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1582 關系的升溫
    聽到我的話,青年半耷拉下眼皮,低頭沉默了四五秒鐘后,轉身就走。

    瞅著他寬厚的背影,我輕喝一聲“哥們!”

    “還有事!”他回過來身子,瞪著一對牛眼望向我。

    我笑了笑問他“不方便說你和我叔的關系嗎?”

    “我又不認識你,為什么要告訴你?”他皺著粗重的眉頭,有些不耐煩的嘟囔“過幾天我再來找你吧!

    我抽吸兩下鼻子走到他面前,輕聲道“你生活的好像不太順心啊,要不在我這里暫時先歇歇腳?說不定我叔回來的第一站就是我這里,到時候你剛好能跟他碰上頭!

    幾天沒看到這家伙,他狼狽了許多,原本整整齊齊的后背頭,現在黏的一綹一綹的,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汗腥味,板正的黑西裝也變得皺皺巴巴,白色襯衫的脖領子,已經臟的不能再臟,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穿了件灰襯衫。

    青年的眼中馬上出現一抹希冀,遲疑幾秒鐘后問道“他真的會來你這里嗎?”

    我像個誘騙小孩兒的怪蜀黍一般回應“你要讓我給你打包票我也說不好,但我可以保證,只要他一回國,我可以馬上通知他!

    “哦!鼻嗄贽抢卵燮,吹了口氣后,再次轉過身子。

    看他要走,我趕忙問了一句“哥們,你擱哪住呢?實在不行,等他回來我讓人通知你去?”

    “我會再來找你的!彼曇舻统恋泥,十幾秒鐘后徹底消失在了街口。

    我杵在原地抽了根煙后,也掉頭返回酒店。

    雖然搞不清楚那家伙的具體來歷,但我看得出來他的智商線應該不會太高,可又偏偏武力值驚人,所以我一直琢磨著應該怎么給他忽悠到我們酒店里。

    我相信只要他肯點頭,憑借我鋁合金似的臉皮絕對能跟他攀上交情,交情一旦到位,那我想求他辦點事,還不是手到擒來,可那家伙看起來傻乎乎的,實則警惕性特別的重。

    將煙蒂踩滅后,我自言自語的嘀咕“誒,下次看著我大哥,必須得問問他了!

    再次回到酒店,大廳里的賓客已經走得七七八八,只剩下李新元、錢龍、劉博生和一些我們很要好的朋友,譬如葉致遠、熊初墨,再有就是大案組的吳大國和幾個劉博生的關系戶聚成一桌。

    見我走過來,錢龍豁著沒有大門牙的嘴巴壞笑“搞定了?”

    “操,這還不明顯嘛,肯定是來了一場友誼炮!眲⒉┥鷽]正經的打趣。

    我煩躁的瞪了他一眼罵咧“你說你挺大個人了,說話能不能有點把門得,還有姑娘在場呢,你就開始瞎嗶嗶!

    熊初墨昂起粉嫩的小臉,好奇的問我“王朗,剛剛喝醉酒那個女孩是誰呀?”

    “他前妻!眲⒉┥v不拉幾的出聲。

    我一腳踹在他椅子腿兒上罵咧“你特么是不是有病?我不要臉,人家也不要臉?滾滾滾,元元趕緊送生回醫院去!

    劉博生不急不惱的吧唧嘴巴“急眼了,看吧,我是不是沒說錯!

    熊初墨雙手托著下巴頦,眨巴著大眼睛問“哇,你這么年輕已經離過一次婚啦?”

    我能罵劉博生傻缺,但肯定不能指責熊初墨半句,所以我索性擠出一抹燦爛的笑容道“何止一次,我離兩回婚了,四個孩子,兩男兩女,你要不要給我孩子當個后媽?”

    熊初墨模樣呆萌的吐著舌頭道“切,我自己還是個孩子呢,再說啦,我爸也會同意我嫁給二婚得,不過我很好奇,你的四個孩子都跟他們媽媽生活在一起蠻?好像從來沒見你提起過!

    “”我立時間無語,這妞也不知道真的是傻甜白,還是思路天馬行空,好像一點沒看出來我在開玩笑,反而捋著我的思路往下走。

    “哈哈哈”

    “墨墨是真可愛!

    剎那間,一桌子人全都被逗得前俯后仰。

    我給自己滿上一杯酒后,朝著眾人晃了一圈,隨即一飲而盡,擺擺手道“不行,我跟你們地球人實在有溝通障礙,我還是趕緊回火星吧,皇上招呼好各位皇親國戚,我回屋補一覺去!

    說罷話,我逃也似的朝電梯口走去。

    “誒王朗,你別走呀,你還沒回答我呢,你那四個孩子是不是都跟著他們媽媽在一起生活,最大的幾歲”

    等我都逃進電梯里,仍舊能聽到熊初墨這個好奇寶寶,喋喋不休的詢問。

    走進電梯里以后,我撇撇嘴嘟囔“香蕉特個大菠蘿,要不是你老子姓熊,說啥我得讓阿生賜你個十月安穩!

    回到辦公室里,我徑直躺在沙發上,因為王影的出現,以及陳姝含在健身房跟我說的那堆話,向來沾枕頭就著的我,躺下以后竟然神奇的沒有睡著。

    “嗡嗡”

    這時候兜里的手機突兀又震動起來,看了眼是張星宇的號碼,我很隨即的按下接聽鍵。

    “操你大爺的王朗,你是不是把爸爸遺忘了?”電話那頭瞬間傳來張星宇的咆哮聲“老子為了你能光輝一把,喝了半斤多毒酒,你狗日的到現在沒舍得給我來個電話,操!”

    “呃”我一激靈坐起來,稍有尷尬的憨笑“宇哥,您老擱哪呢?我這就過去接駕!

    不怪小胖砸憤怒,我確實把他給忘了,尤其是在見到王影以后,我壓根沒往他那茬想過。

    張星宇聲音干啞的咒罵“爸爸還在酒店門口的面包車里呢,你要再特么不過來,我就現場給你表演一把自殺!

    掛斷電話以后,我趕忙往樓下跑。

    幾分鐘后,我帶著李新元、錢龍和劉博生在酒店門前停著的一輛棗紅色面包車里見到了張星宇。

    不知道是對什么藥物過敏還是被人給揍了,他本就肥嘟嘟的臉蛋子莫名腫了一大圈,臉色更是虛白憔悴,無力的癱躺在后排座上,不停的干嘔。

    我和李新元趕忙將他從車內扶下來,我關切的問他“鐵子,你沒事吧?”

    張星宇無力的倚靠在我肩膀頭上哼唧“特麻個蛋蛋得,老子花了好幾千塊錢雇個無良醫生,給我洗完胃以后,那狗日的自己跑到酒店里吃席去了,完事拍拍屁股就走了,老子現在虛的看東西都是重影!

    我抽了口氣道“需要再去醫院檢查一下不?”

    “不去了,酒里摻的毒本來就沒多少,就是洗胃太痛苦!睆埿怯顡u搖頭道“趕緊送我到床上躺一會兒吧!

    “你別扶著我走,抻的我胃疼!睆埿怯顚⑹直蹚睦钚略膽阎谐槌鰜,整個人幾乎掛在了我身上,李新元則從旁邊尷尬的縮了縮脖頸。

    “成,爸爸愛你,爸爸背你!”我示意錢龍和劉博生搭把手,然后彎腰蹲下身子。

    小胖砸是一點不帶跟我客氣的,二百多斤的身板徑直壓在了我背上。

    “你特娘的再不減肥,將來造小孩兒都費勁!蔽覛獯跤醯耐兄鴱埿怯畹钠ü,將他背起來,邊往酒店走邊各種吐槽他“魚和熊掌雖然不可兼得,但丑和胖可以!

    他把腦袋枕在我肩膀頭上,恨恨的罵咧“你要再逼叨老子一句,老子馬上死給你看,信不信?記住昂王朗,你欠老子二斤毒酒!

    這家伙哪哪都好,就是不能吃一點虧,哪怕是嘴官司也不帶服半句軟的。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將他扛到房間里,哪知道丫已經俯在我背后打起了呼嚕,晶瑩的哈喇子淌了我一后腦勺,雖然他腸胃里的毒被清洗干凈了,但酒精還是徹底麻醉了他的神經。

    把他放到床上后,盯著這小子其貌不揚的臉頰,我心疼的嘆口氣,這家伙嘴上永遠不會說什么義氣、友誼,但這次以身犯險的做法,其實已經說明了我們這幫人在他心里的地位。

    擺弄好張星宇以后,我示意其他人離去,我自己則干脆就呆在他房間里沒走,一來是怕他有什么需要,身邊沒有人幫襯,再者也想給丫點小感動,讓他醒過來以后,能第一眼看到我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