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489 一波小攻擊
    傍晚四點多我爸被推出手術室,換到了骨科,巧的是江靜雅竟然就在骨科當護士,不過她沒多理睬我。

    &bsp;我找借口跟她說話,她也是副愛答不理的模樣,幫我爸鋪好床鋪以后,她就扭著小屁股走了,臨走時候態度冷冰冰的說,記得明天中午把醫院費補齊。

    &bsp;凝望著她的背影,我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呢喃一句謝謝。

    &bsp;錢龍故意吧唧嘴巴,賤嗖嗖的嘟囔:這妞不錯,就是脾氣爆,想追她,你得從某寶上買條不銹鋼褲衩,不然容易早夭,年齡貌似也比咱大點,不過現在流行姐弟戀。

    &bsp;“閉嘴行不?我是真心感激人家!蔽覠┰甑耐惫玖怂觳惨幌。

    &bsp;錢龍賊兮兮的說:最好的感激莫過于以身相許,嘿嘿

    &bsp;沒理會好似精神病的他,我靜靜的注視躺在病床上的我爸。

    &bsp;可能是麻醉效果還沒過去,從手術室出來他一直都處于昏昏欲睡的狀態,瞅著渾身裹滿紗布、胡子拉碴的他,我心里涌過一股子說不出的酸楚。

    &bsp;在我的記憶中他一直都是個痞子,小的時候警察三天兩頭來我家,等我長大一點他不怎么闖禍了,可我媽卻跑了。

    &bsp;四十多歲的人從來不務正業,因為左腳稍微有點跛,也干不了啥力氣活,白天在街邊給人修鞋配鑰匙,晚上得空就鉆到麻將館去打牌。

    &bsp;喝點逼酒就拍著桌子給人吹噓自己年輕時候多么的風光無限,誰要問他為什么現在混的這么慘,他馬上就急眼。

    &bsp;可他畢竟是我爸,血濃于水的親爹,這么多年雖然沒怎么管過我,可也沒讓我吃過苦,如果不是我自己淘氣不讀書,我知道他就算砸鍋賣鐵也指定供我念大學。

    &bsp;如今他被人欺負成這樣,我要是啥也不干,自己都覺得活的不如畜生。

    &bsp;沉思幾秒鐘后,我朝著錢龍說:“皇上,要不你別跟我去了,就在醫院照看我爸!

    &bsp;錢龍歪著膀子撇嘴說:你快拉倒吧!你讓我陪咱爹喝酒劃拳行,伺候人的活我真干不來,況且你那點小戰斗力也不夠看,走吧,咱們速度快點,頂多半個小時的事兒。

    &bsp;這小子平?雌饋硪桓便额^愣腦的模樣,實際上一點不傻,我接下來要去干什么,他估計早猜的不離十。

    &bsp;實在拗不過話癆似的他,只能帶著他一塊出發。

    &bsp;走出住院部錢龍習慣性的摸了一把褲兜說:等我去開車。

    &bsp;楞了幾秒鐘后,他尷尬的咧嘴訕笑:“忘了,我哥們有事說借我車開幾天!

    &bsp;我側頭看著他的眼睛,沉寂幾秒鐘后,一把摟住他肩膀信誓旦旦的說:“皇上,我保證!一年之內肯定送你臺大寶馬開!

    &bsp;錢龍楞了一下,隨即大大咧咧的擺手笑道:“操,快別跟我扯馬籃子了,你的保證我向來都是當下酒菜聽,咱兄弟之間不說那個,走吧,打個車去!

    &bsp;往汽修廠去的路上,我閑聊似的問錢龍,為啥對我這么好?

    &bsp;“因為我愛你唄!卞X龍沒正經的吧唧嘴,停頓一下后聲音很小的說:“你拿我當親人看,記得小學時候咱班去娘娘山春游,我哥忙著出車什么都沒給我準備,是你把自己的飯菜給我吃,念初二的時候,你看我球鞋破了,從家里偷錢給我買鞋穿,回頭讓你爸一頓胖揍!

    &bsp;我順著他的話笑道:“可不唄,老王可把我打慘了,那一個禮拜我都特么是拖著腿走路,哈哈”

    &bsp;提起來小時候,錢龍立馬像是打開話匣子,唾沫橫飛的說:你還記得那次不?你上課給咱班的趙莉寫情書,讓班主任抓到,直接把你爸喊學校,你爸從教室前門一路踹到你后門,來來回回至少五次。

    &bsp;“放屁,我怎么記得是六次呢?”

    &bsp;“別跟我犟昂,我眼睛不比你好使”

    &bsp;我倆隨意扯著淡,沒多會兒就來到了我上班的修理廠門口,錢龍從鞋墊里摳出來一張皺巴巴的鈔票結完車費后。

    &bsp;我倆徑直往廠子里走,臨進門的時候,我表情認真的看向錢龍說:皇上,待會肯定得闖禍,你現在扭頭走,我一點不怪你。

    &bsp;錢龍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雙手插著口袋,先我一步邁腿走了進去。

    &bsp;我們平常都是六點半下班,所以來的時候,廠子里還有不少維修工正在干活,見我倆突兀的走進來,幾個跟我關系不錯的學徒紛紛走過來打招呼。

    &bsp;我朝著一個叫盧的學徒工問:“,劉缺德在沒?”

    &bsp;盧朝著不遠處的充當辦公樓的二層小樓努努嘴說:“在呢,擱財務室給她那個破鞋正嘮騷嗑呢!

    &bsp;“謝啦!蔽遗牧伺乃绨,沖錢龍使了個眼色,我倆徑直往小樓方向走去。

    &bsp;走到財務室,我深呼吸一口正打算敲門,錢龍直接抬腿“咣”的一腳把木門給踹開,耷拉著腦袋闖了進去。

    &bsp;屋里劉缺德正摟著我們廠子的財務坐在辦公桌后面上下其手,眼瞅著狗日的一只咸豬手已經伸進財務的短裙里。

    &bsp;被破門而入的我們突然打斷,劉缺德嚇得“蹭”一下站了起來,而那個財務則漲紅著臉趕忙將自己的裙子往下拽了拽。

    &bsp;看清楚是我后,劉缺德松了口大氣,順手整理一下自己的襯衫,黑著臉問:“郎朗,你們這是干什么?”

    &bsp;錢龍一把抄起桌上的煙灰缸,瞪著眼珠子厲喝:“干什么你心里沒點逼數!”

    &bsp;我擋在錢龍身前,表情平靜的看向劉缺德問:“劉叔,我在你這兒干的怎么樣?”

    &bsp;劉缺德先是皺了皺眉頭,接著齜著大板牙笑道:“叔明白你什么意思了,是不是你爸住院需要用錢,你想提前預支工資吶?按理說我跟你爸的關系應該親自去醫院看他一趟,可今天咱們廠有大活,實在沒走開,小娟啊,你給郎朗拿兩千塊錢!

    &bsp;財務點點腦袋,從抽屜里數出來兩沓嶄新的鈔票遞給我。

    &bsp;我沒任何客氣,直接把錢揣進兜里,完事又拿起劉缺德放在桌上的中華煙,點燃一支,繼續表情平淡的繼續注視劉缺德。

    &bsp;看我拿了錢沒有要走的意思,劉缺德的肥臉閃過一抹疑惑,訕笑著問:“還有什么事嗎郎朗?”

    &bsp;“你怎么知道我爸住院的?”我笑嘻嘻的問他。

    &bsp;劉缺德支吾兩聲,尬笑著撥拉兩下分頭說,我聽人說的。

    &bsp;我一屁股坐在辦公桌上,把玩著打火機淺笑道:“工資的事兒咱們兩清了,再談談你和侯瘸子合伙坑我爸的事兒吧?”

    &bsp;劉缺德的腰桿瞬間挺直,提高嗓門喊:“什么說道?我什么時候坑你爸了!王朗你這是欺負你劉叔脾氣好唄?你要是打算敲詐你劉叔,咱們就報警吧!

    &bsp;“草泥馬,喊你爹老籃子!”錢龍一步躥起,兩手抱起煙灰缸照著劉缺德的腦門就砸了上去,劉缺德“嗷”的慘嚎一聲,捂著腦門就蹲在了地上,氣急敗壞的朝著蜷縮在墻角的財務喊:“小娟,報警!趕緊報警!”

    &bsp;“來,你報一個試試!”錢龍一腳踹在劉缺德腦袋上,從兜里掏出剛剛在樓下順走的改錐,指向財務獰笑:“我這個人就倆毛病,第一從不打女人,第二經常分不清男女!

    &bsp;財務嚇得臉色發白,輕咬嘴唇沒敢動彈。

    &bsp;我蹲在劉缺德的跟前,一把薅住他頭發,聲音冷漠的說:“劉叔,你做人真的太缺德,哪次你有事,我爸不是第一個跑出來給你幫忙的,他欠你錢是事實,可他也屬實拿你當哥們看,你聯合別人這么坑他有點太不仗義了吧?”

    &bsp;劉缺德猛地推開我,撅著肥胖的身軀想要往門口跑,錢龍一改錐扎在他的胳膊上,劉缺德不管不顧的仍舊悶頭往外逃,錢龍罵了句你娘,隨即兩手死命摟住他的雙腿,我快速爬起來,跟錢龍一塊費勁巴巴的把他扳倒,錢龍抓著改錐戳在劉缺德的胖臉上嚇唬:“再特么動一下,老子把你嘴扎透氣!”

    &bsp;劉缺德呼哧帶喘的趴在地上,額頭上的鮮血順著面頰往下緩緩滴落,他咬牙切齒的瞪著我喊叫:“小狗崽子,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不然我肯定報警判死你”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