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養個權相做夫君 > 第110章 發作
    她目光微寒:“這水,我記得是兩天前二伯剛挑進來的!

    也就是說,于氏喝這水已經喝了兩天了,要不是今天她突然興致來了要包餃子,用了些雞蛋,而下在水里的藥跟雞蛋似乎有些相沖,導致蛋液顏色變壞,一時半會兒還真發現不了!

    李氏當真是聰明,就算千防萬防,于氏不跟大伙兒一起吃飯,這水總得要喝,用這水燒出來的飯菜總得要吃,只要于氏還進煙火食,就不愁這藥進不去她的身子。喬家多年供著讀書人,早已不寬裕,平日里白氏養些雞鴨鵝什么的,雞禽下的蛋都是存著給喬明鶴或偷偷做給了喬明鷺吃,于氏吃不到蛋,這才一時沒覺察到異常。

    如此算計,這藥下得神不知鬼不覺!

    只可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李氏怕是萬萬想不到,她買的這藥會跟雞蛋相沖,偏巧就被慕綰綰發現,更巧的是,慕綰綰是一位醫者。

    仔細想了一會兒,慕綰綰又喝過了那水,基本就知道是什么藥了。

    她讓喬明淵去院子里的水井打了兩桶水回來,確認那水井里并沒下藥后,將揉好的面團倒進了另一邊的盆里,重新取了水來和面、洗菜、煎蛋。之后,她讓喬明淵回了屋子里,假裝什么都沒發生一般,該讀書的讀書,做飯的做飯。

    今兒是要大家伙一起吃餃子,四房喬松祿跟著慕綰綰做生意,大家齊聚一堂,故而羅氏也來幫忙。三個女人忙忙碌碌,灶房里只有低低的交談聲。

    期間李氏若無其事的過來看了兩次,見慕綰綰在忙著搟面包餃子,她便回去了。

    回房的時候,李氏嘴角的笑容更深了幾分。

    慕綰綰只做不知道,包好了餃子,就讓喬明麗看著火,她和喬明淵一道去了一次二房。夜幕降臨時,喬明景一家三人都過來吃餃子,慕綰綰下了餃子,給喬老爺子和白氏端過去滿滿的一碗,回到了二房的院子。喬松柏、喬松岳、喬松祿和喬明景要喝一些酒,屋子里歡聲笑語,男人喊拳的聲音很大,聲音傳出去很遠。

    堂屋那邊,喬老爺子看著那一碗餃子唉聲嘆氣,白氏則目光深沉:“你說你,這一輩子就跟著小輩在這里犟,得個什么,一大家子和和氣氣的不好么?”

    “這不還是為了喬家,種地做買賣都不是長久!眴汤蠣斪訍灺。

    白氏瞥了他一眼:“你就可勁兒的作吧,要是把這一家子都作散了,就是中了功名也不見得好!

    值得一提的是,經過上次的事情,白氏改變了很多,雖說還是偏幫著大房那邊,總歸漸漸開始學著講道理了。她那天被李氏慫恿著去找喬明景要肉,被喬二伯娘指桑罵槐的一頓羞辱,回來的路上就想了許多,再加上于氏有了身孕,家中喜事連連,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白氏眼見著是日漸寬心,這不,不但自己想通了一些東西,還反過來勸說喬老爺子。

    上次管二房三房要了銀錢,白氏就暗暗說過他幾句,可惜喬老爺子一輩子就愛面子,自問下不來臺,并未往心里去。

    平日里見了二房三房的人,喬老爺子仍舊是端著長輩的架子,這明著瞧還是一家人,白氏卻清楚的明白,二房三房已寒了心腸。

    這不,二房三房帶著四房做胭脂生意做得火熱,偏生對大房和堂屋不聞不問,這不是離了心嗎?

    喬老爺子吃著餃子,心中如何五味雜糅不提。另一邊,二三四房的人同喬明景一家吃了餃子,男人們還在喝酒,女人們則簡單收拾了碗筷后,坐在炕上吃著小食磕著瓜子,逗著四房的兩個小子玩耍。

    喬明強四歲,喬明琦兩歲,正是極為好玩的時候。

    慕綰綰手里拿著新買來的糕點,逗喬明琦玩:“明琦,你想不想吃糕糕?”

    “要吃要吃!”喬明琦兩眼放光,小手扒拉著慕綰綰的手腕:“思思給我!”

    她說話尚且不明,喊嫂嫂總是會喊成思思。

    慕綰綰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明琦來這邊,給嫂嫂唱歌兒,嫂嫂就把糕糕給你。還有這個糖果,可好吃啦!”

    喬明強撲過來,流著口水:“嫂嫂我也想吃!”

    “可是糕糕只有一塊,給誰呢?”慕綰綰裝作一臉為難的樣子,她看了看喬明強委屈的笑臉,又瞅著喬明琦那可憐巴巴的神情,終于憋不住笑倒:“哎呀,不逗你們啦,都有都有!來,明強吃這個,明琦吃糕糕,兩兄妹可不能爭搶!”

    兩孩子頓時笑完了眼睛,逗逗鬧鬧著下了地跑動。

    幾個大人看著孩子們玩鬧,連喬明麗都活潑了許多,不由露出欣慰的笑容。

    羅氏笑道:“還是綰綰厲害,我家明琦性子悶得很,我總擔心她長大了之后不喜歡說話,在綰綰這里卻總是話多呢!

    “怎么會,小孩子哪有不喜歡玩鬧的,不過是……”喬二伯娘抿唇:“我看以前,你娘對孩子們有點嚴,許是害怕!

    羅氏嘆了口氣。

    這也是,從前白氏不喜歡女孩,又有二房的喬明麗天天挨打在前,羅氏就將喬明琦管得很緊,生怕孩子一不在眼前就觸怒了白氏挨一頓打。時間長了,喬明琦難免膽小害羞了些,家里大人不在跟前,那孩子根本不敢出四房的屋子。

    于氏也想到了自己家的喬明麗,從前喬明麗過的什么日子,如今過的什么日子,她心中不由生出對慕綰綰的無限感激。

    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想到這里還有她十年來的希望,心內如何不喜?

    喬二伯娘還不知于氏已有孕的事情,見她神色,也只當她還念著要懷個孩子,少不得出言寬慰:“你啊,就是不愛寬心,懷崽子這種事哪里急得來,越急越不容易有!我當年懷明景的時候,也是盼來盼去盼不到,后來不想了,嘿,隔了一個月身上就有了!

    “二伯娘……”慕綰綰悶笑了一聲,“其實……”

    她湊到喬二伯娘的耳邊,低聲將于氏有孕的事情說了,末了才咯咯笑道:“這不還沒足三個月,不好跟人到處說嘛!”

    喬二伯娘已驚得呆了:“當真?”

    于氏含羞帶怯的垂下了頭:“這還得謝謝綰綰,綰綰給我開了幾副藥,我連著喝了兩個月,身子就爽利了,這不……”

    “這是大喜事,難怪今兒要慶祝。對對對,是該慶祝一下的!”喬二伯娘極為高興,含笑看著于氏:“你這也算是苦盡甘來,好好養著,重活可別干了,家里的男人能使喚就使喚,千萬別心疼!

    “松柏一直對我挺好!庇谑闲α诵。

    幾人說著話,自然就轉向了男人們那邊。喬松柏心情很好,神色亢奮,卷著袖子在跟喬明景劃拳。喬明景不敵,他哈哈大笑,露出極為少見的開朗。喬明淵也喝了些酒,不過,大家都念著他是讀書人,在此道上并不精通,因而他喝得不多。饒是如此,喬明淵的臉上已經緋紅,似乎染上了幾分醉意。

    他似乎心有所感,感受到女人們的目光,轉頭看了過來。

    他的目光同慕綰綰在空氣里相碰,不知為何,兩人都似感覺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雙雙轉了開去。

    恰在這時,本是笑意盈盈的于氏啊了一聲,紅潤的臉陡然蒼白。她捂住肚子,悶聲哼了一聲:“綰綰,我,我肚子疼!”

    “怎么了?”幾個女人一瞬間有些安靜,尤其是喬二伯娘,剛才知曉于氏懷了身孕,見她的手捂住的位置正是小腹,一下子就緊張起來。平日里她同于氏就挺要好,滿面關心的問:“是不是著涼了,快,你快躺下,我拿被子給你捂捂。壞了身子最不能受寒,千萬別大意。綰綰,你快給你二娘看看!”

    慕綰綰嗯了一聲,目光轉落在于氏臉上。

    于氏咬了咬牙,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一抹堅毅在她臉上一閃而過。

    “不好,二娘的胎像不穩!”慕綰綰手指方搭上去,便神色大變,她大喊了一聲,叫旁邊的幾個男人:“二伯,你們快來,明淵,你們快來!”

    這邊的動靜幾個男人早就看見了,聽她喊得著急,喬松柏連碗碎了都沒注意,就快步奔到了于氏跟前:“方才還好好的,怎么一回事?”

    “我,我肚子疼!庇谑蠑鄶嗬m續的低聲說。

    就這么一會兒工夫,她的臉已肉眼可見的蒼白了起來,額頭上鋪滿了一層薄汗,似乎痛苦至極。她抓著喬松柏的手一陣用力,似乎在忍耐什么,眸中染上幾分倉皇。

    她慌,喬松柏更慌。

    深埋在腦海里的一端記憶猛地奔來,十年前的那個冬天,也是這樣的場景,于氏一跤摔在地上就說肚子疼,這副蒼白憔悴又痛苦的模樣,一直翻滾在他的大腦里,這么多年不愿意回憶。

    難道……這孩子又無緣?

    他緊緊握住于氏的手,連聲音都跟著抖了起來:“你別怕,綰綰在含著淚,她是郎中,她不會讓你有事的!”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