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第436章 上七竅俱通
    小貓睡得酣,不過在許廣陵的走動間,它也醒了過來,然后就從大口袋里探出頭來,左瞄右瞧地,爪子也在不停地動彈著。

    許廣陵便抓著它的兩只小貓爪,將之提溜了出來,放到地上。

    然后它便一溜煙地跑了。

    許廣陵也不管它,雖說才只一天時間,但他和小貓之間已經初步建立起了一種熟悉,哪怕沒有天眼可以隨時搜索定位,小貓應該也不會走丟的。

    然后他就在山林間漫步。

    不再是伏羲訣或根本竅法的習練,也不再是藥草的辨識,此時的漫步,什么目的和心思都沒有,只是漫步。

    月光輕灑。

    夜風細微。

    流水聲潺潺,草木氣息清香。這一切組合在一起,便形成了既平凡也殊勝的幽境,而許廣陵漫步其中,只感覺整個身心也都一點點融化入這幽境中,成為這山這水,這月這風,這草這木中的一部分。

    以至于走著走著,他又心神俱醉也心神俱忘,再次沉浸入某種類似定境的狀態中去了。

    天上星星閃爍。

    地上星點浮現。

    許廣陵身中,大竅中竅,再次以星點的方式一點點浮現出來。

    十二個大竅,形成了外圍,尤其是手心腳心處的四個外竅,最為赫然醒目,灼灼燦爛,最初它們只是單獨的一顆亮星,而很快地,一點點星云,在其周圍彌漫。

    被大竅拱衛在內的,是小竅。

    首當其沖的,是一字平開的三個星點,臍前、臍中、臍后,然后,在以臍中為連接點的上下垂直線上,上七下三十一竅的中直線上,臍中向上,七個中竅已然打通了五個,所以此際,是五個星點浮現。

    而余下的兩個星點,也正在一點點地顯現。

    星云的聚集,讓十二個大的星點越來越璀璨,而在它們的映照下,兩個星點,慢慢地浮現,慢慢地顫動著,并就在這種顫動中,與周圍其它的星點形成著同步,徹底同步的時候,突然一下子,明亮了起來。

    第一個。

    第二個。

    皆是如此。

    至此,臍中向上七個中竅,全數打通!

    第二個星點乍亮,七竅俱通之際,許廣陵被身體內的巨大動靜從定境中驚醒,心神意識回歸,然后他就感覺臟腑位置,在臟腑之間,也是身體正中的垂直線上,七個中竅的位置,此刻仿佛變成了七個泉眼。

    每個泉眼都在汩汩地流溢著泉水,似溫熱,似清涼。

    而臟腑被這泉水不停地沖刷著,以及包裹著,許廣陵只感受身體內,既舒服至極,又莫名難受,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別扭感,不是痛也不是癢,想放聲長嘯,狂奔狂走,又想就靜靜地站在這里,或干脆躺到床上。

    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慢慢散步的方式。

    也根本不再體察身體內的動靜。

    但這一次,他沒能再自然而然地進入定境,身體內的動靜,到底是阻礙了這種進程,是以許廣陵也只是無思無想地,以一種順其自然的方式,等到了體內這種動靜的結束。

    前后持續了約兩三個小時的時間。

    小貓不知在哪玩耍,玩累了,跌跌絆絆地找來,看到許廣陵后驚喜以及歡快地連喵了好幾聲,腳步也都加快了好些,以近乎蹦跳的方式爬上了許廣陵的腳面。

    “小家伙,去哪玩了?”許廣陵蹲下來,摩挲著它的頭輕笑道。

    他當然知道小貓不會回答,不過,連草木都越來越被他視為是某種同類,小貓更就不用說了。所以這只小貓對許廣陵來說不是寵物,而是小伙伴,此際,也是需要他照顧的小伙伴。

    小貓舔著許廣陵的手,并間或喵叫著。

    它聽不懂許廣陵的話,許廣陵也聽不懂它的話,不過一人一貓之間,大概的情緒還是能感受到的,就像此刻,許廣陵就感受到了它那種愉快以及親近的情緒。

    下一刻,他直接拈起它的小貓頭,把它又重新放入大口袋里。

    小貓很乖非常乖地一動不動,任由他的搬運。

    不過到了大口袋里后,它卻沒有躺在里面,而是又探個頭出來,只是爪子沒有動,而是安靜地待著。

    許廣陵也就由它這般待著,繼續著漫步。

    一路漫步,許廣陵只是隨意散漫而行,并未用天眼定位,天快要亮的時候,他的前方出現了一條比較大的溪流。

    “小家伙,你有吃的了!”許廣陵伸手輕輕敲了敲小貓的腦袋,輕笑著。

    到了溪流邊的時候,許廣陵手中已經多了一根近兩米長的細樹枝,隨后,天眼略動。

    大概三分鐘之后,許廣陵手中的樹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快伸出,在水中一挑,然后,一只十公分左右長度的小魚便被挑了出來,跌落在岸邊。

    或許確實是本能。

    哪怕才出生兩個月,可能都根本就沒嘗過腥,此刻,小貓看到這條小魚之后,還是焦急地喵喵叫著,一點都不復安靜。

    “別急,小家伙,本來就是為你準備的!”

    一頓飽餐之后,小貓昏昏欲醉,也開始安心地大睡,許廣陵則又尋著路線,開始藥草的辨識。時間差不多的時候,下山。

    這便是山中的一夜。

    多了只小貓,也讓他順便開發出了一項“捕魚”的技能,好吧,這是說笑,不過小貓的存在,確實為一貫的清寂,增添了一些靈動的點綴。

    早飯之后,許廣陵正欲繼續上山,開啟著藥草的辨識及草木性狀收集工程的時候,接到了大佬的電話。

    “小許,你送過來的蔬菜,了不得!”電話那端,直入正題。

    “怎么?”許廣陵道。

    “太好吃了!我這個從來不知食物滋味的大老粗一吃之后,也差點咬了舌頭。醫生說這個蔬菜很奇怪,所以就拿去實驗室分析了一下!彪娫捘穷^略頓了一下,然后道:“結果,得出的分析情況是,這些蔬菜里的活性物質,普遍是正常蔬菜的百十倍,那蘿卜最夸張,是同類正常蘿卜的一千四百倍!”

    哦?

    這似乎確實夸張了點。

    許廣陵也為之略微驚詫了一下,不過下一刻他就笑道:“基數應該是很低,所以這個倍數,看起來夸張,其實大抵也就那么回事!

    “真不是那么回事!”那邊并不同意許廣陵的淡然,也根本無法響應這種淡然,“他們說了,這些蔬菜都能直接當藥用的,而且還是萬用萬靈的靈丹妙藥!小許,你的這種蔬菜,人吃了后,不會變得長生不老吧?”

    這或許也是某種試探?

    “蔬菜就是蔬菜,它的效果遠沒有那么夸張。靈丹妙藥、長生不老什么的,領導,咱們還是要相信科學!”許廣陵輕笑道。

    而那邊則直接就是一陣哈哈大笑。

    笑得很夸張。

    ==

    感謝“沉藏劍”的推薦票支持。

    感謝“天夢照”的月票捧場。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