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2751 我需要你配合
    從亢奮中回過來神,我甩了甩有點發疼的拳頭,自言自語的輕喃“第一步總算邁出去啦,如果沒能予以天棄重創,我等于又得罪了馬征這尊奇咖,希望方正那個狗渣能踩著我的思路走吧!

    “嗡嗡”

    就在這時候,我兜里的手機振動,是地藏打來的電話。

    “喂,迪哥?”我迅速接起。

    地藏語速很快的發問“老板,你是不是在工體西門那邊的金蓮花泰餐廳?”

    我來回看了看四周,回應他“應該是,我只知道這塊是工體,但東門還是西門就不太清楚了,怎么啦?”

    “方正可能在跟蹤你!钡夭爻谅暤馈白约憾嗉狱c小心,這個狗籃子特別邪性,反追蹤能力強的一逼,我今天好幾次差點被他甩開!

    “他在跟蹤我?”我嘴角立時間上翹“行,我知道啦,有事及時通知我!

    掛斷電話后,我又撥通張星宇號碼“胖砸,蘇盼和你還有聯系嗎?”

    “蘇盼是誰呀?”張星宇迷糊的反問。

    我惱火的解釋“擦,就是當初我從上上京帶回內個女的,馬征的情婦,他以為自己失手把人殺了,結果那女的命大,你忘啦,你還讓她去勾搭過山城地鐵開發的負責人,之后不是一直都是你負責跟她聯系的嘛!

    張星宇這才反應過來“哦哦,你說盼兒啊,冷不丁聽你喊她全名我沒想起來,我們一直有聯系啊,她現在人在國外,給一個嘎嘎有錢的大老板生了倆孩子,處于半隱居生活,怎么啦,需要她活動活動嗎?”

    我冷著臉叮囑“讓她給你發幾張近期的生活照,完事匿名給馬征寄過去,不然我怕狗日的馬征不按我計劃咬餌!

    “沒問題,晚上之前,我肯定把事兒辦妥!睆埿怯羁人詢上碌馈斑有件事兒昨晚上忘記跟你說了,皇上和大龍可能已經啟程來上京,估計都是今晚上到!

    我的嗓門瞬間提高“操,你讓他倆來干啥?”

    張星宇叫苦連天的解釋“我親哥誒,大龍就不說啦,皇上那頭爹,你能擺弄的明白不,我意思是他們來就來吧,只有咱倆人跳在明面單打獨斗,對手未必會上套,人多反而熱鬧點,想弄清楚咱們到底在干啥,天棄就得再分幾個人盯梢,好事兒!

    我想了想后又問“讓你雇的亡命徒落實的怎么樣了?”

    “還在聯系中,上京不比別的地方,你想要的狠茬子不多!睆埿怯畲悼跉獾。

    我低聲交代“不一定非得戰犯級別,什么生慌子、爛賭鬼、小搖子,只要給錢,啥也敢干的這類人都可以!

    “要是這種標準的話,那沒問題,等我消息吧!睆埿怯顦泛呛堑慕硬。

    掛斷電話后,我哪都沒去,直接返回酒店房間。

    一個多小時后,地藏再次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方正試圖和馬征聯系,但馬征并未多搭理。

    掛斷電話,我撫摸著下巴頦上的胡茬呢喃“這個紈绔,腦子一般,但還挺謹慎的,看來得再添把火!

    “篤篤”

    這時候,一陣敲門聲打亂我的思緒。

    開門一看,不想竟是王影,她的眼睛紅通通的,精神看起來也有些萎靡,明顯還沒有從王莽的事件中走出來。

    見我來回打量她,王影聲音干啞的發問“忙嗎?可以聊幾句不!

    “呼吸算不算忙?”我逗趣一句,隨即欠欠身子,將她讓進屋子“進來坐吧!

    給她接了杯水后,我靜靜等待她先開腔。

    沉寂良久后,王影小口抿著杯壁出聲“王朗,你說我爸爸是不是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

    “我不知道,但我清楚他希望自己這樣,也接受現在的下場!蔽覔u搖腦袋,誠心實意的回答“小影,莽叔這輩子的是非功過我沒權利評價,可他有句話說得對,只要是債,就必須得還,他前半身拿了很多不屬于自己的東西,現在是在用命去償還,為什么要償還,因為他想把一切留給你!

    “我可以不要那些東西的,公司、家產、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求能換回來他!蓖跤拔宋亲,帶著濃郁的哭腔望向我“王朗,我已經沒有媽媽了,如果再沒有爸爸的話”

    “你可以不要,但他不能不給,這是一個當爹的最淳樸的念想!蔽疑詈粑鼉煽跉獾馈拔液湍阋粯,很舍不得他,也從未停止過想辦法去救他,可有些東西,真的不是人力可為,這樣吧,你先回yang城,如果有什么變動,我肯定第一時間通知你!

    王影沉默幾秒鐘,昂頭看向我“王朗”

    “?咋啦?”我立即回應。

    王影咬著嘴皮,聲音很小的感激“謝謝你,不管怎么說,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根本沒辦法鼓足勇氣來看我爸,我和他或許都會抱憾終生!

    我大大咧咧的揚起手臂“咱倆不是好哥們嘛,有啥謝不謝的,別放在心上啦,往后有啥事隨時招呼老哥,兄弟我指定給你辦的明明白白!

    “哥們?”王影一愣,接著點點腦袋“你準備什么時候回yang城?”

    我隨口敷衍“再過個三五天吧,你先走,到家以后我請你吃飯,過段時間小雅會帶著孩子過來,大家好好聚一聚!

    “嗯好吧!蓖跤捌鹕,眼神復雜看了看我,悶頭開門離去。

    望著慢慢合上的房門,我長長的吐了口濁氣,失神的望向天花板。

    情字本就一道連科學家都研究不明白的無解題,更何況我這樣的屁民百姓。

    左手年華,右手倩影,緣分這玩意兒,真的是過期不候。

    很多人、很多情,不是一定非要有個結果,才能算給自己交代,因為在時間面前,人只能算最卑微的存在,不求天長地久,只是光陰未廋。

    晚上八點半,張星宇、周智,外帶腦袋包裹著像個神奇國阿三的錢龍和王鑫龍一股腦擁在我房間。

    我忍俊不禁的望向錢龍打趣“他爹,腦子到底康復沒?別留下啥后遺癥,到時候媚兒又得找我拼命!

    這家伙簡直就是個天生喜劇派,甭管什么時候,都能把人的壞心情給打敗。

    此刻,他腦袋包的像個小號籮筐,上半身穿件迷彩的棉服,底下套條粉嘟嘟的七分褲,還是露腳脖子的那種,一對明光晃眼的豆豆鞋,左邊腳面寫著“生死看淡”,右邊腳面印著“不服就干”,就這身打扮扔到劉老根大舞臺上,估摸著真能氣哭趙四,干懵劉能。

    “說的好像我康復就能不犯病似的!卞X龍撇撇嘴,摸了摸自己沒有大門牙的海怪嘴嘟囔“啥時候開干,周大腦袋是我的人,不給他討回來公道,往后老子沒法混!

    我擺弄兩下手機微笑“等吧,等馬爺給我來電話!

    話音剛落,馬征的電話就如約打進我手機,瞟了眼他的號碼,我笑盈盈的接起“嘛事啊馬哥?”

    馬征破馬張飛的嘶吼“王朗,我曹尼瑪,你跟我玩套路是吧,蘇盼一直都沒死,你就是為了掐住我喉嚨對不對?”

    “小點聲吧,隔著手機我都能看到你前列腺,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曾經差點做了殺人犯是嘛!蔽逸p飄飄的打斷“不想事情被揭穿,咱們就再見一面,咱們再見完以后,中午找過你的那個家伙指定還會聯系你,接受他的配合,有什么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等我的麻煩解決完,我保證這輩子蘇盼這倆字都不會再出現!

    馬征咬牙切齒的咒罵“我特么憑什么信你?”

    “我又沒逼著你非信我,你可以賭一賭!蔽也恍嫉睦浜摺熬瓦@樣吧,待會我給你發地址,抓緊時間來赴約,還是那句話,你幫襯我、配合我,我感激你,事后甭管你是想解氣還是別的我都樂意,你要是不幫襯我,那我特么就毀了你”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