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1584 姐妹,姿勢有點妖嬈
    瞅著張星宇臉紅脖子粗的呆模樣,我好奇來回打量他幾眼。

    張星宇搓了搓臉蛋子,干咳兩下“咋地啦?老子臉上有花嗎?”

    “不光有花還有蛋!蔽亦坂鸵幌滦α顺鰜,抻手扒拉他腦袋兩下問“除了棒棒糖還想要啥?爸爸一塊給你買回來!

    他低頭想了想后說“那就再弄兩罐蜂蜜和半個哈密瓜回來吧!

    我皺著眉頭道“全是甜食,你丫不怕給自己胖死呀!

    “能苗條點,沒人樂意當個胖子!睆埿怯钭猿暗膰@息一口“胖點雖然難看,但不致命!

    我好奇的出聲“你到底有啥病吶?問你好多次也不說!

    他沉默了五六秒鐘后,擠出一抹燦爛的笑容,擺擺手驅趕我“就是普通的低血糖,能不能別特么磨叨了,老子胃里現在空蕩蕩的,隨時有可能休克過去!

    見他實在不愿意說,我也沒再繼續深究,快速離開房間。

    小胖砸的身體肯定有什么問題,他平常飯量并不大,煙酒也沾的極少,更沒什么不良的生活習慣,而體重卻在不停的增加,記得剛認識他那會兒,他也就是一百五六十斤,只能算是微胖,現在已經直線漲到了二百還多。

    我自言自語的喃呢“回頭得找個靠譜點的大夫替他好好檢查一下!

    幾分鐘后,我來到一樓大廳,正好碰到李新元拎著兩盒快餐從外面走進來,他好奇的問我“哥,你干啥去?”

    “買點東西!蔽译S口敷衍,隨即指了指他手中的快餐問“咱酒店不是有廚子嘛,你咋還跑外面消費去了?”

    “不是我吃,是給嫂子買的!崩钚略b牙壞笑“嫂子這會兒醒了,說是想喝粥!

    我也沒太當成一回事,點點腦袋“哦,你嫂子來店里了?”

    “不是我嫂子,是你嫂子呸,是你對象吶!崩钚略Z無倫次的辯解“就是那個小影姐嘛,皇上哥說她是你對象,讓我多照顧著點,嘿嘿”

    聽到他這話,我微微一愣,隨即面色正經的糾正“別聽皇上瞎咧咧,也別給人家亂編排身份,咱是老爺們不要臉無所謂,人家一個姑娘家的”

    李新元抓了抓后腦勺道“可我喊她嫂子她也沒拒絕啊,雖然她沒答應,但看得出來應該不反感!

    我微微一尬,擺擺手驅趕“行了,你趕緊給她送粥去吧,少說話,也別那么好奇,更不許東打聽西琢磨!

    “yes,sir!崩钚略羝ㄋ频某揖戳藗歪禮。

    目視李新元走進電梯,我莫名其妙的傻笑起來。

    幫張星宇買了一大堆甜食后,我倆又閑扯幾句,張星宇再次開始犯困,哈欠連天的驅趕我“老子要就寢了,你趕緊上你影媽媽那兒溜達一圈吧,人一個小姑娘能鼓足勇氣跑來找你,本身就需要莫大的勇氣!

    我沒正經的打趣“喲喲喲,連你個冷血動物現在都懂憐香惜玉了?”

    我們這一伙人,如果論最雌雄不辨,除了錢龍就屬張星宇,錢龍打人從來不分男女,小胖砸眼中同樣沒有男女之分,他如果想陰誰時候,從來不會去顧忌對方的性別。

    張星宇沒理會我的臭屁,表情認真的出聲“緣分這玩意兒就跟擠牙膏似的,瞅著好像特別多,實際上用不了多久,失去了緣分的人,即使在同一座城市也很難再遇見!

    聽著張星宇的話,我頓時陷入了沉寂,自從和王影分開以后,我似乎始終沒辦法正式我們之間的關系,感覺好像再無瓜葛,可又總會無意間想起。

    “去吧,皮卡丘!”張星宇抓起枕頭砸向我,吧唧嘴巴“世間安有兩全法,不負前塵不負卿!

    我舔了舔嘴皮笑罵一句“沒看出來你個單身豬懂得還尼瑪挺多!

    “滾犢子!”張星宇再次將另外一只枕頭也砸向我。

    我嘻嘻哈哈的從他房間里出來,遲疑良久后,才撥通李新元的號碼詢問王影在哪個房間。

    得知房間以后,我又從心底天人交戰了好半天后,才挪著好似練過《葵花寶典》一般的小碎步慢悠悠的晃到了王影所在的樓層。

    李新元這小犢子干別的事情馬馬虎虎,但是在揣摩人心理這塊絕對是宗師級的,都不需要我刻意交代,他直接把王影安排到了次頂樓的總統套里。

    從電梯里剛一出來,我就見到了王影。

    她只穿了一件薄紗的睡衣,慵懶的倚在門框旁邊,裙擺和散落在肩頭的秀發,隨風輕輕舞動,一對光溜溜的大長腿暴露在我眼前,可能是聽到了電梯的響聲,王影下意識的回過來腦袋,跟我四目相對在一起。

    我揪了揪鼻頭,沒話找話的打招呼“嘿姐妹,你這姿勢稍微有點撩人昂!

    王影斜眼輕哼“你咋不說我穿的像收費的呢?”

    說罷話,她又羸弱的咳嗽兩聲,頗有點我見猶憐的感覺。

    本身我是很想問她一句沒事吧,不知道為啥話到嘴邊又突然變了味“喝太多遭報應了吧!

    “對唄,含含姐也罵我缺心眼,你開業,我不知道跟著瞎高興啥!蓖跤安桓适救醯膿]舞小粉拳“往后我可得長點心了,免得被某些人背地里嘲笑!

    隨著我倆的一陣插諢打科,距離好像也不知不覺拉進很多,我走到她面前,抻著脖頸朝房內瞟了一眼,賊兮兮的說“凈瞎說,我哪有背地里,這不表現的挺明白嘛!

    注意到我鬼鬼祟祟的小眼神,王影錯開身子,淺笑著飛了個媚眼“含含姐在里面洗澡呢,你要不要參觀一下?”

    聽到陳姝含竟然也在,我剎時間有點小失望,隨即擺擺手嘟囔“拉倒吧,我可不想背上調戲師母的罪名,話說我兄弟給你買的粥喝沒喝?感覺腸胃咋樣啦?”

    “沒喝,什么破粥啊,就跟淘米水差不多,還不如我自己煮的香呢!蓖跤胺朔籽鄣馈澳銈冞@里有鍋嗎?我想自己煮一點,或者你告訴我,哪有賣鍋的,我待會買去!

    我怔了怔,言不由衷的開口“呃?聽這意思,你一時半會兒沒打算走?”

    “聽這意思,你好像迫不及待的想攆我走?”王影亮晶晶的眸子眨動兩下,隨即吐了口濁氣道“行唄,我這會兒就收拾東西去!

    話音落下,她徑直轉身朝房內走去。

    盯著她慍怒的窈窕倩影,我真想當場甩自己兩個嘴巴子,喉嚨發干的咳嗽兩下出聲“酒店對面的超市有賣鍋的!

    同一時間,她回過來身子開口“老娘衣服還沒干!”

    說完以后,我倆的眼神再次對望在一起。

    衛生間里,傳來陳姝含戲謔的聲音“一個等著留,一個不想走,你倆是真能揣著明白裝糊涂,我懇請兩位大仙,能不能滾遠點撒狗糧,再這樣下去,我必須得找個小鴨鴨秀一波了!

    “誰會跟一個缺心眼合伙撒狗糧!蓖跤暗那文樍⒖碳t到了脖子根。

    我尷尬的縮了縮脖頸,朝著王影努嘴“嘿嘿,那啥我從樓下等你哈!

    沒等王影再說什么,我迅速轉身朝電梯方向奔去。

    站在酒店大門口,我自己都沒感覺出來自己嘴角洋溢的笑容,像個二傻子似的對著門口的玻璃門,時不時整理一下襯衫領口,要么就是拍打兩下褲腿上的灰塵,忙的不可開交。

    終于,五六分鐘后,王影踮著腳尖一蹦一跳的從電梯里走了出來,秀發束成馬尾,隨著她的步伐一顫一顫,亦如很久之前我剛認識她那會兒的模樣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