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1860 得手!
    聽到葉家老九的嘆息,我叼起一支香煙陷入沉默。

    有時候不得不贊嘆一句,錢真的能養人。

    同等的歲數,不同的境遇,正常像葉老九這個年齡的小青年,此刻不是在泡吧就是在撩妹,但這家伙竟然能鎮定自若的跟我們談判,而且氣勢上始終沒有落下乘。

    我舔了舔嘴皮呢喃:“葉家能夠經久不衰不是沒有原因的!

    “頭狼能夠迎風而起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比~家老九隨即接茬:“在葉家漫長的歲月里,好像真沒人敢在梅州對我們葉家人指手畫腳,你們是第一個,正式認識一下吧,我叫葉展騰,同輩兄弟里行九!

    “王朗,無名無分的小人!蔽彝瑯訏煨Φ某斐鍪终。

    “有沒有想過換個東家?”葉展騰跟我握了下手,挑動眉梢道:“我雖然不知道遠哥跟你承諾過什么,但我堅信他能給我的我都能,他不能給的我還能,以我對遠哥的了解,到現在為止,你應該沒有給過你太大的幫助吧?即便有,也不足你能力的十分之一,和他那樣小心翼翼的人相處,你累他也累!

    我的瞳孔猛然收縮兩下,這家伙的心態真的穩得嚇人,此刻這種情景,他想的不是如何脫困,而是怎么挖墻腳。

    葉展騰在掌心揉搓著茶盞再次開口:“我的優勢雖然不在羊城,但我可以幫你們在羊城鋪路,遠哥認識的朋友我都認識,有的甚至處的比他更好!

    沉寂幾秒鐘后,我搖了搖腦袋微笑:“抱歉,我無心卷入葉家的家事,于我而言我最難的時候,遠仔幫過我,他就是我朋友!

    “唉”葉展騰嘆口氣,滿不在乎的搖搖頭:“那真是太可惜了,本來你們可以走的更遠!

    張星宇突兀開腔:“其實你害怕遠仔,對嗎?”

    “哦?”葉展騰昂起腦袋注視張星宇,朗笑著開口:“為什么這么說?”

    張星宇篤定的拍了拍石桌上的箱子,輕蔑的吧唧嘴:“你感覺你足夠了解他,但實際上了解的還不足九牛一毛,就比如你根本沒有算到我們幾個泥腿子敢折回來,并且把刀口直接對準你,其實你心里現在慌得一逼,你害怕我們會突然動手,更害怕桌上這些藥品被公布于眾,我相信以葉家的家規來說,你這種行為肯定很嚴重!

    聽到張星宇的話,葉展騰楞了五六秒鐘,隨即翹起大拇指道:“你很不一般,如果你愿意幫我做事,我可以拿給你比現在十倍的薪酬,如何?”

    “待續真豐厚啊,可惜了”張星宇搓了搓臉頰淺笑:“可惜我不是那么缺錢,也不太稀罕錢!

    “嗡嗡”

    就在這時候,我兜里的手機震動起來,看了眼是葉致遠的號碼,我馬上按下免提鍵。

    葉致遠的聲音馬上透過手機傳了過來:“朗哥,不帶這么消費我的,你咋直接給我家小九給綁了,還有葉梟是我親堂哥,你動他就跟打我一樣,必須道歉,不然咱倆朋友沒得做!薄尽瓙燮嫖膶Wx!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我掃視一眼葉展騰,笑盈盈的應和:“行,待會我好好給他們道個歉!

    葉致遠接著道:“時間不早了,趕緊回來吧,我約了六七個體制內的朋友等你吃宵夜呢!

    “宵夜是夠嗆了,要不明早上一塊吃早餐吧!蔽叶酥謾C打趣。

    坐在旁邊的葉展騰猛然開口:“遠哥,過幾天三叔公七十大壽,他就喜歡吃李記的桂花糕,你回來的時候記得幫我捎一點,往年三叔公過生日,都是咱哥倆合送禮物,今年也別例外,不然容易引得老人家多想!

    電話那頭的葉致遠沉默了六七秒鐘后,葉致遠嘆口氣道:“小九,你就在國外呆著不是挺好嗎,該打點的我都會替你打點到,咱們哥倆的情分也永遠不會變!

    葉展騰臉上的表情出現一絲微妙的變化,他先是微微皺眉,隨即眉梢慢慢舒展,微笑著說:“我也想啊,可就是腿腳總不聽使喚,況且國外的月亮畢竟沒有家里的圓!

    葉致遠喘息幾口:“行,我回去的時候一定幫你帶到,對啦,四叔說最近缺人手幫忙,你讓梟哥今晚就啟程去京城吧,趁著年輕多走走,在家里懶太久,容易坐井觀天,先不說了啊,我這邊接個電話!

    被小哥仨按在地上的葉梟憤怒的抬起頭咒罵:“葉致遠,我他媽是你親堂哥,從小到大都玩命的護著你,就因為我和輝煌公司的人聯系了那么一下子,你就這么把我發配到京城了?還特么有沒有一點良心!

    原本已經打算掛電話的葉致遠徑直開口:“堂哥,如果不是因為咱倆的關系,你可能連發配的機會都沒有,輝煌公司是家什么公司,第九處又是什么組織?難道長輩們說的還說嗎?如果被家里的長輩們知道,你覺得你的子孫后代還有沒有機會再姓葉!

    葉梟的表情瞬間凝固,兩行濁淚徑直蔓延下來。

    “另外,我跟你通電話的時候說的很清楚,朗朗是我朋友,也是我在羊城最堅挺的助力,可你卻在幫著旁人減掉我的羽翼,堂哥,你捫心自問,如果沒有我,你現在又是什么,我給過你機會,今天晚上如果你肯主動給我打個電話,哪怕是求,我也會求著朗朗回羊城,可你呢?你整個晚上都在陪著第九處的人喝酒,我不在家,但不代表我瞎!比~致遠的聲音有點顫抖:“對你,我問心無愧!

    聽到葉致遠的話,葉展騰的表情瞬間變得陰冷,怔怔看向葉梟:“你不是告訴我,今天晚上你在給工商局的老周作陪嗎?”

    “朗哥,完事就早點回來吧,咱倆研究一下你們四號店的店址和裝修風格!比~致遠又說了一句后,啪的一下掛斷了電話。

    面對葉展騰面無表情的注視,葉梟掙扎著爬起來,跪在葉展騰腳邊低喃:“小九,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第九處那幫人聯系,也是為了替你拉攏一點外援,你要相信我啊,幫我求求情,別讓我去四叔那,去四叔手底下就意味著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回祖家了!

    “第九處的人現在在哪?”葉展騰胸口劇烈起伏。

    葉梟淚眼婆娑的抱著葉展騰的雙腿哀求:“接到小潘的電話,我就讓他們走了,你放心,誰都知道這件事情,我保證以后都不會再和他們聯系!

    “你真該死!”葉展騰“嘭”的一腳踹在葉梟的胸脯上,咬牙切齒的低吼:“家規首條就是葉家子嗣絕不站隊任何頂層派系,更不參與重大政治,你知不知道因為你他媽的肆意妄為可能會把整個家族拖進漩渦?我和大哥、三哥、遠哥無論怎么爭那都是家事,可你他媽竟然拉外人進場,滾!馬上滾去京城!”

    葉梟趴在地上,兩只眼睛呆滯的望著地面,好像瞬間被抽走了身體里的精氣神,我不明白他為什么會這樣,不過是換了個地方而已,為啥會露出一種生無可戀的模樣。

    “對于這種傳承多年的大家族來說,最嚴重的懲罰就是剝奪姓氏,其次就是終身不得回歸祖家!睆埿怯顪惖轿叶叺吐暯忉。

    “叮鈴鈴”

    就在這時候,葉展騰的手機響了,他看了眼號碼,同樣很坦誠的當著我們面按下免提鍵。

    電話那邊傳來一道男聲:“九哥,柳俊杰帶到了,我們進去還是您出來”

    葉展騰看了我一眼,我壓低聲音道:“打擾時間夠久了,我們帶上人就馬上走,不過得麻煩九哥送我們一程!

    “等著吧!比~展騰沖著手機招呼一聲。

    幾分鐘后,我們一行人走出飯館,明明是董咚咚和姜銘一人抓著葉展騰一條胳膊,可他卻表現的出奇平靜,不知道的人甚至會以為是他帶著我們游玩。

    門口停著一臺黑色的奔馳轎車,許久未見的柳俊杰雙手雙腳被捆綁著,嘴上還貼著一條黑膠帶,見到我以后,這家伙立即搖頭晃腦,發出一陣“嗚嗚”的嗚咽聲。

    “麻煩九哥把我們送到高速口!蔽页~展騰淺笑。

    葉展騰毫不猶豫的點頭:“可以,但是我這么跟你走,面子上有點落不下!

    盯著他的瞳孔注視幾秒鐘后,我從董咚咚手里接過卡簧,接著一咬牙直接“噗”的一下扎在自己大腿上,仍由刀尖戳在腿上,我雙手合十的朝葉展騰鞠躬:“麻煩九哥了!

    “唉,遠哥有你們這樣的朋友真好!比~展騰瞟了眼我鮮血橫流的大腿,再次發出一聲一模一樣的感嘆:“朗哥,如果在遠哥那里呆的不開心,可以隨時聯系我,這句話我絕對發自肺腑”

    xi7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