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許你余笙靜安好 > 第兩百六十六章:對邢妹妹的懷疑
    蕭安好被顧余笙的話驚到,自己有說漏嘴嘛,沒有吧自己什么也沒說啊,“顧余笙,你又在說什么瘋話。”

    “安好……忽然覺得你這名字叫起來倒是順口的很,好聽余笙安好,一聽就像是一對。”顧余笙正念叨著,蕭安好直接拿起包砸他臉上去了,給他砸的有些蒙圈,“你這是干嘛呀,我可是剛出院,是傷員。”

    蕭安好發誓自己只是順手了,砸完她也想起這一點,顧余笙可是腦震蕩,才好點別又給他砸暈了,可偏偏自己這姿態要端著,不能慫,“就這一下死不了,誰讓你嘮嘮叨叨一大堆。”

    顧余笙有些無奈,回歸正題,“性格的確能改變,但本質永遠都變不了,若你和蕭即墨真的結婚在一起了,就絕對不會再接受我,現在你能給我機會,只能證明你和蕭即墨是假結婚。他是單親爸爸,而你一直想要給孩子一個完美的家庭,他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所以你們倆是為了兩個孩子假結婚吧?”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可偏偏還都猜對了,這讓蕭安好十分不愉快,哪能讓顧余笙那么痛快,“那你還真是想多了,誰說本質變不了,你以為我為什么要等蕭即墨回美國處理工作,再找你,若是假的他在不在都無所謂吧。而且……你忘了之前宴會上,有個男人摟著我離開嘛,他……”

    “他是你大學時期的同學,一直追你沒追到,后來赴美留學,忽然與蕭家養女熟悉……嗯你的工作室他也有幫忙,不過他有女朋友,還是你在美國學校的校友,這次和他一起回國,還在國內找了工作,應該是打算結婚了吧?你確定你和他關系不一般嗎?”

    “我又沒說我和他關系不一般,我只是說他摟著我離開……”蕭安好覺得自己處于下風了,這不太好,然后沉下了臉色,“顧余笙你又調查我!”

    剛才還在得意的顧余笙,頓時慌了,“沒有,不對……當時我還沒有查到你就是凉靜的證據,所以在宴會上看到那個男人,我想起來之前在小區門口,見到你和他……抱了一下,才會從他那條線查,當然這方面也沒查出來什么就是了。”

    蕭安好差點沒把眼珠子瞪出來,在國內的時候,自己和蘇晨澈的交集并不多,更別說抱了,所以她立刻想起來時什么時候,不過……“你怎么會看到的,我當時沒看見你的車啊?”

    “我在紅綠燈那邊看到的,趕過來的時候你已經進去了,他也走了,只看到一個背影,那次一開始我也沒認出來,后來看你們走遠了,才發現背影很眼熟。”顧余笙現在對蕭安好,可以說是沒有絲毫隱瞞了,有什么都直接說出來。

    蕭安好有些心塞,這也可以?顧余笙這智商是不是有點過分了?“我怎么說你怎么聽,不許反駁!”

    顧余笙笑意卻是怎么都壓不住,看來自己猜對了,蕭即墨和她之間只是為了照顧孩子假結婚,“遵命!”

    蕭安好輕哼了一聲,“那個……我和安浩桐明天打算出去玩,要是你有空……”

    “有空!”顧余笙直接忽略掉,自己因為住院而囤積的大堆文件,果斷的給出了回答,“說起來,我之前和他還見過,我就說我怎么那么喜歡他,原來是我兒子,難怪那么討人喜歡。”

    “你這話有點問題,如果像你的話,應該不討人喜歡才對。”糾結多日的事情,做下決定之后,竟是無比的輕松,蕭安好覺得自己和顧余笙進入狀態還是很迅速的。

    顧余笙被懟的有些語塞,自己難道真這么討厭?怎么感覺蕭安好嫌棄的語氣異常的真實呢?“但孩子挺喜歡我的!”

    “對,你們倆臭味相投。”蕭安好輕哼了一聲,表示了自己的傲嬌,雖然安浩桐皮起來的模樣,和顧余笙完全不一樣,但就憑他和顧余笙從未見過,第一次見面就能自來熟,就能證明血緣這個東西有多神奇。“再見……你倒是把車控鎖打開啊!”

    顧余笙有些無奈的開了鎖,“明天幾點?”

    “九點吧,帶他去吃早餐,然后去游樂園,到江城小半年了,整天忙工作,倒是沒好好帶他在江城玩一玩。”蕭安好拎著包下車,想想還是俯身揮了揮手,“回去吧,明天見。”

    顧余笙忍不住笑了出來回味著那句明天見,倒是覺得甜甜的,回了家洗漱了一番,忍不住到衣帽間拿著衣服比劃,雖然之前和那小屁孩見過兩次面,不過當時自己還不知道,他是自己兒子,雖然明天只能以一個叔叔的身份,但好歹是第一次正式見,是不是要稍微收拾一下自己?

    那小屁孩看上去也挺喜歡自己的樣子,應該不用擔心印象太差吧,去游樂場的話,自己要不要穿的休閑一些?顧余笙換了幾套都不大滿意,要不是這個點商場都已經關門了,他正想沖過去重新買套衣服。

    可等心中的激動漸漸緩和,顧余笙情緒又低落起來,關于蕭安好跟自己說的邢暖的事情……自己真的不愿相信邢暖會有那樣的一面,可他也清楚蕭安好絕不是會污蔑別人的人,顧余笙撥了白慕楠的電話,那邊倒是到快自動掛斷才接通,“大哥,大晚上的你找我干嘛?”

    “你睡了?”顧余笙有些奇怪,一看時間,才發現自己換衣服發呆竟然弄了好幾個小時,現在都凌晨了,“我問你,你覺得暖暖怎么樣?”

    “啥玩意?”白慕楠昏昏沉沉的腦袋頓時清醒了,“我跟你說啊,我有女朋友了,就你家凉靜的小助理簡單,你可別亂給我牽線,萬一給她聽見誤會了,還不要炸毛!”

    “你想什么呢……”顧余笙也是很無奈,白慕楠是以為自己要給他介紹邢暖做女朋友?老實說自己之前的確想過這個問題,畢竟白慕楠知根知底的,自己也放心,不過早些年問過邢暖,邢暖只說是把白慕楠當哥哥,后來還有些生氣了,自己就沒再提了,“哎簡單?你們倆什么時候在一起的?”

    “就前幾天,幫你把凉靜誆去醫院那天。”白慕楠見顧余笙不是這個意思,才松了口氣,“你好好的大半夜打電話問我邢暖怎么樣,你抽風啊?”

    “就是……想問問。”顧余笙也不知道該怎么說這件事,不過想想還真是羨慕啊,白慕楠從承認他喜歡簡單,到在一起這才多久,怎么自己的情路就如此坎坷呢?“對了,別再喊她凉靜了,還有查到的所有資料都處理掉,不要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

    “知道了。”白慕楠感覺顧余笙怪怪的,“邢暖……我也沒怎么接觸過啊,你家那妹子跟含羞草似的,上學那會去你家寫作業,倒是接觸多些,做工作室的時候也見過幾次,不過她都是喊聲哥哥好就躲起來了,我是真不熟啊……你總不至于突然問這么莫名其妙的問題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顧余笙思索了半天,還是把蕭安好告訴自己的事情如實的說了,“所以我現在有些亂,我自然是相信安好的,可讓我去懷疑自己的妹妹,我的確也很難做到。”

    “不過……”白慕楠摸了摸下巴,“你還記得嘛,高中那會我就跟你說過,邢暖看你眼神都不一樣,指不定妹妹搖身一變成童養媳,你當時差點沒把我揍死,跟我擺了幾天臉色,后來我也就沒敢在你面前說過這些了,可講真的,我一直覺得邢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可那有妹妹整天盯著哥哥的?”

    “我知道邢暖比較粘我,和我親近的很,但她小時候整天住院,沒什么朋友,所以會依賴我……真的很奇怪嗎?”顧余笙有些頭疼,如果邢暖真的喜歡自己,那自己該怎么辦?

    “小時候的話還可以理解,但現在……畢竟她都二十八了,你想想就算心智成熟的再慢,二十八歲也該有點感情上的向往了吧,可邢暖整天不是在家里待著,就是去你那,不用問都知道跟張白紙似的……說起來我記得好像程佳凝和柳書妍那會好像對邢暖也是不冷不熱的,不太愛搭理她,她們是不是知道什么?”

    白慕楠果斷甩鍋,對于邢暖的問題上,自己作為顧余笙三十來年的兄弟,也不敢多說什么,畢竟顧余笙對邢暖是真護著啊,說是妹控都不過分,只是因為他性格原因,沒有那些網上的妹控那么夸張而已,之前誰敢說邢暖的不是。雖然今天是他自己主動問的,可總覺得……還是不要說太多比較好。

    “程佳凝,柳書妍……”顧余笙想想還是問程佳凝比較好,雖然自己和柳書妍現在的確沒什么,但好不容易才把蕭安好爭取回來,可不能在出岔子,“我打電話問她!”

    “喂,哎等……”白慕楠聽著那頭已經占線了,有些心累,大哥現在是半夜啊,你打電話給程佳凝,也不怕被她剁了啊。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