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超凡黎明 > 第0563章 線索(三更求訂閱)
    藍橋大學的綠化工作做得很好。

    到處都有遮陽傘與座椅,可以讓學生們盡情享受克里斯帝國風味的下午茶。

    畢竟這里的學生不是貴族就是精英,怎么可能跟白鷹聯邦的大學生一樣,在草坪上鋪塊床單就可以開宴會了。

    蘇魯跟著心中的感覺,來到一處建筑之前。

    那是一座老舊的鐘樓,哥特式風格的木質結構中帶著一種神秘的氣息。

    在鐘樓入口,還有一塊警告牌。

    ‘神秘社活動區,普通人禁入!’

    “居然這么明目張膽?不過能進入藍橋大學的,應當都知道神秘界吧?真是一個有活力的社團啊。”

    克里斯帝國的神秘風很盛,特別是在上層之中。

    貴族們牢牢把持著資源,靠的實際上不是血脈,而是職業者的力量。

    所有人都明白這一點,因此大學之中,有關神秘的社團層出不窮。

    當然,只是很簡單的研究,不時就有各大教會的成員暗中‘檢查’,保證不會觸犯什么禁忌。

    甚至,有的社團還會弄到職業者的就職信息,擁有培養職業者的能力。

    對于平民天才來說,這或許是他們最便捷的接觸‘超凡’的門路了。

    否則等到日后加入其它勢力與派系,雖然職業道路鏈條可能更加完整,但也必然受到更大的束縛,比如需要用功勛兌換相應資料與物品。

    相比較而言,那些大貴族的繼承人,一出生就站在了別人的終點線上。

    蘇魯若有所思地踏進鐘樓。

    “這是我們神秘社的地盤,閑人免……咦?父親大人?”

    一名抱著黑色書籍的年青人見到蘇魯,頓時嚇了一跳,旋即臉上又轉為委屈“您為什么要停了我的生活費?”

    布魯感覺這幾天過得糟透了!

    而這一切,都怪他父親中止了他的生活費,讓他在大學里幾乎舉步維艱。

    幸好還有一些朋友與社員支持,否則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哼……沉迷社團活動,夜不歸宿,你還有理由了?”

    蘇魯眉毛一挑,盯著他手上的黑色書籍“這是什么?”

    “我們社的一些資料……對不起。”布魯低垂下頭。

    他是真的不敢跟父親頂牛,被斷生活費真的太痛苦了。

    “讓我看看……”

    蘇魯接過書籍,隨意翻了翻,發現的確是很正常的‘神秘學書籍’,面向普通人,注意事項與禁忌很多,內容只是介紹神秘知識,最多只有幾個調整身心的儀式——并不危險,適合普通人入門。

    踏踏!

    就在‘父子二人’對話的時候,一名頭發金黃,宛若獅子一樣的男人走了出來,見到蘇魯,微笑打著招呼“法雷爾男爵。”

    “安德魯爵士!”

    蘇魯頜首致意,這個安德魯是一位侯爵家族的繼承人,由于現在的家主還是他父親,因此他只有一個爵士的爵位。

    與此同時,他還是這個神秘社的社長。

    略微寒暄了兩句之后,對方臉上就浮現出歉疚的表情“抱歉……是我讓布魯留下來,幫我進行幾次神秘學實驗。”

    “哪里,布魯這小子,能幫助爵士,是他的榮幸。”

    蘇魯很熟稔地與安德魯聊了起來。

    突然間,一聲慘叫劃破了鐘樓原本的寧靜。

    “啊!啊啊!”

    “快來人!”

    “出事了!”

    布魯與安德魯神色一變,飛快跑向聲音來源的房間。

    蘇魯的靈感放開,已經看到了屋內的一切

    漆黑昏暗的房間內點燃著五根蠟燭,分別位于五芒星的一角,在儀軌之內,還有山羊骷髏頭、蟾蜍的肝臟、五彩的羽毛、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血肉組織。

    最多的,還是暗紅色的血漿!

    它們源源不斷,來自五芒星陣法最中心的一個年青人。

    他臉色蒼白,嘴角帶著一絲莫名微笑,胸口位置破開一個十字形的傷痕,內臟似乎都被不知名的野獸掏空。

    “天吶……伯里斯……死了?”

    “你還看不出來么?他違反了所有神秘學的第一禁忌,試圖召喚惡魔!”

    “快……通知老師、警督、以及教會人員。”

    安德魯雖然臉色蒼白,但勉強維持著鎮定,大喊道“保持現場……大家都出去,不要弄亂這里的布置,以及腳印。”

    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被伯里斯壓在身下的一本暗紅色封面書籍,突然消失不見。

    蘇魯隨手將書籍夾在肋下,對回來的布魯道“看來你今天有得忙了,我就先走了。不用送我。”

    “父親大人,生活費……”

    后方,布魯伸出手的無力落下,化為一聲充滿悲傷的嘆息。

    ……

    藍橋大學內。

    蘇魯隨意找了個沒有人的位置,慢慢翻閱著手上的書籍。

    這本書封殼是暗紅色,仿佛用鮮血所染就,里面的內容類似日記,應該是伯里斯那個倒霉家伙自己寫的。

    “8月5日,安德魯社長跟我說,他可以向我提供三個基礎職業道路的信息,但其價值不菲……我連吃飯住宿都是用的獎學金,根本不可能湊齊那樣一筆巨款,恐怕我得想其它的辦法了。無論如何,我都要成為‘超凡’,做人上人!”

    “8月11日,在圖書館找到一本有趣的書籍,它似乎與神秘有關,我想試試……”

    “8月14日,我在傾聽……我確認我聽到了偉大存在的聲音……啊……祂是那樣浩瀚偉大,那樣充滿智慧……”

    “9月,我已經開始漸漸模糊時間的概念,忘了今天是幾號,大學課程那種低劣的知識,也無法滿足我的需求……我窺見了世界的真實,吾主……”

    “10月,暗中殺了一個職業者,應該是某個學生的保鏢,或者來自教會,或者跟皇室有關,誰知道呢?他遺留的身體組織被我充分利用了起來,我覺得我此時完全可以算四階的職業者了……這是吾主的恩賜。”

    筆記越到后面,字跡就越發凌亂,也沒有完整的時間概念。

    蘇魯翻到最后一頁,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一句話“我將再次向吾主祭祀……希望能突破瓶頸,擺脫麻煩……祂將賜予我更加強大的生命形態,我將與主同在!”

    “因為祭祀,引來了惡魔職業者?”

    蘇魯撇撇嘴“可憐的小家伙……不過你的禮物,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在這本筆記之上,他抓到了一絲氣息。

    【虛空異魔】的氣息!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