個呀?這個是魚肉,我們這里的魚肉又大又肥美,你喜歡的話,那就多吃點,還有很多!”

    “謝謝大娘!”馬云祿說道,可是喝了一碗下去之后,雖然說的填飽了肚子,馬云祿卻感覺天旋地轉了起來。

    遠處一個骨瘦如柴的老人說道:“正好老王家的二丫病死了,無法拿來祭河神,上天賜給我們這么一個美貌姑娘,正好填補今年的祭祀!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