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第720章 人間仙境
    吃飽喝足,人生樂事。

    嚴格講起來,是沒有任何快樂能和填飽肚子所帶來的滿足感相比的,畢竟,對于生命來說,這是最最最基礎的快樂。

    最基礎,也最不可代替。

    對因種種原因而患有“快樂缺失綜合癥”的人來說,只需餓上那么一天兩天,三天四天,五六七天,然后坐在一碗烹調好的美味而又富有營養的清湯面前。

    端起來,喝。

    那就是久旱逢甘霖。

    如同缺水很久的河床和大地,都出現了很多的裂口,橫七豎八,散亂不堪,此時,雨水便從天上落下,一點點地滋潤著,那種身體能夠明顯感受出來的滋潤。

    生命一點點復蘇,重新欣欣向榮的感覺!

    一碗湯喝完,整個世界都升華了!

    快樂和滿足就這么容易!

    但事實上,認真追究起來,也并不容易。

    因為飲食是本能,而控制這種本能,在沒有外在條件限制的情況下,是需要控制力的。

    一頓飯不吃,需要10%的控制力。

    兩頓飯不吃,需要20%的控制力。

    三頓飯,也即一整天不吃,大概就需要50%的控制力了。

    換言之,這種情況下,控制,面臨著傾覆。

    特別是夜晚,漫長的夜晚,清寂無事之時,水面上的50%,和水面下的50%,便會發生爭搶事件。

    兩三天不吃飯對身體不好吧?不能這樣干!

    要科學地節食,嗯,節食!而不是戒食!

    小籠包太好吃了!

    不行,明天要吃頓紅燒肉補補!

    哇,辣子魚我最喜歡了,雪白的魚頭魚片,火紅紅的辣子辣油!

    ……

    相當一部分人,第二天的時候,其控制力,便會全軍覆滅,并在這一天的時間里,吃上整整三頓的“硬菜”。

    于是,本來想戒食或者減肥的,不減反增,體重陡升三斤!

    所以,不容易的。

    能在這一點上,自始至終,牢牢地把握著控制力,就算是戰勝自我了。

    如果一個人連自我都能戰勝,那TA沒有什么戰勝不了。

    對這一天來說。

    紀妍趙藍錢小芹三人并沒有節食戒食的念頭,只是出行在外,一個小小的條件限制,便讓她們在早飯之后,直到下午將近五點,才吃上了第二頓飯。

    中間錯過了一頓。

    而又因一直在活動,身體上的活動和心理上的激動波動,導致能量消耗較大。

    又因某些她們不知道的原因。

    消耗較大變成消耗巨大。

    然后,又面對著一份可以真正打高分的“美食”。

    快樂,很大的快樂,仿佛整個春天都在身邊盛開和圍攏著的感覺,就這么突如其來。

    而直到此時,她們進入這個景區,還沒有看景呢!

    不過,正在朝景而去。

    腳底板似乎不疼了,便連全身的疲累,仿佛也都神奇地失去了蹤影,但三人本能地“小心”著,相諧緩步而行。

    清風徐來,發絲微動。

    三女莫名地都感覺這一刻的自己如詩如畫,于是,對望著,便又都笑了。

    紀妍笑得淺淺。

    趙藍笑得咧嘴。

    錢小芹笑得恣意。

    單純的美好,就在笑容中展現出來。

    漸漸遠離了飯館,便也遠離了那些濃香、異香,而她們一開始聞到的那種無以名之的清香,則又分明起來。

    并且,隨著她們的行進,越來越分明。

    慢慢地走近。

    還沒到近前,三人的耳邊便傳來周圍嘈嘈切切的低語。

    那是夾雜著諸如驚喜、激動、難以置信、果然如此、名不虛傳等等情緒的表達。

    而當景象映入眼前,紀妍三人,也都是各不相同的低呼。

    很大的池子,應該有好幾個學校的操場那么大,但池子的大小不是重點,重點是荷葉荷花的大小。

    離她們最近的,池塘邊緣的荷葉比較“小”,直徑只有一米來寬。

    而越向遠去,荷葉便越大,從一米,漸漸地大向兩米,甚至,還有接近三米的樣子?

    而一朵朵同樣巨大的荷花,或者紅的,或者白的,就那么交雜掩映在這些大大的綠盞中。

    紀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頓時,荷葉的清,荷花的香,它們共同組成的那種清香,便猶如實實在在的清水一般,撲面而來,撲面而下,沁入頭臉,沁入胸腹,甚至一路沁入到腳底板。

    最明顯的表現是,她不自覺地扭了扭腳趾。

    左腳的,右腳的。

    不停地蜷著又伸著。

    她不知道的是,同一時間,她身邊的趙藍和錢小芹幾乎和她做著一樣的動作。

    她更不知道的是,同一時間,這片池塘的周圍,無數的游客,做出了和她們類似的舉動。

    甚至,很多人自己都不知道、不覺得。

    而這一切,都出乎本能。

    本能。

    而隨后,來到當面,紀妍她們才發現,這并不是一個完整的池塘。

    或者說,徹底的池塘?

    但這么說同樣不是很恰當。

    一條又一條大概只有一米寬的小徑伸入這個池塘里,然后這些小徑又縱橫交錯著。

    不待多言,不待多看,紀妍三人和那些先來的游客一般,徑直走了進去,和那些荷葉荷花作更親密的接觸。

    真的走了進去,才發現那些荷葉真的巨大。

    動轍高過人頭。

    動轍大過人身。

    不需要用手牽扯,只需站在小徑上,最多或前或后走上那么幾步,便可以和那些荷葉或者荷花作最近的接觸,而紀妍她們以及其他人,很多人的表現都是,鼻子極限地湊近。

    然后。

    嗅,嗅,嗅。

    不止是鼻子在呼吸,更像是整個身體都在呼吸。

    不知過了多久,三人終于出了池塘中的小徑,其實走著走著她們才發現,這個池塘被一個十字徑給貫穿,十字徑是三米寬,而很多小的一米寬的小徑,內外聯絡著十字徑以及池塘的邊緣。

    池塘邊緣,四面,間隔較大地,是一排又一排的木質靠椅,靠椅的長短不一,有只能坐一個人的,有適合兩個人的。

    也有適合三四個人的。

    還有更長的,能容十幾人甚至幾十個人坐的那種。

    紀妍三人找了一張適合三人的,坐了上去,也是倚靠在那里。

    哪怕時間步入春夏,白天不是那么短了,此刻,也已經天色將暮。

    微風帶來清涼,帶來靜謐。

    更帶來近在咫尺的荷葉與荷花的清香。

    三人坐在這里,一時間,誰都沒有說話,甚至,間或地,她們閉上了眼睛。

    暮色漸濃,不知幾時,遠遠近近的燈盞一盞盞地亮起,有掛在兩米三米高的高竿上的,也有鑲嵌在地面之下的,把整個廣場映照得,如同月宮。

    人聲隱約,香氣氤氳。

    恍兮惚兮,似在人間,似在天上。

    ==

    感謝“飄渺仙蹤”的推薦票支持。

    感謝“白少33”的月票捧場。

    :。: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