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2938 獵手和獵物
    r/>

    正跟我說話時候,小佛爺的手機再次響起,他皺眉看了一眼,直接按下接聽。r/>

    手機里傳來一道經過變聲器處理過的娃娃音“直行,不要轉彎,看到人民街道的標牌時候再往前行駛四百米左右,會有人接你們!”r/>

    “接你麻痹接,大龍停車!”小佛爺驟然大怒,扭頭看向車窗外道“老子這會兒擱新月大廈樓頂等你們半個小時,當洛葉是塊寶,就特么麻溜滾過來,時間一到,你看我能不能讓洛葉自由飛翔就完了!”r/>

    手機那頭的人頓了頓,威脅道“給你個忠告,最好冷靜,陳姝含”r/>

    小佛爺沉聲低吼“我也給你個忠告,少他媽隨便給人忠告,我在乎我妹妹,但不代表你能拿我當陀螺使喚,她只要出一點事兒,你可以看看我敢不敢帶人去上上京端你們老巢,曹尼瑪得,人體炸彈、崩樓毀車,咱不是不會,別把小事件演變成大新聞,聽懂沒?”r/>

    手機那頭再次陷入沉默,不知道對方究竟是在商量還是怎么。r/>

    “現在開始倒計時,半小時之內,我見不到我妹,人就留在你們那兒吧,我會讓你求著我把她送回來的!毙》馉斕挚戳搜弁蟊,霸氣側漏的直接掛斷電話。r/>

    剎那間,我再次陷入目瞪口呆中,能把弱勢演繹成強悍,這樣的人我不是沒見過,但卻沒有哪個能做的比小佛爺更加自然,即便他此刻已經急的滿頭冒汗,可那股子傲勁兒仍舊直沖云霄。r/>

    坐在原位沉默十幾秒鐘后,小佛爺擺手朝著王鑫龍和小獸招呼“把后備箱里的死狗弄點樓頂天臺去!眗/>

    小獸眼中掛著擔憂,聲音有些顫抖的問“混蛋小佛,含含到底會不會受傷吶!眗/>

    “不會的,她如果出事,哥就屠了天棄組織上下滿門!毙》鹛州p輕撫『摸』小獸的的額頭,湊到他耳邊溫柔的叮囑“記住我剛剛跟你說的話,交換時候一定要”r/>

    幾分鐘后,我們一行人來到靠近路邊的一棟名為“新月大廈”的樓頂天臺上。r/>

    天『色』莫名變得很暗淡,再加上“呼呼”扎臉的寒風,讓人的心情也不由間變得壓抑很多。r/>

    洛葉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嘴邊和衣服上的血跡已然干涸,整個人不停的瑟瑟發抖,正應了那句老話,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r/>

    我堂哥陳花椒點燃兩支煙,遞給小佛一支,自己叼起一支,低聲道“佛哥,不行給羅權去個電話吧,他在yan城綠營有不少朋友,這種事情穿『迷』彩的『露』面比咱們更有力度,天門的陸峰應該也在yan城,要不我讓他聯系聯系一下天門總部,共同給天棄那群籃子施加壓力!眗/>

    “不打!毙》鹗箘培芰丝跓熥,皺眉指向我道“我如果像他這個歲數,遇事硬撐是傻『逼』,可我都這個歲數啦,再特么萬事求人,那更傻『逼』,我家老爺子歲數大了,一直在提醒我不要摻和國內的事情,所以我一忍再忍,草特么的,這群『逼』養的,先傷我兄弟,又擄我妹妹,還真拿我的忍耐當成自己不要臉的資本了!眗/>

    裹了口煙后,小佛爺掏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從家里給我調三十號不要命的兄弟,配來福槍和微沖,隨時等我電話,我讓你們入境,直奔yan城,記住昂,這事兒不要驚動老頭子!”r/>

    掛斷電話后,小佛爺又撥通一個號碼“三子,我記得我也有科國的國籍是吧,你待會給羅權打聲招呼,準備引渡我過去吧,我可能要發點小脾氣!眗/>

    電話那頭立即傳來趙成虎的聲音“出什么事了?”r/>

    小佛爺吹了口氣道“我妹讓天棄的籃子擄了,就是一直膩歪昆子那個小妹妹,這事兒你先別告訴昆子,我感覺我能處理明白!眗/>

    趙成虎焦躁的低喝“盡扯淡,有多大火氣你都得給我憋著!等我,我馬上想辦法過去!”r/>

    “你過來干嘛呀,上頭禁止你入境的命令又忘了還是前些年的雞棚子還沒蹲夠?消停過你的老婆孩子熱炕頭好時光,你大哥這兩年背是佝僂了,牙口也確實松了,但他媽小佛倆字甭管什么時候往地上一扔,就得砸出個坑!”小佛爺板著臉道“碰我家里人,不讓他們什么時候想起來我都哆嗦,我都算白混一場!眗/>

    趙成虎扯著脖頸低吼“大哥,你能不能懂點事兒,你以為現在還跟咱那會兒一樣嘛?昆子的傷還沒好利索,你要再出點什么狀況,不是『逼』著我重新拎起嗎?聽話,交給我處理,我保證”r/>

    ≈ap;ap;97;≈ap;ap;117;≈ap;ap;122;≈ap;ap;119;≈ap;ap;46;≈ap;ap;99;≈ap;ap;111;≈ap;ap;109;r/>

    小佛爺聲若洪鐘一般打斷“當我是你大哥,就給我穩!事后我會給你打電話,你先聯系權兒吧!眗/>

    掛斷電話后,小佛爺沖著小獸擺擺手“十分鐘過去了,給他腿掰折,我給對方去個電話!眗/>

    小獸吭哧吭哧喘著粗氣,右手一把攥住洛葉的右腳踝,將他整條腿提了起來。r/>

    “不不要,他們一一定會來贖我的!碧幱诎牖琛好浴粻顟B的洛葉嚇得冷不丁打了個冷顫,哭嘰『尿』嚎的哀求“再等五分鐘,讓我給他們打電話行嗎,我求求你!”r/>

    話沒說完,小獸抬腿一腳重重跺在洛葉的膝蓋上。r/>

    “咔擦!”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聲之后,洛葉的右腿就像是被從當中間折斷的拖布桿一般畸形的彎曲,他腦袋一歪疼的休克過去,而旁邊端著手機的小佛爺沖著手機厲喝“你們還要二十分鐘時間磨蹭!眗/>

    手機對面那人,『操』著變音器連聲喊叫“小佛,你別沖動,我們在過去的路上,人保證會給你安全送到,不要再為難洛葉了行嗎?”r/>

    “讓我妹說句話!毙》鹦乜趧×移鸱。r/>

    很快電話里傳來陳姝含帶著濃郁哭腔的回應“哥,我沒事!”r/>

    “你哭了?是不是他們欺負你了?”小佛爺立時間挑起粗重的眉梢。r/>

    “敢欺負小魔女,我特么打死你!”沒等陳姝含做出反應,另外一邊的小獸又一把抓起洛葉的左腿,如法炮制的又是一腳狠狠踏了下去。r/>

    “!”休克中的洛葉被驟然疼醒,滿臉糊滿鼻涕眼淚,兩手不停拍打著地面,情緒失控的連聲吼叫“吳中,我曹尼瑪!你是不是想老子死昂,還不快點來,嗚嗚嗚我疼,我特么已經廢了,求你了,快點來吧!眗/>

    吼叫中,一股子惡臭味突兀彌漫,洛葉的褲襠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浸濕一大片。r/>

    手機那頭的人焦急的解釋“小佛,你冷靜!最多十分鐘,我們肯定到,你妹妹毫發無損,我發誓,不信我讓他給你說話!眗/>

    “嗚嗚,哥我沒事,他們沒有為難我”陳姝含抽泣著回答。r/>

    對方呼哧帶喘的出聲“你看,我沒有撒謊吧,冷靜一下,十分鐘之內咱們交換人質!眗/>

    不知不覺中,小佛爺和對方的身份發生了徹底轉換,小佛從被脅迫者變成了掠食者,而對方則從獵手變成了獵物,這種氣場上的轉換僅僅是通過了幾個電話,我抿嘴注視著一切,心里暗道,我要走的路真的還很漫長。r/>

    掛斷電話后,小佛爺疲憊的揪了揪自己的鼻梁骨道“獸,把那個籃子的牙齒給我一顆一顆掰下來,回去以后我給你攢成手串!眗/>

    “好呀!毙~F歪著脖頸,直接騎在洛葉的胸脯上,粗壯的右手不由分說的捏住洛葉的前門牙,像極了得到心儀玩具的稚童,只可惜他的“玩具”此時已經嚇得六神無主,不住的搖頭晃腦,嘴邊涎著晶瑩的哈喇子,含糊不清的哀求“放過放過我,我退出天棄不不不,我立刻炎夏,這輩子這輩子都不會再出現,!”r/>

    話沒說完,小獸已經硬生生將他的前門牙給掰了下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舉起來對著藏在烏云里的陽光觀望,同時不滿的嘟囔“他的牙還沒有狗牙亮呢,一點都不漂亮”r/>

    “腮牙比較亮,拔他的腮牙!毙》馉斅唤浶牡臄[擺手。r/>

    “不要求求你”洛葉驚恐的喊叫,屁股下傳來一陣“噗噗噗”連珠炮一般的屁聲,接著一股子比剛剛更加刺鼻的惡臭味泛起,小獸捂著鼻子,嫌棄的站起來哼唧“好臭呀,他拉褲襠里了!眗/>

    曾幾何時,那個強悍如虎的洛葉竟被小獸嚇得直接大小便失禁r/>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