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1619 打醒他!
    面對李新元臉紅脖子粗的低吼,我們一屋人頓時間全都微微一愣。

    傻子都能聽得出來,劉博生剛剛是在替李新元辯白,可能表達的有些口誤,但是中心思想絕對不差。

    李新元呼哧帶喘的又走回辦公桌,賭氣似得出聲:“哥,我去!我保證肯定把丟掉的場面給你找回來,死了活了都算我自己,跟旁人沒有關系!”

    “操,我今天也是特么嘴欠!眲⒉┥裳劭戳搜劾钚略,氣哄哄的開口:“小鴨鴨,你知道什么人最遭煩嗎?就是你這種,總拿傻逼當熱血,本事比卵小,脾氣比大的九流選手子,我尼瑪今天把話撂這兒了,如果沒改變,這輩子你的成就也就這樣了!

    李新元紅著眼圈,攥著拳頭,氣喘吁吁的低喃:“生哥,我叫李新元!請不要給我起外號,謝謝!”

    劉博生再次一愣,氣極反笑,朝我擺擺手道:“我和皇上去醫院換藥了,有啥事給我打電話吧!

    “生哥,我不是沖你!”李新元咬著嘴皮道:“我知道自己在你們眼里就是個不堪重用的弟弟,可我也一直在努力啊,我小心翼翼的干好每件事情,就是希望大家都能高看我一眼,可結果呢”

    “你別特么沖我嚷嚷,不愛雞·八說你,還覺得自己挺有理是咋滴?”劉博生惱火的一肘子懟在李新元胸口,噴著唾沫星子道:“這段時間,酒店領班和經理被你偷摸換走幾個?詩文為什么不愿意管事?因為她知道她自己說話沒你好使,還有陳傲,你私底下給人穿沒穿小鞋,不用我明說吧?你為啥這么干,不就是害怕有人比你優秀嗎?”

    李新元惴惴不安的看了我一眼,隨即中氣不足的出聲:“我我沒有,辭退那幾個領班,是因為他們有錯在先,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們看證據,對于陳傲,是因為朗哥說過,不需要給他特殊待遇!

    “元元,誰特么也不傻,我也是從你這個歲數走過來的,你使的這點小心眼,都是我當年玩剩下的!眲⒉┥詈粑豢跉獾:“給你個忠告,希望自己越來越好沒有錯,但你得學點真本事,不是靠鏟除異己或者溜須拍馬就能變成大哥得,趁你現在還沒完全走歪,趕緊改,一切還來得及!

    李新元咬著嘴皮低喝:“你就是對我有意見,我做那么多,你都看不見,只會挑著我毛病看!”

    “你說啥?”劉博生的面頰瞬間變得僵硬,接著一把薅住李新元的衣領,“蹭”的一下拽到自己面前,棱著眼珠子低吼:“老子是這幫人里最先跟你打成一片的,甚至讓你入伙都是我跟小朗子提出來的,你現在居然說我對你有意見?行!我特么今天就對你有意見了!你能咋滴吧?”

    怒吼的同時,劉博生直接解下來腰上的皮帶,一把將李新元搡在地上,粗聲粗氣的咆哮:“你給我跪下!”

    “生哥,犯不上這樣,有什么事情咱們慢慢說”王鑫龍趕忙湊過去勸阻。

    “你別管!我拿這個牲口當小弟弟一樣看待,他現在給我整句我對他有意見,今天要是不給他思想扭過來,我算白混一場!眲⒉┥话淹崎_王鑫龍,回頭看向我道:“你們先出去,行不?”

    李新元眼中劃過一抹驚恐,掙扎著爬坐起來喊叫:“生哥,你憑啥打我?咱們都是給公司打工的,就算我做錯什么,也不該是你處罰我”

    沒等李新元完全站穩,劉博生一把揪住他的領口再次將他給重重拋摔在地上,先是抬腿一腳重重蹬在他身上,接著掄圓胳膊,“啪“的就是一皮帶抽打在李新元的身上惡吼:“憑什么?就特么憑你喊我一聲哥,我現在打你,好過你將來被人揍得滿地找牙!”

    也不知道劉博生這一下使了多大的勁兒,直接將李新元身上的白襯衫干出來一條大口子,里面的皮肉朝外翻滾出來。

    “!”李新元疼的嗷嗷慘嚎起來。

    我盯著李新元注視幾秒鐘后,朝著王鑫龍和陳傲擺擺手道:“走吧,咱們出去說!

    說老實話,我一直都特別待見李新元,甚至比對其他人更青睞,可如果不是劉博生剛剛開口,我都不知道這家伙最近竟然背著我們做出那么多事情來。

    男人有野心是好事,可是當能力沒法完全支配野心的時候,就必須及時收手,李新元現在就屬于這種情況,冷不丁從一個賣笑的小鴨鴨躋身公司的中層管理,中途少了很多波折,突然間有點找不到北。

    讓我親手打醒他,我還真下不去這個狠心,讓其他人動手的話,又很難令他服氣,也只有劉博生是最合適的人選。

    隨著房門漸漸合上,李新元的慘嚎伴隨著皮帶“啪啪”的抽打聲顯得愈發凄厲,讓人聽著就倍感難受。

    “生哥,別打我了”

    “我錯了生哥,再也不敢了”

    “朗哥,救救我啊!

    從門口站了幾秒鐘,弄的我心情更加煩躁,我干脆擺擺手道:“這事兒陳傲干吧,我跟你說說具體情況!

    “老大,我跟小傲一起吧,我有經驗,他有能耐,我倆搭伙肯定事半功倍!蓖貊锡埨洳欢〕雎。

    “你?”我眨巴眼睛,欲言又止。

    王鑫龍大大咧咧的拍了拍自己的傷腿,篤定的出聲:“我就是廢了一條腿,腦子又沒壞事,出力的事情他干,步驟方面我琢磨,我又不是第一次替你辦事,你只要告訴我地址和想要的結果就ok!

    招呼兩人走到電梯口,我壓低聲音道:“我剛才琢磨了一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砸了天娛集團沒意思,要整就給丫來筆醒目的,我知道郭老三擱哪呢,咱這樣”

    說話的功夫,電梯門開了,王影和陳姝含急急忙忙的從里面跑出來,直接給我撞了個滿懷,兩個妞宛如炮彈似得又被我撞回電梯里。

    “咋回事啊姐妹兒?”我順勢一把攬住王影,再想抻手拉陳姝含一把的時候沒來得及,她四仰八叉的摔了個屁股墩。

    “剛才聽人說,有人砸店,你沒事”王影的眸子里閃爍著關切的眼神,不過話到嘴邊,她又立即改口:“你沒死吧?”

    “”我無語的梭了梭嘴角嘟囔:“依舊健在,讓您老人家失望了!

    “沒死就好好活著吧!蓖跤把杆購奈覒牙飹昝摮鰜,回頭朝著陳姝含輕喃:“含含姐,我們逛街去!

    陳姝含咿咿呀呀的扶著電梯門爬起來,嘴巴一點不帶吃虧的呻吟:“誒呦媽呀,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娘”

    電梯門合上,我尷尬著看了眼旁邊的王鑫龍和陳傲。

    王鑫龍馬上撥浪鼓似得搖頭:“你放心老大,我不是嘴碎的人,剛剛啥也沒看到!

    “我也什么都沒看見!标惏镣瑫r搖頭。

    幾分鐘后,我們通過樓梯來到酒店門口,我掏出手機,琢磨半晌也沒想好應該怎么通過葉致遠套出來他們現在的位置。

    這時候,張小可剛好給我發過來一條信息:你可真是個薄情郎啊,這么久舍不得給我回一條信息。

    看到張小可的短信,我頓時有了主意,馬上給她回了一條信息:剛剛手機沒電了,一充上就馬上給你回信,你們還在一塊玩嗎?

    她很快給我回了一條:你們指的是誰?

    我嫌發信息太慢,干脆給她回了一條語音:“遠仔啊、董建呀,還有那個傻逼郭江什么的!

    “都在呢,你要過來嗎?”她隨即也給我回了一條信息,附加一張她現拍的自拍照,照片里她將頭發扎了起來,少了一絲嫵媚,多出幾分恬靜,頗有點水鄉姑娘的娟秀,看背景應該是在某個夜場的包房里。

    我想了想后,沉聲道:“方便把你們現在的坐標給我嗎”

    這次她沉默了好久,足足能有五六分鐘,就在我感覺估計沒希望了的時候,她突然給我撥過來語音電話,我毫不猶豫的接了起來:“哈嘍啊,可可姐,一會兒不見,如隔三四五六秋,嘿嘿”

    她先是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然后腔調無比嬌媚的輕喃:“小壞蛋,你是不是準備干什么壞事呀?告訴你位置可以,但你準備拿什么回報我呢”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