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1452 新老二代
    刺眼的大車燈下,我看到一群人急速朝我所在的位置狂奔而來。

    帶頭的家伙,身材矮小,留著個好像被狗啃過似的小平頭,不點大的小眼珠子瞪的溜圓,缺了兩顆大門牙的厚嘴唇顯得尤為扎眼。

    熟悉的臉頰,熟悉的表情,熟悉的腔調,看清楚他的那一剎那間,我憋了整宿的眼淚,再也沒控制住,瞬間淹沒眼眶。

    有一種傻子,哪怕他身處萬里之遙,哪怕他長年累月不帶給你打一次電話,哪怕他自己本身可能都過的不盡人意,但只要得知你遇上坎坷,就一定會第一時間出現在你的面前。

    不問對錯,無視代價。

    這種人,可能在旁人眼里是傻,在親人心中是垃圾,但在兄弟面前就特么是知己。

    在我瀕臨絕境,自己都感覺看不到明天的時候,那個發誓混不好就不回來的虎逼錢龍風塵仆仆的出現了,宛若一道劃破天際的流星,又似一柄直戳人心的利刃。

    臥槽你們麻得,就你要干我哥!幾個呼吸的功夫,錢龍從后面一把揪住鄭清樹的衣領,攥著開山刀當匕首,噗嗤噗嗤兩下直接扎在鄭清樹的小腹上。

    鄭清樹踉蹌倒地,我同時也被連帶著摔倒,揚起滿臉是淚的臉龐輕聲呢喃傻大兒砸。。

    閉嘴,憋回去!萬事兒有你皇上爸爸呢!錢龍一手拽起來我,一手攥著開山刀照著郭洋的大臉直劈上去。

    郭洋迅速往后倒退,避開刀鋒,朝著身邊的小青年低喝掏槍,干他們!

    幾個青年反應很快的馬上掏出手槍,簇擁擋在郭洋的身前。

    嘣,嘣。。

    兩聲沉悶的槍響從錢龍身后的人堆里傳出。

    擋在郭洋身前的兩個青年,一個胸口滲血踉蹌到底,另外一個直接被嘣飛出去半米都,重重摔躺在地。

    我聽說這塊有個玩槍的戰神?來,站出來讓我看看!一道慵懶的聲音隨之響起。

    只見頭戴鴨舌帽的呂兵手持一桿棕木色的03款步槍緩緩走出。

    咔咔咔。。

    呂兵話音未落,又是一陣槍響泛起,冷面寒霜的李俊峰懷抱一桿折疊微沖在郭洋那幫人身前蕩起一陣灰塵。

    李俊峰吐了口唾沫冷喝玩刀,你們還有點機會,玩槍,全特么得跪!

    說話的空當,姜林星辰蘇偉康劉祥飛一人抱把折疊微沖站在李俊峰的身后,黑漆漆的槍口直戳對面。

    頭狼新老兩代戰犯在這一刻齊聚出現,氣勢直沖云霄。

    護佑在郭洋身旁的一眾青年立時間有點傻眼。

    錢龍傲然而立,手持開山刀指向郭洋一伙我這個人不愛說廢話,帶頭的自己趴下,剩下的全他媽給我滾犢子!

    郭洋手下的一甘馬仔面面相覷,但還是比較有道義,誰也沒把自家老大露出來。

    李俊峰咔嚓一下擼動槍栓,冷著臉低吼麻痹的,不說話全部視為當家!開摟!

    咔嚓。。

    咔嚓。。

    幾道撥動槍保險的脆聲,同時響起。

    就在這時候,郭洋還算爺們的撥拉開擋在前面的幾個馬仔,臉頰陰沉的走了出來朋友,我是天娛集團的郭洋,有什么話跟我說!

    草泥馬,你是帶頭的?錢龍將我交給身后的劉祥飛和蘇偉康,拎著開山刀就走了過去,用刀背啪的一下拍在郭洋的臉蛋上,橫著臉努努嘴跪下!

    郭洋胸口劇烈起伏的冷笑呵呵,你們可能沒弄清楚這是什么地方吧,我告訴你們。。

    跪下!錢龍突兀舉起開山刀豁的一下直接剁在郭洋的肩膀頭上。

    吼。。郭洋的肩胛立時間飆起幾抹血漬,吃痛的往后倒退一步。

    二爺!

    草特馬得,拼了!

    郭洋身后幾個小青年立時間抄著手槍就沖到郭洋的身邊。

    開懟!李俊峰直接抬起槍,沖著對方瘋狂的咔咔咔扣動扳機。

    嘣嘣。。

    對方一幫青年也豁出去小命還擊,兩幫近在遲尺的人,用擇人而噬的火器各自宣泄著自己的不滿。

    不得不說,郭洋手底下這幫馬仔還是挺有血性的,在付出兩個人為代價的情況下,硬生生的拽著郭洋躲在了不遠處的擂臺后面。

    我們這邊,同樣怕擦槍走火傷到我,所以李俊峰姜銘只是火力壓制,其他人尋找掩體,蘇偉康和劉祥飛迅速把我攙到一臺越野車的后面躲藏。

    一時間火星子四濺塵土飛揚,雙方持續了大概秒鐘的對噴后,短暫熄火,李俊峰姜銘仗憑著火器優勢,完全是壓著對伙打,對方則疲于救郭洋,并未形成什么有利的攻勢。

    呂兵蹲在一部廢棄的車床架子后面,抬槍沖著拳擊臺后面嘣的開了一槍后,回頭朝著旁邊蹲在水泥墩子后面的李俊峰和姜林吆喝瘋子大林,我左你們右,一輪沖擊給他們撂躺下。

    妥了!李俊峰和姜林亡命徒一般直接站起來,沖著拳擊臺的一角咔咔咔擼動扳機,剎那間木屑水泥塊滿天亂飛,彈殼叮叮當當掉落在地上的聲音分外的清晰。

    而呂兵則原地打了兩個滾,從側邊繞過去,單膝跪在地上嘣,嘣。。點射兩下,剎那間拳擊臺后面傳來兩聲凄厲的慘嚎,顯然是有人中彈了。

    就在這時候,我兜里的手機嗡嗡震動起來,我掏出來看了一眼居然是葉致遠的號碼,遲疑幾秒鐘后,直接掛斷,我堅信這種情況下,他給我打電話肯定不是為了聲援。

    與此同時,拳擊臺的角落里,郭洋扯著嗓門高喝頭狼的兄弟,;鸢,我認輸了!

    呂兵擺擺手,李俊峰和姜林這才放下槍管。

    幾秒鐘后,郭洋在幾個滿臉烏黑渾身掛彩的馬仔攙扶下從拳擊臺后面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剛才的流彈應該是飆中了他的腿。

    等他們全部出來以后,李俊峰懷抱微沖,繃著臉低吼槍扔了,自左向右跪一排!

    郭洋擺擺手,旁邊幾個馬仔紛紛將手里的家伙式丟在地上,他率先帶頭蹲在地上,昂著腦袋喘粗氣我認輸了,有什么事情沖我來,給我手底下這幫小兄弟一條活路。

    懂不懂啥叫規矩!錢龍從另外一輛越野車背后鉆出來,一腳蹬在郭洋的臉上咒罵你現在還有資本跟我們講條件不?

    不是條件,是乞求。郭洋被踹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咬著嘴皮道他們全是拿錢干活的,折磨他們也沒啥意思,天娛集團我能說了算,要錢還是別的,你們盡管開口。

    我特么要你命!

    沒等他說完,錢龍突兀舉起手里的砍山刀,迎面狠狠的剁在郭洋的面門上。

    二爺!

    草泥馬得!

    郭洋幾個馬仔憤怒的站起身,不過沒給他們撿槍的機會,呂兵懷抱步槍就地點射兩下,兩個馬仔應聲倒在血泊中,剩下的人也立時間停止了暴躁,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杵在原地。

    咳咳。。郭洋捂著血流不止的額頭坐在地上,朝著僅剩的三個小弟擺擺手驅趕走吧,你們都走吧,相信頭狼的大哥們,還是有這點氣度的。

    二爺。。

    仨小伙紅著眼圈望向郭洋,很明顯郭洋平常跟他們的關系,肯定不止是金錢往來,不然這種情況下,沒人會奮不顧身的擋在他身前。

    走!郭洋額頭上青筋暴起,粗聲粗氣的咆哮回去告訴我大哥,要么刀槍入庫,從此不再過問江湖,要么一招制敵,別再給頭狼這幫小崽子翻身的機會。

    幾秒鐘后,三個渾身掛彩的小伙步履蹣跚的相互依扶走出廠房門口。

    錢龍歪著脖頸冷笑你還挺特么有先見之明的,知道不是我們對手哈。

    眼見自己的幾個小馬仔離開,郭洋硬挺著的那口精氣神也徹底散去,頹廢的坐在地上,仰頭問根據我對你們的了解,除去羊城這幾個人以外,剩下的不是在緬d就是在山城,能在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里趕過來,肯定有了不得的官方背景在后面支持吧,能不能讓我敗個明白?

    真特么是頭老狐貍。錢龍吐了口唾沫點頭沒錯,我們是坐京城衛戍區的專機來的,巧的是我們幾個既沒在山城,也沒在緬d,我們得到消息的時候全都在京城,所以這場仗老天爺都說了,你得!

    原來如此。郭洋長吁一口氣,干脆放下捂著額頭傷口的手掌,清了清嗓子道我還有一個疑問,工廠門口,我安排了不少后手,你們是怎么無聲無息的摸進來的?照理說,你們這點人肯定是做不到的。

    錢龍回頭朝著工廠門口輕喝一聲大哥,你受累出來給老狗解答一下迷惑!

    廠房門口,兩道身影緩緩出現,一個滿腦袋染著紅頭發的壯年豁嘴出聲上次我這個拜把小兄弟就給你們提過醒,王朗歸王者商會罩著,你們好像沒太聽明白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