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龍婿大丈夫 > 第七百三十四章 有賊心沒賊膽
    于是乎,趙云的苦難日就來了,不管是吃飯、睡覺、上茅房,趙云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邊有殺氣,這讓趙云好幾天都沒有睡個安穩覺,一日早上李雨果正好遇到了趙云:“你氣色看起來不太好啊!

    “可能……可能最近睡覺不太踏實吧,我總覺得我好像是撞了邪一樣!壁w云說道。

    和李雨果一道走的龐統搖晃著羽扇說道:“我看啊,你就是撞邪了,不如你去漢中郡北邊的一處城隍廟吧,求個簽,然后請廟祝給你身上施法一番!

    “那,那好吧……”趙云打了個哈切,他的黑眼圈已經很重了,就仿佛被熊貓附身了一樣。

    “主公,你是不是想到了白羆?”龐統說道。

    李雨果一愣,立刻就想起了前幾天吃的肉,這肉就是白羆肉,說起來也是罪過,李雨果事先也不知道白羆就是熊貓,而在這個念頭,人們對動物也沒有保護意識,所以任何身上有肉的,沒有毒性的都可以吃。

    于是天性懶惰、憨態可掬的白羆就成了人們桌子上的美味佳肴,這玩意兒肉味還相當足,吃起來就像是燉的軟爛的牛蹄筋肉,入口即化,堪稱是美味佳肴。

    如此一來,這肉在三國奶之一其他朝代一直是一種美食,畢竟大熊貓他的落腳點他是個熊,應該大家都知道熊掌,而白羆又是熊里面,肉質非常鮮美的一種動物,而且白羆獵殺起來會比一般的黑熊要容易得多,所以古代其實一直在吃白羆的。

    加上漢中靠近川蜀,川蜀之地多白羆,于是白羆也成了當地非常有名的特產。

    李雨果聞言自然也是哭笑不得,而在漢中更是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白羆肉雖然美味,但不能多吃,多吃眼睛會發黑,也就是黑眼圈,而前一天趙云吃了很多白羆肉,如此一來他以為是邪祟上身也就不奇怪了。

    話說趙云就信了這個說法,于是就去了廟宇里面,那廟祝是個老頭兒,見多識廣,于是跟趙云說道:“白羆有靈,但不能多吃,你昨天晚上一下子吃了一整條腿,自然是有羆靈上身了!

    “老先生,那我還有救不?”趙云驚呼道。

    “有,在漢中往西有個村子叫做河神村,那村子里面有一條洗靈河,你去那邊沐浴,就能洗干凈一身的邪祟!睆R祝說道。

    趙云自然是相信不已,二話不說就出發了,哪里想他騎上了照夜玉獅子之后,忽然半路殺出了一個女賊,那女賊身下一匹高大的西涼戰馬,她銀甲纏身,手持長槍,卻帶著面罩,朝著趙云就大喝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膽敢說不字,上前揪腦袋,死在荒郊外,管宰不管埋!

    女賊說話兇狠,趙云卻是心急如焚:“別鬧!我有事!”

    “好,那老娘就收了你這條命當做是過路的買路錢!”說著,那女賊就沖了過來,對方來勢洶洶,直接撲向了趙云的要害,趙云看的仔細,連忙將鐵膽亮銀槍給提了起來,上前交戰。

    叮叮當當……

    倆人互相交手還擊,火星四射,戰斗相當精彩,趙云看到了女賊手上的虎頭湛金槍,又看到了對方的武功路數,一時間哭笑不得:“你,你有完沒完!我都給你還得那么慘了,你……你還要這樣!”

    “既然認出來,那老娘也就不客氣了!”女賊將面紗摘下,赫然就是昨夜被趙云占便宜的馬云祿,馬云祿羞憤難耐,卻是變本加厲的開始還擊。

    趙云雖然留手,但對方卻攻擊凌厲,簡直是招招奪人性命,他一時沒辦法,也就用了真本事。

    豈料馬云祿打不過了還不罷手,馬云祿幾乎是被壓制著往后打,但是趙云依然窮追不舍,結果就是馬云祿一邊哭著一邊還擊:“還我清白,還我清白,你這個登徒浪子!我殺了你!”

    這不說還好,一說就引來了無數吃瓜群眾過來圍觀,尤其是那些手挎籃子的大媽大爺,一個個擁簇在左右,指指點點。

    “看啊,這個小將軍真不是東西,壞了人家姑娘的清白,還要打人家,這還有沒有天理了啊……”

    “這姑娘真是瞎了眼了,看上這樣的男人,這樣的男人今天壞了你的清白,明天就去壞別人家姑娘的清白了,這樣的人要不得喲!”

    “對對對,要不得,要不得!”

    趙云是叫苦不堪,心說你們不知道事情前因后果的就不要亂加品論了吧。

    這倒好,趙云一下子變成了眾人言語攻擊的對象,一時間亂了方寸,竟然也被馬云祿抓住了機會,馬云祿原來是假哭,她哈哈一笑:“你輸了!”

    說著,馬云祿一槍就刺向了趙云的咽喉。

    哪里想,趙云此時玩了個計策,假裝不敵,豈料在馬云祿過來的剎那,忽然趙云回身就是一槍:“看我,回首掏!”

    這是李雨果在喝酒的時候無意中開的一個玩笑:“回首,掏!鬼刀一開看不見,喲嘿嘿嘿,走位!走位!手里干!”

    當時李雨果酒喝多了,然而眾人聽了卻以為是李雨果的獨門秘籍,于是乎,馬超和趙云領悟了一個新的招數,也就是后世楊家將的招數,回馬槍。

    這一槍那可是又快又狠,直接反向刺向了馬云祿的心窩,那馬云祿嗚呼一聲,躲閃不及,本能就閉上了眼睛,然而趙云及時收住了力氣,沒有刺過去。

    “得,你輸了,這次我饒了你一命,就當還了你的債了,你可別來煩我了,我跟你說,別以為你是女子,而且又是馬超的妹妹,我就不能那你怎樣!”趙云說道,他收槍調轉馬頭說道。

    馬云祿從小就在父親馬騰和諸位哥哥的疼愛下長大,她豈聽過這等威脅,當即就不信邪的說道:“那你要拿我怎樣?”

    “嘿,那我就真的壞你清白,讓假的變成真的!”趙云說道。

    “哼,有賊心沒賊膽,和我哥哥說的一樣,喜歡一個人卻不敢表白!”馬云祿一下子就說道了趙云的痛楚,趙云氣急了,“好,那你就看看我有沒有賊膽!”

    說著提前一跳,竟然來到了馬云祿的面前,就當著周圍百姓眼睜睜的面前,忽然趙云就捧住了馬云祿的腦袋,當著所有人的面兒一口就堵了上去!

    這一刻,仿佛世界都安靜了……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