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第721章 從九品,到七品
    一樣的華燈,一樣的傍晚,一樣的蓮池景區。

    不同的是,紀妍三人所在的是“九品蓮池”,而王峰一家所在的是“七品蓮池”。

    九品最低,一品最高,但夢幻之城從問世到現在,對所有人都開放的只是九品到七品區。而關于六品以上,哪怕是網絡上,也都是云里霧里,“無圖無真相”。

    王峰一家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夢幻之城了。

    準確地說,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他們和無數的游客一樣,住在最外圍的居樓里,然后向最近的景區、最外圍的景區也即整個的“九品景區”出發。

    消費很高,比國內好多的旅游景點都高。

    不是說單項的花費高,就以那個九品蓮池來說,門票也就是一百塊,而其它位于“九品景區”但沒掛著“九品”的區域,門票更是只有五十塊。

    但住宿+游覽+吃飯,一天怎么也得個上千塊。

    普通游客在夢幻之城的游覽時間只有三天,而第一次來時,王峰一家就足足待滿了三天。

    來時只打算一日游,還笑景區官方畫蛇添足,弄了個不知所謂的三天期限!仓挥心欠N很閑很閑很閑的游人,才會在一個地方待上好幾天吧?

    這樣的想法,到了離開的時候,變成了——

    為什么只有三天,而不是三十天?

    或者,不用三十天那么長,就算把三天變成六天也好!為什么偏偏只有短短的三天?

    但其實,當時離開的時候,王峰心里雖然是極度不舍,但也未嘗沒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就因為三天的時間,他們一家三口足足花了三千七百塊。

    然后還有紀念品。

    再算上來程去程,為了這一次出游,總支出是七千多塊。

    上有老,下有小,老人身體不好,孩子正在上學,房子還不是全款,需要月供,而他們兩口子的工資加起來也才八千來塊。

    每個月、每年的收入,扣除了必要的固定花費和備用資金之外,那真的是一塊錢都不舍得多花;蛘哌@樣說稍嫌夸張,但多花個一千塊,那是足以引起心疼的。

    而且會心疼好久。

    七千多塊,對當時的他們而言,真不是個小數目!

    但看著女兒和妻子的高興和滿足,再想想自己的滿足,也算值了。

    不就是錢嘛!

    錢算什么,拼命干就是了。

    往死里干!

    男子漢大丈夫,縱使生不得五鼎食,死亦須五鼎烹。

    呃,這個目標高了點,他這輩子肯定是完不成了,他就算想去拼也不成,老婆肯定第一個把鍋扣在他腦袋上,讓他清醒點!κ持,你還是先扛口鍋冷靜冷靜吧。

    不能大拼,但小拼是必須的。

    九品景區,門票,一處一百元。

    八品景區,門票,一處一千元。

    七品景區,門票,一處一萬元。

    雖說“九品”就已經超出了王峰的想象,更絕對超出了他的見識,而且女兒妻子這兩塊心頭肉也都開心滿足了,但當時,離開之時,王峰心里默默地下了決定。

    現在我只能帶你們來玩九品景區的,有朝一日,我一定帶你們去八品的、七品的!

    甚至,還有六品五品四品的!

    而那個“有朝一日”,來得很快。

    下過決定的第二年,他們的家庭年收入已經從十萬變成了二十萬。

    雖然只多了十萬,但真不是翻倍!

    從“家庭可支配收入”方面來說,翻的,不是一倍,而是足有十倍八倍!

    所以這一年的五一長假,王峰手一揮,“寶貝,還想不想去夢幻之城?”

    到了夢幻之城,王峰力排眾(妻)意,直接帶著兩人進入八品景區。

    “這一天下來得花個多少錢呀!”老婆化身老媽子,喋喋不休。

    但當進入景區之后,她住嘴了。

    隨后就是一路的星星眼。

    神態比和他戀愛的時候更動人。

    這是第三個五一。

    而他們的家庭年收入,已經突破了五十萬。

    所以王峰再次地奢侈了一把,把女兒和妻子帶到了七品景區。

    當前的收入,依然不能滿足他們在七品景區內肆意地逛。不止是不能肆意地逛,就連大方地逛都做不到。

    但這沒有什么,少逛點就是了!

    而且,真要說起來,隨便一處,就足以讓他們待個一天了!

    遵照著前兩次的順序,當然,也是女兒和妻子的意見,王峰的首選依然是蓮池區,“七品蓮池”!

    似乎依然是和前面兩次一模一樣的月亮門。

    但從這個門走過之后,手里的小票上提示的不再是三百元,也不再是三千元,而是足足三萬元!

    這也是夢幻之城頗讓人詬病的一點,老人不免票,兒童不免費,不管你是七十八十九十,還是一歲兩歲三歲,統統一樣的票價。

    別說免了,連折扣都沒有!

    據網絡上得來的信息,夢幻之城只對一種人折,蒲公英會員!

    但那不是花錢就能得到的會員,而是需要實打實的考核的。

    這兩年里,王峰雖然已經把唯二的愛好之一改成看《中醫藥周刊》了,但這種程度的涉獵,加上兩年的時間,還不足以讓他從一個完全的門外漢跨過蒲公英一級考核的門檻。

    他考了好幾次,都只有四十來分。

    距離六十分的過關線還有不小的差距。

    過了月亮門,小票被妻子拿過手中,她看了看,然后卻只是咋舌,而并沒再喋喋不休,只是拿小拳頭輕輕捶了丈夫的腰間一下。

    似嗔也似喜。

    那是揉和了責怪、喜悅以及驕傲的情緒。

    唯獨沒有不滿。

    女兒今年已經七歲,但依然被王峰掛在肩上,也不知還能掛幾年,反正掛一年少一年了。

    父女倆在玩著手拉手的游戲,都是樂此不疲。

    哪怕已經是七品景區,哪怕門票貴得讓很多人咋舌,但過了月亮門之后,和當初九品八品區的相較,人群的密集度似乎并不見少。

    面對空無一物的入口景區,王峰一家不再詫異,和其他人一起,大步向前。

    這次,走的時間較短,很快地,他們就踏過了一條無形的“線”或者說“界”。

    清香驟然撲鼻。

    這是很不科學的,網上很多人都在討論,但自始至終也沒一個定論。

    其中一個說法是夢幻之城根本不是凡人能為,而完全就是仙人手筆,評論和點贊居然還極高,一個個說得煞有介事。

    也是挺搞笑的。

    ==

    感謝“BEN心”的推薦票支持。

    感謝“感覺很感動”的月票捧場。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