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第467章 異常和發現
    根本竅法,在打通小竅的進度上,又進了一步!

    今天之前,還只是截止到有橙黃光出現,以及在橙黃光下第二批小竅的呈現,而現在,第三批小竅,又在綠色光的映照下,一點點地呈現。

    許廣陵很快就沉浸于熟悉的身心狀態中,忘了身內身外一切。

    而當他醒來的時候,身體從內到外,再一次地像是剛從蒸籠中走出來一樣!獜膩矶贾挥小皶裉枴,沒聽說過“曬月亮”,但此刻,許廣陵確實是在漫天星月下,被曬得身心皆燙。

    但是身體卻沒有汗。

    全身上下,哪怕是一個汗滴都沒有。

    這其實是一種很奇異的狀態,但許廣陵已經習慣了。

    大竅“盈”,中竅“清”,小竅又給身體帶來什么?許廣陵不是很清楚,基本沒有頭緒!盁帷,好像沒有觸及要點,要點應該不是熱,而是其它的什么。

    只是暫時來說,許廣陵不明白。

    不明白就不明白,許廣陵不會去多想。還是那話,路是走出來的,不是想出來的。

    他有完整的根本竅法,只要順著這條路走下去就可以了,至于短時間內不明白這樣走帶來什么,又有什么要緊?

    如果把“盈”定為第一階,“清”定為第二階,那他現在,正處于從第二階步向第三階的過程中。

    第三階是什么,他不知道。但當這只腳落實,真正地踏上去了,自然就會知道!

    第一階盈,第二階清,但并不是說第一階只有盈而沒有清,不是這樣截然劃分的,世間任何事也沒有這個道理。只能說,第一階的主旨是盈,但在盈的過程中,清必然也是有所提升的。

    隨便用一個數據來舉例說明,可能在盈達到100%的時候,清也達到了20%、30%這樣,而不會是0%。

    同樣,在第二階清的過程中,第三階的某種主旨必然也被顧及了,有了相當的提升。

    只是到底是哪里提升了,許廣陵身在廬山中,不知其真面目。

    傍晚進入根本竅法的習練,此刻醒來,月亮卻還掛在中天。

    許廣陵環顧左右,然后發現天眼的視野再度收縮,已經只有三米多了!

    好在也還有三米多,用在夜間行路,是沒什么問題的,更何況這還是有月亮的夜,三米外也不是黑暗,看起來也只是黯淡而已。

    許廣陵吹了聲口哨。

    這是他和大貓現在的聯系方式。

    天眼視野很廣的時候,大貓在哪里他一眼就掃到了,然后會走過去直接帶走,現在么,就需要大貓往他這邊跑了。吹了聲口哨,在原地等了約摸三分鐘后,大貓飛奔而來,然后直接一個跳躍,跳進了大口袋里。

    許廣陵開始繼續漫步。

    草席連同枕頭被卷好放在那里,這也是一個坐標,連同這個山谷。

    其實這個山谷大地山川之氣的濃厚程度已經能夠讓許廣陵滿意了,而且是相當的滿意。

    2.8!

    差不多是他在長白山時的兩倍了。

    但事實上,不是簡單的兩倍這么回事。

    把1.5減去1,只能說,長白山的大地山川之氣濃厚程度只比大地上的正常氛圍多了0.5,而這里,多了1.8!這么地再比較,就不是一倍兩倍了。

    從剛才的習練體驗上也能看出來。

    用時更短,短了一大半!

    至于體驗么,在這一點上,說實在的,許廣陵倒是沒什么感覺。

    不是沒有差別,只是許廣陵感覺不到。好和更好,在一樣的身心兩忘下,沒有區別。

    但不管怎么說,這都是到現在為止,他最滿意的地方了。

    不過,昆侖山脈那么大,許廣陵目前所探索的也不到十分之一,所以還是有繼續探索的必要。萬一,還會有更好的地方呢?

    這一探索,很快地就又過了好幾天。

    許廣陵以山谷為營地,每天,都是出而又歸,向著東、西、南三個不同的方向,但好地方看起來真的不是那么好找,哪怕是在這片“大地之脊”上,很多地方的大地山川之氣,也依然是在1~1.5之間徘徊。

    以許廣陵現在的眼界,自然是完全地看不上。

    別說1.5了,就是2.0、2.5,也都是浮云!幸粋2.8的營地,就是這么高傲!

    直到這一天,許廣陵來到了一個地方。

    他是追尋著大地山川之氣的變化而來的,從1.6到2.0,再到2.5,當許廣陵期待會不會發現更高指數的時候,出現在面前的是又一座山峰,而當他登上山峰的時候,發現指數又往下降。

    所以濃度最高的,還是山腳。

    于是許廣陵又回到山腳,開始繞著這座山的山腳轉。

    指數基本沒有什么變化,一直維持在2.5左右,直到他來到山腳下某處的一個隙谷,嗯,許廣陵不知正規該怎么形容,就是山腳正常性地凹進去了一塊。

    當許廣陵來到這個凹處,發現這里的指數,莫名地比周圍高了那么0.2左右。

    這不正常!

    因為這個隙谷很小,小到只有幾百平方那么大,以許廣陵這段時間以來積攢的經驗看,這么丁點大的地方,絕無可能造成其指數與周圍的不一致。

    許廣陵走進了隙谷,花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探索完全,卻沒有任何發現。

    高了那么一點,卻也只是2.7這樣,還不值得許廣陵停留。所以稍許探索,沒有進一步的發現之后,許廣陵就想離開,而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了極細微的那么一聲嘩啦。

    水聲!

    許廣陵停步,凝神。

    可是接下來的好大一會兒,什么都沒有聽到。

    許廣陵都差點以為之前是聽錯了,但其實又不太可能。他的五官現在極敏銳,他的精神現在極充沛,一般而言,很難有“錯覺”這種情況發生。

    所以許廣陵仍然等著。

    他都有在這里等上那么一兩天的想法。

    大貓為了捕獵,都能盯著一個洞穴全神貫注好幾個小時都不動的,他這個主人為了探索一個異常,小小地拿出一點耐心又有什么不可以。

    事實是,并沒有讓他等那么久。

    也就幾分鐘時間吧,許廣陵又聽到了一聲同樣的嘩啦。

    這一次許廣陵確定了。

    確認。

    無誤。

    哪怕那聲音極細微,稍微有點風都能將之掩蓋過去。然而不得不說,這一天,是高原上極難得的一天,至少此時此刻,沒有多大風!

    水聲!

    來自地下!

    ==

    感謝“小魚”的推薦票支持。

    感謝“愿伴!钡脑缕迸鯃。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